52小说网 > 蜘蛛科技帝国 > 第29章 基因升级催化液

《蜘蛛科技帝国》 第29章 基因升级催化液

    然后哈士奇看到了一身风尘的许凌霜,嗷的怪叫一声扑过去,把头塞到她的怀里,出呜呜的撒娇声。

    “贱狗!”林昊比划了一下拳头,哈士奇登时翻起白眼,出呜呜的惨叫,嗷嗷漂亮小姐姐你快看啊这个蠢男人要打狗子了还有人性吗还有良心吗,这么可爱的狗都要打……

    “好了二……林先生,你快去忙吧!”许凌霜抱着哈士奇圆滚滚的大脑袋,阻止牠的躁动,含笑说道。

    林昊钻进厨房,打开抽油烟机,开始忙活起来。

    许凌霜也走进洗手间,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天奔波下来,她白皙无暇的脸上沾染了不少灰尘,额头还有草茎和泥土的痕迹,她拧开水龙头,好好的洗了个脸,正待伸手去抓毛巾,便觉脚下有什么东西一拱一拱的,低头一看,竟然是哈士奇叼着一条洁白的毛巾,给她送过来了。

    “谢谢你啊小哈!”许凌霜擦过脸,蹲下来,摸摸哈士奇的脑门,含笑感谢道。

    “嗷嗷!”哈士奇眯起眼,一脸惬意的享受美女的表扬。

    “许小姐,快来吃饭啦!”林昊麻利的炒了菜、炖了汤,还为许凌霜准备了一碗热气腾腾的姜汤,摆在桌子上,散出浓郁的香味。

    “难为你亲自下厨……”许凌霜坐下来,接过林昊递来的姜汤,一饮而尽。

    姜汤入腹,顿时有一股暖流从小腹升起,传遍全身,暖洋洋的别提多舒服了。

    “尝尝我做的菜……”林昊用勺子给她舀了一勺宫保鸡丁,放在小碟子里,许凌霜一双漂亮的凤眼轻轻眨了一下,筷子拄着下巴,轻轻一笑,“林先生,那个商业间谍走了吗?你家里没遭什么损失吧!”

    “你说的是……”林昊大概能猜到她要说什么了。

    “就是那个芸芸啊!”许凌霜含笑说道,“我暗示过你的,可是你似乎没有看明白。”

    “我……”林昊努力回想着那天的每个环节,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她究竟给了自己什么暗示。

    “唉,傻乎乎的,这点暗示都没看清楚……”许凌霜笑着摇摇头,拿过手提包,在包包的暗锁上轻轻扣了一下,掉出一张内存卡。

    “拿回去慢慢研究吧!”她把卡片递给林昊,林昊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她早就识破芸芸的诡计了!

    许凌霜笑笑,低下头去,抿了一口酸菜排骨汤,酸酸的,味道很好。

    吃完饭后,许凌霜看看时间不早,开车回家,林昊送她到楼下,他蹲下来,抓起哈士奇的爪子,向她挥手告别。

    “走啦,回家睡觉啦!”直到看不到车子了,林昊这才拍拍哈士奇的大脑袋,一人一狗向家的方向走去。

    林昊刚进家门,就收到许凌霜来的短信,仍然简洁扼要,只有区区几个字。

    “今天很开心,谢谢二狗子。”

    结尾还有一个笑脸表情。

    林昊的心情顿时豁然开朗,哼着歌,抱着哈士奇的脖子,像挪动木偶人一样,把哈士奇扯上楼。

    嗷嗷嗷你放开哈的脑袋都快被扯掉了变态无耻臭主人虐待哈信不信哈到动物保护协会告你去……

    透过窗户,他望着外面晴朗的夜空,云层已散,明月东升,看来明天又是个大晴天!

    林昊钻进系统空间中,此时的实验室外壳上光芒闪耀,显示正在进行高强度运作。

    从徐家堡抓来的蝴蝶已经被抽取了体液,正静静的躺在白色托盘中,一条条绚丽的dna链条随着激光投射到实验室上空,双螺旋结构,紧接着便见一根探针斜插而过,将dna链条切断,接驳到另外一根上。

    林昊望着那条不断被更改的dna链条,有些懵逼,作为一名学渣,他的生物课成绩很烂,所以才不得已选择了文科专业。

    看来是时候要恶补一下高中生物知识了!

    又一个大难题摆在他的面前,那就是改造蜘蛛的选取工作,经过上次变色蜘蛛的改造,损耗了近百只B级蜘蛛,才勉强获得那么一小块变色蛛丝布,更别提实现量产了。

    如果光明女神蝴蝶基因提取完毕后,又该移植到何种宿主身上?

    难不成还要损失一批B级蜘蛛?

    “宿主可以选择基因升级催化液,提高蜘蛛品级。”系统这回学奸了,果断提醒道。

    林昊皱着眉,翻开蜘蛛app,查看所谓的基因升级催化液,究竟是个什么玩意。

    他先看了下售价,一瓶基因升级催化液,可以改造一千只蜘蛛,但售价高达十个进化点,让他有些不能承受。

    自从上次开启“定制图案”后,所有的进化点都被用光了,哪还有进化点买催化液?

    看来只有先清理一下库存,赚取一些进化点再说吧!

    蛋形工厂内的生产昼夜不停,各色布料分门别类,整整齐齐的堆在库房里,数量已经累积到了上百匹,而更多的面料仍从生产线上源源不断的送下来。

    “这么多的库存……”林昊有些兴奋的搓搓手,要怎么才能快清货呢?

    刚出了系统空间,就看到哈士奇耷拉着耳朵,翻着白眼,一脸严肃的盯着他看。

    嗷嗷蠢主子过来,咱们好好聊聊……

    “听不懂狗语!”林昊毫不客气的在哈士奇脑门上拍了一下,疼得哈士奇嗷嗷乱叫,哈关心一下你的终身大事有错吗你个老光棍能不能抓点紧真让哈操心……

    许凌霜躺在硬板床上,手攥着被角,眨着一双漂亮的丹凤眼,痴痴的望着窗外的星空。

    白天生的一幕如潮水般从眼前掠过,想起和林昊共同度过的时光,嘴角不经意间泛起一个笑容。

    “他这个人,还蛮细心的……”想起那碗姜汤,许凌霜的心里暖暖的,俏皮的眨了下眼睛,别人都是赠人玫瑰,手有余香,这家伙可倒好,赠人姜汤,唇齿留香。

    十岁以后,许凌霜一直生活在国外,在养父母严苛的教导之下,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麻省理工,后来加入阿诗玛集团,凭借自身实力,一步一个脚印,终于在二十三岁的年纪便荣登a1级员工,成为有史以来年纪最轻的高管。

    可是,辉煌的人生履历背后,隐藏着的是一段带血的往事,还有时刻谨小慎微,处处小心防备的心,让她倍感疲惫。

    生意场上所见都是行业精英,其中不乏高大帅气学识渊博的青年才俊,而当她剥开他们帅气的外表和高雅的谈吐,看到的却是一颗颗对财富对欲望无比贪婪的心。

    “这个傻子……”回想起上次买布料的经历,许凌霜盈盈一笑,她当时并非没钱支付剩余的十几万,而是故意以钱试探人心。

    如果他坚持讨要那十几万的货款,那么许凌霜早把他打入另册,再不联系了。

    结果,林昊过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