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蜘蛛科技帝国 > 第28章 二狗子
    “你看到山下那个小村子了吗?三十年前,这个小村子很穷,现在也是。”许凌霜向着山下一指,林昊这才现,山沟中,绿树环绕下,隐隐显出几栋瓦房的红顶。

    “我妈妈就出生在这个小村子里,她是全村最漂亮的女孩子,也是学习最好的一个,她考上大学的那年,村子里的人都来道喜,说是鸡窝里飞出了金凤凰……”

    林昊静静的听着她讲述自己母亲的故事,穷人家的孩子上了大学,这在三十年前算得上天大的荣耀,而接下来的故事就顺理成章了,美丽的乡村姑娘遇上了城里高干家的白马王子,有了爱情的结晶。

    故事的开头十分美好,但不代表着结局就是幸福的。

    “一个姓李的女人闯入了我们的生活,她是程卫红亲手为儿子挑选的儿媳妇,于是鸡窝里的凤凰被赶出了家门,带着一个还在牙牙学语的小丫头,流浪街头……”

    许凌霜的声音明显沙哑了,她停顿一下,剧烈咳嗽起来,林昊急忙帮她拍了下后背,她缓缓喘着气,恢复了平静。

    “你看过雪吗?”许凌霜转过头来,突兀问道,林昊不明所以,点了下头,“当然看过。”

    “那你看过红色的雪吗?”她又追问道。

    林昊摇摇头。

    “我看过。”许凌霜的声音低沉下去,“我现在还记得那道路灯的光芒,照在血染的白雪上,很刺眼,她扶着路灯杆,大口大口的吐血,我抱着她哭了起来,她却挥手给了我一个嘴巴,让我不许哭,以后的路她不会陪我走下去了……”

    “后来她死了,死不瞑目,她的大学同学,也就是我的养父母把我带到了美国,然而十五年后,我又把她带回来了。”

    林昊还准备听下文,许凌霜却是凄惨一笑,擦了把眼泪,“完了!”

    “什么完了?”林昊恍然大悟,是她的故事讲完了。

    “那……程紫衣……”林昊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凭许凌霜的聪明,绝不可能不知道程丫头就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她是她,仇人是仇人,这点我分得清。”许凌霜惨然一笑,从口袋里掏出叠得整整齐齐的纸巾,擦擦已经有些红肿的眼睛,“我就知道,今天会掉很多眼泪,所以早就准备好了。”

    两人相视一笑。

    “放烟花吧!”许凌霜看了一眼碧蓝色的天空,幽幽说道。

    林昊将烟花和鞭炮搬到半山坡上,点燃了,许凌霜坐在地上,单手托腮,痴痴的望着飞向半空,又轰然炸开的烟花,一时迷眼忘语。

    人活着,就像烟花一样,轰然一声,留下一道绚烂的色彩,便彻底消失了。

    生如蚍蜉,朝生暮死,到头来尘归尘,土归土,母亲是这样的,自己也会是这样,谁又能逃得脱?

    “该回去了。”已经是下午一点钟了,林昊放过鞭炮,回到她身边,提醒道。

    “再陪我呆一会吧!”许凌霜站起身,走到山脚下的一棵白杨树旁,细细观看着上面的纹理,忽然像现什么宝贝似的喊了起来。

    “林先生你看,这是我小时候刻下的字,现在还在呢!”她盈盈一笑,指着杨树表皮上纵横交错的纹理,“你看,程紫嫣……要变……强……‘强’字在这呢!”

    “呀,还真是!”林昊手抚着树皮,幻想着十几年前,一个小丫头用锋利的铅笔刀在树上刻下这几个字的场景……

    忽然,斑驳的树杈上,竟然不知何时落下一只通体幽蓝色的蝴蝶,正一下一下的闪动着湛蓝色的翅膀,折射出一片梦幻的蓝色光芒。

    他急忙拿出手机,翻看蜘蛛app,果不其然,在三级类目“定制图案”下,“鳞色”一项中,所指示的结构源便是一只光明女神蝴蝶!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林昊急忙将摄像头对准落在树杈上的蝴蝶,按下了“采集”按钮。

    一片白光闪过,“鳞色”一项下的灰色蝴蝶图标,赫然亮了起来。

    捕捉成功!

    “你在干什么呢?”许凌霜见他举着手机又拍又按的,还以为在他把自己的“杰作”拍照留念呢,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淡淡的暖意,招呼他过来。

    “这个是野草莓,我们小时候常吃的,你尝尝……”她蹲在一大片野草莓中间,摘下一枚红红的草莓果,递给他。

    林昊放在嘴里,一股酸中带着丝丝甜味的味道充斥了口腔,酸得他一皱眉,看得许凌霜笑了起来。

    此时的许凌霜浑然不似跨国公司的执行总裁,而像一个乡村野丫头一样在林中穿行,寻找着各种美味的野果,欣赏着惊飞而起的麻雀,脱下鞋袜,双脚浸在清澈的溪水里,不时撩起一道水花泼向林昊,留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不需要伪装,也不需要勾心斗角,只需要尽情享受眼前的一切美好。

    也许只有现在的她,才是最真实的许凌霜。

    直到红日西沉,她才恋恋不舍的从林子里走出来,回到母亲的坟头,跪下,重重磕了三个响头。

    “妈,今晚,女儿不能陪您了!”话音一落,泪水又止不住的流下来,林昊只好将她扶起来,冲着程家祖坟,鞠了一躬。

    “走吧!”

    许凌霜留恋的回头看了一眼,转过身去,大步流星的向山下走去。

    林昊急匆匆的跟在后面。

    车子在高路上飞驰,窗外一点星火转瞬即逝,许凌霜把头靠在车窗上,神色有些恹恹。

    “林先生……”

    “你叫我小名就可以了,总这么正式,感觉很别扭啊!”林昊含笑说道。

    “那我该叫你什么,日天?”许凌霜揶揄道,林昊脸一红,“算了你还是叫我小名吧!我小名是……”

    “是什么?”许凌霜回想起母亲村里那些小伙伴的乳名,都是什么马牙、翠花、狗剩、老胖之流,嘴角泛起一丝戏谑的笑容,想必林昊的小名也好不到哪里去。

    “叫……”林昊有些难为情的挠挠头,干脆把心一横,名字么,只是个代号而已!

    “二狗子。”他飞快的说出三个字,而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许凌霜先是一愣,紧接着笑得花枝乱颤。

    “我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林昊看她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懊恼的一拍方向盘。

    “好啦二狗子别生气了,多么亲热的称呼啊你说对不对啊二狗子,咦二狗子你的脸怎么红了……”

    我恨二狗子!

    林昊干脆自动屏蔽了这个词。

    “谢谢你,二狗子。”车子停在楼下,许凌霜下了车,活动一下生硬的关节,正准备开车回家,林昊却摇摇头,“你在野外待了一天,又跪了那么久,风寒入骨,不喝点姜汤祛祛风散散寒,会坐下病的。”

    “那好吧!”许凌霜深以为然的点点头,跟随林昊的脚步,上了楼。

    刚一开门,就见哈士奇呲牙咧嘴,一脸怒气的盯着他,嗷嗷蠢主子又出去浪,把哈丢在家里想也不想问也不问,爱的时候死去活来,不爱的时候一脚踹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