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蜘蛛科技帝国 > 第27章 三十年前旧事(求收藏,求推荐票)

《蜘蛛科技帝国》 第27章 三十年前旧事(求收藏,求推荐票)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林昊的手机就嘟嘟响了起来,他揉揉眼爬起来,将充了一夜的电源线拔掉,抓起手机一看,是许凌霜来的。

    “下楼。”她的短信永远都是最简洁的。

    林昊来不及刷牙洗脸,套上衣裤,拍拍哈士奇的脑门,示意牠好好看家,便急匆匆的出了门。

    哈士奇趴在阳台上,摇摇尾巴,一咧嘴,冲匆匆出门的主人露出一个迷之微笑。

    一辆银灰色宝马x6停在门口,见林昊出门,闪了两下灯。

    林昊走过去,车窗缓缓摇下,许凌霜冲他招招手,“你开车。”

    “好吧!”说实话,自从考下驾驶证后,林昊已经有三年多没有摸方向盘了。

    他坐进驾驶位,摸索着扎上安全带,往身边一看,却见许凌霜今天穿着一身素白的长袖衬衫,青色亚麻长裤,脚上一双运动鞋,显然是为了出远门准备的。

    姣好的面容上不施粉黛,素面朝天,更显清纯靓丽,长长的秀扎成一个马尾,鬓角处还别着一朵素白的纸花。

    她的双手紧紧抱着一个用红布包裹的盒子,想来就是她母亲的骨灰盒了。

    “走吧!”见他迟迟没有动车子,许凌霜咳嗽一声,提醒道。

    “噢,好!”林昊摸索着拧动钥匙,车子出低沉的轰鸣声,一脚油门,缓缓开出小区,直奔出城高而去。

    按照导航提示,他们要去的地方位于城北一百公里处,一个名叫许家堡的村子。

    车子缓缓驾上高路,林昊开了定巡航,顺着眼角余光一看,许凌霜已经伏在红布包裹的骨灰盒上睡着了。

    一小时后,按照导航,林昊将车子开下高路口,顺着坑坑洼洼的水泥路,向着许家堡村进。

    乡村路面不平,车子来回晃动,把熟睡中的许凌霜给晃醒了,她揉揉眼睛,摇下车窗向外一看,“到哪了?”

    “还有五里路,就到了我们的目的地了!”林昊对自己的驾驶技术很是得意了一番,三年没摸过方向盘,竟然也能把车子开得稳稳当当,平安抵达!

    “停下,停下!”许凌霜急忙招手,将骨灰盒放在座位上,“我们还要买些东西的!”

    “哦抱歉,我把这个给忘了……”林昊挠挠头,下了车,跟在许凌霜身后,进了路旁一家殡葬用品店。

    她买了一大堆成捆的烧纸、纸叠的金元宝、纸人纸马花圈什么的,将车子后备箱塞得满满登登。

    “纸钱、纸人、花圈、锄头、铁锹……林先生,帮我想想还要些什么……”许凌霜皱着眉,扳着手指头算计道。

    “还有鞭炮!”林昊提醒了一句,许凌霜恍然大悟,又买了一个特大号的烟花和一挂两千响的啄木鸟鞭炮,这才满意点点头,“走吧!”

    车子再次启动,前方的路况越来越糟,最后水泥路都没有了,只有沙石垫成的泥土路面,刚下过雨,路面坑坑洼洼,泥泞不堪,有几次差点陷到沟里。

    一路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导航指示的终点,许凌霜下了车,环视四周,没错,就是这里了。

    她招呼林昊把车子停到树荫下,抱着骨灰盒,踩着没膝深的荒草,一步一步走上山坡。

    半山腰上,几座荒坟孤冢,埋没在野草之间,唯有清风明月相伴。

    “就是这里了。”许凌霜望着眼前矗立的墓碑,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重重磕了三个头,磕得额头都泛红了。

    林昊抬头一看,但见最高处的一座墓碑上写的是“先太祖许讳文澜公之墓”,微微皱了下眉。

    许凌霜起身,用手将坟茔上的荒草一根根拔掉,最后平坦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土坡,她冲林昊一招手,“林先生,帮我把铁锹拿过来。”

    “这种粗活还是我来做吧!”林昊自告奋勇,扛着铁锹,主动请缨。

    “那好吧,你按照这条线挖开……”许凌霜用木棍在地上画了一条直线,林昊在手心吐了两口唾沫,握紧铁锹,开始沿线挖掘起来。

    铁锹一下下挖掘着湿润的泥土,土层逐渐剥离,露出地下埋藏的整块苫布,林昊将苫布挪开,露出了埋藏在下面的一口薄皮棺材。

    “把它撬开!”许凌霜递给他一根撬棍,还有斧子,吩咐道。

    林昊只得照做。

    棺材盖开启之后,里面竟然是空的,他仰头望着许凌霜,不明所以。

    许凌霜什么都没说,从车子里取出一柄红纸伞,递给林昊,让他把伞撑起,而她则跪在满是泥土草茎的地面上,颤着手解开骨灰盒上的红绸布,轻轻打开盒子,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了下来。

    “妈,咱们回家了……”许凌霜哽咽着,双手捧起一把带着白色骨头和碎渣的骨灰,扬到了棺材里面。

    一阵风吹来,吹得轻飘飘的骨灰随风飞扬,汇成一条灰白色的彩带,自她手中徐徐远去。

    似是香消玉殒的伊人,孤魂渺渺,回归故里……

    一刻钟后,许凌霜终于将骨灰全部撒进棺材中,她站起身来,将骨灰盒重新盖好盖子,用红绸布包好,探着身子放进棺材里。

    “林先生,帮我母亲盖棺吧!”许凌霜眼角带着泪痕,哑着嗓子说道。

    林昊急忙行动起来,不到半小时,平地起了一座高耸的坟茔,几个硕大的花圈摆在上面,被山风吹得呜呜直响。

    许凌霜跪在地上,从林昊手里接过烧纸,一张一张的投入火堆中,风卷起纸灰,打着旋盘旋在坟茔左右,久久不愿散去。

    仪式结束后,已经是正午时分了,两个人并肩坐在坟茔旁边,吃着带来的饼干,谁都没有说话。

    “我……我是家里的长子,我父亲去世的又早,所以……”林昊很想分散她的注意力,主动开口说道。

    “我不想听你的故事。”许凌霜冷漠的打断了他的话,臊得林昊脸一红,讪讪闭了嘴。

    “想听听我的故事吗?”许凌霜似是自言自语,又似询问,开口说道。

    “你说吧,我听着呢!”

    “其实我不姓许,或者说,这是我妈妈的姓氏,我的本名叫做程紫嫣。”

    望着林昊一脸惊诧的表情,许凌霜苦涩一笑,“很意外吗?我以为以你的聪明,早该猜到了!”

    “我只是……”林昊刚要开口,许凌霜却打断了他的话,“听我把故事讲完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