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神你人设崩了 > 第543章 543撑腰,惊炸
    在场除却孟拂外的所有人,都觉得任唯一的那句话之后,这件事已经是落幕了。

    想必孟拂自己也该清楚。

    可没想到孟拂竟然说出这样一句话。。

    肖姳刚刚骂了任唯一一句,这会儿听到孟拂还算冷静的声音,不由转头,看向孟拂:“阿拂,你……”

    孟拂指尖还是敲着手机,她微微侧着脑袋,笑意吟吟的看向任老爷,“既然任唯一能请两个人来干预投票结果,我请几个,也不过分吧?”

    她下巴微微抬着,眼睛半眯,是个完美的表情掌控着。

    即便是任唯一风长老他们挑衅的话,也没让她气急败坏,依旧游刃有余。

    她也要请人?

    大厅里人的目光又不由自主看向孟拂。

    连任唯一都看过去。

    任老爷被她看得,莫名愣了一下,“能干预投票结果的,都是……”

    “我知道,”孟拂打断了任老爷的话,嘴边的微笑稍稍收敛了点,慢条斯理的,“所以现在我能请人了吗?”

    任老爷看着她的眼睛,他想起来孟拂跟段衍认识:“可以。”

    “好,给我半个小时。”孟拂朝现场的人礼貌的打了个招呼,便从容的迈着脚步出去。

    外面太阳很大,孟拂往门外走,只能看到逆光的背影。

    纤瘦,背影冷淡,声音却是懒散又漫不经心,像是大局在握。

    与任唯一想象中的任何一种情况都不一样。

    她微微眯眼,看着孟拂往外走的背影。

    “风长老,钱队,请稍作休息。”任老爷身边的来福也回过神来? 他看着风长老跟钱队? 表情说不上好。

    只秉承着嘴基本的礼貌。

    风长老傲慢惯了,即便是面对苏娴,他都敢出言嘲讽,更别说任家的人。

    他收回看孟拂的目光? 只微微偏头,看向任唯一? 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大小姐? 这位孟小姐她在卖什么葫芦?当真还能请来人?”

    “她?”任唯一眼睛眯起,“她认识段衍? 香协的人? 应该是去找他。”

    任老爷子能想到的,任唯一自然也能想到,孟拂是段衍小师妹这件事在任家已经不是秘密了。

    “但是,没用的? ”说到这里,任唯一淡淡开口,她收回目光? “半个小时候? 结果还是一样,作废。”

    身边? 任吉信帮她搬了椅子,她直接坐下? “风长老,风小姐跟香协很熟吧?”

    **

    外面? 孟拂找个清静的地方。

    也没开微信? 直接拨个电话出去。

    第一个电话是打给余文的。

    接到电话的时候,余文被吓了一跳? 他急忙起身,在兵协会议桌上直接站起来? “暂停会议。”

    惹得办公室的人面面相觑,“是会长打的电话吗?”

    一想到找个,办公室的人更惊惧了。

    仰长脖子看余文的背影。

    “孟小姐?”余文到了外面,声音变得恭敬,孟拂找他一般都是微信,鲜少有直接打电话的时候,他确实是被吓倒了。

    “没大事,知道任家在哪儿吗?”孟拂屈指,弹开落在肩膀上的树叶。

    余文稍愣,“京城任家?有注意过,您要我做什么?”

    “最近研究了新香,会再给你们授权,”孟拂看着树叶飘在地上,她轻声道:“知道继承人最后投票吗?我要兵协作为一个势力,参与投票,半个小时到场就行。”

    苏承给过孟拂一份详细的攻略。

    京城的几大世家相互制衡,除却有碾压性的继承人出现,其他都是经过选拔的。

    虽然其他世家有选择权,但从来没有其他世家干预最后的投。

    风家、百里泽选择插手任家的事,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任唯一请到他们也花费了不小的代价。

    孟拂跟其他几大世家不熟。

    虽然她经常数落M夏处理方式太凶了,M夏太过冷静了,血液都是凉的,孟拂经常教导她做个良民,希望她能放下过去,不要被往事困住。

    可只有孟拂自己知道,她比M夏还要冷静,还要疯。

    不同的是,M夏的恐怖人人皆知,孟拂的内心的恶魔却不曾被人发现。

    有些时候,M夏的名头还是好用的。

    比如现在。

    余文原本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没想到孟拂找他是因为这个。

    任家的事余文不太清楚,不过最近“任家小姐”的传言余文也听兵协的人八卦过,闻言,他估摸着任家那位小姐是不是孟拂的朋友。

    脑子里转过了好几个想法,余文应得倒是很快,“好,我马上来。”

    挂断电话,余文给徐莫徊报告一声,徐莫徊就回了一个字,“嗯”。

    余文见怪不怪,不说徐莫徊,整个兵协对孟拂有莫名的容忍度,他回到办公室,把余武拎出来继续开会。

    至于任家,他自然要自己去,交给余武他不放心。

    去之前,余文也让人快速去查了任家的事。

    这边,孟拂给余文打完电话。

    第二个电话是打给何曦元的。

    何曦元人前人后都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前提是不碰到他的底线。

    接到孟拂的电话,他也有些稀罕,但语气有些紧张:“小师妹,你没事吧?”

    自从上次何曦珩的事情之后,他跟孟拂聊了很久,才跟她说好,以后有事一定要第一时间找他。

    孟拂抠门的劲儿何曦元自然是知道的,没事的话孟拂几乎不跟人打电话。

    “有事,”孟拂微微侧身,她看到会议室里面,肖姳跟任唯乾几人追出来,十分理直气壮的:“师兄,对方仗着人多,压了我的票,找你投个票。”

    说到这儿,孟拂又想了下,“你能代表何家吗?”

    “你当我继承人这个身份是假的?”何曦元没等她说完,直接往门外走,“地点。”

    孟拂想起来师兄确实不是常人,背后还有画协撑腰呢,她懒洋洋的收回目光:“任家。”

    任家?

    何曦元点头,他抬手,让管家准备车辆,脑子里在回想任家的事,“盲猜一下,师妹啊,你是不是……任家最近那位传得正热的小姐?”

    “正是。”孟拂悠悠道,趁着何曦元再次问之前,先下手为强:“事情有些复杂,这件事事了我们再说。”

    孟拂打完电话,就看到肖姳走过来,“阿拂,这件事是我们之前没有处理好,任唯一她玩不过你,她身后那位就忍不住了。”

    “你说的是百里泽?”孟拂挑眉。

    她也有些听说。

    不过百里泽能当上会长,多少跟她有些关系。

    “是他,”任郡紧跟着他们出来,“他看中的人是任唯一,这件事他肯定动了手脚,这个人城府很深,本身没有家族,是自己一步一步从器协爬到现在的。”

    百里泽的事在京城不是秘密。

    他本身就是百里家不要的弃子,小时候受了不少折磨,在加入器协之后,以雷霆手段爬到了器协副会长的位置,手握重权,人情味淡漠。

    上位后,他血洗百里家。

    却让人查不到半点儿疏漏。

    当初萧霁都十分忌惮他,都知道他肯定会挤下萧霁的位置。

    但谁也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快的挤掉对方的位置。

    京城,能跟兵协会长、苏家苏承相提并论的人几乎没有,但百里泽硬是从污泥钻出来,以这种手段心计,常拿来被人与苏承相比。

    孟拂对百里泽不感兴趣,没出言表示对百里泽的看法。

    “听说任唯一救了他一命,”任郡向孟拂解释,“具体内情我不知道,但要说救命,风未筝还差不多。”

    提到风未筝,身边的肖姳下意识的向孟拂道,“就是风神医,你应该听说过吧?地网上也有她。”

    孟拂颔首,“我知道。”

    她把手机收起来,微微偏了头,太阳大,她拉开了外套了拉链,里面只有一件白色的T恤,映衬的肤色极其白皙:“我们进去吧。”

    救命之恩?

    孟拂冷淡想着。

    肖姳想到里面的任唯一,面上的厌恶更重,她陪孟拂进去。

    “阿拂,这件事你不要有压力,”肖姳压了内心的戾气,“爷爷他们给了你最精英的方案,你能完成到这样已经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这种结果我们也是能接受的,爸他也不要任家继承人的身份,他在军区那边才是主场……”

    后面的没听,孟拂只抬头,眼睛微眯,关注点却在另一个上面,“你说给了我最精英的方案?”

    “对。”肖姳颔首,她认真道:“是爷爷给你整理的,绝对是比任唯一手里的要好。”

    孟拂眯眼。

    这跟苏地说的不一样。

    苏地还嫌弃过她拿到的培养方案。

    孟拂略微思索。

    任郡跟任唯乾在原地没有离开。

    等孟拂进去后,任郡才继续拿着手机,跟对面的人说话,“她也算是你们香协的人……”

    **

    孟拂跟肖姳回到会议厅,现场的人目光又看向她。

    孟拂没有管其他人的目光,只朝任青看过去,她声音都是随意的,“你带人去门外,帮我接待几位客人。”

    任青正在努力瞪任唯一身边的人。

    对这件突发事件表示气到爆炸,听到孟拂的话,他下意识的点头,“好。”

    任唯一那儿已经摆上了椅子,她与风长老钱队坐在一起,钱队与风长老聊天,手上还悠哉游哉的拿着茶杯,似乎没把其他人放在眼里。

    会议室里面人还是很多。

    比起刚刚,现在这些人倒没有一开始那么拘束了。

    这年头,八卦在哪儿都有,尤其任家这些大瓜,任唯一、孟拂、风家、百里泽,每个都香的不行。

    他们不敢说话,但低头间,手里手机上的消息发个不停。

    不多时,任郡从外面进来。

    他看了眼孟拂,朝她略微颔首,“放心,香协那边我已经联系好了,对方知道你是段衍的师妹。”

    任郡向来独来独往,他掌管的军区,跟其他势力其他家族都不接近。

    唯一距离的近的还是苏家,但苏家……

    无数人挤破了脑袋都想要挤进去,任郡跟他们之间的关系很一般,也知道苏家独善其身,苏家那人对谁都一样,连苏二爷都被他折腾到流放区了。

    后来还是因为孟拂的关系,任郡与段衍香协的关系拉近。

    世家都是表面关系,百里泽又突然要扶持任唯一上台,而任唯一也是运气好,得到了天网的关注,再度拉拢了风家。

    天时地利人和都被任唯一占尽了。

    这张时候,任郡唯一能找的势力,似乎也只有香协了。

    他与任唯一一样,觉得孟拂肯定是找段衍了,毕竟有层关系在。

    听到任郡的话,孟拂只是诧异的看他一眼,她是真没找段衍。

    原因很简单,段衍虽然是香协会长预备役,但也只是预备役而已,封老师走后,段衍就有些孤军奋战的意思,到现在香协还没真正确定下来身份。

    这种时候,孟拂自然不会拿这件事烦他。

    毕竟段衍跟何曦元不一样。

    只是她没想到,任郡竟然去找香协了。

    “先做。”肖姳给孟拂搬了一个椅子。

    孟拂垂下眼睫,打开微信,微信上,是苏承几分钟前发的消息——

    【投票环节出错了?】

    孟拂:【。】

    承哥:【知道了。】

    孟拂盯着“知道了”三个字看了一遍。

    琢磨了一会儿,登录了error论坛。

    论坛上,孟拂上次的帖子已经有了结果,孟拂点开私信,看论坛管理发给她的内容,还是关于天网的事。

    她看了眼,第一次海选的人都还挺多的。

    基本上都是24岁上下的人。

    孟拂伸手,刚要切换掉论坛,就又有一条私信——

    【大神,你知道MT-6B57代病毒怎么解吗?】

    每天私信孟拂的人不知凡几,孟拂基本上不看,不过在看到私信人名的时候,孟拂手稍微停顿了一下。

    是芮泽。

    孟拂伸手点开私信,把芮泽说的病毒看了一遍。

    天天都想赚钱:【病毒代码。】

    对面没想到她竟然会回,几乎秒回孟拂——

    【[文件]】

    孟拂看着病毒代码,若有所思——

    这是她这两年惯用的病毒片段,竟然都有名字了。

    天天都想赚钱:【干什么?】

    芮泽:【解一个视频病毒。】

    孟拂对芮泽的包容度还是很高的,先前芮泽就跟孟拂说过一个视频,还发给孟拂看了。

    她那时候认出来是自己亲手下的病毒。

    是任郡酒店下的视频,孟拂先前不想恢复视频,是怕麻烦,现在她已经给任郡治病,这视频存在不存在,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芮泽他们现在肯定对这位不知名的黑客十分忌惮。

    孟拂又没什么事,她就拿着手机,打了一遍代码过去。

    天天都想赚钱:【你试试。】

    手机那边。

    芮泽还在办公室,得到回复后,他“刺啦”一声,拉开椅子,两眼放光的试用孟拂的代码。

    方队看了眼风风火火的芮泽:“干什么?”

    “论坛大佬发来了代码,我试试任家那个视频!”芮泽急急忙忙道。

    方队看着芮泽的背影,一愣,“就是你说跟器协那边拿来的视频一样病毒的那个?你不是说孟小姐都解不了?”

    “是,不过这位大佬应该有办法!他很厉害!”芮泽拿来了一个优盘,开始研究大佬给他的一段代码。

    解码还需要一段时间,方队也知道。

    他看着芮泽的背影,略微点头,“尽快解出来,一个随意出入高档小区跟酒店的黑客,我们还找不到半点痕迹,太丢人了。”

    除却这一点,任家跟器协那边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问。

    任郡最近一段时间好了已经很少来过问了。

    他应该接受了事实。

    倒是器协那边,逼得有些急。

    “我知道。”芮泽含糊着开口。

    紧接着投入到庞大的计算量,对方只是给了他代码,就算他天资不错,要解开MT-6B57病毒也需要一段时间。

    **

    孟拂给芮泽发完消息,时间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了。

    门外,有人恭敬的进来,“老爷,百里会长来了。”

    听到这话,本来低头,相互发信息八卦的人全部抬头,就看到门外柔美异常的人从外面进来。

    张大了嘴巴。

    他们任家这个继承人选举,可真的是不得了了。

    看到他,任唯一一愣,然后放下茶杯,站起来,眉宇间有些隐隐的激动,又硬生生克制住:“百里会长。”

    风长老跟钱队也都站起来,同百里泽打招呼。

    百里泽朝他们稍微一颔首,就朝任老爷笑,语气也斯斯文文的,很有礼貌:“任老爷,投票已经出了结果,您还在等什么?”

    任老爷被百里泽这话说的一愣,下意识的看向背后。

    背后大屏幕上,还显示着结果——

    同意(10)

    不同意(12)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计时器,已经28分钟了。

    百里泽向来很有礼貌,他对人向来不怎么理会,只有在任唯一这里稍微有点折扣。

    任郡已经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他腰背挺得很直,对百里泽的出现也很意外,他声音都晦涩了,“百里会长。”

    百里泽只看着倒计时,几乎有些漠然的反问任郡:“在等香协的人来?”

    但他的态度依旧十分礼貌,礼貌到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

    任郡眯眼看着百里泽,“你……”

    他是想问百里泽是怎么知道的,也想问他是不是非要干涉这件事,更想问问他,任唯一是怎么给他罐了迷魂汤。

    只是任郡一个字刚蹦出来,百里泽就偏头,看了眼任郡,“别等了,你们等不到他们来的,任老爷,宣布结果吧。”

    任郡的目光瞬间就凉了下来。

    百里泽的这句话很好懂,他知道任郡要等的是香协的人,也认定了任郡等不到香协的人。

    很简单,百里泽再次插手了这件事。

    百里泽站在一边,他眉眼如画,单是看他昳丽的脸,看不出他曾手刃无数人。

    任郡声音有些发哑,也冷的刺骨:“百里会长。”

    百里泽笑得很有礼貌,他骨子里犹如沾染了毒药,见任郡充满寒霜的声音,也只是略微挑了眉,笑得温和:“任先生,我以为你看到我就会明白,香协的人是不会来了。”

    这句话平平淡淡的,并没有咄咄逼人之态。

    但意思很明显。

    任郡垂在两边的手握起,目光里是对百里泽毫不掩饰的敌意。

    百里泽却不介意,他微笑着看了任郡一眼,目光划过孟拂,却见孟拂随意的看着他,一双桃花眼分外靡丽,他想起来对方对付盛聿的手段,对付任家的手段。

    风长老不敢与百里泽对视,只笑着看向任郡,“任先生,你们要请来的人呢?”

    任唯一重新坐下,拿了一杯茶,似乎没有理会任何一个人。

    百里泽目光稍顿,压下内心的一股探究,移开目光,看向任老爷:“任老爷,再等下去也只有一个结果。”

    “这不还是有时间?”任炀站在孟拂身后,并不客气。

    “嗤——不到黄河不死心,”任唯辛讥诮的看着任炀跟孟拂,“就算再给你们一分钟又怎样。”

    任老爷看了孟拂一眼,时间只剩两分钟,稍稍抿唇,“这样的话,我宣布……”

    就是这时候,会议室大门外传来一道温和有礼的男声,“这里还挺热闹。”

    这声音字正腔圆,听起来十分温和。

    会议厅因为人多,大门一直没关,所有人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大门外。

    只见大门外是一道青年男子的身影,他穿着修剪合适的米色休闲服,五官雅致,声音温润,眸子里的光都是暖的。

    如果说百里泽的笑只是表面暖。

    眼下这人的雅致温润却是透到了骨子缝隙。

    乍一看到他,肖姳并不认识,只看向任郡等人,现场不认识他的人很多。

    但认识他的,也不少,百里泽看着他,微微眯眼,“何少?”

    何曦元看到百里泽,并不畏惧,只微笑着打招呼,“百里会长。”

    任老爷也起身,诧异的开口,“曦元?”

    “任老爷。”何曦元很有礼貌。

    随着任老爷跟百里泽的话,现场不认识何曦元的人,都认出了他。

    “竟然是他?”孟拂身边的肖姳惊呼一声,“何家大少爷?他怎么会来?听说风家之前跟何家一位少爷关系好,何家那位少爷还是风小姐的追求者……”

    肖姳面色不太好。

    任老爷自然也没想到何曦元会出现在这里,何家跟其他世家不一样,他底蕴深厚,祖上三代都是真正的文豪,家里人大多从政。

    即便何曦元拜入了画协,但画协也没有把他当作下一任会长培养,都知道何曦元最后是要干什么的。

    何家与其他家族最大不同的是,他们非常低调,从来不参与其他势力的纠纷。

    去年低调的何家与兵协联盟,让不少家族虎视眈眈,却不敢轻举妄动,连风家都想要与何家交好,但似乎都没有成功。

    任老爷笑了笑,“你怎么会到这里……”

    “来投票,”何曦元目光扫了扫,最后放到了人群里的孟拂身上,“听说有人仗着人多,压我师妹的票,我前来投一票,师妹,是这儿吧?”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何曦元径直朝孟拂走过去。

    孟拂起身,“师兄。”

    两人说话,大厅里面,听到何曦元那句“师妹”,不说任唯一任唯辛还有肖姳几人,连百里泽都立在原地,惊讶的看着何曦元跟孟拂。

    “师妹……孟拂她……她怎么是何曦元的师妹?何曦元师父不是严会长吗?”任唯辛不可置信的看着孟拂脸。

    林薇也有些慌,这个不在他们的预料中,她下意识的看向任唯一。

    任唯一也握紧了茶杯,忽然想起了一份资料,“她好像会画画……当初拿分资料上说什么来着,她……说她好像是画协的人……”

    只是那时候任唯一随意的看了一眼,未曾在意,毕竟她也没把孟拂摆在与她同一水平上。

    “她……那不就是严朗峰的徒弟?”林薇面色十分的难看,“为什么没有人说过?她回任家这么久,怎么没人说过这件事?”

    尤其是连孟拂本人也半点没透漏?!

    她不知道这个身份会给她多大的益处吗?!

    肖姳猛地抓住孟拂的胳膊,她声音有些微弱,“阿拂……”

    孟拂淡定的拍了下她的肩膀,还向何曦元介绍了一下她。

    何曦元礼貌的向肖姳打招呼,“你好。”

    然后顿了顿,看向任郡,有些无奈,“任叔叔,师妹一直没有跟我提起您,所以一直未来拜访,等过几日,一定携同师父一起。”

    孟拂有些小声:“……老师就不用了吧?”

    “心虚了?”何曦元瞥她一眼,也压低声音:“金天这件事也没跟他说?”

    孟拂一惊:“……他还能代替画协?”

    何曦元:“……”

    “你对他是有什么误解?”

    孟拂点头,“现在知道了,你快去投票。”

    身边,将两人对话听的一清二楚的任郡:“……”

    他需要急救一下。

    比起他们,大厅里,那些参与考核的其他子弟跟诸位工作室的部长文员们也被这个消息炸翻天了。

    本来表面还算平静的场面“砰”的一下忽然炸开。

    段衍那一次,他虽然是香协提名,但他本人属于成长中。

    可何曦元不一样,他是何家的继承人,这个地位就等同于任唯乾了,更别说画协副会的嫡传弟子!

    “卧槽,孟小姐是严会长的徒弟?她不仅是段衍的小师妹,还是何曦元的师妹?”

    “我疯了,我单以为她是任先生的女儿所以聪明,还可惜她前二十年不在任家,她转手给我来个三连炸?!!”

    “严朗峰的徒弟啊,他除了她之外也就收了一个何曦元啊!”

    有人已经化成了粉丝:“我当初怎么就没抽到孟小姐这一组?!”

    这些声音很小,但有些还是钻入了任唯一的耳朵,几乎无孔不入。

    她死死盯着孟拂,何曦元已经走到长桌边,投了一票,事情又再一次脱出了她的掌控之外。

    她不能……

    任唯一径直看向百里泽。

    却看到百里泽似乎也有些愣的看着孟拂,任唯一死死攥着掌心,她抓着百里泽的衣袖,目光似乎染了水雾一般。

    百里泽清醒过来。

    他抿了下唇,再度转向孟拂那边,目光放在何曦元身上,何曦元已经投票回来了——

    同意(11)

    不同意(12)

    百里泽不知道是不是该庆幸,他提前跟香协做了协议。

    而任唯一跟林薇也松了一口气,金天闹这么大,若是还没有投票成功,那才是一场灾难!

    任唯辛冷着一张脸,自从姓江他在兵协的位置后他对孟拂已经恨之入骨,眼下看着孟拂几人,笑得嘲讽,“人来齐了?不是比人多吗?”

    话音刚落,外面任青带着两人进来——

    “不好意思,堵车,来的有些晚。”

    为首的是个脾气不太好惹的老人。

    他身边,是个身形高大的青年。

    “啪——”

    风长老手里的茶杯掉在地上,他认出了那个青年,声音称得上惊悚:“余、余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