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神你人设崩了 > 第487章 487孟拂打进研究院把人带出来
    李夫人眼中有泪,她看着孟拂的目光更加柔和,见孟拂肯停下来,就伸手去摸孟拂的脑袋,“我知道你不甘心,但现在的情况你绝不能失了分寸,那是萧霁啊,京城内部有内部的规定,其他势力都不能插手各个势力的私事,这是器协的事,器协最大,其他人都不能干预。每年多少研究员莫名其妙的牺牲,连TOP1都能死,老李的死我其实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就是没想到会这么早。”

    四协专权独裁。。

    兵协器协这两个协会独裁最盛,其他势力不得干涉各个势力的内斗,除非有表决权。

    萧霁对李院长太看重了,当初孟拂被诬陷学术造假,萧霁要撤除李院长的院长不是因为李院长徇私舞弊,而是因为他觉得李院长超出了他的控制。

    后来孟拂的潜力爆发,他觉得李院长是在为他招揽人才,可惜孟拂也不想涉及核武。

    器协所有人,包括贾老都控制欲极强。

    贾老能控制萧霁,但他控制不了百里泽,所以要死保萧霁。

    孟拂知道这些,她也知道,太空工厂虽然出了问题,但不会对萧会长造成太大影响,抚恤金到位,态度到位,一切都能按部就班。

    萧会长会不懂这些?

    为什么要拿李院长开刀?

    从她听到李院长去世再到确认李院长是被杀这件事时,她一直没想明白这个点。

    就像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她师父明知道是必死之局,却还是赌博一般的一头扎进了那个局。

    萧霁不该一手揽下这个错,死保李院长吗?只有这样才能动摇李院长,才能稳住手下的人,李院长死了,对萧霁并没有实际的好处,他手下的人都会人心涣散。

    孟拂垂在一边的手紧握,指节泛白,她闭眼,“萧会长……李院长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啊……”

    萧会长连基地都不让李院长去。

    不惜用借口拦他下来。

    不惜用一个专研究民事科学的人作为院长。

    不惜拿出最高级的戒备,防止反叛组织杀李院长,那些改装车,那些暗地里保护李院长的护卫,比保护萧会长的人还多。

    李院长感觉不到保护自己的护卫,孟拂从头到尾都很清楚。

    暗地里保护李院长的人比萧霁多了两倍。

    萧会长对李院长有多看重,孟拂看在眼里。

    李院长对萧会长有多信任,信任到孟拂提出算法问题他连怀疑都不曾有。

    孟拂宁愿李院长是死在了反叛组织手上。

    “因为他怕老李会投靠副会长。”李夫人也一直在想啊,在想为什么李院长是死在了自己的地盘,她想到现在,唯一想到就是这个可能。

    萧会长让李院长死,不是因为要他背锅,只是因为,不信任他了。

    仅此而已。

    孟拂觉得荒唐,“李院长背叛谁也不会背叛他。”

    “老李自己应该都没想到,自己这么信任的一个人,却因为这1%的可能,要了他的命,”李夫人神色悲戚,“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李夫人轻声开口,她声音喃喃的,像是说给孟拂他们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我也才刚刚想明白,我们只是研究员,而他们,是政治家。”

    这是一堂血淋淋的课。

    孟拂想起了关书闲之前对他们的种种防备,或许关书闲是对的。

    “我知道了。”孟拂看了李夫人一眼,转身重新走出去。

    “孟拂!”李夫人跟她说了这么多,就是希望她能了解这些人会有多狠。

    孟拂跟关书闲即便是再有潜力,萧霁也不会再相信他们。

    “阿拂,这件事我们从长计议,别去!你师兄也管不了这件事的!不要冲动行事!”杨照林也抬脚走出来,他从震撼中回过神,连忙出去,也去拦孟拂。

    跟器协会长对上,并不是很明智,他知道孟拂是何曦元师妹,可这种时候,连任家家主来都不靠谱。

    更别说,其他家族无权管器协的事。

    “不用,等我回来。”孟拂没回头,只往外走,没让杨照林抓住自己。

    她的声音也没什么情绪。

    何曦元管不了这件事?

    她根本就没想过把其他人牵扯进来。

    几人身后,站在门边抱着书的孟荨心如刀绞,“姐。”

    她表情太过悲伤,金致远以为她担心孟拂,便安慰她。

    孟荨却摇头,声音哽咽,“我不该想着让她进这种地方,我明知道……明知道她师父……”

    她语气颠倒,金致远听不太清她在说什么,只拍着她的背安慰他。

    然后焦急的看着门外。

    李夫人的一席话,对现场的几个人冲击都非常大。

    **

    联邦后街道。

    百里泽正在查看今天的工程进度,门外,心腹敲门。

    百里泽没抬头,声音缓和:“什么事?”

    心腹弯腰,“李院长死了。”

    书房里瞬间安静了。

    百里泽还保持着半抬着头的动作,他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心腹,空气都似乎被一双无形的手紧紧握住。

    心腹额头、背部都裹上了一层冷汗。

    好半晌,百里泽的声音才响起,暗了很多:“死了?”

    心腹说:“是。”

    百里泽没有说话。

    他知道李院长身体有疾,声音显得晦涩,“怎么死的?”

    “畏罪自杀。”心腹回。

    又是沉默半晌。

    “畏罪自杀?”百里泽放下文件,喃喃念了一遍,他不敢相信,“竟然是被害死的,竟然是被害死的,真是,荒唐。”

    心腹不敢抬头,依旧半弯着腰,也不敢看百里泽现在的神色。

    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腹也觉得匪夷所思。

    李院长是什么人啊,国内第一个上任猎杀榜的人。

    优秀到百里泽即便知道他是萧霁的人,也要礼贤下士,三顾茅庐。

    优秀到任家大小姐三番两次去找李院长。

    可惜李院长认定了萧会长,即便是再多的条件,他丝毫不动摇。

    这也不妨碍百里泽对他的尊重与欣赏。

    李院长在国内从来就是一个形容词。

    他被萧霁保护的摸不透风。

    觉得李院长死了这件事实在是匪夷所思,心腹又让人去查了一遍,确实是萧霁要让李院长死。

    因为查了两遍,确定了这个事实,他才敢来找百里泽。

    “萧霁啊萧霁,你真是够狠,失去了一个唯一可以信任的人。”百里泽看着窗外,眸色沉沉:“所以啊李院长,你当初不如投靠了我,你看,你这么信任的一个人,最后竟然亲手了结了你。”

    “你信任他,他却不信任你。”

    百里泽起身,也无心去看文件,“准备一下,明天早上……去拜祭李院长。”

    至于研究院发的通告。

    只有一些普通研究员相信,高层,心知肚明。

    整个研究院,谁都有可能背叛萧会长,除了李院长。

    心腹低头,应声。

    谁都知道,这一夜,器协隐隐要变天了。

    **

    研究院大门。

    孟拂穿着黑色的棉袄,抬头看着大门。

    眼下已经十一点多了。

    研究院大楼的灯关了一大半,只有保安在巡逻,还在研究院研究的人只是极少数。

    “谁?”保安的大灯照到孟拂脸上。

    孟拂抬头,她看着保安,眸子映着灯光,却也不避,黑漆漆的目光看着保安,眉眼不复以往的散漫,又冷又煞,“关书闲在哪里?”

    这么强的光线,她竟然避也能不避。

    保安愣了一下。

    然后倏然回过神,眯眼,认出了孟拂,“孟拂?你找关书闲干嘛?”

    孟拂在实验室向来低调,整个研究院两千来号人,她名气还没关书闲响,她又没戴研究员的牌子,保安权限也不够,不认识她,没把她跟研究员联系在一起。

    孟拂偏头,她看着保安,眼眸微眯:“我不想对你动手。”

    保安回过神来,上面让所有留在研究院的人好好看管关书闲,孟拂一说话,他打起了精神,“你是关书闲什么人?”然后拿起对讲机,十分警惕的道,“警戒,警戒!有关书闲同党!”

    他拿着电棒,要上手来抓孟拂。

    这电棒电力很大,碰到孟拂,孟拂绝对无法动弹。

    他认识孟拂,对方一个明星,他也没在意。

    然而保安手里的电棒还没碰到孟拂,手腕就被一道巨大的力气踢倒,他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被狠狠惯到了地上。

    手里的电棒顺着路滚到孟拂脚边。

    他顺着孟拂白色的裤子抬头,看到了孟拂那张冷艳的脸。

    孟拂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一头海藻般的头发因为动手,被风吹的有些乱,她也没拂开,那一双漆黑冰冷眼睛看着自己。

    她随手把电棒捡起来,桃花眼眯起,淡淡的三个字:“人在哪?”

    明明没有什么其他情绪,保安却仿佛被扼住了心脏,面前这个女人,在荧幕上总是懒散又无所谓的态度。

    可狠起来也是真的狠,连笑都是漂亮中带着狠毒,犹如罂粟。

    “在、在地下一层审讯室。”保安开口。

    孟拂收回目光,拖着关了电的电棒,往地下一层的审讯室走。

    刚刚的保安已经把她来的消息发出去了,地下一层有几个检察员在守着。

    收到保安的消息,所有人都集合在一起。

    “叮——”

    电梯门一打开。

    孟拂就看到了电梯门外的检察员,还有几个保安。

    这个检察员就是之前抓他的那一个。

    此时的他,看着孟拂,面色十分复杂,“你这又是何必……”

    “让开。”孟拂一手拿着关掉电的电棒,一手解开了棉大衣的拉链,里面是一件白色的长T恤,她抬头,灯光下,又肃又冷。

    上次即便是她被人诬陷了,她对着检察员也是不冷不淡的懒散样。

    她往前走了一步。

    气势迫人,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

    但又很快反应过来,这就是一个女人而已。

    几个保安上前,孟拂面无表情的,直接抬手敲在了最前面的那人腿上,她懂医,那一棍敲的位置极其精准,那人往前一歪,直接倒在地上。

    又侧身避开另一个保安,将他踩在脚下。

    不到一分钟,五个保安七零八落的躺在走廊上。

    她的动作干脆利落,学的是杀人的招。

    即便是有所克制,检察员跟保安们也能感觉到她动作里的杀气。

    一缕头发飘到她的嘴里,她吐出这缕头发,偏头,看着倒在另一边,扶着墙站着的检察员,颠了颠手里的电棍,垂眸,面无表情的:“还上吗?”

    检察员自知自己拦不住她,他深深看她一眼,拿了一张门禁卡给孟拂。

    在孟拂拿过门禁卡的时候,低声道:“这件事……你管不了的。”

    孟拂接过门禁卡,没回他,只找到关书闲所在的房间。

    “啪”的一声。

    灯亮开。

    因为长时间在黑暗里,关书闲被这灯光刺的睁不开眼睛,他闭上了眼,声音狠冷静,“大小姐,不必保我了,我不会写的。”

    他以为来的是任唯一。

    然而,他说了好半晌,对方都没有出声。

    气氛有些不对。

    空气似乎有些冷。

    等适应了灯光,他没看到对面的椅子上有人,似乎是有感应到什么,他下意识的偏头,看向门边。

    穿着黑色棉袄的孟拂站在门口。

    她右手拿着一根电棍,左手推着门,见他看过来,她只给了他两个字:“出来。”

    没有问他。

    也没有让他写认罪书。

    只两个字——

    出来。

    关书闲来审讯室的时候,其实已经没有再哭了,听完任唯一的话,他也是心灰意冷,把他跟李院长的一生都想了一遍。

    他没有从萧会长那里得到答案。

    此时的他,只怔怔看着孟拂,“你怎么来了?”

    孟拂把门又打开了一点,没解释,“快点。”

    关书闲嘴角嗫嚅了一下,眼睛却是有些红,他站起来,走到孟拂面前,跟着孟拂出了门,他想问她怎么知道他在这儿。

    他想问她是怎么进来的。

    他想问她怎么能把他带出去?

    他最想问她是不是答应了萧会长什么。

    还没问出口。

    他就看到了走廊上七零八落的人。

    关书闲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孟拂是一路打进来的。

    “叮——”

    电梯又是一声响。

    里面几个人出来,显然是从梦中惊醒了,检察员看到领头的一人,“邹副院!”

    孟拂也抬头,李院长下位,许副院上位,剩下的人也顶替了邹副院的位置。

    许院长不在,邹副院管理研究院。

    “孟拂!你在干嘛?!”邹副院看到满地的人,又看向孟拂,面色大变。

    意识到孟拂是怎么来的,关书闲也抓住孟拂衣袖,摇头,“你不能再……”

    孟拂只微微偏头,对关书闲道:“跟紧。”

    她直接往前走。

    邹副院原本也没把孟拂当回事儿,毕竟人这么多,没想到一来就看到这么多人倒在地上,他咬牙,“孟拂,你好大的胆子,跟萧会长作对,你不要自己的前途了?!”

    邹副院身后跟着的两个护卫看孟拂走进就直接动手,还没出手,就被孟拂撂倒。

    孟拂淡淡拿着电棍,抵在邹副院的脖子上,淡淡道:“不想死,就让开,我不想杀人,不代表我不会。”

    邹副院真的从孟拂眼里看到了杀意。

    他身体颤抖,感到了一种恐惧跟无力,“孟拂,你不要这么嚣张,关书闲是萧会长要关的人,你就算把他带出去了,他也不会放过你的,你觉得你能独善其身吗?”

    孟拂把他推到一边,微微侧了头:“知道上一任兵协会长怎么死的吗?”

    邹副院一愣。

    孟拂扬手,按下电梯。

    电梯就在这一层,门“叮”的一声直接打开,孟拂看向愣在一边的关书闲,“走。”

    关书闲没动。

    她也不多话,直接粗暴的把人扯到电梯里。

    只在电梯门缓缓关上的时候,孟拂才透过缝隙看邹副院,“我连徐莫徊都不怕,你觉得我会怕萧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