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神你人设崩了 > 第486章 486孟拂锋芒
    李院长社交干净。

    李夫人也不随意跟任何一方势力牵扯上,他们明哲保身,只想把科研做好。

    以至于到这个时候,李夫人甚至不知道要找谁。。

    她手指颤抖着,往下翻,最后翻到了任唯一的手机号码。

    任唯一曾经是李夫人的学生。

    这个时候,陆夫人唯一能找的,好像也只有她了。

    她拨通了任唯一的手机。

    眼下不到晚上九点,任唯一还在忙公事,接到李夫人电话的时候,任唯一十分惊讶,“老师?”

    “大小姐,”李夫人声音苍老了很多,她手撑着墙站起来,“我丈夫,他死了。”

    手机那边,任唯一的呼吸停了一下。

    基地的事刚刚才被萧霁散播出去,李院长死的消息还没传播开来,任唯一虽然事任家大小姐,但她没有一个确切的情报网,没有收到这个消息。

    听到李夫人的话,任唯一手里的笔也“啪嗒”一声掉下来了。

    李院长,是萧霁手里最锋利的一把刀。

    她声音有些发涩,“老师,您……”

    “他负责的项目出了事,”李夫人轻声道,“他们说,我丈夫,畏罪自杀。”

    手机那头,任唯一坐下来,她顿了一下,才开口:“您节哀。”

    “我跟他这一生也没能留下来什么东西,孑然一身,他是怎么来的,就是怎么去的,”李夫人看着李院长平静的脸,“唯有一件事,就是他收的一个学生,关书闲,大小姐,我想请您保住他。”

    “关书闲?”任唯一对这个人有些印象。

    李院长知道自己身处漩涡之中,没有收学生,唯一一个就是关书闲。

    关书闲这个人太偏执,李院长舍不得这个天分出其的高的孩子陷在往事里。

    “他是我丈夫唯一的弟子,若我丈夫还在,以后研究院院长的位置肯定是他的,”李夫人知道让任唯一保关书闲,一定要拿出让她心动的点,李夫人闭了闭眼,“他的才智不下于我丈夫,甚至远超于他,手里还有未发布的各种研究,他以后……绝对是你手里最锋利的一把刀。”

    第一个能在大学拿到跟洲大交换生的位置。

    任唯一并不怀疑李夫人这句话的真实度。

    任唯一那边平静了一会儿,然后开口,“您希望我怎么做?”

    “他去找萧会长了,这种情况下,萧会长肯定不会放过他,我想请您把他从研究院带出来,”李夫人睁开眼睛,轻声道,“然后把他软禁起来,等这件事事了,再放他出来。”

    “我去研究院,只能试一试。”任唯一拿了钥匙出门。

    李夫人无力的挂断电话,她回头,看着李院长,轻声开口:“你放心,我会尽量帮你保住小关,他太偏执了,他喜欢大小姐,大小姐应该能带走他。”

    “你说身处在这个漩涡里,怎么能真正做到明哲保身,当初百里会长找你的时候,你就答应投靠他。”

    “你没死在反叛组织刀下,最终却死在了自己人手里,你说,可不可笑?”

    她站在李院长尸体前,一直没有哭,只不停的说着。

    **

    萧霁的病房。

    关书闲并不知道萧霁在哪儿,但是他多方打听到了小i就的病房当。

    病房里有不少人,贾老跟许副院都在。

    贾老正式授予许副院院长的位置。

    许副院看着手机的印章,激动的面色泛红,他看着贾老,“请您跟萧会长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带领研究院,不辜负你们的期待!”

    会议室里,还有研究院其他的骨干。

    都在恭喜许副院。

    萧霁躺在床上,也在说场面话。

    似乎没人为李院长的死悲伤。

    他们实际上也不是不知道李院长的事,只不过,没有触及到他们的利益。

    关书闲在来的路上打碎了一个花瓶,手里拿着花瓶碎片,他伤并没有好,甚至走路都觉得虚弱。

    保安也没有拦关书闲,他们知道关书闲是李院长的徒弟,都不忍心拦他。

    关书闲打开门,看着病房里言笑晏晏的人,目光放在躺在床上的萧霁身上,“萧会长,我来看看您。”

    他把花瓶碎片紧紧攥在掌心。

    关书闲只看着萧会长。

    他知道自己势单力薄,斗不过萧会长,但他只是拼一拼,想在最后跟萧会长拼命。

    贾老抬头,他看着关书闲,面露疑惑。

    许副院看到关书闲,冷笑一声,然后转头,谄媚的在贾老面前道,“这是李院长之前的徒弟。”

    贾老闻言,皱眉,“李院长的徒弟?”

    两人正说着,关书闲已经来到了病床前,他看着萧会长,“会长,我老师死了。”

    萧会长声音十分冷淡,“他背叛了我们,畏罪自杀。”

    “畏罪自杀?”关书闲猛地靠近萧会长,花瓶碎片地主了萧会长的脖子。

    刚划出一道痕,就被贾老的保镖拉开。

    关书闲身体虚弱,轻易的就被拉开。

    他被保镖禁锢住,抬头,刚好看到了萧会长的脸。

    萧会长半点儿也没害怕,只是嘲讽着看着关书闲,“你老师死了,你也要去陪他吗?”

    “把他带回去好好审问。”贾老神色也未变,淡淡吩咐。

    在场没有一个人在意关书闲的风波。

    关书闲似乎像个跳梁小丑,再怎么蹦跶,也跳不出他们的掌心。

    关书闲不再挣扎了,他被人带回了研究院的审讯室。

    是李院长之前坐的位置。

    十点。

    黑暗的室内门被打开,门口有人开了灯。

    关书闲抬头,就看到了门口的人,是任唯一,他嘴角动了动,眼里似乎有了些光:“大小姐?”

    任唯一脱下外套,示意人把门关上,才坐在关书闲对面。

    “你的事我知道了,刺杀萧会长,不是一个简单的罪名,”任唯一抬头,她看着关书闲,“我能带你出去,也能保下你,不过你要写一份东西。”

    “什么东西?”

    任唯一开口,“你老师的罪状。”

    “我老师的罪状……”关书闲看着任唯一,“他这一生,唯一做的不对的,就是相信萧会长吧。”

    “我知道李院长是个好人,”任唯一叹息,“但你不该逞一时之勇,你写了这个,贾老他们就会放心,这也是我能带你出去的办法。”

    关书闲闭上眼睛,声音也没了温度,“大小姐,请回吧。”

    “关书闲,你要这样我怎么保你!”任唯一没想到关书闲会不同意。

    关书闲轻声道:“你不用保我。”

    任唯一看着关书闲,面色有些复杂。

    她要是硬保关书闲,也是可以的,那样难免会跟萧霁与贾老作对。

    关书闲确实很有潜力,李夫人说的没错,但因为这个潜力得罪贾老,得不偿失,任唯一在任家也需要人脉。

    她看了关书闲一眼,最终还是起身拿了外套。

    房间再度陷入黑暗。

    门外,任唯一给李夫人打了个电话,“老师,抱歉。”

    **

    中医院。

    孟拂已经收到了M夏的消息。

    下午不少人来看过她了。

    孟荨、赵繁、杨流芳、杨莱都来了,这些人知道都是杨照林说的。

    至于何曦元他们没人跟他们说孟拂的事,就没有过来。

    她靠在床上,杨夫人跟杨花最近两天休息的时间长,这会儿也不累,似乎看出来孟拂心情不好,所以话也不多。

    “罗医生说毒雾还在研究,遗留问题再看看。”杨花给她倒了一碗汤,是杨家送过来的。

    “我身体没事,明天就能出院,”孟拂下床,她抽了朵桌子上的百合花,偏了偏头,“妈,我明天想去看看道长。”

    她一说看看道长,杨花也不问为什么,她把汤递给孟拂:“你收拾一下,明天去,我跟师父说。”

    “你那盆花还在道长那儿吧。”孟拂想起来那盆花。

    杨花点点头,闻言,皱眉:“也不知道那花活没活。”

    说到这儿,杨花忽然抬头,她看向孟拂,“你明天去,不许乱动我的花。”

    孟拂:“……”

    她默默喝了一口汤,“妈,我不是这样的人。”

    “我明天跟你一起去,”杨花越想越不放心,“他们也管不住你。”

    “哎,别啊,”孟拂懒散的倚着窗,声音也慢悠悠的,“你去了,谁看舅妈?”

    杨花一想杨夫人,也纠结了,“你别动我的花。”

    “知道了,我也就去看一下,我还要录节目呢。”她懒洋洋的应着,拿着汤,偏头看着楼下不怎么亮的灯。

    手机是这个时候响起来的。

    杨花把孟拂的手机拿给孟拂,诧异,“是照林,他这么晚找你,也不知道什么事儿。”

    孟拂喝完汤,把手机接过来:“表哥,你身体还好吧?”

    今天上午看到杨照林的时候,她也没怎么跟杨照林说话。

    手机那头是杨照林的呼吸声。

    他没有说话。

    孟拂站直,她猛地抬眸,捏着碗的手也是一顿,“怎么了?”

    “阿拂,”杨照林的声音很缓,“李院长他去世了。”

    这一句后,电话里很久都没人说话。

    好半晌,孟拂垂下眸子,她的声音似乎跟以往没什么异样:“你们在哪?”

    “我跟阿荨他们要去李院长家。”

    “好,”孟拂抬头,她把碗放到桌子上,声音很平静:“地址发给我。”

    杨花听到了孟拂的话,她诧异的看向孟拂,“你要出门?”

    孟拂点点头,她直接往外走。

    杨花连忙道,“你等等,外面冷,穿上外套。”

    孟拂低头一看,才发现身上还是病服,她脱了病服的外套,拿了杨花拿过来的黑色棉大衣给她的大衣。

    杨花要跟孟拂一起去,被孟拂拒绝了。

    “妈,你去看舅妈,我自己一个人可以。”孟拂没有回头,她走到电梯边,伸手按了电梯按钮。

    **

    孟拂没开车。

    楼底下也没谁的车。

    孟拂现在也不想麻烦其他人,直接在医院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

    李院长家在京大附近,有个单独院子,面积不是很大,但看守严格。

    孟拂到的时候,出租车不能进去,保安验证了她是实验室的人,才放她进去。

    李院长家的院子,灯火通明。

    孟拂到的时候,李院长的遗体已经被运回来了,来的人不多,只有杨照林、孟荨、金致远这三个人。

    其他包括李院长交好的朋友都没来,只有李夫人。

    门是大开的,孟拂来的悄无声息,没人看到她。

    孟荨在陪李夫人,金致远很沉默。

    “这是你的书吧,”李夫人看到孟荨,把那本数学难题拿过来递给孟荨,“他生前一直看这本书,我跟他说了好几次还给你,他耍性子也不还。”

    孟荨接过来书,她不知道说什么,只声音有些哽咽:“师母,您节哀。”

    “我没事,”李夫人拍拍孟荨的手,她整个人依旧很温柔,“老李能有你们这群学生,是他幸事。”

    杨照林是第一个发现孟拂过来的人。

    院子里的灯光不是很亮。

    她整个人笼罩在一片黑暗中,让人看不到她的表情。

    “阿拂。”杨照林开口。

    其他人也都抬头,看到了孟拂。

    孟荨出声,“姐……”

    孟拂点点头,她走到李院长的遗体前。

    杨照林站在孟拂身边,“师母说院长是突发病死的。”

    “不是,”孟拂看着李院长平静的脸色,抬头,她看向李夫人:“师母,院长他不是突发病的。”

    杨照林跟金致远都愕然的看向孟拂。

    这两人都没经历过这种斗争,尚不能把李院长的死跟昨天那件事联系在一起。

    李夫人看着孟拂,她走过来,摸摸孟拂的脑袋,眼睛很红:“你老师,他死得其所。”

    孟拂抿唇,她没有回李夫人这句话,只道,“您有什么事,交给我们做就行。”

    “好。”李夫人点点头。

    李院长死后,她就一直没哭,此时听到孟拂的花,她有些忍不住。

    李院长他无儿无女。

    唯一跟他有牵扯的,就是关书闲这个徒弟。

    孟拂看了看在场的人,关书闲不在。

    不应该不在。

    连杨照林都知道了李院长的消息,关书闲没道理不知道,不可能不会来。

    孟拂深吸一口气,她看着李夫人:“关师兄呢?”

    李夫人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很快反应过来,“小关他身体不舒服,我让他回去了,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

    “他不会,”孟拂双手捏了捏,她目光依旧没移开,“师母,他是什么人,你比我清楚,李院长对他那么好,他会在这个时候回家休息吗?”

    这一句话,让李夫人一直没流下来的眼泪流下来。

    老李这一生,这几个学生终究没收错。

    听着李夫人跟孟拂的对话,杨照林跟孟荨也发现了不对,几个人看着李夫人跟孟拂。

    杨照林舔了下唇,他扯了张纸递给李夫人,“师母,您有什么事跟我们说,我虽然不厉害,但我爸可以帮忙。”

    李夫人只摇头,她想着任唯一跟她说的话,心如刀绞,“没事,你们都是好孩子,我要联系老李跟我这边的亲戚,你们过来帮我列个单子。”

    这件事已经扯进去一个关书闲,她不能再害了这些人。

    孟拂没有动,“在研究院?”

    她开口。

    李夫人面色一变。

    “那就是了。”孟拂点点头,然后直接转身往外面走。

    李夫人没抓住关书闲,这会儿却抓住了孟拂的衣袖,“孟拂,你听我说,这件事我会去周旋,这件事器协上上下下都知道,小关一去不回,你不能再去了啊……”

    孟拂伸手,扯下了李夫人的手,“师母,您放心,我会把他完完整整的带出来,他得回来,回来给李院长送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