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神你人设崩了 > 第485章 485京城真正恐怖的女人,惊变!
    余武看了在场的人一眼,大步走到桌子上,随手拿了张纸回来。

    递给M夏。

    本来气焰嚣张的会议表决,因为这个女人的出现,气氛瞬间压下来。。

    M夏不用做什么,她是在刀尖上走过的,以往跟她交手的都是mask这行人,本身气势跟格局就跟贾老百里泽他们不一样。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不敢说话。

    在场的人,见过余文跟余武的不多。

    兵协在京城、包括几个家族这里都是极其神秘的存在。

    尤其是兵协会长,在他们眼里是传说中的存在,大部分人都觉得兵协会长根本就不在京城,常年居住在联邦。

    他们甚至连余文跟余武都很少见,只有在一些关于重要决策表决的时候,他们才敢去请示余文。

    贾老是见过兵协两位副会的。

    听到余文跟余武是叫会长,贾老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你、你是兵……”贾老终于反应过来,看着坐在中间的女人,眸底惊骇十分明显,他从嗓子里挤出来的声音都在颤抖。

    随着贾老的声音,在场的人都反应过来。

    风长老实际上没见过余文,但听到余文叫M夏会长,他们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整个京城就四个协会,器协、香协、画协的几位会长他都熟悉。

    这突然出了一个陌生的会长,还是女会长,除了兵协那位还有谁?!

    他们早就知道兵协会长是天网那个排行榜上恐怖的第三佣兵,还是个女人,只是没想到这位M夏的声音听起来这么年轻!

    “夏会长,”贾老连忙站起来,向M夏解释:“这点儿小事,我们是不敢打扰贵协会,所以没有派人去通知。”

    他第一个向M夏解释M夏之前的问话。

    贾老没乱说,因为兵协压根就不跟京城的人玩儿,也不理会七大家族三大协会的斗争。

    兵协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

    所以没人敢因为这件事去找兵协的人。

    本来在座的人都在猜测这个女人是谁,听到贾老的这句话,所有人都惊恐的一个个全都站起来,一一向M夏打招呼。

    马岑最先开口,她收起了震惊,不敢多打量M夏:“没想到夏会长会来,有失远迎,是我们失礼了。”

    “是我不请自来。”M夏看了马岑一眼,似乎是笑了。

    马岑跟M夏的一席话让在座的人都有打量。

    听马岑的话,苏家跟M夏应该没关系。

    那她怎么会出现?

    马岑对面,对于一个长相过分俊美的百里泽听完马岑的话才起身,他不动声色的打量了M夏一眼,声音又沉又有礼貌,还带了些探究,“早就听闻夏会长大名,百闻不如一见。”

    M夏气势确实强。

    风家最近在京城名头也盛,他起身,向M夏打了招呼,才询问,“夏会长怎么会突然前来?”

    这个问题不仅仅是风长老好奇,贾老跟百里泽等人人都不不明白为什么M夏会出现在这里,兵协跟任何一个家族都没关系,苏家也是。

    “突然前来?”M夏伸手展开了白纸,她声音刻意压得很低,有点儿冷沉,

    因为戴着银色的面具,她整个人更显得神秘。

    “倒也不是突然前来,”M夏随意的把玩着白纸,抬头看着贾老,慢条斯理的开口:“我就是来看看,到底是谁——”

    “想要换基地的总执法!”

    M夏这句话一说,贾老也惊得不行,“夏会长,苏承他……”

    “是你吗?”M夏敛了笑。

    贾老喉咙一哽。

    他怎么都没想到,M夏是来为苏家说话的,她跟苏家到底是什么关系?!

    “今天要换也不是换总执法。”M夏拿了支笔,随意的在白纸写了个表决,才开口。

    她跟贾老的对话,别说百里泽跟任恒他们,连马岑都没敢参与。

    尤其是百里泽、任恒跟风长老,他们听M夏里的话,倒是觉得,M夏好像是在针对贾老。

    其他人不答话。

    贾老硬着头皮开口,“那夏会长的意思是……”

    M夏没回贾老,只把写好的纸递给余武,余武把纸放回长桌。

    是不记名投票,但余武根本就没有把纸叠起,所有人都能看到,M夏拿张白色的纸上能看到有些飘逸的字迹——

    “否!”

    投完票M夏就撑着扶手起身,单手背在身后,直接往门外走。

    现场,硬是一个人没敢说话。

    只在大门的时候,M夏才稍微侧身,看了贾老一眼,气势冷漠,语气不急不缓:“我看要换的是应该是器协会长。”

    逆光下,银色面具折射着冷光。

    贾老倒吸一口冷气。

    M夏知道萧霁的事!

    M夏走了,余文还没走。

    他没余武那么冷漠,只微笑着看在座的人,很风度翩翩的:“贾老,你们不是要投票吗?现在可以开始了。”

    贾老额头上冷汗直流。

    百里泽收回目光,他看着贾老,也笑了,“没错,该投票了。”

    不记名投票,他轻飘飘的也在纸上写了个“否”字。

    也没叠起,就放在了M夏旁边。

    在场的,哪个不是见风使舵的人。

    投票?

    这还用投什么票,结果已经是定局了。

    百里泽写完后,其他人都快速在纸上写了“否”字。

    投票表决完之后,百里泽起身,向马岑告别,“大夫人,今天有过打扰。”

    马岑这会儿还没反应过来,她摇摇头,让二长老等人把百里泽他们送出去。

    “妈,刚刚那真是……”苏娴把百里泽他们送出去,看着最后一辆车离开,她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马岑反应过来,“是她。”

    除了她,整个京城找不到第二个能让几大世家都吃瘪的女人了。

    苏娴反应却不在这里,只喃喃道:“她声音听起来好年轻,皮肤状态也年轻,感觉好像跟我差不多。”

    “嗯。”马岑点点头。

    她往禁闭室走。

    苏娴跟她一起,还在想着M夏的事,忽然想到圈子里的流言,她看着马岑,幽幽开口:“妈,她才是整个京城最恐怖的女人吧?”

    正想着苏承这件事的马岑:“……”

    好像也确实是这样。

    但之前M夏没露面,没人知道她这么年轻,也没人知道她竟然在京城。

    总之,今天之后,各大世家的人,对M夏恐怕要刷新一轮认知。

    “果然是排上天网的女人,”苏娴还是没忍住感叹,“能坐镇京城,也不简单。”

    “她确实厉害,她背后那人更厉害。”马岑颔首,也想起来关于M夏的传言。

    苏娴点头,她在联邦混过,听到关于M夏的传言比马岑还多。

    马岑是去禁闭室找苏承想要跟他好好聊聊。

    然而苏承只跪在牌位前禁闭,闭着眼睛,不跟她说话。

    “你不想说就算了,”马岑看着苏承有些冷的背影,“兵协会长来了,她给你投了一票,恭喜你,还没因为这件事被其他人投出去。”

    苏承眼睫颤了颤,终于睁开,他偏头看了马岑一眼,“兵协?”

    “嗯,”马岑说到这儿,手拢到袖子里,“你跟兵协的人有来往?”

    “没。”苏承再度收回目光,依旧冷冷的跪着。

    马岑看着他的后脑勺半晌,想起来之前苏承跟她说的话——

    “你不会真的以为我就靠这个位置吧?”

    马岑对苏承很了解,他能说出这句话,必定不是随便说说的,但,马岑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来苏承背后的意思,苏家除了执法基地,好像也就联邦那边能拿得出手。

    想不出来,马岑也便不想了。

    苏承这次也确实是犯了大忌。

    无论萧霁出了什么事,都有器协去制裁,当然,贾老肯定会包庇萧霁,萧霁多半不会有事。

    所以——

    这是苏承去揍萧霁的原因?

    但萧霁究竟是出了什么事?

    马岑带上了禁闭室的大门,让二长老过来,“你去查查萧霁的事。”

    366个人的事器协大部分高层都知道了,不过这也是他们内部的事,其他家族倒是不会插手,马岑昨晚一直忙着苏承的事,现在才腾出手让人去查。

    **

    研究院,地下审讯室。

    李院长一天没有吃,也没有喝,送到他面前的水跟饭都是好好的。

    他坐在椅子上,把自己这一生都回顾了一变。

    他负责“太空工厂”这个项目,他从头到尾都信任萧会长,甚至于在孟拂提出算法问题的时候,他依然相信萧会长。

    萧会长爱惜人才,公平允正,李院长觉得他是个为普通做好事的好会长,所以才不遗余力的做项目。

    可现在,因为他的信任,366个人枉死。

    366个人,放在纸上,也就冰冷浅淡的三个字。

    甚至在整个器协历史中,不值一提。

    李院长这一生没有作过一件对不起任何人的事。

    现在这些人的死重重的压在他肩膀上。

    他眸底的光熄灭了。

    或许跟他夫人说的一样,他其实根本就不适合这个位置,他该离开研究院,去京大数学系,带几个学生,给他们上上课,多给国家培养些人才。

    与此同时。

    中医基地,贾老找到了萧霁。

    萧霁此时躺在床上,四肢都打了石膏,浑身都不能动,只剩下一张嘴能说话。

    贾老站在病床前,低头看着萧霁。

    萧霁是他一手扶起来的。

    实际上器协几个会长,不到30的百里泽才是能力最强的,但他太出色了,贾老知道自己控制不了百里泽,所以才一手把萧霁推上会长的位置。

    “苏承的事被压下去了,你的事各大家族现在应该都在查,你对外的形象向来亲民,为发展而努力,核武这件事对你的形象很重要,”贾老右手摩挲着大拇指上的玉扳指,他低着头,背着光,让人看不到他脸上真正的表情,“该怎么做,你尽早决断吧。”

    萧霁眸底惊愕,“苏承的事就这么算了?”

    “兵协会长来了,”说到这里,贾老看了萧霁一眼,“她应该也是知道你这件事了。”

    萧霁动不了,但脸上的表情却是惊恐。

    贾老只等着萧霁平静下来。

    好半晌,萧霁才恢复了表情,眸里很快又掠过了一道狠辣,“我知道了,贾老。”

    “嗯,”贾老这才看了萧霁一眼,“听说百里泽最近跟任家大小姐交好,我不清楚他怎么内情,但今年年末的投票,你很危险。”

    器协跟任家是有合作的,任唯乾是器协的武器分部的部长。

    任唯乾是任家大小姐的义兄。

    百里泽若是年末能拿到他的票,那这一仗很不好打。

    “苏承的事……”萧霁狠狠一笑,跟外界爱惜人才的萧会长全然不同,“这件事我以后再跟他算,贾老,您放心,核武的事我会处理好的。”

    **

    李院长的夫人跟李院长不在同一个研究院。

    她是学信息技术的,在京大任课,偶尔一些研究会请她帮忙。

    任家大小姐曾经是她的学生,也是她教过最出色的学生。

    此时的她正在书房里,鼻梁上架着眼镜。

    翻着一本计算机大书,她拿着笔偶尔会做记号,旁边是一本“数学难题”,没有书号。

    里面只夹了个书签。

    那是李院长从他学生那里那过来的书。

    但李院长一直没有还回去。

    李夫人看着这本书,眉宇里闪过一丝温和。

    她看书看得倦了,放下笔,捏了捏眉心。

    李院长两天没有回家,实际上李院长回家的次数并不多。

    但这一次,李夫人不知道为什么,心底一直不安。

    门铃声响起,李夫人放下书,下去开门,来人是关书闲,李院长唯一收到门下的学生。

    关书闲看着李夫人,开口:“师母。”

    “怎么气色不好?”李夫人看着关书闲,温和的给他倒了一杯温水,让他去沙发上坐下,“是不是生病了?晚上有吃没?”

    “没事,就一点小感冒,”关书闲接过杯子,坐在沙发上,视线在房间里找了会儿,没找到人,“老师呢?我在去隔壁的研究基地没有找到他。”

    “他们忙的时候,很忙,”李夫人笑了笑,“等他出来了我再跟你说,你这么急找他?”

    关书闲捏着杯子,点点头。

    他想跟李院长说,那基地根本就不是天空基地,是核武。

    还没说什么,李夫人书房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然后进书房拿了手机,看到来电铃声,李夫人朝关书闲笑笑,“你老师应该出来了。”

    说着,李夫人接起了电话。

    手机那头却并不是李院长的声音。

    李夫人诧异了一句,“我是他夫人,他人呢?”

    那边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李夫人的笑凝在了嘴边,她瞪大了眼睛。

    “啪——”

    手机掉在了地上。

    李夫人脸色瞬间雪白,她身体晃了晃,几欲摔倒。

    关书闲看李夫人这样,心下也是一慌,“师母,您没事吧?”

    “小关,”李夫人抓着关书闲的手臂,她目光呆滞,也没有流泪,只茫然的开口,“研究院说,说你老师他自杀了,他怎么会自杀呢……”

    关书闲能走到今天,也不是傻的。

    李夫人一开口,他脑子就“轰”的一下炸开。

    他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脑子里在想什么。

    只浑浑噩噩的,开车带李夫人去医院领李院长的尸体。

    到医院的时候,看到是器协的检察员,还是上次抓孟拂的那个人,他看到李夫人,抿了抿唇,声音很尊敬,又很干涩:“李院长在里面,他吃了安眠药,没抢救过来,您……您进去吧。”

    李夫人走进去,就看到被白布盖起来的李院长。

    她低头,看着李院长,李院长的表情十分平和。

    似乎是死的并不痛苦。

    李夫人没有哭,只是站在病床前。

    检察员不忍看李夫人,出了大门。

    关书闲整个人愣愣的,忽然抓住李夫人,他声音颤抖,说了好半晌,才说完整,“师母,我没有告诉您,我们昨天去的根本不是太空工厂基地,而是核武基地,因为研发事故,牺牲了三百多人,老师……老师绝对不是自杀……”

    听到关书闲这一句,李夫人脚步踉跄了一下。

    都是在京城这个漩涡里。

    其他的不用关书闲说,李夫人也知道,没人比她更懂李院长的性格。

    出了这件事,他可能会回到京大教书,当个普通的教书先生,不会再碰研究,怎么会自杀呢。

    她瞪大了眼睛,却也流不出一滴眼泪。

    **

    中医基地。

    萧霁依旧躺在床上,“通告发了没?”

    他的心腹摇头,“还没。”

    “马上发,李院长欺上瞒下,造成无法弥补的后果,撤除李院长的院长之位,院长之位由许副院代替。”萧霁闭上了眼睛,声音冷酷。

    心腹领命,直接去整个研究院发布公告。

    李院长死后不到半个小时,整个研究院都看到了那一条通告。

    萧霁亲自向研究院的人捅开了366个人的事,并发布了一条官方通告。

    各大群里都在讨论李院长这件事。

    “没想到李院长平时看起来那么淡泊名利,竟然能做出这样的事。”

    “人不可貌相,他平时还道貌岸然的接济贫困生,谁知道他背地里竟然是这样的人,不知道贪了多少钱……”

    “366个人啊,还差点把自己的学生害死,难怪他自己不去基地,感情是知道会有危险,也不知道他的学生现在怎么想。”

    “不是吧?我跟李院长工事过,他不是这样的人……”

    “什么不是,你看萧会长以前多看重他,直接把他推到了院长的位置,现在院长位置都被萧会长撤除了,可以知道萧会长对他有多失望了。”

    “……”

    这些讨论的,都是各大群里的普通研究员。

    他们涉及不到高层,能知道的消息,都是萧霁发给他们的,事实怎样,敌不过官网发布的通告。

    萧会长的形象深入人心,没人知道怀疑他。

    “老师不是这样的人!”关书闲眼睛红着,整个人如同困兽。

    他转身,要离开。

    李夫人跪在李院长面前,“你去哪儿?”

    关书闲擦干了泪:“我去找萧会长,老师不是这样的人。”

    李夫人转过头,她看着关书闲,“小关,不能去,你以为,这些公告没有萧会长的允许,会被发出来吗?”

    关书闲抬头,眼睛通红的,看着李夫人,定定的,“那我就问问他,为什么要陷老师于不义之地,老师那么信任他,从头到尾都相信他,我要问问他,老师哪一点对不起他,我要问问他,老师的死,是不是跟他有关系。”

    关书闲跟李院长一样,背后没有势力,这个时候,他只有自己。

    说完,他直接转身离开。

    李夫人看着关书闲离开,面色巨变,她爬起来,去拦关书闲,“小关,不要去!你斗不过他的!”

    然而关书闲跑的太快,李夫人根本就追不上他。

    李夫人坐倒在地上,她手指颤抖着,打开手机,在通讯录里面找人,李院长死了,关书闲不能再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