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大神你人设崩了 > 第327章 327黑马!
    孟拂抬头,她看着姜意浓,面色沉痛:“他跟我说,今年我们调香系的资源要被砍一半?”

    这句话一出,班级里其他人也面面相觑。

    刚刚段衍也说了那位李院长来头,既然能说这一句,必定也不是空穴来风。

    资源砍一半,这确实是不好的信号,国内香协发展没落,香协人也稀少,眼下连京大的调香系资源都要被砍一半,对他们的发展形式不太好……

    这些人都陷入沉思中,忘记了孟拂跟李院长的事儿。

    孟拂继续低头,翻看基础药理。

    至于李院长让她去工程系这件事,孟拂也没跟他说谎,她之前有跟金针菇聊过这个话题,金针菇是热武天才。

    各大组织对他造出的各种类型武器又爱又恨。

    包括这次的压缩型反应堆。

    金针菇也确实跟她说过让她别去祸害工程系。

    他说的这句话,是站在他的高度上说的,毕竟是业界公认的热武天才,自傲又自负,别说对孟拂,就算把李院长放在他面前,他可能会说出更过分的话。

    只是这些,李院长是不得而知了。

    **

    调香系男生宿舍。

    段衍给封教授打了个电话,他作为老生,知道调香系资源缩一半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段衍,你找我有什么事?”封教授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

    段衍也没隐瞒,直接询问了资源短缺这件事。

    手机那头,封教授精神一凛,他不动声色:“这件事你不用管,该知道的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们,这两个月,你好好带二班的学生,争去这次考核,我们有三分之二人能过。”

    声音还算轻快。

    “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嘱咐完,封教授觉得奇怪。

    段衍一听封教授的话,心也微微沉下来,知道这件事不简单,闻言,只回:“是小师妹说的,今天下午李院长找她。”

    说到这人,段衍也觉得奇怪,暑假封教授亲自带孟拂过来,但她又连最基础的药理都没看过。

    段衍知道封治班级的境地,封治对所有学生都倾囊相授,段衍也感恩封治,所以即便封修要求他去一班他也没去过。

    比起他人学生,段衍也知道封治的班级本来处境就不好,又要多一个拖后腿的,段衍更为担心,所以对孟拂一直很冷淡。

    “李院长怎么会来找她?”段衍诧异的询问。

    “李院长啊,”封治却没什么意外,“李院长找她也不奇怪,她不是高考状元吗,我听校长说,三个大院的院长在暑假就开始抢她了,谁知道她竟然喜欢调香,连工程系都不去,她肯定十分喜欢调香。”

    封治说完,挂断电话。

    段衍却有些惊愕。

    他自然也是没经历过高考的,一心都扑在调香上,听到高考状元,他也十分意外。

    高考状元,那也是人中龙凤了,竟然零基础学调香。

    手机这边,挂断电话,封治按着眉心。

    身边,助理安慰封治:“教授,万一今年我们班级有三分之二通过考核呢?”

    封治坐到椅子上,精神有些不太好,只是摇头叹息,“你看封院长他们班也不过三分之二通过考核,去年我们一半,也是极限了,上面要来整顿调香系,希望他们不要太过苛刻,不然……”

    助理看着封治的样子,心底也一沉,今年封治他们班怕是不好过了,嘴上却道,“万一咱们班出现一个黑马呢?”

    “你当黑马是那么好出现的?”封治听着这句话,不由笑了下,摇头叹息,“黑马,至少也得是基础考核S级别的,这一点,连段衍都还差。”

    这样的人太少了,也就当年的风未筝十岁的时候达到过这一点。

    不过人家风家根本就不跟国内的人玩儿,认识的人都是中医基地跟联邦的大人物,要不就是跟苏家任家的交易。

    香协邀请过对方多次都被拒绝。

    助理给封治倒了一杯茶,笑着:“大不了我们到时候回香协养老。”

    调香师背后也需要财力支持,不然光是材料,都入不敷出。

    封治最近几年带的班级都没什么起色,就靠一个段衍支撑到现在。

    所以当时即便孟拂天资出色,封修一直也不想要带孟拂,他十分注重自己的学生质量,挑剩下的,就是封治的。

    今年,香协透漏出这个消息,怕是要整顿调香系了。

    **

    翌日。

    101。

    孟拂晨跑完,回去洗了个澡就来到了101教室。

    苏地一早就给她送了包子。

    姜意浓一进来就看到孟拂,她一屁股坐到孟拂隔壁,“你来的这么早?好香。”

    孟拂咬了口包子,翻着苏承发给的GDL大致剧本纲要。

    GDL,神魔传说。

    这款游戏存在十几年了,因为是联邦出品的,与时俱进,经久未消。

    “吃。”孟拂把包子往姜意浓那边推了一下。

    姜意浓已经吃过早饭了,却依旧没忍住,拿了个包子出来,咬了一口,眼睛一亮:“好吃!你在哪儿买的?”

    “买不到,”孟拂把剧本合上,重新拿出了那本基础药理,头也没抬:“助理做的,想吃明天让他多送一份。”

    孟拂想住校几个星期,让苏地不要准备这些。

    苏地说自己不麻烦,还说他正好在京大对面有套房子。

    这年头连个助理都这么有钱,而她只能住宿舍,孟拂叹息,她吞下最后一口包子,给苏承发过去一句话——

    【承哥,在吗?】

    【我穷得吃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