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刀笼 > 第二百九十六章 邀请
    戚笼睁开眼,长吐了一口气,整个静室都在‘嗡嗡’作响,天上的云山雾海也缓缓退散。

    ‘不周’给自己出了两个主意,一个是对付龙母的,类似以往麻匪戕害同行的手段——举报大法,只不过这一次不是向朝庭举报,而是向天庭。

    似乎古神这个群体,在大千世界已经是人人喊打的老鼠了。

    至于怎么对付‘钳龙锁’,‘不周’也教了,主要靠骗。

    她说,从上古天庭那一拨下来的真神,脑子都不大好使,好骗的很。

    唯一没说的是,怎么对付龙母传下的破龙绝学,估计她自己也不清楚。

    戚笼倒是有了点眉目,龙脉之王是此界龙脉的整合,是有自我意识的;而龙母则是大千世界的老怪物,是为了吞噬这方世界龙脉才降临的。

    龙脉之王的本源意识,必然会强力抗拒对方的吞噬,这是自己的机会,也是机缘。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能不能借这次机会,在假王爷传授的‘假龙真幻’的基础上,推演出能够抗衡‘龙母手段’的绝学。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炼铁手又是做了二五仔。

    ……

    戚笼出了关,看着空空荡荡的薛府,自顾自的去酒窖拎了几桶好酒,就坐亭子中灌了起来,一口冷酒入腹,满心激忿入刀。

    说实话,自从用托天圣灵碑召唤出‘戚大寇’后,戚笼已经好久没有生出凶气杀念了。

    无论对敌也好,夺龙也罢,灭佛也是,都像是一场游戏,生死不在乎,胜负不在乎,心头一片清明。

    “心不逐物,谓之安心。心不爱物,谓之虚心。心安而虚,便是清静,”戚笼抱着酒壶,咂咂嘴,“这道理悟的漂亮,颇有道祖风采,可惜虞老道不在,连个捧哏的都没有。”

    “薛侯好自在,虎穴龙潭之中,也能顿悟道心,不愧是许天功死后,最接近龙脉之王宝座的本界人杰。”

    大门无风自开,一道黑衣人影背着双手走了进来,此人面目极其英俊,两眼像是金属刀锋一样,目光一扫,庭院里的所有植株尽接枯萎,仿佛瞬间被断掉生机。

    “哦,原来是教官,怎么,你的杀戮武道已经练到找死的境界了?在我的面前耍威风,信不信我夺了你身上的龙脉?”

    戚笼打了个酒嗝,醉眼惺忪的看着对方,仅这一眼,教官便下意识的倒退两步,浑身发紧,恍惚间,他仿佛看到一条骨质嶙峋的巨龙,黑洞洞的眼神之中,好似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似的。

    教官突然面色大变,双手猛的一握,一团杀戮灰光覆盖方圆三丈,面色一白一灰,一团金属汁水洒落在地,化出了一个大洞。

    原来刚刚那一眼,直接把金龙龙脉逼出了本体,千丈金龙之身虎踞龙盘,两眼瞪大望向对方,似乎在看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般。

    “你便是我,我便是你,何分彼此。”

    戚笼将手一召,那条金龙龙脉摆动着巨尾,似乎就要脱离教官肉身,与之合一。

    “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以报天,杀杀杀杀杀杀杀!”

    教官猛然爆吼一声,一时间,天上乌云高涨,同时腥风杀雾席卷而来,卷过金龙龙躯,一寸寸将之吞没,雾气之中传来金龙不甘心的哀嚎。

    戚笼冷眼旁观,手指轻轻击打着酒坛边缘,酒水水面上,倒映着三尊巨大神影,似是透着酒水在窥视自己。

    “你这一招杀戮领域,比之紫衣人创出的‘无’领域,未免行迹太露,金龙虽然五行属金,掌西方艮金之道,但重杀不在杀,你杀意太重了。”

    “这就不劳阁下费心了。”

    杀雾散尽,一道人影走出,浑身都覆盖在银白色的贴身铠甲中,只有一双银色杀瞳,冷冷的看着对方。

    “奉三位主人之命,来给薛侯你送请帖。”

    戚笼招手,将请帖接过,随意扫了两眼,嗤笑一声,“宴无好宴。”

    然后将帖子一丢,酒坛高举,将大半坛酒水灌在嘴里,酒水不要钱的落下,洒的满身都是。

    一个长长的酒嗝再次响起,戚笼脚下踉跄两步,嘿嘿一笑,“不过人也非好人,且去,且去,人宴吃的多了,神宴还未参加过呢。”

    虽然是虚惊一场,但教官依旧有些心悸,看着醉醺醺的戚笼,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想了想真神的吩咐,还是面无表情的在前领路,心中却有一个大大的疑问。

    同样是龙脉之子,就算对方有四条,但怎么可能刚一照面,就差点把自己体内的龙脉吸过去。

    ……

    武平天城与之前有了很大的区别,人烟稀少,毕竟‘复国计划’完成,一流武人以下的老弱妇孺都被福堂吸纳,关外人虽然天生强大,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战士,夫人小姐、幼年儿童、筋骨退化的老武人,乍一下消失,关外的人口顿时去了九成九。

    而福堂吸纳众生之际,也通过特殊的方式,将天地破灭的事实告之众生。

    怕死的人永远占绝大多数。

    戚笼环顾四周,语气好奇道:“夺龙局有进无退,你也是龙脉之子,气运与这方世界融为一体,真神能有什么手段,在破灭之后,将你与这方世界的气运分离。”

    教官冷冷看了对方一眼,不做回答。

    戚笼不以为意笑道:“随便聊聊嘛,此次鸿门宴,要么我接受真神的安排,你我变成同僚,要么我被真神打死,不管如何,消息都不会外泄的,你说呢?”

    “并不是分离,而是嫁接。”

    沉默片刻,教官突然道。

    “嫁接?”

    “并非只有这方世界才有龙脉,七夜真人会把我们带入祂们管理的大洞天,将龙脉之子的气运与那一方天地融合,九幽众将化身神兵神将,替其征伐其它小千世界。”

    “居然是这样。”

    戚笼沉吟片刻,并不觉的对方在撒谎,说不定这就是真神让其透露的,成为真神守护,某种意义上也是下界生灵难得的机缘。

    这么看来,夺龙局也并非没有漏洞可以钻。

    真神能发现,没道理自己发现不了。

    毕竟,就算一切顺利,成为龙脉之王,驱逐真神后,自己要面对的,便是无法战胜的天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