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刀笼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各自算计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这一位是在耍威风么!”

    武平天城中,不只有多少眼光在观看着这一幕。

    “此界的龙脉之子,就不该让其做大的!”

    “四条龙脉,仿佛许天功再世,不,看这气势,比起许天功还要强。”

    城墙之上,两位九幽半神看着变幻的天色,眼神之中闪过嫉恨、杀意、羡慕、遗憾。

    固然,祂们得到了真神的承诺,在最后能够离开此界保住性命,但也代表着,至少在此界之中,祂们无法更进一步,没有任何机会挑战命运。

    “真神自有算计,听说并不打算立刻与之冲突。”

    “为什么?”

    “不清楚,或许是为了前些日子的‘大消失事件’。”

    九幽一脉按兵不动,其它势力却在这威势下暗流涌动,虽然大清洗过后,真神人马明面上掌握了七府所有兵马,但地头蛇却不是那么好挖干净的。

    在一处平平无奇的酒楼中,十几道身影正在一座雅室中密谋。

    “当年许天功一人一国,抗衡七府近百年,如今以这位薛侯的本事,未尝不能效仿中山武皇事。”

    “真神降临不下来,九幽军团的人马分散在七府,未尝没有机会。”

    “那位薛侯真的有这能耐?”

    “你别忘了,传说中,中山武皇许天功就是死在这一位的手下。”

    “只是这一位愿意黄袍加身吗?”

    “为什么不愿意?真神都要在此界建立军团势力,单枪匹马可成不了任何事。”

    “九幽军团太过分了,连我们武将世家的根都要刨掉,炼都督若在,必然不会允许这类事发生。”

    ……

    而在七府某一处,一群曾经的武平督护府高层,正围在一座兵帐之中,帐篷外是无数半龙半人的幻影。

    大帐核心,炼铁手正大马金刀的盘坐在地,浑身筋肉外露,一条条金色的大筋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转动着,形成一种特殊的狂暴煞气。

    ‘龙逆三式专门克制龙脉掌控者的杀招,‘九鳞吞龙’‘天反日月’‘十天无日’,你炼成这三招,便能破对方的大气运,镇对方的龙意、最后毁对方的真身。’

    良久,炼铁手用力一吸,兵帐开外,上万龙伥被吸入口鼻中,炼铁手打了一个长长的饱嗝。

    “看来他是接到我的挑战贴了,有意思,来的这么快,是想动一动钳龙锁吗?他难道不知道,这是真神的红线,谁敢触碰,都要遭受到铺天盖地的反击。”

    没想明白,炼铁手再度闭上了眼,精神世界中,一条无法形容的黑色母龙在星空下倒映出影子,那条母龙比沧澜江更古老、更强大、更怪异。

    ……

    而随着‘不周山’烙印被触动,片刻后,一道相当不爽的声音响起。

    “是谁!?知不知道这时候召唤本国师,就不怕被打入黑狱……哦,原来是你这个麻匪头子啊。”

    国师?

    ‘不周’的语气渐渐降低,最后化作一道红衣贵公子的幻影,只不过衣衫有些凌乱,甚至还有些裂口,头顶的乌帽子也消失不见,长发披洒,配合着清竣的脸蛋,看上去很是潇洒不群。

    “你受伤了?”戚笼扬眉。

    “呵,多少有些麻烦,”‘不周’没有否认,只是上下打量着戚笼,小圆纸扇‘唰’的一下打开,用一种令人厌恶的惊讶语气:

    “没想到你真的走到这一步了,佩服佩服,不得不说,你很让我吃惊。”

    “不是你选的我么,”戚笼无语。

    “但本公子没觉的你能成啊~”

    “你在哪个地方当的国师?”

    “一个大千世界的边陲之地,替朋友管管,”‘不周’漫不经心的道,忽然目光一亮:

    “你想不想当皇帝?本公子可以帮你啊。”

    戚笼有些跟不上对方的节奏,沉默片刻,简单把目前的状况说了一遍,才缓缓道:

    “赢了这场,便是收获的时候了,你得出手。”

    ‘不周’双眼凤眼眨了两下,道:“这么说,你已经知道福堂的所在了。”

    “是。”

    “很好,那么现在你的麻烦有两个,一个是夺龙局的对手,另一个是钳龙锁。”

    不周笑道:“听你的口气,肯定是觉的后者比前者要麻烦,毕竟七夜这小子靠着钳龙锁硬生生钳断了钟吾王朝的气运,对否?”

    “你不这样认为?”

    “事实上恰恰相反,像是钳龙锁这种上古造物,只要找准机关,其实破之不难,反而你的对手会很麻烦,他背后那一位肯定会出手,夺你身上的龙脉。”

    “你是说龙母,你知道她的来历?”

    “其实你若是出身于大千世界,她的来历其实并不难打听,从上古到如今,天帝下凡的次数两只手就能数出来,其中‘天帝斩龙’算是赫赫有名的大事件了。”

    “斩龙,她是被斩的那一位?”

    “当然,小千世界有龙脉,大千世界自然也有,而且是比小千世界要强大千百倍的超级龙脉,覆盖九州、囊括宇内,而且自降生之际,便掌握着四十九条先天大道中的先天气运大道,就算在古神之中也是能排名前五的强人,龙母嘛、万龙之母。”

    “可惜不知为什么惹毛了天帝,天帝出手,直接把人间打成九块,并将其拨皮抽筋,斩断气运,值此,这位古神再也没在大千世界出现过,有人说她已经逃出大千,也有人说,她隐藏在人间某处,没想到她却反其道而行之,触手深入小千世界,妄想吸收小千世界的龙气恢复古神躯壳。”

    “不过就算她一身功行失去了九成九,掌握龙脉的手段却不曾生疏,我想,她必然是有了针对你的手段,才让人挑战你的。”

    “原来如此,”戚笼道:“你有什么法子解决?”

    “这并不难,”‘不周’乐呵呵道:“通知上面即可,这类古神便如同丧家之犬,人人喊打,一旦露头,那就是找死。”

    “你的意思是,通知天庭?”戚笼惊了一下,“天帝——”

    “天帝是天帝,天庭是天庭,天帝都死了好几回了,天庭还是那个天庭,”‘不周’不以为然,“别潜意识认为自己是天庭的通缉犯,你只是个善于举报的大好良民。”

    “决战之际,本公子有把握断去龙母的爪牙,不过你也要争气,对方必然有破龙脉的手段,这一点上,你自己得想办法。”

    “我知道了。”

    “至于钳龙锁嘛,本公子再给你支上一招,这七府真神,也不完全是一个鼻孔出气的,有一位,只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