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刀笼 > 第二百九十四章 谋划
    除了蜃红鳞,戚笼对于其它人并没有多少热情,自从大劫开启,这些兵强马壮之辈便失去了作用,至少是他们以为的作用。

    兵强马壮者,择强者依附之,以为国柱。

    可是天下都快没了,要你们这些兵马又有什么意义呢。

    蜃红鳞是例外,他是给蜃香寒这个小胖妞面子,毕竟二人也曾在东荒大草原共患难过,而蜃红鳞给出的价码也让他心动,那是一条蜃龙!

    当然,蜃红麟也坦然说,这个消息,她老早就告知了真神,然而龙脉之子并没有多上一位,就说明蜃龙哪怕有,也很难寻得。

    而蜃红麟之所以能肯定有,是因为她是真正意义上的‘龙脉之子’,是蜃龙之气入腹,与女子交合而生,所以天生强大,整个七府的传送阵都是借助她的力量来主持。

    戚笼放下了挑战贴,沉吟了下,召来了叶落秋,问道:“关于钳龙锁,你知道些什么?”

    叶落秋想了想道:“事实上,除了九幽军团的人,并没有人知道它的真容,不过根据当初与神庭那一战,我怀疑‘钳龙锁’并不是一座大阵,而像是一种上古生物。”

    他的语气并不肯定。

    “生物?”

    “没错,九幽军团虽然每一位都是强大半神,但是他们也需要人手做各种各样的事,根据内应的描述,他们与其说是在布阵,不如说是在祭祀、喂养。”

    “以什么来喂养?”

    “各种各样的元矿、灵石,还有一些捕捉来的神祇神性。”

    “没有血祭?”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据我所知,没有。”

    戚笼明白对方的疑虑了,如果真是‘生物’的话,血食是不可缺少的;就算是真神也是要吃喝的,当然祂们的吃喝不是凡间食物,而是一些灵材。

    “或许真的有一种以气运为食的存在呢。”

    戚笼自言自语,突然想到了一事,这个世界并非只有七府半神一股真神势力,中山国的三星神、陈国的那位阎罗王,都是在这方世界耕耘的真神势力。

    除此之外,应该还有其它的真神触手,譬如便宜义父侯孝天背后的那一位,便是比真神还强大的古神龙母。

    ‘这方世界的大气运被七府真神夺去,据我所知并没有生出波澜,那么说明那些真神志不在此,譬如,那位传说中是上古龙脉所化的龙母,是不是惦记上了钳龙锁这类气运生物。’

    炼铁手的帖子上写的很简单,无非是邀请他半年后来一场夺龙局,他有四条龙脉、炼铁手有两条、九卫神帅有一条,合起来便是七条。

    这一场夺龙局下来,基本上便能奠定谁是真正的龙脉之王。

    唯一让戚笼诧异的,便是对方挑选的决战地点,正是七府内腹。

    他借助历代妖皇亡念,四龙化一龙,实力更进一步,已经与这方天地初步合一,就算九幽军团再至,他也不惧,所以敢于深入敌穴。

    但是对方有什么依仗,是那位神秘莫测的龙母?还是与七府真神再度搅合在了一起,戚笼拿不准。

    打发走了叶落秋后,在无数眼线的窥视下,戚笼直接选择了闭关。

    这一次闭关却不是为了提升实力,实力到了他这层次,单纯的修行已经没有用了,尤其是他走‘龙脉之王’这一修行体系,提升实力只能靠夺龙。

    他取出两物,一物是一朵枯黄色的莲花、一物是一节烛龙龙掌,这两者前者对应是大劫之力的七煞、另一种对应的则是九幽。

    七煞无主,但七府半神正在收集中,而九幽更是九种大劫之力中,唯一圆满的力量。

    戚笼闭目,一炷香后,一道喑哑的刀鸣声响起,一道浑身浴血的人影浮现,然后是冷厉凶悍的声线。

    “你找本魁首做什么?”

    “魁首大人好生自在。”

    戚笼语气有些无奈,托天圣灵碑创造的‘人’并不是分身,而是有自我意识的主体,甚至有着七情六欲,个人利益追求。

    固然可以用圣灵碑强行洗脑,但洗脑之后,这位‘戚大寇’哪里能斩出‘斩天刀寇’的刀光。

    ‘戚大寇’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这一段时间彻底放飞自我,借助外道生灵疯狂磨练刀意,单论刀境,已经晋升至道者层次。

    戚笼吐了口气,笑道:“我让你在外道世界中寻找大劫力量的主体,你倒是好生自在。”

    戚大寇皱眉道:“别搞那些虚伪腔调,你便是我,我便是你,我的性子你不明白?我不炼刀,谁替你挡人皇的剑?”

    “倘若现在让你与照灯笼一战,几成胜算?”

    戚大寇沉吟片刻,“我先拔刀,有三成,后拔刀,只一成。”

    然后抱怨道:“你应该早点去寻托天圣灵碑的下一层功法,只要让我这具肉身晋升半神境,我至少也有四成胜算。”

    ‘四成么,’戚笼心想,可是对方口中的四成,只是剑十三状态下的照灯笼。

    一旦参悟剑十三、剑十四,胜率只会更低。

    “往好的方向去想,我那位照老弟想要参悟出剑十三、剑十四,只有更深层次的融入大劫之力,以他的手段,大劫力量恐怕难以全盛了,我可以专心应付别的局面。”

    戚笼指着这两物,道:“这两物你带着,我给你的要求,七伤者,至少抢在真神前面掌握一伤之力,同样要找到九幽入口。”

    “你担心他们用大劫之力对付你?”

    “或者还有钳龙锁,”戚笼顿了顿,道:“不过钳龙锁就交给我解决,你我一体,其它话就不用说了。”

    戚大寇的幻影点了点头,刀光一卷,便就消失不见。

    ‘谁也不知道,我最大的底牌,其实是我自己。’

    戚笼微微一笑,双目紧闭,一丝丝金线从虚空中钻出,盘踞成云,又像是无数龙影。

    比起薛白的‘天子之气’,他这四龙之主的气运更厚重、更狂野。

    而静室之外,大片大片的风云山海汇聚在武平天城之上,天象因此产生了剧烈的变化。

    最终,一座巴掌大的幻影神山从云层中浮出,那是不周留在自己体内的真神烙印。

    既然下自己的注,那么关键时刻,也得出一把力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