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刀笼 > 第二百八十二章 道不同 相为谋(中)
    “是你!”

    道真天师望向对面,只见一只粗糙老手探出,双指夹住木剑剑尖,使之施展不得。

    同时天空乌压压一片,全是血眼乌鸦,鸦叫声此起彼伏,每一声尖叫,都会有一盏油灯灭去。

    一个鸠面老人手持黑拐,站定对面,不知为何,只是看上一眼,就仿佛直面真神本体,眼前这一位,似是一座苍老的神祇。

    “威德正法,你的伤势好全了?元神的伤势比起肉身还要严重,你可不要硬撑。”道真天师冷笑道。

    “比你要好。”

    这二位,一个是亡国七灾之一,一个是王朝国师、一府之主,在上一场大劫中也都是凶名赫赫的角色。

    可惜二人一个被封印,一个重伤,被龙庭招揽后刚要大展拳脚,就赶上了钳龙锁一战,结果被真神分身和九幽军团围攻,出师不利,差点殒落当场。

    不过道真天师怎么也没想到,威德正法国师居然会出手阻止他。

    “你为什么要出手阻我,这些皇族后裔准备燃烧所有神王血脉,只为了将一众凡人送往福堂,不管他们成功失败,最后一点王朝气运都会燃烧殆尽,我以为你出手会比我更快呢。”

    道真天师奇怪道,面色忽然一奇:

    “你不会也是那个计划的一员吧,之前追杀长公主,取最后一点王朝国运,莫非是个幌子?”

    元神高人比起真神,推演能力更强,一旦计划开展,便就瞒不住了。

    威德正法国师脸色抽了抽,冷冷道:“老夫可没有那么蠢,耗尽妖皇一脉气运,只是为了给蚂蚁搬家。”

    “那你为什么要阻止贫道,你一身志向不就是复兴钟吾国么,他们现在做的,跟你所想的,不是正好相反么,还是说,谁又说动了你?”

    上一代亡国七灾恩怨纠葛极深,又因为各种各样的利益忽敌忽友,所以这一位有被人说动的可能;不过道真天师深知这位老对手的桀骜,一时间竟想不明白。

    “老夫立志复兴古国,只要有妖皇一脉的嫡系血脉举旗,老夫立刻跟随,”国师冷冷道:“王朝气运损耗殆尽,老夫恨不得杀了这些干戚一脉的不肖子孙。”

    “那你为何——”

    “君有命,老臣不得不受,既然历代妖皇都有此意,老臣虽不赞同,亦不参与灭国之举,但是你也不能参与!”

    “呵,古怪的老东西,”道真天师笑道:“我知妖皇一脉从天庭偷了不少先天道书,而你贵为国师,自然也精通风水之道,就不知你这个妖皇一脉的国师,比不比的上我这个天庭国师。”

    “呵,一个烧火童子而已,也敢自称国师!!”

    两个老人对视一眼,战意沸腾。

    ……

    “蠢货、蠢货,我早就跟七夜讲过,干戚承这小子别有心思,结果无人相信,现在可好,一旦让其毁坏人道根基,劫数便会提前沸腾!必须阻止,必须阻止!九幽军团,马上调动九幽军团!”

    在无数空间的另一面,一尊近万丈的白虎忿怒咆哮,一时间乌云笼罩,风暴连连,凶神恶煞的气息甚至钻出这个世界,绵延到大千世界中。

    而当这位曾经的十二神王意念穿过层层空间,降临下来时,却惊愕的发现,所处空间是一片银白。

    “诸天轮转、神王封印,这是妖皇神通,谁!?重明儿,不对,她死了,谁,滚出来!!”

    白虎星煞凝结,却不是白虎真神所为,而是一个妙龄少女,手持一大一小两口白刃,缓缓走出,表情复杂,但眼神却很坚定。

    “老祖,干戚缺拜见。”

    “好、好、好!老祖也没想到,我这神王一脉,会出现忤逆子孙,当年若不是我做保,以平天御齐小儿的嫡系血脉,根本不可能活下来。”

    “但当年我父亲被灭族时,您也并没有阻止。”

    “因为这小王妄图复辟,这等祸事——”

    “便是你幕后组织的,”干戚缺冷冷道:“您担心因为我父亲,您会被您的那些真神伙伴们所忌惮,所以您出手了,炼铁手的确能保密,但白天官、诸葛我死后,可是留下了不少线索。”

    白虎沉默了一会儿,“所以你想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请您安静的在这里呆一会儿。”

    干戚缺深吸一口气道:“我现在明白父王为什么不让我参加复国计划,因为我注定不能放弃王族血脉,同样也不愿成为这场谋划的牺牲品。”

    “那就和老祖一起,未来未必没有钟吾复兴的时代,到时,你依旧可以为女皇。”

    白虎在做最后的争取,单凭自己的意念,在有算对无算的前提下,的确很难摆脱一位龙脉之子的纠缠。

    干戚缺手持双刀,冷冷一笑:“您废话太多了。”

    ……

    白纸灯笼猛然一阵闪烁,照灯笼豁然起身,到了这时,他还不明白人道力量被人窃取,而他自己也被人用《剑典》诓住了的话,那他就真是蠢到家了。

    人皇剑身上,‘百无禁忌’四字接连亮起,然后在下一瞬间,剑身拔出,一道洪流卷出,洪流之上,一盏盏纸灯笼星星点点。

    第四剑——一剑敦煌!

    这一剑,是上一代人皇照敦煌打入此界人道的一剑,蕴含着人道中最爆裂的因子。

    然而一只手掌突然从黑暗中探出,皇家武道领域——无。

    剑光潮流被吞,被乾卦化作的小世界封印——强行封印了三息时间。

    三息过后,剑光破界,横扫眼前一切。

    几盏灯笼飘入黑暗中,露出一身是血的紫衣人,挡在路前。

    “我以为当年的横天都部元帅,前朝的内卫总管,一生只爱一人,没想到拿女人当幌子,你令我恶心!”照灯笼冷冷道。

    紫衣人抬头,露出一张极灿烂的笑容。

    “所以上一辈挚爱明妖皇,这一生只爱重明儿,两辈子爱两个人,这很合理,对不?”

    照灯笼甚至不屑回答,人皇剑意如黑暗蛟龙,斩杀而来。

    ……

    “死神僧、杀僧、红莲僧,”戚笼自言自语,“红莲念、燃灯念、杀生念,三念之中,必然蕴含着一个大秘密,能够对付木叉公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