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刀笼 > 第二百三十四章 河岸(下)
    “即将离开?什么意思,月中夫人不打算再参与此界之事了?”戚笼皱眉问道。

    “是的,夫人已有退意。”

    “为什么?”

    “因为天帝,也因为龙母,”青山子笑吟吟道:“对于曾经的上古天官来说,天帝在,她并不担心,龙母这种古神在,她也不放在心上,但二者同在,这会让她想到上古那场惨痛的教训。”

    “什么意思?”

    “无需知道详情,你只要知道,上古天帝曾经对天庭进行过一场大清洗,而辅佐天帝的,便是当年的古神,她这种出身的人,很担心当年之事会重演。”

    戚笼不清楚对方话语的真假,沉吟片刻,又道:“你之前传音与我,说是有办法救下老祖宗,到底是什么法子?”

    青山子看着那块先天玉胎,叹了口气,道:“办法其实很简单,只要拥有五条龙脉,就能驱使天帝金光与先天元胎合一,这块宝玉的伤势自然就能愈合。”

    戚笼一脸不满,一年之内,这岂不是说,自己只能让这位月神真身降临了?

    青山子见状,补充道:“你也不用觉的这是件坏事,这位上古月官既不会成为七府真神之一,也不会帮助龙庭,你可以把她当作一根搅屎棍,到了某些关口,搅屎棍或许能起到出其不意的作用。”

    戚笼道:“你是天帝派,自然巴不得神庭和七府打的你死我活,但我发下心魔大誓,就等于失去跟真神谈条件的最大筹码,这么来看,我算是吃亏不少。”

    青山子笑道:“我那乖徒儿的复活大事还落在你的手上,我怎么会让你吃亏。”

    话音一落,青山子曲指一点,一点神光落入戚笼眉心,下一刹那,无穷的大道演化注入他的脑中,一时间,戚笼的脑袋像是被刀斧劈开了般,下意识的发出一声闷哼。

    过了片刻,戚笼才睁开双眼,语气有些沙哑道:“《大道残篇》?”

    “道门凝练元神的法子你用不上,但是道祖传下来的,提升天地感悟的功法却是个好东西,你用它参悟龙脉的演化,或许能够提前领悟出第三条、第四条龙脉的变化——”

    青山子话音一转,又笑道:“这般好处,用来交易虞道人,应该是绰绰有余了吧?”

    “虞老道,你要他干什么?”

    “实不相瞒,这虞道人与我道门一位大贤有关,事关我道门辛秘,请容老道我不能透露,不过我想这一位也想弄明白自己的出身。”

    戚笼迟疑片刻,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

    时光飞逝,黑暗无昼,但等戚笼出关,身体的时间钟便告诉他,这次闭关,已经过了三个月。

    戚笼低头,手掌上忽然冒出一缕黑火,火光缓缓荡漾,然后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就变成了水色。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龙脉之力水火相济,这是他三个月的成果。

    看似普通,但是这一般是融合三条龙脉、甚至四条龙脉,才能达到的一种成就,这意味着不同龙脉的龙力可以相互替换,神通变化、杀伤力、续航能力,都可以说得到了质的增加。

    他现在有些明白,玄诚子这厮为什么能召唤出道祖分身了,当初那一场,若是让道祖分身出手,或许结局会截然不同。

    黑暗中,戚笼缓缓的走着,很奇怪的是,明明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他却觉的四周全是人,而且都是自己的老兄弟、老战友。

    ‘父亲,你终于来了。’

    黑暗之中,扣儿转过头,微笑道。

    她的双眼空洞洞的,脸上爬满了蛆虫。

    戚笼双目一缩,身影瞬间出现在对方身边,伸手一捞,可惜捞了个空。

    “人呢,人到底在哪里?”戚笼喃喃自语,走遍全山,明明感受到无数熟悉的气息,一个熟悉的人影都没有。

    难道黑暗把他们全部吞噬了?

    “先帝侍女八千人,公孙剑器初第一。五十年间似反掌,风尘澒动昏王室……”

    戚笼循着声音走了过去,看到一位身穿白衣的少女,正在灯下舞剑,龙蛇妖娆,腰肢轻扭,剑起吞吐寒芒,好似月中嫦娥用剑杀人。

    “梨园弟子散如烟,女乐余姿映寒日。金粟堆前木已拱,瞿唐石城草萧瑟。”

    戚笼从中看出了一套剑术,人皇的剑术。

    黑暗之中,剑光一闪,整个大殿亮如白昼,破落的虎皮大椅、翻倒的武器架子、灰尘满满的桌面,还有桌面下面,隐约能看见‘天王’二字的黑色大旗,上下两字活生生撕裂开。

    “老夫不知其所往,足茧荒山转愁疾~”

    随着这最后一句老声腔调,干戚缺收剑入鞘,脸上微红,胸脯缓缓起伏。

    “很厉害的剑术,”戚笼抚掌赞道。

    “剑器行十三句,只有这最后一句,是一个老人在临死前,念念不忘的。”

    “老夫不知其所往,足茧荒山转愁疾。”

    戚笼重复了句,感受到了其中的忧愁、苦闷、迷茫。

    “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6;人发杀机,天地反覆。”

    干戚缺又重复了句,“人发杀机,天地反覆。”

    戚笼眉头拧成井字,他盯向对方,发现对方同样也深深的盯向自己,表情很是古怪,有不甘、有恍然、还有几分愤恨。

    所以这最后一句,到底是她想对自己说的,还是别人借她的口,交给自己的。

    “平天御齐亲王到底交给你什么,与重明儿是否有关系?”

    干戚缺怔怔的看着自己,忽然诡异一笑,手指比在嘴边。

    “小声点,它们会听到。”

    她一步一跳的钻入黑暗中,古怪的歌谣声响了起来。

    “我在河岸上,河水中的人在向我呼救。”

    “我在河水中,河岸上的人影朦朦胧胧。”

    “河底的黑暗在拖扯着我,佛救起了我,把我拉向了光明。”

    “我佛慈悲,杀尽众生,我魔慈悲,普渡众生。”

    戚笼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步入黑暗中,眉头越发皱起。

    他大概听明白了一件事——

    古佛三大弟子、皇室中人,杀僧、重明儿、平天御齐亲王等人,一定在谋划着什么。

    而这番谋划,跟人皇有关,跟照灯笼有关,当年的明妖皇倒未必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