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刀笼 > 第一百九十八章 道魔演化
    如果说天子神兵这种真神级的宝物算是一档。

    那么再往上,便是小千世界的大气运,是真神都要为之下凡争夺的存在。

    还往上,则是小千世界之核和先天胎膜。

    一方小千世界中,也许有好几道大气运,但却只有一个核和一层膜;而剥离了这两件宝物,这方世界注定解体。

    这两件宝物能够让一个凡间生灵突破最后一步,彻底化人为神。

    这是先天之宝。

    《开源图》至少是这个层次的宝物,甚至单以适用范围,比二者还要大。

    倘如所有小千世界的‘框架’都是以这十二万九千六百行龙变为核心,那就意味着,这张图不仅能在一个小千世界使用,所有人造的小千世界,它都能适用!

    人皇就是人皇,哪怕死了,出手都这么的大方;充分展示了人死了,钱没花完的风采。

    戚笼借助道门符文变化,在问道楼中到处乱转,这问道楼并没有什么宝物,但却记载了历代道者的心得体会——当然是在重重封印中。

    不过对于掌握开源图的戚笼来说,这种封印形同虚设。

    当你知道一户人家的所有密道之后,光建一座暗室有什么用。

    ‘原来刀匠传我的锻道之法,只是最简单的一种,再往上,还有碎道法、揉道法。’

    ‘刀母的孕道法有点意思,人为的孕育大道,而且可以用新的大道覆盖旧的大道。’

    ‘刀神以神驭道、以道驭刀,好霸道的本事,像是神祇控制天地元气一样掌控大道,等等,这其中不仅蕴含着大道的变化,还有神性的演化。’

    ‘神性圆满是武神,没想到武神后面居然还有路!’

    ‘刀帅,奇怪,这点金光中的演化怎么有点像是龙脉,大道之龙?最本源大道?怎么还有点鬼庭的变化。’

    戚笼或是皱眉、或是沉思、或是恍然大悟,或是欣喜若狂,完全沉醉于道者的知识中不可自拔。

    道者,与真神一样,都有着掌控大道的能力。

    不过这种掌握不是本体修为,而是与天地相合,借助天地意志,掌握的一部分大道力量。

    ‘当年一代妖皇踏凌霄后,砸碎了三千天条天规,古佛又将这三千条天规融入钟吾古地中。’

    ‘所以这种力量应该是本界独有的,不可能存在于别的小千世界中,替天行道,替天牧道,这有点像——天帝的手段!’

    戚笼心中一惊,从感悟中醒来。

    他隐隐约约抓住了某道灵光。

    正思索间,脚步声忽然响起,戚笼面色微变,‘开源图’一卷,无数道家符文就把自己掩盖。

    不过如果来者是道者,戚笼不敢肯定,这种遮掩有没有效果。

    好在来人并非道者,哪怕对方踏入了刀道第四层‘伪真神’境,一身修为深不可测。

    独孤老人步步上楼,每一步都像是丈量好的。

    做为曾经的预备道者之一,虽然才加入问刀楼,但一身实力,恐怕仅在几位道者之下。

    他来这里做什么?

    问道楼是五大道者集会之地,在问刀楼中,地位一向极高,除了道者相召,外人不得入内,他是怎么进来的?

    好奇心驱使下,戚笼暗中跟在他的身后,只见他走到一座静室中,关上门后,目光扫了一圈,这才从怀中摸出一口铜镜。

    这么郑重其事?

    独孤老人手指在虚空中勾画着,一道道蕴含大道之力的符文化出,融入镜中。

    戚笼面色微变,这每一道符文,似乎都是一种大道的演化,八卦、五行、太极、两仪,玄奥无比。

    刀道第四层,的确是匪夷所思。

    而戚笼更关心的是,他是要做什么。

    他刚刚突然想明白了,道者能够借用一部分小千意志,所以说,只要在魔劫域中,就没有什么瞒得住刀魔,唯独在这里,有四大道者的力量庇护,刀魔的感应延伸不进来。

    镜光忽然大亮,一股不下于道者的意志涌出,好似小千世界开辟,清浊二气分离,一下子就把整座静室笼罩。

    “主人。”

    独孤老人半跪于地,一脸虔诚尊重。

    “何事?”一道慵懒的声音响起。

    “主人的计划成功了,刀魔为了杀死吞噬之母,再开逆道眼,请问主人,刀魔一身实力,如今还剩几成?”

    “怎么,你准备要去挑战他了?”

    “主人命令,不敢怠慢。”

    “刀魔当年只身抵挡大劫,被天地戾气倒灌全身,虽然身败,倒也被他参悟出了一点天地寂灭的本事,刀魔不是当年的魔刀,就算他只剩一成本事,对付你还是不成问题的。”

    独孤老人张了张嘴,看上去很是不服,不过最终还是不敢反驳。

    “放心吧,十日后,我会助你的,”镜中人笑道:“刀魔道魔,终究还不是道在魔前么。”

    独孤老人大喜,“多谢主人!”

    “不要谢我,若非这一场劫数到了,我也不能借劫数演化,削他的道者之位,我还有一言说与你听,等你成了新任魔刀,须——”

    “谁!!!”

    话还没说完,镜中光芒猛然大亮,戚笼心像是被狠狠揪了一下,那种压迫感,他只在真神身上感受过,对方展现的力量,比起真神还要强,还要纯粹。

    被发现了!?

    戚笼还没有动作,静室的大门就被缓缓推开,满脸沟壑的刀魔缓缓走出,漆黑的道魔之念瞬间覆盖全场。

    “你跟踪我!”独孤老人满脸怨恨与忌惮。

    两种恐怖的力量瞬间撞在一起。

    镜中的那一位似是不想暴露真实身份,稍一接触,便就收回了力量,古镜被刀魔的力量一冲,直接四分五裂。

    “能人为分离大道,削我道者之位,这是道者第五层大圆满才有的本事,”刀魔笑道:“是哪位师弟又有了突破?又或者,是师妹?”

    四分五裂的镜子上,传来一道低低的笑声。

    “十日后,你不就知道了,又或者,你可以现在就把独孤凶杀死,这样不就没人挑战你了。”

    刀魔看着镜子,淡淡道:“天下废物何其多,杀了一个,再挑一个也不费事,不用这么麻烦。”

    独孤老人脸皮狠狠一抽,当即甩袖离开。

    “十日后,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魔刀!”

    刀魔直接无视了他。

    等人走后,这个老人才干咳了两声,道:“怎么,还要老夫请你出来?”

    静室之中,空空荡荡,一点声音都无。

    “我有恢复你伤势的法子。”

    戚笼干笑一声,直接从虚空中走出,开源图直接化作一道流光,吸入人皮口袋中。

    刀魔面无表情,一步踏出,戚笼再一次体验到上百层虚空重叠的感觉,空间像是变成了气垫,扭曲且旋转,最终视线一聚,场景一定。

    二人直接来到了小千世界外围,也就是上古碎片之上,四周黑暗一片,只有地面上散发着的微光,照耀着四周。

    这份天地之力的掌握,戚笼叹为观止。

    “吕丫头说,你或许是一个变数,现在看来,你的确是一个变数,在大道的参悟上,除了他,你是问道楼史上最快的。”

    刀魔看着戚笼,眼神奇异。

    戚笼心中一动:“吕、吕师姐的叛门,是您指使的?”

    刀魔摇头:“不,事实上,老夫是不建议她走这一步的,参与大劫的演化,不该是我们做的事。”

    “可你当年就这么做了。”

    刀魔嘿然一笑,“所以我也没有阻止她。”

    “老夫知道你有很多疑惑,一一道来,老夫虽然时日不多,但回答你问题的时间还是有的。”

    戚笼思索了下,问道:“当年吕师姐为什么背叛问刀楼?”

    “吕丫头当年的天分跟你差不多,刀术更强,是唯一贯通我们五位道者手艺的,嘿,所以我一时兴起,传了她我的道魔演化。”

    “老夫曾经是魔刀,能用刀术斩出大道寂灭的毁灭力量,论起攻击力,只有刀帅能与我媲美,而重伤之后,于静中参悟七日,刀道更进一步,已经开始接近他的境界了。”

    刀魔指了指天空。

    戚笼当然知道他说的是谁,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那是一种连老夫都感到恐惧的境界,三千大道尽皆破灭,天地崩解,甚至将本我与敌人尽皆斩杀。”

    “老夫也并没有完全掌握这一层境界,所以吕丫头能走到哪一步,我也不清楚,不过有朝一日,她突然告诉我——”

    刀魔指头一点,一个十七八岁模样的吕傲侯便显化而出,表情激动、甚至还有一丝恐惧。

    “他下来了,那口刀杀入了问刀楼,杀了刀匠师伯、杀了刀母师傅、还有其他师兄,一个不放过,他疯了,疯了!”

    “他想要毁灭这方世界!”

    “监察者?”戚笼忍不住道。

    “是,没人相信她的话,”刀魔摇头,“就算是老夫,也不信。”

    “为什么不信?”戚笼反问,“就因为上面那一位的刀最犀利?”

    “你如果见过天刀这个人,就会知道,或许我们所有人都会疯,但他不会,他的刀,已经超离于道外。”

    说到这里,刀魔的眼神闪过一丝怀念、热切、甚至是尊敬。

    “所以不是监察者疯了,而是吕师姐疯了?”

    “他们怀疑她看了我的魔刀,入了魔,似乎也的确如此,她叛门之前,甚至尝试着毁掉问道楼核心,坏掉所有道者的根基。”

    “更别提她在逃亡过程中,杀死的那些同门师兄弟了。”

    戚笼皱眉,没想明白,干脆换一个话题。

    “大师伯你有没有看出,独孤老人背后是何人?”

    “没必要知道了,十日之后,自见分晓。”

    刀魔笑了笑,透着一股洒脱,对戚笼道,“十日之内,就看你能参悟出多少道魔演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