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刀笼 > 第一百四十四章 腐烂的黑船
    戚笼专心致志看着文字,突然间,所有血色文字都消失了,而他的脸上、皮肤上、血液中、骨头中,之前看到的所有血色文字,全部浮现出来,此起彼伏,鼓动着精神层面的波浪,凝出一座座血色鬼庭。

    “咯咯咯~你猜这个人是谁呢,说不定就是你呢!”

    地火水风逆转、五行五相倒转,鬼庭吞噬一切的力量开始疯狂钻入体内,鬼庭的原型,地肺既然能吐出无量量物质,自然也能吸收无量量物质,几乎一眨眼功夫,戚笼整个身子,就只剩下一只眼珠还悬浮在空中,眼珠眨了两下,在第三下时,彻底消失不见。

    而此时,外面两人平静的看着这一幕。

    “这女人还真是诡诈,居然用这种法子来对付外人,她想必跟你说过,要是碰上不可力敌的外人,便想办法把他引入此间,学会鬼庭之法的同时,存于文字间的鬼庭之力也会同时暴走,直接反噬敌人,对不对。”

    幼年版明妖皇点了点头,道:“她让我发下了誓言,不许把此事泄露出去。”

    戚笼淡淡一笑,明妖皇‘分离’出一个自我,让她去承担皇族的因果,然而他也是这么想的,以他的修为,彻底分离出一个精神分身,也并不困难,最多只是损失一部分精神力量。

    “走吧,我带你出去,”戚笼顿了顿,忽然转头看向小姑娘:“地肺中的那个女人,不会是你吧?她跟我们一样,也分出了一个分身出来?”

    小姑娘天真无邪道:“你在说些什么啊,我什么都不知道。”

    “也好,”戚笼意味深长道:“我也不想知道太多。”

    “对了,你有名字吗?”

    “我给自己取了一个,”小姑娘精神一振:“我叫钟灵,钟灵毓秀的钟灵!”

    戚笼召来了一无所获的云玉真,又等了半晌,忽然间,野神殿炸开,一道深墨如月的刀光一闪而逝,所有的存在,都在月色照耀下烟消云散。

    死刀第二式——无月。

    ‘等三式阴阳创出后,洪一便是在半神之中,也能站稳脚跟了。’

    洪一飞身过来,身体表面是各种山精鬼怪的纹路,气势也更强一筹,达到宗师巅峰。

    “谢侯爷传刀!”

    “不需要问我第三式的名字了吧,”戚笼笑道。

    “不需要,已经有名目了。”

    第一刀和第二刀合一,便是最终的第三式!

    洪一扫了一眼钟灵,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难道这又是侯爷的某个孩子?不过他机智的选择了闭嘴。

    戚笼嘴角抽了抽,你以为你不说话我就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了?精神境界太强就是这点不好,有的时候你想不知道什么都难。

    “很好,本侯这就用大法力,将你们送回去。”

    “主人不跟我们一起回去吗?”云玉真忙问。

    “不了,”戚笼轻轻一笑,“你可别忘了,本侯此行的目标,鬼庭还未凝成呢?”

    “可是——”云玉真还以为对方是在安慰自己,没有明妖皇这些年搜刮的各种重宝,要想凝结鬼庭,几乎不可能。

    “放心,我要凝练的,可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鬼庭。”

    ……

    等将三者同时送回去后,戚笼也瞬间脱离虚幻的‘火都’,重又来到这片天河小千世界中。

    恐怖的压力再一次倾泻而出,三头六臂的法身展开,一瞬间,三地藏的无量佛力撑住了这种威压。

    明妖皇选择在此地凝练小千世界,看中的,恐怕也是这片无边无际的外道黑瘴吧。

    当初沧澜江倒灌入人间,天然形成了一座不稳定的小千世界,这种力量,还真是强大到难以想象。

    假如没有佛力中蕴含的国运之力支撑,就算是半神巅峰,在这里也最多坚持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被外道之力给吞骨噬肉,消化个干净。

    如今基本上可以肯定,这外道黑瘴,就是通过地肺相连的,另一个大千世界的演化力量,在这种力量面前,半神也好、真神也罢,屁都不是。

    戚笼手捏鬼庭印法,一下子就扎入了江水之中。

    半个月后

    汹涌而不稳定的江水之中,一座巨大的黑色光球上下浮沉。

    大约这小千世界是天河倒灌而成,所以虚空碎片化作流水,无时无刻不在冲刷。

    黑球之中,三头六臂的法身上,金漆已经掉了好几遍,好在地狱佛力化作无数恶鬼,瞠目撕咬,将金身上的裂缝弥补了一遍又一遍。

    而在精神世界之中,八热地狱对面,隔着一座东杀神州,八寒地狱渐渐成型。

    一冷一热,一阴一阳,搅的无边盐海浪头翻滚、汹涌滂湃,先是大量的炽浆火雹从地底火山喷涌而出,在冲出海面的过程中,不断被冰霜恶鬼抓住、吞噬,火焰被强大的寒气凝成冰雹,进而在水面上凝出厚重的冰层。

    这些寒冰恶鬼有的背生寒疮,有的满是冰冻的裂痕,有的口吐寒气,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具疱地狱、疱裂地狱、紧牙地狱、阿啾啾地狱、呼呼地狱、裂如青莲花地狱、裂如红莲花地狱、裂如大莲花地狱。

    八寒地狱的恶鬼们,在海面断层中不断承受着无边的痛苦。

    横为八寒,竖为八热。

    地狱火山似是受到刺激,猛然喷涌出数量恐怖的野火恶鬼,这些恶鬼们相互撕杀在一起,有的死于最下层,落入无间地狱中,有的则吞噬足够多的恶鬼,壮大己身,成为鬼王,扒拉出海面,往须弥山山脚爬去,随即便与沙弥、比丘、罗汉、金刚战成一团。

    这般混乱的场面,似乎下一刻就是佛消魔涨、或者是众佛灭魔,却给这方天地带来了一种别样的生气,虽然远远达不到无量浊水毁大地,又或是无边火焰烧穿天际的地步,但却比以前死板的精神幻象要强上百倍。

    罗汉比丘施展的,是如来总纲中的佛门拳术。

    而地狱恶鬼则施展两套诡异的印法,从一开始的一触即溃,到现在的勉强势均力敌。

    弥勒佛安居兜率天,眼中魔光闪烁,他相助的,居然是这些地狱饿鬼,而推演出的,正是这些佛门拳术中的破绽变化。

    事实上,这里的每一个地狱恶鬼,每一尊沙弥、比丘、菩萨,其实都是戚笼一丝杂念所化。

    正是通过这无数佛魔间的交战,戚笼的武道进境才会那么快。

    高居第七天上,坐于魔座之上的戚笼,正随着无数地狱恶鬼的交战经验,推演出了两种半神级别的魔道印法。

    八热地狱印,八寒地狱印。

    前者与烧身火息息相关,后者则是从外道黑瘴中演化而出。

    “烧身火,外道黑瘴。”

    戚笼喃喃自语,左右手上,各有一道火焰和黑气,而当这两种力量相互融合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不是火焰消失,就是黑气消失,若是两种力量相差不多,那么便会一同消失不见。

    这两股力量似乎是在相互吞噬,然而就算一方成功吞噬一方,其力量本身也不会增涨多少。

    人道力量的变化,远不像是天地规则那般有迹可循。

    ‘通过鬼庭之法,吸收外道黑瘴,凝练八寒地狱,不管怎么说,都是极大的收获。’

    不过当戚笼居高临下俯视混乱的大海时,却发现‘手掌妖怪’正小心翼翼的在一只又一只恶鬼之间穿梭着,一旦撞上凶神恶煞的鬼类,浑身便会下意识的颤抖。

    手掌妖怪虽然看上去很害怕,但依旧锲而不舍的在地狱中到处乱钻,东瞅瞅、西看看,似乎是在找什么。

    ‘难道这家伙以为,我演化出的八热八寒地狱,便是神侯被封印的地方?’

    戚笼有些无语的看着这家伙忙里忙外,念头一闪,便就回归了肉身。

    此行收获已是不小,不仅完善了大武行体系,推演出两门半神级武道,还将龙脉推演到了第六重,已经很接近圆满了。

    ‘是时候找机会突破半神了。’

    戚笼正打算回到这个小千世界的入口,忽然间,黑暗的天河之中,一座巨大的漩涡缓缓成形,上百丈的‘浪花’轰然炸裂,水面大开,万马具鸣。

    在喧嚣的外道黑障之中,一座怪物级别的黑船分海而出,单是诡杆便足有数千丈,刺天一般,灰色的旗帜烈烈作响,旗面上滚滚的乌云之中,是一张吞噬万物的巨口。

    所过之处,外道黑障居然自动分开了一条道路。

    ‘这种力量,有点眼熟啊,是它!!!’

    戚笼目光一缩,他在船头的甲板上,看到了一顶黑色小轿子。

    当初拼龙图最后的赢家,海妖皇,不,应该是所有龙脉之子预备役融合成的一种怪物,居然就坐落在这甲板上。

    除此之外,甲板上还有三四件,散发着真神波动的物件。

    ‘什么鬼玩意!?’

    ‘未来佛’忽然传来了警觉,戚笼二话不说,身影瞬间消失在河底。

    几乎就在同时,一道真神波动扫了过来。

    而落入河底的戚笼,这才看到,在这黑船船底,是无数拉纤的人影。

    草一般的人影!

    戚笼心思电转,瞬间想到了笼中图的一幕,还有圣山中的低语。

    这是——阴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