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从一拳打爆大宗师开始 > 第十章 多给他补几刀
    “小天,下次行事不要在这么冲动了,这次若不是大爷……”秦画关切的看着自家弟弟,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完,秦天就点了点头,他懂得,这次确实是自己冲动了,主要还是听到沙震天侮辱秦画,他忍不住那口气。

    就算真有下次,他还是会这样……

    “等下。”

    秦天看到一边的护卫正准备将沙震天的尸首拖走,便立刻走上前去制止。

    两个护卫立刻停下,疑惑的看着自家的家主。

    秦天从一边的护卫手中接过刀,慢慢蹲下身子,接着用刀尖对着沙震天心脏部位连续捅了几刀后才站起身将刀还给护卫。

    口中道:“江湖上经常有些狡诈之徒会龟息之术,喜欢装死,多给他补几刀,稳妥些,现在可以了,抬下去吧。”

    护卫们愣了一下,也不废话,抬着沙震天尸首退了下去。

    一边的秦画默默看着自家弟弟的举动,沉默了片刻,然后对林怀安道:“大爷,看来小天真的成长了不少呢。”

    林怀安也默默点头,看着秦天脸上那副挂着总有刁民要害朕的表情,他也没啥好说的,只是道:“小画儿,老秦死前真的没有什么话对你说吗?”

    老秦自然是秦战,生前林怀安就是这么称呼他的。

    林怀安想起了之前王珏的话,江州的扛把子,大宗师亲自来到秦家找秦战,绝对是得到了什么重要消息,不会空穴来风,肯定是有依据的。

    秦画听后睁大了眼,明亮的眼睛直视着林怀安道:“大爷,没有,如果真的有,我肯定会告诉你的。”

    林怀安点点头,没在多问,微微嘀咕了句:“这王珏还真是白死了……”

    不在纠结王珏,林怀安又道:“小画儿,海河帮库房中灵石多吗?”

    被这么突然一问,秦画微微一怔,不过反应的很快,笑道:“大爷,海河帮在木阳县是仅次于四大家族的存在,这些年来一直掌控着码头那一带的势力,想必库房中灵石和财物都不少,这次海河帮挑衅在先,我们确实也该去找些场子回来。”

    凡事都讲究个师出有名,如今海河帮挑衅在先,然后还死了帮主,秦家派人去接手海河帮,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

    秦画持家这么多年,自然懂得这里面的道理,得了林怀安的提醒之后,她没有犹豫,立刻召集族中护卫,前去海河帮。

    林怀安惦记着海河帮库房中的灵石,也选择了跟去。

    海河帮都是一群狠人,本来秦家这些护卫心中还有点虚,但看到大爷同去,便立刻放心了,个个兴致勃勃的,抄家这个活,想必没人不喜欢……

    木阳县最大的湖泊是连城湖,湖水清澈,许多分支连接着其他县城的大江大河。

    从秦家大院出去,站在秦府的门匾下,便可以看到对面那一万无际的连城湖,清澈的湖水被微风吹拂,湖中涟漪波荡,湖边是一排排垂柳,柳条飞扬,好像婀娜多姿的少女在那翩翩起舞。

    秦家大院位于古兰街,街对面就是连城湖。

    秦府在古兰街的末端,秦府这边属于死胡同,这条街长千米,有百来家店铺,都是秦家的产业,除了一些自家开店营业的,其它的都租赁了出去。

    从古兰街出去便可直达木阳县最富裕的中心地带,那里是一处集市,四通八达,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很是热闹。

    从秦府出来,由林怀安秦天领头走在最前面,后面跟着秦家一些护卫,浩浩荡荡的,气势很足,这次秦画没有跟来,留守在家。

    林怀安觉得,小女孩家的,天天看这些打打杀杀的像什么样,还是老实待在家里的好。

    秦府隔壁是一座酒楼,叫太白楼,掌柜是个发须皆白的老头子,经常坐在酒楼大门边,喝着烈酒,吃着花生米,大家都叫他李老头,里面卖着木阳县最烈的烧刀子,这种酒源于西北地带,渐渐传到南方,最后在江州流行起来。

    江州这么多酒楼,自然引进了烧刀子,每家都想尽花样去调酒,各表不一,而太白楼调制出来的烧刀子则是木阳县最有名的,甚至在整个江州都叫得上名号,时常有江州城的人路过木阳县时,会到这太白楼买几壶烧刀子带走。

    太白楼隔壁是个戏班子,班主陈姜旦,唱大戏的,很有名气,每次唱大戏时,他的戏班子都坐满了人,当然主要还是老一辈居多,相比于听戏,年轻人还是喜欢练武或者逛一逛一些年轻人喜欢的场所啥的……

    是花船,年轻人最喜欢看花……

    李老头喜欢坐在自家门边就是因为离戏班子近,可以免费听大戏……

    今天因为海河帮来势汹汹,古兰街这边离秦府比较近的一些店铺都选择了关门,怕殃及池鱼,打斗起来损害到自家店铺。

    不过躲在家中,透着门缝,看到海河帮一些小弟狼狈四散之后,这些店铺又重新开门了,他们都好奇的打量着走在秦家队伍最前面的林怀安。

    这位秦家大爷,他们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些消息的,如今看到秦天那一副恭恭敬敬模样,他们心中也有了些不太确定的猜测。

    早在海河帮派人去秦家时,木阳县上一些人就得到了消息,不过他们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了徐家身上,得知沙震天亲自率领人去了秦家,他们立刻就明白了怎么回事,个个懊恼不已,悔恨自己等人出手太慢,随即便派人去打听消息。

    很快,他们就得到了消息的回馈,据一些从秦家逃出来的海河帮零散帮众说,自家帮主被秦家那位大爷林怀安用一张椅子给砸死了……

    于是,木阳县这些还打着秦家注意的家族们立刻沉默了,他们想了想,准备在观望一下,在多等候一些消息,同时心里庆幸还好自己反应的慢,不然估计现在躺在地上的就不是沙震天了……

    一边选择继续观望,另一边,他们又继续开始谋划徐家的产业,徐家百口人神秘死亡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多大的恐惧,只因为财帛动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