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从一拳打爆大宗师开始 > 第五章 太长了,切了吧
    不过很快,秦画没有在继续脸红了,大大大方方的从脖子上系下红绳,是一块青玉佩。

    正如秦画说得那样,她这块青玉佩比秦天身上的要好,娘亲给她之后,便从小到大一直戴着。

    “大爷,您看看,喜欢吗?”

    秦画将青玉佩交到林怀安手中,眼神明亮,期待的看着林怀安,这青玉佩娘亲传给她之后,她便一直贴身戴着,从未有取下过,这是第一次。

    林怀安一把接过,女儿家的淡香悠悠传来,上面还有些和肌肤长期贴身接触的余温,拿在手心,轻轻抚摸了下,很光滑,玉佩上雕刻着一位书生,正朝前面伸着双手,好像要抓住什么。

    很快,一股淡淡灵气从青玉佩内飘出,被林怀安一一吸入体内,灵气确实要比秦天的玉佩雄厚的多,不过还是远远不够。

    玉佩随即也变成了一块普通的青玉佩。

    “不错,好玉,我很喜欢。”

    林怀安察觉到秦画那期待的眼神,笑着点点头。

    秦画听后也笑着点点头,双眼微微一眯,像个月牙儿,秦战死后,很难看到她露出这幅小女儿家的娇憨姿态,大部分时候,她都是一副冷静严肃的模样。

    “大爷,我替你将玉佩系上。”

    秦画接过青玉佩,主动走到身后,熟练的将红绳系在一起。

    林怀安将玉佩随意放入胸前,贴着前胸,感受着那股温润,然后慢悠悠站起身。

    双腿又是一麻,重新做回床头。

    “大爷,别动了,多歇息歇息吧。”

    秦画在一旁看后立刻劝道。

    林怀安摇摇头:“坐不住,想出去逛逛,没事,慢慢来。”

    虽然站在第三者的角度已经了解了外面的情况,不过林怀安还是忍不住好奇,想出去走走看看。

    他现在只想做两件事,一是走出去看看,二是拿到足够的灵石补足自己的灵气。

    秦画看了眼林怀安,想了想后道:“大爷,你等我下,我有办法。”

    不等林怀安说话,秦画便一把冲了出去。

    林怀安也没有多说什么,望了眼床边的红木窗,开了半边,有光线射入,可以看到秦家的大院,有许多佣人在忙忙碌碌着,还有一些孩童来回嬉戏,很热闹。

    “大爷,您腿断啦?”

    屋外传来秦天的声音,嗓门很大,隔着一道回廊也能听到。

    接着,秦天急匆匆的跑了进来,手里还抱着一副机关轮椅。

    跟在秦天后面的秦画这时候也冲了进来,她速度不及秦天,听到秦天的话时,她急的说不出话来,这时候才缓了口气,和秦天解释着。

    林怀安则是黑着一张脸,这大清早的就被一个铁憨憨说腿断了,搁谁那里都不高兴,总之,现在挺想给秦天来个重拳出击。

    秦天这时候也反应过来,偷偷瞄了眼林怀安漆黑的脸色,二话不说,直接面朝林怀安,嘭的一声给跪了……

    “大爷,之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您老要打要杀要罚都随意,我绝不皱一下眉头。”

    秦天跪在地上,一脸无惧。

    此时秦画已经搀扶着林怀安坐在机关轮椅上,对于这个玩意,林怀安没有坐过,挺好奇的,不过只是临时用品,也不需要太过关注,随意打量了眼轮椅的构造后,也回了秦天一句:“太长了,切了吧。”

    秦天听后一愣,然后低头看了看……

    (°□°;)

    “大爷……能不能换个惩罚……”秦天支支吾吾起来,没有了刚才的硬气。

    林怀安抬头看了眼秦天,没有再说话,只觉得这秦家人挺奇怪的,还有嫌惩罚轻的?

    秦画也奇怪的看了自家弟弟一眼,然后拿起角落的木工刀,走向秦天。

    看到自家阿姐拿着刀子走来,秦天慌得一批,自家阿姐一直很疼自己的,怎么这次变得这么心狠了?

    “小天,让一下。”

    秦画推了推秦天,然后蹲下身子,用木工刀将机关轮椅一处长长的控制机关切短了一些。

    搞定之后,秦画道:“大爷,我现在推你出去走走吧。”

    林怀安默默点头,屋子太闷,自然是想出去看看。

    秦天这时候也反应过来,抓了抓脑袋,憨厚一笑,然后掏出一枚钥匙递给林怀安:“大爷,这是库房的钥匙,您收下。”

    林怀安想了想,没有拒绝,库房里有不少灵石,他现在挺需要的。

    见林怀安收起钥匙,秦画和秦天都松了口气,相视一笑,大爷收下就好,这是好的开始。

    给完了钥匙后,秦天便先走了,他现在是家主,很多事情都等着他处理,好在有家族嫡系长辈扶持,很多事情他也都在学习中。

    秦家和其他家族不同,就算秦战死了,这些嫡系们也没有把秦天怎么样,该教的都教给他,也没有上演什么争权夺利的戏码,只因为他们下面的子孙辈修炼天赋和秦天比起来就是个渣……

    渣到都不好意思来个家族内斗……

    当然,这不是说秦天的天赋有多好,和那些天才比起来,秦天也是个渣……

    只是渣渣之间也是有等级划分的,那些老家伙们的小辈算是渣渣之王了……

    秦画则是推着林怀安,走出了屋子,在大院中游逛起来。

    一路上有不少侍女和佣人路过,见到时想主动上来推扶,不过都被秦画拒绝了。

    佣人们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好奇的看了眼林怀安,对于这个大爷,他们自然是知道的,声名狼藉,秦画秦天姐弟俩和这位关系可一直不太好,不过,现在看上去,似乎还挺不错的,就是之前好像听到小家主嚷嚷着这位大爷腿断了……

    林怀安和秦画自然不知道这些下人们心里想着什么,一路上在许多下人的恭敬中转着圈。

    “大爷,你要是累了就和我说,我扶你回去休息。”

    秦画推着林怀安,围着大院的花圃内转着圈。

    秦家的大院很大,花圃自然也不小,里面种着许多不一样的花儿还有植物,有很多都是秦画吩咐种植的,她受了她娘亲的影响,挺喜欢这些花花草草的。

    这大院住着的都是秦家嫡系,围着花圃,林怀安也熟悉了下里面的一切布置,中间是花圃,周边是各种不一样的建筑,比如像库房、书阁这样的。

    旁边还有许多回廊,可以通往秦家其他的地方,都有护卫把守。

    通往外面的大门两侧是长长的围墙,秦天还有族中一些小家伙经常喜欢坐在围墙上,眺望着对面的连城湖。

    “小画儿,去书阁看看。”

    林怀安指了指书阁方向,以前的林怀安是个渣渣,一辈子都在和基础功法奋斗着,自己自然不一样,以自己的天资,学什么还不是手到擒来。

    秦画疑惑的看了眼林怀安,对位这位大爷,她是知道的,并不喜欢像书阁这样的地方,以前她觉得是大爷不学无术,自然不喜欢书阁,现在觉得是大爷都已经这个层次了,恐怕该学的早就学了,哪里还需要去什么书阁,如今说要去书阁,她自然奇怪。

    不过也没多说什么,秦画只是哦了一声,便推着轮椅,去了书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