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从一拳打爆大宗师开始 > 第两百一十章 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
    秦府,后院,秦天回来了。

    收到大爷的传音之后,小天儿马不停蹄地赶回,至于什么拯救诸天万族都是小事,可以放到后面再来,但是回家团圆过节这是大事。

    此时的秦天,也没有一个仙帝样儿,靠在太师椅上,嘴里叼着根狗尾巴草,吊儿郎当的样子,太师椅前后摇摆,很有节奏感,像极了花楼中那些经验丰富的姑娘们,翘着腿,靠在椅子上,嘴里哼着调儿。

    秦天觉得这一刻很惬意,特别是看到大爷坐在院墙上啃着果子,阿姐在院中作画,偌大的后院只有他们三人,再无其他人等,三个人的时光,他非常喜欢。

    只有在这里,才可以放下一切包袱,放下一切杂念。

    “事情处理的怎么样?”

    林怀安坐在院墙上,眺望着连城湖,嘴里啃着果子,仿佛回到了最初。

    秦天回来后他也一直没问,等秦天休息了一夜才问。

    小天儿听后嘻嘻一笑:“大爷放心,那些妖魔鬼怪,在天庭诸神面前都不是事,轻轻松松,我最近跟着他们也学了不少,再过些日子就能自己应付这一切了。”

    林怀安点点头,没有说话。

    一旁的秦画放下手中的毛笔,瞪了眼秦天:“那也要小心点,不可大意,你现在怎么说也是仙帝了,统御一庭诸神,凡事不要冲在最前面,在后面指挥便好。”

    秦天一听,笑了:“阿姐,你都说了,我现在是仙帝了,若不能以身作则,事事当先,那还如何服众啊?”

    “大爷给我提供了这么大的优势,我若是不珍惜,那以后诸神们还怎么服我,毕竟我也不能老是麻烦大爷啊。”

    秦画听了后叹了口气:“你长大了,我的话你也不听了,我这做长姐的也没什么用了,毕竟都仙帝了,管不住了……”

    秦天听到这话,脑袋不由得大了,连忙道:“阿姐,你永远都是我阿姐,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这事确实不是说说就能完成的,我不冲在前面,这下面不好带人啊,怎么说也得先镇住他们吧,让他们对我刮目相看之后再说……”

    秦画点点头:“好了,我知道了,不说了,你确实长大了,很多事都有自己的想法了。”

    秦天撇撇嘴,看了眼一旁的大爷。

    可惜,自家大爷稳如泰山,好像没有听到他们姐弟的话,那样子,压根就没打算插嘴。

    秦天想了想,识趣的没有和自家长姐继续扯这个话题,因为和女人讲道理,就算赢了你其实也是输了……

    秦画见秦天没说话,一肚子火没地方发,干脆拿着笔,在画卷上一通鼓捣。

    一边的秦天好奇的斜眼望来,只见那画卷上画着自家大爷的背影,正坐在那院墙上,黑色长发显得很飘逸,人物和背景都很逼真,而旁边,一个丑陋的男子靠在太师椅上,嘴里叼着一根草,胸口空荡荡的,缺了心眼……

    秦天仔细看了看,这个人虽然很丑,可是那眼神看上去居然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特别是那太师椅,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心知肚明,秦天没有说话,继续选择自闭。

    “我要见林爷。”

    这时,院外传来一道粗犷的声音,很熟悉,显然是典山那大嗓门。

    林怀安微微点头,秦画看到后便对外面挥挥手,典山很快进入。

    跟着典山一起的是刘宗言,背着一把剑,看上去冷冰冰的,倒是有几分剑仙的味道。

    典山和刘宗言进来后都恭敬喊了声林爷。

    然后典山便笑嘻嘻:“林爷,您不在的这些日子里,老典我可是将一身灵气全部运用到肉身之上,现在金刚铁骨,就算老刘的剑也破不开我的防御。”

    典山说着还拍了拍胸口,发出啃啃啃的声响。

    一边的刘宗言听后不乐意了,连忙道:“那是我没有使出全力,否则早就将你斩与剑下了!”

    典山哼了一声:“不服气现在比试比试,让林爷看看!”

    刘宗言眼睛一瞪:“试试就试试!出去比!”

    “你们来有事吗?”

    林怀安笑看着两人,对于这些老伙计,他目光是温和的,或许最近见多了许多人和事,才发现,一切都是最初才是最好的。

    典山和刘宗言一听才反应过来本来的目的。

    两人立刻道:“林爷,最近江州外面有异动,出现了许多实力强劲的邪祟,还有一些借着人体复苏的怪物,搞得生灵涂炭,不过这些怪物没有一个敢侵犯我们江州。”

    秦天听到这话抢先解释了一遍,包括林怀安在天极星镇杀天魁一族的事,典山和刘宗言听了后直喊林爷牛逼……

    林怀安很平静,对于这些吹捧,听多了就那么一回事,不会放心里去,现在,反倒谁骂上一两句估计还能多记住一阵子,来年清明时还能去上柱香。

    典山和刘宗言一顿吹捧完之后,又对视了一眼,才笑嘻嘻道:“林爷,我们现在天天待在江州有些无聊,想跟着小天一起出去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而且还能贴身保护小天的安全。”

    典山和刘宗言现在都喊小天,刘宗言更是不再提结拜之事,选择性遗忘……

    秦天听到后嘿嘿一笑:“保护我?你们自己想溜出去看看吧,倒时候谁保护谁还真说不准。”

    典山和刘宗言一听,撇了撇嘴:“是啊,小天现在是先帝了,下面一堆人保护着,哪里需要我们啊,我们都是老家伙,没用了,跟着也只能拖后腿,还给小天丢脸。”

    这阴阳怪气的话秦天听着越发觉得熟悉,那幽怨的眼神和语气像极了自家阿姐刚才和自己说话时的神态,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秦天一阵头大,只好点头:“行行行,你们和大爷说好就行,跟着我就跟着我。”

    见秦天这个当事人都没有反对,林怀安也点点头,算是应许。

    典山和刘宗言见后都乐滋滋一笑,如今江州秦府立在这里,哪里有人赶来找茬子,他们确实都要发霉了,这次能出去,绝对要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