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从一拳打爆大宗师开始 > 第两百零九章 林爷名震诸天
    林怀安想起,已经许久未回江州了,也不知变化如何,小画儿现在是否还在和以前一样,日复一日的持着家,操劳着那些事务。

    “林爷这是想家了?”

    兮怡在一旁笑嘻嘻说着话,走上前来,身上的淡香刺激着林怀安的鼻孔。

    林怀安看了她一眼,这个妖族大佬,居然能看到自己的心思。

    兮怡读懂了林怀安的眼神,笑道:“生灵都有七情六欲,林爷眼中有思乡之情,我看得到。”

    林怀安没有接话。

    颜君也走上前来:“林爷回去看看吧,我啊,现在暂时也就不惦记着那三千纹银了。”

    地藏王在一旁双手合十:“都说佛看破红尘,没有感情,如今看到林施主眼中都有情义二字,再说佛没有感情,就有些着相了。”

    林怀安扫了眼几人,又看了眼秦天离去的方向,又再看看江州的位置,微微点头,人影渐渐消散在几人眼中。

    ……

    江州,因为林怀安的原因,已经成了天下的中心。

    而秦府,更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秦画虽是一介女子,可是坐镇高堂,无人敢不服。

    如今的秦府,就算大爷林怀安不在,可下面依然高手如云,奇人异士无数。

    有可通阴阳两界的王今生、徐前缘夫妻二人。

    有一拳破万法的农家前任侠魁百里越,有一剑斩千山的前魏国大宗师刘宗言,有号令阴间诸鬼的天邪鬼魅,还有不动如山的典山。

    如今,这些人,受了林怀安之前的照顾,已经彻底成长起来了。

    甚至,在那群异人的劝说下,秦府还安装了许多奇奇怪怪发明,虽然奇怪,但都有实用价值,不得不说,这群异人的脑袋瓜子就是好使。

    这一日,秦府和往常一样,平平静静,有条有序,府内每个人都分工明确。

    就是百里越和刘宗言他们偶尔会出去找那些邪祟练练手,试一试新招。

    秦府主厅内,秦画穿着一身淡白色长裙,小巧稚嫩的脸蛋多了几分成熟,明慧的双眼,将白纸上的字迹一一扫过。

    旁还堆放着许多厚厚的册子,都是府中的事务。

    大爷在外拼搏,小天儿也登基仙帝,她也不敢有一丝怠慢,每天都如履薄冰,认真执行着府中每件事,亲力亲为,就是害怕一件事没做好,哪天大爷看到后会露出失望的眼神。

    她从小就是这样,自尊心强,又是长姐,在小天儿面前,长姐的威严和关爱从来都不会少。

    “已经过去许久了吧,也不知道大爷和小天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秦画收起书册,箍了箍嘴,她已经许久没有做过这么幼稚的动作了,唯独在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才会如此。

    主厅的位置已经更改过,对着之前大爷最喜欢的那面院墙,大爷经常坐在那里吹风,眺望着对面的连城湖,一坐就是半天。

    秦画托着腮帮,呆呆看着那空荡荡的院墙。

    突然,她只觉得眼前一花,再仔细看去时,那院墙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一身黑衣,衣袍抖动,黑发飞舞,熟悉的背影,熟悉的轮廓。

    秦画一脸惊喜的站起身,自家大爷的身影,她永远都不会认错,大爷,回来了!

    她正准备开口去喊,但是话到了嘴边又吞了回去。

    她想了想,转身走向一旁的书架,拿出空白画卷和纸笔墨砚,然后就坐在门槛前,收拢着双腿,画卷夹着木板,平躺在膝盖上。

    皙白的手指握着毛笔,涂上染了矿物质改变了颜色的墨汁,开始在画卷上笔走龙蛇。

    一笔一画,将眼前的世界全部记录下来。

    这一刻,仿佛回到了之前,那二楼回廊之上,她长裙飘飘,看着蓝天白云,望着无尽湖水,看着那挺直的背影,自己的世界只有蓝色和温温如玉的翩翩公子。

    秦画严肃着脸,很久没有这般严肃了,每一笔每一画都非常仔细,没有一点瑕疵。

    画卷上很快展现出一副她眼中的世界。

    随着最后一笔落下,她才露出满意的笑容,虽然许久没有作画,可是今天的状态却出奇的好,胜过以往所有作品。

    “画完了?”

    这时,院墙上,林怀安扭过头,看向自家小侄女,一脸娇憨的样子,在那满足的笑着。

    秦画一愣,笑容定格在脸上,随即明白过来,大爷这是早就知道了,不过一直没动,在配合着自己罢了。

    “大爷,您回来啦。”

    秦画站起身,小心翼翼将画卷平放在桌面上,吹干上面的墨汁,然后笑着朝外面走去。

    林怀安微笑点头:“难得看你有这般雅兴,不好意思打扰。”

    秦画站在院墙下,仰着头望着林怀安,笑道:“大爷名震诸天,天下无敌,现在所有人每天都在嚷嚷着林爷林爷什么的……现在居然不好意思打扰我,有点受宠若惊。”

    林怀安听着这话,哈哈一笑:“阴阳怪气的,也不知跟谁学的。”

    秦画嘴角微微勾起,又问道:“大爷,小天呢?”

    林怀安:“小天儿现在怎么说也是仙帝了,掌管仙庭,有许多事要做,估计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秦画一听,默默点头:“可惜了,好久没有团圆了……再过些日子,就是中秋了呢……”

    林怀安微微沉默,又看了眼连城湖。

    此时已是傍晚,天空红霞遮了白云。

    水中几只野鸭子拍了拍翅膀,平静无波的湖水复刻了整片天空。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满天红霞之光挥洒在两人身上,院墙之上倒映着影子,一长一短。

    林怀安随手理顺了衣角:“到了中秋,喊他回来,就算是仙帝,这家还是要的。”

    秦画听后灿烂一笑:“大爷说的是呢。”

    ……

    一片荒原之上,秦天嘴里含着一根狗尾巴草,歪着嘴,身旁站着天庭诸神,看着对面那几只怪物邪祟,秦天大手一挥,豪气道:“上!弄死它们,我要回家过节了!”

    天庭诸神听后好像打了鸡血一样,嗷嗷直叫,一群人直接朝着那群邪祟扑去,杀气腾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