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从一拳打爆大宗师开始 > 第一百九十二章 老夫冤枉啊!
    秦天这话说得很随意,但是林怀安听了后却记在了心里,想了想,便笑道:“去,让人将汤端来,我尝尝。”

    秦天听后也呵呵一笑,然后点点头,小跑了出去,喊来几个侍女,吩咐他们给大爷将鸡汤端来。

    不过片刻功夫,鸡汤便来了,但是却由秦画亲自端着。

    小画儿如今越发的端庄稳重,穿着一身橘黄宫纱装,脸上涂了点水粉胭脂,发丝盘起,看上去干净利落,又显几分成熟。

    “大爷。”

    秦画小脸上挂满了笑容,最近府中的事务越来越多,她已经很少露出这般轻松的笑容了,她端着鸡汤,走到林怀安身前,轻轻端了过来。

    林怀安笑着接过,轻微眯上几口,随即点头认可:“味道不错。”

    看到大爷夸赞,秦画笑容更盛,轻声道:“大爷整日忙碌,四处奔波,许久没回府中吃过饭了,我这就让下人去准备一下。”

    林怀安没有拒绝点点头,默默看着秦画吩咐操持着一切。

    小画儿现在越来越像家主了,成熟、稳重,做事有分寸,相比之下,秦天的性子还是以前那样跳脱,他主要还是没有什么负担,整日就待在府中修炼,也没接触过什么人和事,更没受过什么挫折,出门在外,江州秦府的名头一报,天下人谁敢不敬,退避三尺都来不及,更别提找他麻烦。

    这种情况持续久了,秦天对于危险的感知多多少少会降低许多,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好在他外出的也少,基本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府中修炼,提升修为,所以按照他目前的实力来说,只要不离开此方世界,出门在外,基本也没几个人能稳赢他,毕竟秦府资源丰富,加上他又是道体加身,修炼的进度自然是远超常人的。

    “大爷,走吧。”

    秦画这时走上来,她吩咐完一些事,便走了过来。

    林怀安微微点头,秦天也在一旁跟上,平日里秦天这个时候都是在习武,如今大爷归来,自然没有心思再去修炼什么的了。

    如今能入秦府的那自然是有眼力的,府中不乏一些老人的子女,这些人看到传闻中的大爷回来了后也不敢靠近,都隔着老远观望,一脸好奇,毕竟,这位爷,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今日能得见一面,那自然是以后拿出去吹嘘的资本。

    想必这些年轻人的小心翼翼,府中那些孩童倒是肆无忌惮的多,天真无邪的他们在院子里跑动着,虽然这内院进不了,但是隔着老远还是能听到他们的欢声笑语。

    府中一些老人看到后连忙呵斥那些孩童,将他们赶走,不让他们吵闹,生怕惹恼了大爷。

    林怀安看到这一幕,回头看了眼秦家姐弟,叹道:“都是些府中老人,当初也是这么过来的,没必要这样,这样做,反而失去了人情味。”

    秦画听后歪了歪头,垂下几根青丝,她看了眼自家大爷,眼神有些俏皮,嘴角微微一勾,语气带着几分委屈:“大爷觉得小画儿是这般没有人情味的吗?”

    看到小侄女这幅姿态,林怀安微微一愣,一边的秦天连忙道:“大爷,你可误会我们了,我们从未让他们这样过,以前怎么样,现在依旧怎么样,只是他们自己这样的……”

    秦天刚说完,秦画这个时候补充道:“大爷,府中很多规矩其实都是没有变的,只是人心变了而已,以前大爷在他们心中只是大爷,而现在大爷在他们心中,就是高高在上的仙人,看待大爷和看待仙人时自然是有区别的,就算我们让他们怎么怎么样,可他们做起来时还是会实行自己所认为对的那一套。”

    “大爷虽然未曾变过,但是他们却都变了,所以,这个不是我们说说就能改变的。”

    秦画这席话,林怀安听懂了,说白了,就是如今自己太过强大,府中很多人看自己的目光还有心态都发生了巨大变化,他们会在心中产生自我暗示,把他抬到了一个遥不可及的高度,所以如今回来,他们会觉得不自在,会生怕惹恼了自己。

    对此,林怀安也只是微微一叹,没有再说什么,这些事情,确实如秦画说得那样,不是想改变就能改变的,对于上位者的敬畏之心,自古以来便有之,一朝一夕又岂能改变。

    秦画一直在观察着自家大爷的眼色,她笑道:“大爷何须想那么多,变得是他们,又不是大爷您,您给他们提供了庇护,他们敬畏你一下又算什么呢,府中的饭菜都已经准备好了,大爷就安静坐下来吃顿饭就好了。”

    秦府这些下人手脚都是极为麻利的,特别是在侍奉自家大爷的时候,那速度更是比平时还要快,秦画吩咐的事情,下面立马就弄好,然后让人端上来。

    饭菜自然很丰富,摆了一桌,林怀安虽然对于这些五谷美食之类的早已没有太大的感觉,但是如今看到后还是心神一动,有些怀念,最初在秦府之时,每日面对这些丰盛的宴席,他都是满心欢喜的,而如今,一切都变了。

    “大爷这次回来准备待多久?”

    秦画在一旁替林怀安夹着菜,一边问着,至于秦天就在那闷着头大快朵颐。

    林怀安听后想了想笑道:“几日后便走,这次遇到了一些有趣的人和事,倒是产生了几分兴致。”

    秦画听后握着竹筷的手微微僵硬了一下,然后露出笑容:“大爷吃完这顿饭便走吧,不要被小天的话影响到,我们姐弟都这么大了,如今在江州,有大爷的威名在,加上府中众多高手,谁敢不长眼招惹我们?”

    “大爷是做大事的人,时间很重要,无须担心我们,您去忙自己的就可以了。”

    秦画夹起一块肉片放入林怀安碗中,脸上带着几分温润笑容,另一边的秦天听后抬起头,愣神了一会,张了张嘴,想了半天,看着阿姐那似笑非笑的眼神,他到嘴的话又缩回了肚子里,然后继续低头吃饭。

    林怀安正吃着秦画夹的肉片,没有注意到姐弟俩的眼神交流,听到秦画说的话,又想了想关于生死界的事情,最终还是点点头:“好,那边确实需要尽早去看一看,一切都还是未知,有些意思。”

    ……

    禁地,沈文庭此时立于原地,动弹不得,他被李布衣他们四人联手制住了修为。

    虽然如今事情转变的很快,很多事都超脱了他们掌控之内,但是之前的疑虑依然存在,比如,谁是内鬼?谁沟通妖族?

    兮怡之前的话,他们都没有放心里,九尾一族,最是狡诈,诡计多端,一个字都信不得,因为林爷的话,他们也不敢把这妖皇怎么样,五个人围拢在一起,商量一番之后,最终四人决定联名审查沈文庭。

    沈文庭因为之前说过自己问心无愧,经得起查,所以这个时候被四人拿话堵住,也只好认命,老老实实地没有反抗,开始配合审查。

    段天眼疾手快,直接出手封住了沈文庭的的修为,他一时半会是挣脱不开了。

    被封住修为的沈文庭自然很慌,因为之前可没说过要封印修为的,这不等于受制于人吗。

    但是段天却说沈文庭若真是问心无愧,那有修为和没有修为又有什么区别?如今妖族的人也在一旁看着,他们要是无缘无故弄死了沈文庭,等下林爷回来了他们也不好交代啊。

    沈文庭听着也觉得有道理,算是暂时放了心。

    制住沈文庭之后,段天直接露出凶神恶煞的面孔,怒视着沈文庭,同时还指着一旁的兮怡,道:“你和这妖族的妖皇到底有什么联系?你们是如何串通好的?究竟用了什么手段?”

    沈文庭一愣,没料到段天走来会说这种话,他大怒:“段天,休要血口喷人,老夫行得正坐得端,何时勾结过妖族?不信你们自己去问她。”

    沈文庭话音刚落,在一旁看着好戏的兮怡也诚实的点点头:“我和他确实没有什么联系,至于怎么出现在这里,之前也和你们说过了,当年留了一手,具体详情你们之前也都知道了,就这么简单,没有其他了。”

    听到兮怡的话,沈文庭紧张的心也放松了下来,他就怕这妖皇这时候说和自己有勾结,那真是洗不清了。

    兮怡话音刚落,李布衣就淡淡道:“世人都知妖族和我人族势不两立,如今我们审查沈文庭,按照妖族狡诈的心性,肯定会想方设法让我们误会沈文庭,怎么还反倒过来帮他开脱?这是不是更加证明沈文庭和妖族有勾结?妖皇这是想救他?”

    李布衣说完还朝着兮怡露出一副我已经看穿你的表情,兮怡看到后默然无语,撇了撇嘴,也懒得解释,也不需要解释,人族内斗,死活与她何干。

    看到兮怡不说话,李布衣更加认定了自己的想法,笑道:“看来我是说道点子上了,妖皇都默认了,沈文庭,你还有什么话说?”

    沈文庭瞪大着眼,没想到李布衣信口雌黄,居然这般诬陷他,他急忙道:“胡说八道,我和妖族明明就没有联系,你偏要说我和妖族有联系,还自言自语胡乱猜测一大堆,我看你才和妖族有勾结,为了掩饰自己,想借此除掉我!”

    段天这时在一旁道:“李布衣一直说你和妖皇有联系,可从未说过你和妖族有联系,你如今自己站出来说自己和妖族没关系,算不上不打自招,在掩饰什么?”

    听到这话,沈文庭顿时无语,只是瞪大着眼,难以置信,这话特么还能这么扯的?

    李布衣继续在一旁煽风点火:“没错,沈文庭嫌疑最大,之前为了洗脱嫌疑,故意表现的大义凛然,愿意接受审查,可如今不过才刚刚开始他就失了分寸,这其中必有阴谋勾结!”

    看段天和李布衣两人一唱一和,要坐实自己和妖族有勾结,加上自己现在修为被封印,他急了,连忙冲着一直沉默的师剑庵还有张师道低吼道:“他们这是在借机排除异己,现在除掉我,等下就该轮到你们了,现在怎么审查的我,等下就要怎么去审查你们!”

    师剑庵和张师道听到这话,心里一突,突然想到,这沈文庭要是没死,会不会心怀怨恨,觉得自己刚刚没有帮他,等下审查轮到自己的时候,他岂不是想尽办法也要弄死自己?反之,若是坐实了沈文庭勾结妖族的罪名,那只要他一死,这件事自然也就一了百了了,反之如今有林爷在,也不用担心妖族通过隧道结界打进来,所以这到底是谁勾结了妖族貌似也没有那么重要了。

    那么,沈文庭只要一死,那一切都可以归于平静,大家也都不用再去互相猜疑,可以说,死了一个沈文庭,却能成全大家,貌似结果非常的不错。

    这般想着,师剑庵和张师道相视一眼,心有灵犀。

    张师道率先道:“从刚才的话语不难听出,沈文庭可疑性确实最大,他这些年来一直占据着我们五人的主导位置,所以说,很多事他知道的肯定都比我们要清楚的多,我们其他人若是想勾结妖族的话那肯定容易露出马脚,但是沈文庭不一样了,他地位资历摆在那里,做很多事情都会比较方便,所以,我也觉得他勾结妖族的可能性最大!”

    张师道刚刚说完,沈文庭还没有来得及辩解,师剑庵就站出来说道:“沈文庭此人以前就擅长挑拨离间,经常坐山观虎斗,看着我们内斗,这次事情的起因最初他也是这般做的,所以,我也认为他的可疑性最大,这里除了他之外,其他人也不太可能去勾结妖族。”

    四个人同时一口咬定沈文庭勾结妖族之后,段天直接阴着脸道:“沈文庭,你勾结妖族,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了!”

    沈文庭看到段天一脸阴森森的走来,手中灵气化剑,看着锋利的剑芒,他不甘的吼道:“老夫冤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