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从一拳打爆大宗师开始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林爷,急,速归!
    “歪魔邪道!”

    江州城内,古佛寺一众老僧看到外面这种情景,个个面色大变,怒气冲冲,看着那倒下的人群中有许多是古佛寺的弟子,他们张大着嘴,大声怒斥着。

    其中一些老僧已经冲了过去。

    古怪的黑袍人大概有二十多位,长相都很怪异,仔细看会发现,他们的肤色表层居然有许多尸斑,很明显,这是一群死人!

    一群死人却能在这里施展手段,大开杀戒,让人看得不由得头皮发麻。

    离黑袍人较近,有幸躲过一劫的人立刻逃得远远地,场上的人太多,黑袍人也不可能把心思都放在他们这些逃跑的人身上。

    心怀侥幸,可是等他们才跑出不到十步的距离时,面前的土堆里突然生长出一根根白骨刺,这些荆棘一样的骨刺有四五米之高,每根骨刺上都滴落着一些鲜血,正是刚刚饮下的那些生灵之血。

    “一个都跑不了,都得死!”

    黑袍人发出怪异声响,沙哑的嗓音说出来的话直接宣判了这些人死刑。

    骨刺拦住了所有人的退路,一些修为稍微高一个层次的还是想着御空逃离,只是人到了半空,那骨刺居然也会自动生长,将他们拦截了下来!

    骨刺一一透入他们的心口,在心脏的部位不断搅动着,发出惨烈的叫喊。

    下方被围拢在骨刺之内的人都绝望了,这二十个黑袍人展现出来的实力太强大了,他们连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这比之前他们所遇到的那些邪祟要难对付的多。

    “妖孽,受死!”

    这些情景的展开不过转瞬之间,古佛寺那几位老僧已经6续赶来。

    领头一位僧人发出一声暴喝,双掌金光升起,化作一道佛印狠狠朝着一个黑袍人砸去。

    “怒火金刚印!我在寺内学艺时无意中看到一位高僧施展过,有救了!”

    人群人,有人看到这一幕,发出惊呼,语气像是放松了一样,他们最怕的就是古佛寺这群老僧不管他们,毕竟,这黑袍人看上去很厉害,他们人又这么多,单凭古佛寺那几位老僧也救不过来。

    他们唯一的念想就是这是才江州的地盘,是那位林爷的大本营,也许就算那位林爷不出手,底下人才应该也不少。

    结果,没料到,古佛寺这群老僧居然出手了。

    当初拜入古佛寺时,大部分异人都是抱着学点长生法的心思去的,根本就没有想过其他,更别提报效师门了,本来没有什么归属感,如今看到这群老僧居然愿意出手和这群看上去就不好对付的邪魔歪道拼命,他们心中自然有些感动。

    虽然也知道古佛寺顾忌一些名声之类的,但是,这天底下最不缺的就是人,他们完全可以不用管这么多。

    “嘎嘎……”

    一群人恍惚之间,黑袍人发出一阵古怪笑声,一道骨刺横空而过,瞬间将领头的那位老僧给洞穿!

    大股的鲜血瞬间从半空中落下,挥洒了一片!

    接着,那老僧的尸体也跟着落下,他圆睁着眼,表情惊恐,张着嘴,心口空荡荡,能看到对面那些惊恐慌乱的人群。

    古佛寺老僧,平时难得一见的大人物,居然被一根骨刺秒杀了?!

    人群瞬间炸开了锅,刚刚鼓起的信心再次消散的无影无踪,所有人又慌乱起来,四处奔跑,不过无论他们怎么挣扎,始终都没有办法离开骨刺架起的圈子,就像一群猪崽一样在无头乱窜。

    “阿弥陀佛,生死有命,皆是定数,不想躲过了罗刹之劫,却还是躲不过另一场劫难……”

    古佛寺老方丈看到自家一位师叔伯陨落,他微微眯眼,发出感叹,话语里不难听出对一些事物的顿悟,这些年来,见多了生死离别,早已当成是定数。

    其他几位老僧也齐齐道了声阿弥陀佛,但是没有退却,依旧朝着黑袍人围拢上去,不过这一次,他们明显更加谨慎了,几位老僧聚集一起,形成一个大阵势,一道金钟罩一样的金光大钟悬浮在他们的头顶,看上去坚不可摧,能挡住一切袭击。

    老方丈坐镇阵中,口诵经文,一个个佛经字印从他嘴中而出,围绕着金光大钟飞舞环绕。

    旁边几位老僧同样如此,那口金光大钟也开始渐渐变大,整个大钟看上去显得更加厚重。

    “这古佛寺几位老僧联手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些奇怪的人对手……”

    城楼上,秦天看着这一幕,忍不住嘀咕着,先前那些怪人的手段他看的是心惊胆战,这是在城外,若是发生在城内,肯定是要血流成河了。

    不过,按照这群怪人的想法,应该就是把生灵们当成了补品,他们想这是先把外面的补品都吃光了在吃城内的。

    想到着,秦天又开始心烦起来,若是这群老和尚打不过这些怪人,自家大爷又不在,等下这群怪人进了城,谁来挡?

    靠他?那肯定不行的,他连一个古佛寺的老僧都打不过,何况是能秒杀老僧的怪人,那就靠典山,刘宗言他们?或者说那个天邪鬼魅?还是徐前缘和王今生拿着阴阳桥对付这些怪人?

    秦天怎么想都觉得不靠谱,怎样都觉得是在送,于是,更加心急了。

    旁边的百里越看了秦天一眼,他能看出秦天的急躁,心中也是一叹,看来这林爷是真的不在江州,否则秦天不会这么焦急的,他叹了口气,道:“这些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我成他们的身上感受到了尸体的气息,我长生殿经常和尸体打交道,对此在熟悉不过了,而且之前我在长生殿也感觉到一股很熟悉的气息,和他们一模一样,想来这些怪东西就是从长生殿跑出来的。”

    秦天一听点点头,然后一脸忧虑:“这些怪东西从长生殿跑出来的,那古佛寺跑出来的又是什么?会不会比这些玩意更厉害?”

    百里越摇摇头,他不清楚,也不好说,不过其实,若是林爷不在的话,那结果其实都是一样的,不管是长生殿的怪东西,还是古佛寺的怪东西,他们都对付不了。

    秦天斜睨了百里越一眼,然后轻声道:“其实我刚刚已经联系过大爷了,捏碎了大爷给的晶石,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在赶回来的路上……”

    听到这话,百里越眼睛一亮,心中的哀愁少了大半,脸上终于勉强露出一丝笑容:“若是林爷归来的话,那一切都不是事,不管是怪东西还是古佛寺不知名的存在,都得死。”

    百里越对秦家这位大爷自然是信心十足,秦天也是如此,不说他们,底下这些人,来到江州,不就是因为自家大爷的原因吗?他们在座的,哪个不是对大爷信心百倍的。

    “都得死!”

    秦天和百里越说话之间,下方,那群怪人突然发出低吼,他们背后那些白骨荆棘疯狂增长数百米,横空缭绕,直接朝着那金光大钟拍去!

    二十个怪人,数不清的白骨荆棘,沾染着无数鲜血,无数亡魂,这般从天而降,那金光大钟也疯狂转动,一个个佛印化作护体外膜,抵挡着那荆棘的敲打。

    白骨荆棘一根根拍打在大钟上,每一次被敲打大钟都发出悲鸣声,哀声不断,好像某个生灵在经历着巨大的折磨。

    随着最后啪的一声巨响,那金光大钟终于承受不住这不断的敲打,整个大钟裂开了一道道细纹,四分五裂!

    看到大钟破碎,下面一直观望着这边的战况的人们士气瞬间再次大跌,双眼有些迷离,似乎失去了希望,唯有一些清醒的人还在那喊着林爷呢?求林爷救我们!

    人在临死前,总会拼命的想着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他们正是如此。

    浮在天空上的古佛寺高僧们,在金光大钟破碎的那一刻,老方丈怀中那颗菩提树已经幻化出一朵晶莹剔透的云泉,将他们护在其中。

    云泉上似乎还有溪水在流动,溪水五光十色,多彩斑斓。

    “幸得当年佛主留下菩提树,否则我等怕是早已经死了无数回了。”

    一位老僧看着云泉,发出了感叹,其他老僧也默默点头,皆是一叹,不过一想到这云泉最多只能护佑他们一时,接下来还是要靠他们自己,他们不由得头疼起来。

    “可惜林施主不在城内,否则也容不得这些歪魔邪道这般猖狂……”

    老方丈发出感叹,其他僧人也是默然,刚刚念诵经文幻化那口大钟时已经耗费了他们体内大半的灵气,现在正在慢慢回复着,等着云泉被白骨荆棘刺破,那位林爷要是还不归来的话,也就是他们的死期了。

    和老僧们想法一致的百里越此时也对秦天道:“古佛寺这群僧人挡不了多久的,若是林爷在不归来,我们都要死在这里,不过是前后顺序的区别……”

    秦天阴沉着脸,默默点头,能联系大爷的手段就那个晶石,再无其他了,若是大爷没有来得及赶回来,那下场确实就像百里越说得那样,都要死……

    “贼秃,今日我看你们还能逃到哪里去!”

    突兀的,北方那片长空突然昏暗下来,接着,黑暗云雾之中,一个身形魁梧的黑袍人从中出现,黑袍人头上顶着戒疤,身上那黑袍好像也是袈裟的打扮,若非脸上的表情凶神恶煞,众人真以为这是哪位佛门的高僧。

    “罗刹!”

    古佛寺的高僧们看到这一幕,脸色齐齐一变,发出惊呼。

    “阿弥陀佛,皆是定数……”

    老方丈微微眯眼,表情显得很淡定,非常的平静。

    “这是我们的猎物,你是何人?”

    黑袍怪人也发现了罗刹,立刻一脸警惕起来,他们能感觉到罗刹不好惹,纷纷聚集在一起,望着罗刹。

    罗刹目光阴冷,瞥了眼这二十个黑袍怪人,嘴中冷冷一哼:“这群贼驴是老子的,你们滚一边去,不然连你们一起收拾了。”

    罗刹并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以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废话,只会直接动手,但是这群黑袍人给了他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他没有冒然动手,虽然表面不屑,可内心实则很是小心翼翼。

    黑袍怪人看着罗刹,也没有直接动手,罗刹的想法和他们差不多,都是心怀鬼胎,猜测着对方的来历。

    双方一时间纠结在那里。

    本来满怀绝望的人群看到罗刹到来,接着又看到两方对峙,他们心中突然升起了希望之火,满脸激动,希望这两个家伙能打起来,他们好趁机开溜。

    有这样想法的人很多,就算是古佛寺那群老僧,平日里讲着皆是定数,此时心里也多多少少有些期待。

    罗刹似乎洞穿了老僧们的想法,他朝着这边望来,眼神透露着一股玩味,相比直接弄死这群贼秃,他更喜欢猫戏老鼠,反正这群贼秃手段已经用尽了,他也不怕他们在耍什么花样,所以直接朝后退了几步,对那群黑袍人道:“让给你们。”

    黑袍怪人没想到罗刹会主动让步,有些惊疑不定,不过这群老僧修为都不弱,是上好的补品,也是他们此时最需要的,所以面对谦让,哪怕真的有什么阴谋诡计他们也要往上跳。

    留下两个同伙盯着罗刹,剩下的怪人一起朝着老僧们望去,再次嘎嘎笑了起来,笑声刺骨,响彻了长空。

    “阿弥陀佛,皆是定数……”

    看到局势又再次转变,老方丈也再次念叨了一句,旁边几位老僧听后都默默抽了抽嘴角……

    没有废话,黑袍怪人们再次施展那怪异手段,白骨荆棘划破云层,像一把把利刃,朝着那云泉斩去!

    云泉流转,自动幻化出一块云盾,挡住了这些白骨利刃,但是云盾表层却被那白骨利刃上的鲜血所侵蚀,开始消化。

    看到这的人都明白,这菩提树所幻化出的云泉显然也挡不住多久,按照这白骨荆棘的速度,很快云泉就会步入之前那大钟的后尘。

    “大爷啊,你啥时候回来啊……”

    城楼上,秦天默默嘀咕着,情况紧急之下,他心急如焚,不断默默念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