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从一拳打爆大宗师开始 > 第一百七十八章 一拳轰去!
    段天的呵斥声很大,几乎扯着嗓子怒吼,加上有灵力的加持,这方圆之内,几乎能都听到,而且对禁地这些大佬来说,个个都是神通广大之辈,五官灵敏,就算段天不喊他们也能察觉到动静。

    随着段天这一声嘶喊,禁地内那几位大佬都是神识一动,心中疑惑,段天这疯子,不一直在闭关修炼吗,怎么突然就发疯了?而且还直接找上了一向脾气比较好的师剑庵?

    师剑庵一剑成名,当年领悟无上剑道,突破自我,一剑破开苍穹,最后才踏入禁地,和他们并列齐名,师剑庵这个人,一向都是沉默寡言,就算被人出声嘲讽也不怎么回去回击,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沉默悟剑,老老实实,本本分分。

    禁地这些大佬们对他感官也都不错,至少比段天这个疯子要好得多。

    因为段天就是师剑庵的反面,整天喜欢招惹是非,现在还好些,记得以前,那是三天一打架,天天没事就故意找茬,找人和他比斗,而且这疯子又不惜命,经常比试的时候就容易上头,把人往死里揍,打到最后还容易动真火,不弄个你死我活不罢休的那种。

    后来被他缠着烦的的大佬们干脆就联合起来对付他,这样段天才收敛了许多,至少行事不再肆无忌惮了,也开始讲究师出有名了。

    这一次,听段天这语气,似乎有些理直气壮,莫非师剑庵真的招惹他了?

    禁地这些大佬都有些好奇,个个把神识外放,观察着七彩云洞的动静。

    此时,七彩云洞内,走出一背剑老者,老者相貌忠厚,面无表情,身边有彩云环绕,正是师剑庵。

    师剑庵看着在天空上大喊大叫的段天,脸色也渐渐阴沉下来,外人都评价他是老实人,其实多半是和他的性格有关,他是个剑痴,每时每刻几乎都在悟剑,所以经常有时候,常人对他的嘲讽什么的他压根就没有花心思去听,一心都在悟剑。

    后来就算想起来,可最后想了想,还是觉得有那个时间找人岔子还不如自己继续悟剑……

    就这样,后来所有人都开始言传他是个老实人……

    他也懒得在意这些,可这次,他感觉自己所创造的七彩云界出了问题,好像被人给毁了。

    禁地的几位大佬,基本每个人手里都会创造一个世界玩玩,其他大佬们有时间还会去看看,而他,基本就是处于放养状态,不闻不问,就一心悟剑……

    这一次,感觉到七彩云界被人毁了,他首先想到的不是去看看究竟,而是打算先悟个剑,以后有时间想起这茬再去看看……

    可是,他就这样,居然还被人给寻上门挑衅了。

    他虽然是个剑痴,可也不代表他是傻子,自家这七彩云界刚刚被毁,这段天就找上门说自己去他那幽冥界惹事,更可笑的是,还说是自己从七彩云界撕开了通道去得幽冥界,这不是贼喊捉贼吗?

    禁地的几位,谁不知道他一心悟剑,怎么可能会闲的蛋疼跑去人家底下那个世界捣乱,所以,这明明就是段天故意找事,毁了七彩云界,然后来找他麻烦,说白了,这段天就是手痒了,想打架。

    毕竟,这个被称为天魔的家伙,当年可是禁地有名的好战分子,若不是他们都被控制在禁地出不去,这段天早就去外面祸乱一方了,因为出不去,所以他只能创造个幽冥界,没事的时候就让手底下那些邪祟出去给大千世界找乐子,他就在一旁看着乐呵……

    这祸害大千世界,让他们苦不堪言的邪祟,其实不过是段天的一个作品罢了。

    师剑庵想了很多,他站在洞府外,看着漂浮在天空上的段天,一身黑袍,背后还披着一件黑色披风,猎猎作响。

    段天嚣张跋扈,看到师剑庵出来后立刻大骂道:“老狗,缩头乌龟,终于出来了,给劳资滚过来!”

    见到人后,段天直接破口大骂,同时掌心生出一道黑雾锁链,向师剑庵缠绕而去。

    黑雾锁链速度极快,在空中一隐一现,转眼间便到了师剑庵面前。

    师剑庵此时早已双手捏出一道手势,背后那柄长剑直接出窍,化作七彩云剑,七把剑形似云状,横列头顶上方,色彩不一。

    面对黑雾锁链,其中一道云剑直接一剑落下,将黑雾锁链斩落成两半。

    看到黑雾锁链断裂,段天没有半点意外,嘴角一勾,露出一丝冷笑,同时打了个响指,那断裂的黑雾锁链好像被注入了鲜活的生命,分裂成两段再次朝着师剑庵而去。

    如此同时,天空上另一柄云剑也动了,追随上之前那柄云剑,两把剑分别朝着黑雾锁链斩去。

    黑雾锁链和之前一样,各自被斩成两段,但是结果却也是再次各自分裂开来,甚至威势都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一化二,二化四,之后的结果,只会是源源不断……

    师剑庵眉头一皱,看出了不对,好在他不慌不忙,微闭双眸,天空上那七柄云剑合七为一,不再管那些黑雾锁链,直接朝着段天斩去。

    之前还得意洋洋地段天神色终于变了,骂道:“这老狗怎么看出来的?”

    没错,这黑雾锁链是他新悟出来的术法,可以源源不断生出无数锁链,除非对方能直接找到阵眼所在,而这次,他的阵眼就在自己身上,本以为会让师剑庵难堪许久,结果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找到了阵眼,一时间,他觉得有些丢脸。

    毕竟,这一次肯定有许多禁地的老狗在暗中观望啊……

    段天脾气暴躁,而且也好面子,心中顿时火气,这师剑庵老狗,欺人太甚,他双掌成拳,黑雾从体内弥漫而出,将师剑庵和自己同时拉入一座空间内。

    空间封闭,只有黑暗,不见其他,俩人在黑暗中,望不到彼此。

    但是,这里是段天的领域,他不需要去看也知道师剑庵在什么位置。

    师剑庵静立原地,他闭上了眼,凭借双耳和六感去感识周边的一切,他感觉得到,黑暗中,有人在喊他的名字,还有冰凉的手在抓他的胳膊、他的双腿,好像要把他撕成粉碎,耳边,还有不知名的存在不断的吹着气。

    这种种一切,都在未知的黑暗中出现着,师剑庵知道,这是段天的手段,就和他创造的那个幽冥界一切,同出一撤。

    他并不害怕,只是依旧闭着眼,任由旁边的不知名存在骚扰着他,这些,不过是幻象罢了。

    段天在不远处看着,他一动不动,连呼吸声都没有,他知道,只要自己微微一动,师剑庵就能察觉到他的位置。

    而且,他也能猜到师剑庵的想法,不就是觉得这些都是幻象吗,但是如果,这并不是幻象呢?

    想到这里,段天心中开始期待起来。

    似乎感应到段天的期待,那黑暗中,被各种冰冷的手掌拉扯着的师剑庵突然感觉到,一只手似乎有些不同,但他依旧迟疑,就是这一个迟疑,他那冰凉的手,直接透过了他的胸口!

    师剑庵猛然睁眼,震惊的看着从背后透出来的手掌,那是一只苍白的手掌,很纤细,五指很长,那指甲上海沾染着自己的鲜血。

    若是一般人,哪怕是修士,被这样透胸而过,基本也是九死一生,但是,他不一样,他轻轻发出低喝,体内无数灵气开始运转,一道道剑意在体内游淌,透着那洞明的胸口,可以看到一道道灵气化作短剑,直接将那只手斩断!

    师剑庵面无表情,开始复原着伤口,灵气不断愈合着,鲜血也不再流淌。

    而对面的段天,看到师剑庵吃瘪,他嘴角一勾,冷冷一笑,这才是开始。

    可也就是他嘴角这一动,底下,师剑庵的双耳也跟着一动,他猛然抬头,望向段天的方位,同时,背上那柄剑应声而出,朝着段天劈去!

    这一剑,快若惊雷,如那流淌的光阴,在岁月的长河里转瞬即到。

    段天头皮发麻,微微侧身,那柄剑,直接从他左肩琵琶骨处刺穿而过,留下一个剑洞。

    一滴滴鲜血开始滴落,也意味着,他的位置彻底暴露了,在这个领域,暴露了位置,那领域的威力就会大大折扣。

    段天开始复原着伤口,嘴里依旧不饶人:“呵呵,老狗,有点手段。”

    师剑庵冷冷一哼,没有回话,但是手中又捏出一道手势,段天所创造的领域,直接破碎,想一面镜子,碎裂成无数片。

    看到这一幕,暗中那些禁地的大佬们都是面色微变,之前知道师剑庵是个剑痴,但没想到居然这么厉害,这下段天怕是有的受了。

    段天虽然吃惊师剑庵破了他的领域,不过还是嘴硬道:“可惜劳资失了神,受了伤,不然劳资的领域岂是你随便能破的?”

    师剑庵不言语,再次手指变动,一道道手势频频出现,顿时,一座七色云界突然出现,和之前段天创造的领域一样,将他们二人拉入了领域之中。

    这师剑庵所创造的领域内,四处都是七色光芒的云朵,仔细看会发现,每朵云,都是剑器的形状。

    这些云朵,锋芒毕露,并不是平日里所见的那些软绵无比,看上去还有几分诗情画意的云儿,没有半点浪漫的情调。

    这些七彩云朵,没有漂浮,而是同时朝着段天刺去!

    万剑归宗!

    ……

    幽冥界。

    林怀安拎着那替死鬼出现在里面。

    这是一个血红的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是红色的,伴随着刺耳的尖叫声,似乎,有无限冤屈。

    林怀安没有再去管那替死鬼,而是踩着脚底下的血土,慢慢往前走着。

    在这里,明显比阴司更压抑,能诱发人内心深处的恐惧和黑暗,四处弥漫着一种说不出的惊悚味道,能将人活活逼疯。

    不过,那只是针对弱者,对林怀安来说,这里的一切,都不能影响到他的心神。

    他就像一个旁观者,默默看着一切。

    四处观察一番,林怀安基本断定,之前在大千世界出现的那些邪祟,应该全部都是出自这里,包括阴司那些被操控的孤魂野鬼,也都是这些玩意在作祟。

    而这些,将大千世界搅得天翻地覆的幽冥界,只是一个叫段天,被称之为天魔的存在所创造的世界。

    对此,林怀安多了些兴趣,禁地那些存在,看样子确实很强,单凭这点就足以看出,禁地随便一位,都能压得整个大千世界抬不了头。

    他一直古井无波的内心也出现了一丝波动,突然想和这被称之为天魔的存在交交手,看看孰强孰弱。

    但明显,天魔不再这里,林怀安也不知道怎么去禁地,所以,只能让段天自己来寻他。

    想引出段天的话,那自然要在这幽冥界上做些手段了。

    林怀安默默想着,此时,幽冥界内,那些邪祟也都感觉到了生灵的气息。

    在这里,只有死气,从未有过生气,所以,它们全部寻着味道,都来了……

    林怀安看到了很多邪祟,长得奇形怪状,什么样的鬼怪都有,这些鬼怪,有许多都是在大千世界为祸一方的存在,让各派头疼不已的存在。

    此时,它们全部聚集在了一起,全部都来了。

    林怀安微微一笑,神色平静,缓缓抬起手,每个世界,它只要存在,那必然会有灵气在波动,而此处世界,所波动的灵气,就是那些和死气缠绕的存在。

    他抬起手,整个幽冥界的死气掺杂着灵气一起席卷而来。

    一股股灵气被他握在手心,散发着恐怖的气息。

    那些邪祟们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对,它们本能的,几乎同时停下了身子,不再前进,都是默默看着林怀安手掌心那团炙热的灵气之光。

    那是黑色的火焰,让它们胆战心惊,甚至,不少邪祟开始微微后退,它们感觉到内心深处的害怕,在告诫它们,快跑,不要留在这里,会死的。

    但是,已经晚了,因为林怀安此时已经抬起手,五指成拳,朝着前方那些邪祟一拳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