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从一拳打爆大宗师开始 > 第一百七十三章 菩提树应该还可以种回去吧
    林怀安奇怪的看了眼百里越,这百里越特意把自己喊来就是道个歉?

    随意看了眼四周,一片欣欣向荣,也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百里越这时道:“林爷,长生殿壮大之后,在下因为之前的事心中怨念未平,便去了农家,亲手宰了刘合道那老狗,还有一些搬弄是非的长老,并且将农家弟子全部收编了进来……”

    百里越说到这话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眼神和语气里不难看出他对农家当初那些将他逼走的长老们的怨恨。

    如今怨恨已除,他心里畅快了许多,不在像一开始那样,脸上始终带着一丝阴沉。

    百里越说的刘合道,这个人林怀安知道,农家的大宗师,后来投靠了朝廷,加上荆州那边空虚,大宗师被蛮族绑了,便取代了道门,接管了荆州的一切。

    当时百里越说过,刘合道为了接管荆州,和姬家那位族老联合起来坑害他,把他逼走出农家,他于是就来到江州,投靠了秦家。

    想起之前的话,林怀安也都一一记起,对于这事,他没有在意,摇摇头:“你如今是长生殿的殿主,灭个农家并不是什么大事,若是顾忌朝廷那边出手的话没关系,我让人和那边打个招呼便是,你只需安心经营好你的长生殿便够了。”

    百里越一听,连忙抱拳:“多谢林爷,不过这次请林爷来并不是为了让林爷出面稳住朝廷,朝廷那边自从太后驾崩之后,小皇帝一直对我多有拉拢,不可能会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农家得罪我。”

    百里越说到这里时,脸上还有点自豪,也对,林爷将长生殿交给了他,他经营到如今模样,也算是对得起林爷的嘱托了,而且如今长生殿也算是一方大势力了,各方势力都对他有过拉拢。

    对于朝廷拉拢百里越,林怀安并不怀疑,这很正常,如今阿离登基,章南礼那老狐狸也没了太后的约束,很多事办起来都顺手的多,阿离又信任他,自然将很多大权都交到他手里,以这老狐狸的手段,肯定到处示好拉拢扩展人脉。

    而且,恐怕拉拢的也不止长生殿这一处势力,现在每日都不断有新的势力崛起,章南礼肯定都不会放过对这些人的拉拢。

    百里越这时又继续道:“对了,林爷,这次请您来,主要是想说古佛寺的事。”

    古佛寺?

    林怀安疑惑的看了百里越一眼,那群老和尚被自己物理感化了一番,后来乖乖把明镜台交给了自己,还算识趣,也不知道百里越说他们干什么。

    百里越看出林怀安眼里的疑惑,直接道:“林爷,最近古佛寺在背里经常捣乱,影响我长生殿招收弟子,后来我暗中查探才发现,他们在抢人,不断把异人抢过去,让异人们拜入古佛寺。”

    百里越越说越气,最后神色还有些无奈:“林爷,长生殿就我孤家寡人一个,其他的都是才刚刚接触到术法,学艺都不精,古佛寺有一群老秃驴,个个实力几乎都在我之上,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把人抢走,甚至,若不是长生殿本身自带结界守护,我真怀疑那群老秃驴会不会冲进来弄死我……”

    百里越一番吐槽,林怀安算是听明白了,这老和尚在抢人,异人就是生源,古佛寺似乎很需要这些生源,不过因为拜入古佛寺要剃度,所以不少人都选择了长生殿,对古佛寺招收计划有很大的影响,于是,这群老和尚便开始抢人了。

    相比古佛寺老和尚们的霸道抢人,林怀安更好奇的是古佛寺为什么要抢人?

    正常来说,一个门派,能提供术法,这是很多人做不到的事,他们应该会把自己放在一个高高在上的姿态,可是古佛寺不一样,对于拜师的异人非常热情,甚至这次还主动出手抢人,这点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林怀安多了几分好奇,随即也对百里越道:“没事,我去一趟古佛寺,和那群老和尚打个招呼。”

    听到这话,百里越大喜,连忙拜谢,同时又说自己无用,还要劳烦林爷亲自出手等等。

    林怀安没有多说什么,挥挥手便告辞离去。

    上次去过一次古佛寺,这次也算是轻车熟路,到了古佛寺上空,看着下面一群明亮亮的光头,林怀安久久不语……

    古佛寺来回出入的异人看到自家门派头顶上漂浮着一个人时都有些好奇,等仔细望去时发现这不是江州那位林爷吗?于是,许多人争先恐后的拿出留影石记录着一切,手快的依旧在天机命盘上留言告知。

    这位林爷不管出现在哪里,那都是大新闻。

    古佛寺的老和尚正在后院敲着木鱼,念着禅,听到门外的小沙弥禀报说林怀安来了后,手中那念珠瞬间断线,洒了一地。

    “这……又来……?”

    老和尚懵着脸,吞吞吐吐道。

    上次明镜台被这位给顺走了,这次来不知道又打什么主意?莫非是院中那菩提树?

    想起后院的菩提树,这位林爷上次可是连续扫视了好几眼,老和尚心中一阵发慌,明明不想给,可是奈何打不过这位,到时候被逼着还是要给……

    他古佛寺,何时被人这般欺负过……

    老和尚越想越气,差点动了嗔念。

    不过最终还是冷静下来,缓缓吸了口气,尽量使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更温和一些,于是便站起身,拍打了下衣袍上的灰尘,往外走去。

    等出了院子,才发现,那位林爷已经在院子中了,正在那四处打量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看有没有好东西,等下顺便一块带走……

    院中的小沙弥也不敢拦着,就站在老远,小心翼翼看着这边……

    “阿弥陀佛,不知林施主光临我寺有何指教。”

    老和尚满脸假笑,走上前去,双手合十一礼,看上去依旧风度翩翩,器宇不凡。

    林怀安默默打量了眼老和尚,他能敏锐的感觉到老和尚笑容背后的怨念,不过他也不在意,毕竟上次确实拿了老和尚的明镜台,人家心中生点怨念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他也不在意这些,反正只要对手没有他强,那就只能憋着。

    “贵派最近到处招收弟子,发展的不错。”

    林怀安笑了笑,随意说道。

    老和尚一听心里却是一突,开始胡思乱想起来,莫非这位爷是觉得古佛寺到处招人,想图谋天下?然后这次来是警告的?

    可是以这位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应该没必要顾忌这些啊……

    老和尚想不通里面的门道,便尝试着问道:“莫非是我寺中弟子在招收人手时和林施主发生了误会?”

    这话老和尚自己都不信,要是真有误会,估计这位爷的性格,已经将那些弟子弄死了……

    林怀安摇头:“和我倒是没有什么误会。”

    说着又往前指了指,道:“边走边说。”

    说完也不等老和尚回应,就自主往内院走去,老和尚看到后连忙跟上,跟在后面,他觉得怪怪的,但是也没有多想,只是问道:“那林施主刚刚那一番话是何意?”

    林怀安走在前头,微微侧头一笑:“没什么意思,就是听说古佛寺最近和长生殿好像有些冲突,不对,应该是说古佛寺单方面碾压欺辱长生殿。”

    老和尚不傻,听到这话终于听出了一点名堂来,他表情微变,沉默片刻,随即干笑道:“林施主说笑了,这招收弟子都是各凭本事,哪来的什么碾压之说,而且弟子事关一派之兴荣,我寺招收弟子时自然会更上心一些。”

    “长生殿和古佛寺并肩,实力不容小觑,我们又怎会欺辱长生殿呢。”

    林怀安呵呵一笑,没有说话,此时已经走到内院,那颗普普通通,就像路边野树一样的菩提树正立在那里,他上前一步,老和尚还没有反应过来时,直接顺手将菩提树连根拔起……

    老和尚整个人顿时傻了,立在当场。

    林怀安这时才回头说道:“大师之前说得一句话我很喜欢,就是各凭本事,没错,只要实力够强,那自然能为所欲为。”

    “大师,你认为呢?”

    林怀安一边说着,一边拿着手中的菩提树,冲着老和尚招手,菩提树内,此时刚刚冒出一道金佛虚影,发出雷霆震怒,他虚影刚刚显形,口中低吼,还没有来得及张口说话,就挨了一拳,然后瞬间烟消云散……

    老和尚痴痴看着林怀安手中那有他整个人差不多大小的菩提树,此时树根上还沾着点土屑……

    这一刻,老和尚算是明白了,这位爷,就是来捣乱的,就是给长生殿出头的,就是不知道这两者什么时候勾搭在的一起。

    老和尚轻轻一叹,微微眯眼,心中不断告诉自己不要动怒,然后缓缓吸了口气,对林怀安道:“林施主,我寺确实和长生殿有些冲突,不敢并无伤人,只是正常的招收弟子而已。”

    林怀安点点头,举了举手中的菩提树:“大师说得对,我也只是刚巧路过,看到这棵树碍眼,便顺手扒了,并无侮辱贵寺的意思。”

    老和尚立刻一阵撇嘴,然后默默道:“林施主,我寺在和长生殿招收弟子中,确实发生了一些冲突,当时我寺有几位弟子脾气暴躁了些,就抢了一些本该拜入长生殿的弟子,贫僧已经惩戒过他们了,接下来贫僧也定会告诫寺中弟子,不要在犯相同的错误。”

    老和尚这番话说出来后就觉得老脸通红,明明是他让下面人这么做的,结果到头来还要把锅丢给下面人。

    林怀安听了却是咬文嚼字:“哦?不要在犯相同的错误?意思就是下次可以换个方式去招惹长生殿?”

    老和尚听到这话,心中顿时一阵怒骂,可脸上还硬是挂着笑容,这一刻,谁敢说林怀安和长生殿没有关系,他就弄死谁。

    老和尚压住火气,连忙道:“林施主误会了,我寺弟子以后定不会去主动挑衅长生殿的人,双方井水不犯河水,不会再有冲突的。”

    这些话算是保证了,当着林怀安的面保证,老和尚说完后自己心里也不太好受,这落后就要挨打,千古不变的道理,今天他算是体会到了。

    得了保证,林怀安这才收起那阴阳怪气的姿态和语气,然后将手中的菩提树交到老和尚手中:“行吧,大师,记住你说的话,不然下次我再来时可就没有这么好说话了。”

    老和尚看着递过来的菩提树,顿时愣在了当场,他半天没反应过来,这位爷,是要把菩提树还给自己?

    看这幅姿态,好像确实如此……

    老和尚傻眼了,他本来都打算好了,这位爷借着这个机会把菩提树弄走,他也没有办法,都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结果,这位爷居然要把菩提树还给他。

    这可是菩提树啊,是佛门至宝,别说佛门,就算放到其他仙门,那也同样是至宝,谁不动心?可这位爷倒好,居然就这么还给自己?

    老和尚突然觉得自己在做梦,反正要是他的话,他肯定做不到这点。

    林怀安见老和尚在发呆,笑道:“怎么,不打算要了?”

    老和尚一听,连忙动手一把将菩提树抱住,嘴里笑道:“林爷说笑了,这菩提树乃是我寺至宝,自然是要的。”

    林怀安呵呵一笑,对于什么菩提树,他一点都不在意,况且这次来本身就没有怀其他心思,纯粹就是给百里越出个头,警告下古佛寺,至于菩提树什么的,对其他人来说也许是至宝,是天大的机缘,可对他来说,能接的了一拳吗?

    这世间所谓的宝贝,所谓的至宝,在他眼里,还不如一缕灵气来得实在,他人眼中的仙器什么的在他眼中和凡间俗物并无差别。

    该说的话也都说了,林怀安没有在打算继续去恐吓这老和尚:“好了,已经没事了,我就先告辞了,这菩提树,应该还可以种回去吧?”

    老和尚一阵无语,然后默默点头,这心酸,谁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