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从一拳打爆大宗师开始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姑娘,你命中有劫
    一句屠龙罢了,身后十殿阎王都愣在当场。

    除了颜君,另外九殿阎罗目光都不太确信。

    颜君站在那里,眼神有些恍惚,似乎回想起曾经一位少年,手拿写着神算的旗子,对她说。

    “姑娘,你命中有劫,只需交予我三千纹银,我便可帮你渡过劫难。”

    等她给了三千纹银之后,才知道,原来是个骗子,跑了……

    然后,缘分便开始了,劫也开始了……

    如今回想起来,当初那少年语气和神色都显得很稚嫩,认真观察就能发现他其实是在骗人。

    而如今这位,一脸沉着冷静,哪还有半点少年稚嫩。

    林怀安此时面朝黑龙,天空上那些滚滚黑云随着黑龙向他一起压来,整片天空似乎都要塌了。

    他举起手,汇聚天地灵气,灵气在他手中化作一把锋利无比的刀光,朝着那黑龙挥刀斩去!

    黑龙无惧刀芒,迎面而来,那狰狞大嘴吐出一抹炙热黑色火焰,这火焰,能焚烧一切!

    然而,火焰刚刚吐出,还没来得及挥洒在大地,那刀芒已经到来。

    刀芒不见头尾,横空而来,直接将火焰劈裂开来!

    火星点点,被刀芒的光芒所覆盖,所有的一切都在刀芒中消失匿迹。

    刀芒划过火焰,随即便落在那黑龙身上,厚实的鳞片散发着幽幽黑光,虽然坚硬无比,可在刀芒面前,就像一块嫩白的豆腐,直接被切割开来。

    黑龙发出痛苦的嘶吼,体内流淌出一抹抹黑色气体,就像生灵体内的鲜血,龙身也被刀芒碾碎!

    十殿阎罗一脸震惊,这之前还叫嚣的黑龙,让他们无力反抗的灾劫,他们躲了这么多年,没想到这次居然就让这位一刀给斩了?

    黑龙被斩,那黑色云层也开始消散,慢慢淡去,血月再次显现出来,横空浮现在天空之上。

    “林先生厉害……”

    颜君投来复杂的目光,似乎当年那个需要她保护的骗子已经不再需要她了,甚至还反过来保护她了,就像这次,没有他,自己应该会死在这里……

    另外九殿阎王也面有愧色,之前他们还没当作一回事,现在想想,个个老脸一红,微微低下头,然后一起抱了抱拳,表示感谢。

    林怀安没有把这些感谢的话当回事,只是随意瞟了眼。

    九殿阎罗看出了他的不耐,也不在意,微微一笑,然后纷纷告辞,颜君留下来继续负责招待。

    不过对于阴司,林怀安没有多留的打算,也提出了告辞。

    颜君微微一笑:“先生以后若是有时间的话,也可以常来……”

    林怀安没回话,此时,典山和天邪鬼魅已经小跑出来,之前外面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他们自然感觉到了,便赶了过来。

    不过奈何自家大爷太强,直接一招就把那黑龙给秒了。

    看到来人,颜君也收起眼神中的留恋,转而冷静道:“林先生以后若是有机会,可以去生死界看看,我阴司的地藏王就是去了生死界,追求更高的法则,不过一直没有踪信,也不知道如今如何了。”

    林怀安来了点兴趣:“生死界?”

    颜君点头:“据说,大千世界禁地内那些人,就是从生死界回来的,一般十去九死,所以留在禁地的大能很少,以先生的修为,应该可以安然从生死界归来。”

    林怀安继续追问:“那你可知生死界的一些事情,入口又在哪?”

    颜君先是摇头:“生死界入口在哪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想去生死界,需要机缘,需要自己在茫茫大千世界中寻找,也许哪天通道的入口就出现了。”

    “至于生死界的一些事情,我只知道那里似乎是一处古战场,有很多机缘,所以能去哪里的都是修为通天者,去了后基本每日都在争斗,所以能活着回来的渺渺无几。”

    林怀安记住了这点,对于生死界,也有了些好奇,随后点点头:“多谢告知。”

    一句简单的道谢,直接让后面的典山呆住了,自家大爷,什么时候开口说谢谢别人了?这貌似还是他第一次听到。

    颜君不知道这点,只是笑着点头回应了下,然后也洒脱的抱了抱拳:“那先生去吧,他日再见。”

    和颜君告别之后,林怀安一行也离开了阴司,天邪鬼魅死皮赖脸的要跟随,它说如今阴司神邸回归,留下来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它不想在待在阴司了,要跟着林爷。

    林怀安没说话,算是默认了,典山倒是嘀咕了几句,怎么回来还带着个鬼东西……

    一路无言,就是和来时不一样,阴间的变化很大,之前那大灾劫的出现,惊动了很多沉睡中的神邸,也都6续苏醒,一座座阴间的长街也慢慢从黑雾中浮现,一个个阴灵也出现在长街上,开始回到正常的轨迹。

    林怀安则是带着典山还有天邪鬼魅,通过阴阳桥直接回归到秦府后院。

    天邪鬼魅为了展现自己的价值,自愿要求陪同徐前缘和王今生,一起镇守这通道,避免有不长眼的邪祟跑出来祸害人。

    至于阴司神邸,他们一般都不会随便来到阳间的,而且这林爷刚刚帮了阴司那么大一个忙,阴司定然也会打招呼,不可能随便交恶这位林爷。

    天邪鬼魅如此识趣,林怀安当然也不会说什么,点头应许了,然后便对典山道:“镇魂桩拿出来。”

    典山二话没说,立刻唤出镇魂桩,然后摆放在院内。

    吸收了许多邪祟的镇魂桩此时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附在表层的那些符文印记变得更加清晰了,还多了许多图像,这些图像仔细观察会发现,好像就是之前收拢镇压的那些邪祟,此时全部都附在了上面。

    “大爷,镇魂桩吸收了邪祟,好像变得更强了,而且,我感觉似乎可以召唤里面的邪祟为己所用?”

    典山不太确定,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林怀安则是默默看着,也微微点头,算是认可了典山的说法,一旁的天邪鬼魅立刻道:“这镇魂桩我知道一些,以前我听说,凡是被收入镇魂桩的邪祟都会受到制约,操控镇魂桩的神邸好像可以以此来控制里面的邪祟。”

    典山听话一双牛眼闪过兴奋:“这岂不是说我以后也可以控制这些邪祟了?”

    林怀安在一旁打击道:“这应该根据你修为来控制的,以你现在的修为,恐怕最多也就能操控几只邪祟罢了,充其量就比长生殿的术法要好用一些。”

    典山听了后立刻想起自家大爷使用镇魂桩时候的画面,在想想自己的,立刻老脸一红,呵呵傻笑起来。

    此行去了躺阴司,成果也算圆满,林怀安又喊来自家小侄女。

    秦画到来后便立刻汇报了这些日子里的一些情况,说的最多的还是那些异人。

    小侄女笑道:“大爷,这些异人啊,虽然脑子灵活,经常有些奇思妙想,不过就是太喜欢争强好胜了,内部也不太团结,创建了许多所谓的帮会,在城里不敢惹事,就经常去外面打架斗殴,经常闹出人命。”

    “因为是在城外,城防军也不管,仍由他们内斗,而且有了明镜台,我们已经联合各地,对邪祟进行了等级划分,异人们为了军功,经常不眠不休的去找邪祟麻烦,甚至,还抢着邪祟打,不过这一枪,就又是一阵内斗……”

    秦画说到这些事的时候,小脸上还涌现出笑意,似乎觉得很好笑,难得露出小女儿家哪种本该有的看热闹心态。

    她这当家做主久了,上面有大爷照应着,对于灵石、装备什么的,不能体会到有多难得,不知道异人们为了这些玩意,经常拼着老命,所以对于他们这种互殴行为,她反而会觉得搞笑。

    但是对异人来说,那就是变强大的根本。

    林怀安点点头,异人的这些行为,他之前就猜想过了,随即又问道:“江州一定要多吸引些异人驻扎,他们的存在,能刺激很多东西,把不能变成可能,所以,只要能留住异人,多付出一些装备什么的都可以。”

    秦画点头:“大爷放心,对于异人的政策上,我们一直都听您的,现在各州的异人数量加一起还没有我们江州的多,异人们为了能在江州驻扎,也致使我们这里房契价格高的吓人,不过即使这样,每天还不断有异人涌入。”

    林怀安继续点头:“府中的护卫修为也不能落下,该考核的时候必须要加强考核,不管对方背后是什么关系,是不是府中老人,这点都不能改变,修为才是根本。”

    秦画:“大爷说的是,我知道的,情义归情义,规矩归规矩,对于府中老人这些后辈充当护卫,考核的时候我没有留一点情面,都是一视同仁,甚至有时候还会更严厉一些,来堵住其他人的嘴,毕竟府中护卫都是亲信,我们都懂得。”

    “不光府内,就是江州城内那些城防军,也都要经过很多考核,现在这些任职的城防军,都是精心挑选出来的精锐,刘先生经常还会过去亲自教导,帮助他们。”

    林怀安笑了笑:“刘宗言倒是有些闲工夫,况且,他不但可以帮人,还能顺便试一试自己新学的术法,毕竟,这些城防军都是活靶子。”

    秦画听着也笑了笑,她倒是没有想那么多,转而道:“对了,大爷,您之前说的长生殿殿主百里越派人来过几次,都是问您在不在,我都说您有事不在回绝了,他说大爷若是回来了,有时间的话请去长生殿一趟,他有事找。”

    百里越找我?

    林怀安楞了一下,当初将长生殿托付给百里越后他几乎都快忘了这事,当时就想着留个后手啥的,如今听秦画这么一说,他才想起了好像还有百里越这么一个人……

    对于百里越,林怀安还是有些了解的,表面看上去是一个粗糙汉子,可实际内心精明着,有不少小心思,他找自己,那肯定是有事,不会无故放矢,于是便点点头:“行,反正也无事,就去一趟长生殿看看。”

    秦画微微点头,随即便起身告辞,府中还有些事要处理,这几日,一直忙碌着。

    秦画走后,林怀安也吩咐了其他人几句,该干嘛就干嘛,随后也腾空而起,朝着长生殿的方向而去。

    一路御空而行,自然又是一片惊叹声传出,更多的是羡慕,羡慕能御空的都是手中灵石丰厚之辈……

    林怀安到了长生殿之后没有墨迹,直接去找百里越。

    以他的修为,守着门口结界的护卫自然不会发现。

    如今,长生殿发生了很多改变,多了不少建筑,这些建筑都很精细,都是百里越在分发师门任务时,手底下那些异人弄过来的,毕竟门派的装饰也是脸面,自然不能显得太寒酸。

    而对异人来说,这种搞什么精致建筑,装饰门派的活都是最轻松的,经常许多人抢着做,毕竟在外厮杀是要冒着生命代价的,哪有这种活轻松,而且奖励都差不多。

    林怀安一路上见到不少异人,和古佛寺一样,人气很旺。

    相比加入古佛寺要留着一个大光头,长生殿显然更受异人喜爱。

    百里越如今也有了一派掌门的风范,此时正端坐在书房内,默默翻看着书册。

    对于如何经营好一个门派,他还是有些经验的,毕竟他以前是农家侠魁,对于管理方面,算是比较擅长了。

    不过,现在的他,最想做的还是将长生殿的术法在修炼的更进一步,早日将那些长眠在此的兄弟们复活过来……

    “林爷!”

    正翻阅书册的百里越感觉到身边好像多了一个人,他抬起头,先是一惊,等看清来人后,连忙笑着站起身拜见。

    林怀安微微挥手:“听说你之前派人去了秦府数次,找我有何事?”

    百里越连忙站起身,绕过书桌,走到林怀安身前,面带愧色,拜道:“林爷,先容在下认个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