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从一拳打爆大宗师开始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我从不认命!
    这话虽然压低了声音,声音极小,但是以林怀安的修为,自然是听得真切,他默默看了眼颜君,没有说话。

    颜君也意识到嘴误,想了想便道:“林先生一个大男人,胳膊上纹着这鲜红印记,不觉得有失体面吗?”

    林怀安低头看了眼,随意问道:“此物何解?”

    颜君笑了笑:“这火焰印记,都是一些狐媚女子最擅长的勾引人手段,一般下了印记之后,就会盯着目标,绝不罢休,先生肯定是来时途中不小心中了这邪魅手段,幸好发现的及时。”

    林怀安不懂这些,听了这话,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就是那喜轿中的红装女子下的印记,当时他没有在意,这玩意也不知道怎么弄掉,就一直留到现在。

    如今颜君解释了来历,他便问道:“如何解决?”

    颜君微笑,看上去很坦诚:“解铃还须系铃人,谁下了这印记,先生直接把她杀了便是,自然也就一了百了了。”

    颜君看上去很和善,一脸人畜无害,说出来的话听上去好像也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

    林怀安却能明显感觉到,颜君说这话时,眼皮微微眨了一下,而且眼神深处还闪过一丝期待和幸灾乐祸,外加报复的快感。

    这种种复杂的情绪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是林怀安依然捕捉到了,他瞬间明白,这颜君怕是有什么事瞒着自己,想借刀杀人。

    林怀安随意道:“颜君手段高超,不若你来帮我这个忙如何?”

    颜君一听,微微一愣,随即摇头:“先生,那狐媚手段不一般,我也难以解决,若是先生亲自出手,肯定是手到擒来。”

    林怀安盯着颜君的双眼:“听你这语气,你认识她?另外,你又如何能断定我出手就手到擒来?”

    颜君被盯着,心里一阵发毛,眼皮又是轻轻一眨,嘴里笑道:“这狐媚我不认识,不过是听闻过而已,都传她手段非凡,至于先生,这次我阴司能在沉睡之中觉醒,全赖先生凭借一己之力激活了镇魂桩,否则我等恐怕还要继续沉睡下去,所以,先生既然能激活镇魂桩,那肯定能轻松擒住那狐媚。”

    颜君说话时尽量压低自己的情绪波动,看上去很淡定,不过在林怀安面前,任何细微的变化都难逃他的察觉,就像现在颜君这样,说出来话的,看似很真诚,其实是半真半假,至少确定了一点,她和嘴里的那个狐媚,有过节,而且特别希望自己亲自解决那狐媚。

    林怀安心里隐约猜测着一些事情,从颜君之前所说的所谓的前世,在联想这次遇到的那个红装女子,前前后后连起来看上去似乎很凑巧,就好像冥冥之中已经注定了什么。

    他想不通更多,也懒得去想,没有直接回答颜君的话。

    颜君看到林怀安沉默,顿时急了,她如今执掌阴司,对于轮回因果这些自然是精通的,心中暗道难道这因果真的这么厉害?这看上去冷酷无情的林先生,这一世依然受到了上一世的影响?

    颜君心里急切着同时,天空之上,那轮血月突然变得黯淡起来,血红色的光芒开始慢慢消散,周边的黑雾也越发浓烈,黑云涌起,整条长街上,那些面无表情的阴灵此时也都慌慌张张纷纷开始四散,急忙去逃离。

    颜君注意到一场,双眼望着天空,一脸严肃道:“先生可知当年我阴司神邸为何相继陨落?”

    林怀安斜睨了她一眼,这个自己当然不知道,也没说话,就这么看着。

    颜君继续道:“当年如其说是我们陨落,还不如说是我们为了躲避灾劫,故而选择沉睡,一直等到至今。”

    “这些灾劫,才是真正让大千世界闻风丧胆的存在,这阴间的邪祟,通过裂缝去了外面,很多都是得到这些灾劫之力的相助,才修为大增,祸乱阳间。”

    “当年,这大灾劫降临在我阴司,为了保存实力,我们被迫选择沉睡躲避,十殿阎王如今也只有我率先醒来,其他的九位估计也就在这些时日了。”

    “不过,我没想到的是,隔了这么多年,就我一个人独自醒来,这大灾劫居然还会再次出现,莫非这就是定数?”

    颜君一个人唠唠的说了一堆,林怀安默默听着,对于颜君,他也有了个初步的了解,就是非常相信所谓的因果定数,相信所谓的天命。

    而对林怀安来说,他从不信这些,他从不认命!

    “咦,他们似乎都醒了?估摸是感觉到灾劫之力了……”

    颜君突然惊疑了一声,随着她的发声,直接长街上,突然多出九尊庙宇,约莫和阳间的土地庙般大。

    九尊庙宇伴随着黑紫光芒,眩人眼目,一缕缕强横的气息也在里面生根发芽。

    那气息越来越强烈,接着,九尊庙宇分别打开,九尊相貌不一的强者从内走出。

    加上颜君,刚好是阴司的十殿阎罗!

    “拜见颜君!”

    九殿阎王互相打量了一眼,然后走到颜君面前,齐齐一拜。

    一旁的林怀安有些好奇,这阴司十殿阎王地位按理来说应该平等,为何这九人会单独去拜颜君?

    颜君一边和九殿阎王客气了几句,虽然许久未见,但是彼此之间并没有显得生疏,她一边客套的同时,一边偷偷瞄了眼林怀安,似乎猜到了林怀安的好奇,她有些得意,小嘴微微上扬。

    不过很快,她收起笑容,对另外九殿阎王道:“当年我们为了躲避灾劫,选择了沉睡,可是如今醒来却发现灾劫依旧存在,这因果定数似乎并没有放过我们,接下来,我们必须要面临现实,如何去对付这灾劫。”

    听到这话,另外九殿阎王都面容严肃下来,纷纷点头,一起望来,想看看这位颜君有没有什么办法。

    颜君见到众人期待的目光,她苦笑着摇摇头:“各位不用看我,若是有办法,当年也就不会选择用沉睡长眠来躲避这灾劫了,这灾劫威力惊人,若是不能解决,估计以后就再无阴司了。”

    “灾劫是因我等而起,我们就是这个命数,这点从我们沉睡了这么久,如今醒来这灾劫就再次出现就可以看得出来,所以我觉得,我们若是选择献祭,牺牲自我,或许能抵消这灾劫,保住阴间。”

    说话的是一位穿着黑色服袍的老者,精神矍铄,板着张脸,面容严肃认真,语气也振振有力。

    旁边几殿阎王听了也有一半点头附和,另外一半却是摇头,道:“秦广王,你说得这个虽然有可能,但是你可曾想过,若是我等死了,这灾劫还没有消失呢?若是我们活着,联手的话,或许还有一线生机,给其他阴灵争取一点机会,可若是一点都不反抗,就自我了断,这灾劫定会将阴间毁灭。”

    剩下的几位阎王也各执一词,相互诉说自己的意见,一时间,尽然不能统一意见。

    有人叹道:“唉,若是地藏王大人在此就好了,他坐下神兽谛听可窃听大千世界,也许能找到破解这灾劫的秘密。”

    又有人摇头:“若是地藏王大人在,当年我们也就不用选择去沉睡了,地藏王去了生死界之后就一直踪信全无,查不到一点痕迹,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我啊,现在想的是,要是我们一直都没醒该多好,或许说不定有朝一日还能等到地藏王大人回来解决这个难题。”

    一边说着,一边话锋一转:“对了,我们是如何醒来的?又是谁唤醒了我们?”

    他这话一出,旁边的人也相互观望了一下,最后目光纷纷落在颜君身旁的林怀安身上。

    颜君这时也解释道:“这位是林怀安林先生,是他激活了镇魂桩,触发了解禁禁制,所以我们才一一醒来。”

    几位阎王听了后默默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这时候跑出来怪罪人家那就真是不讲道理了,毕竟人家又不知道这些,况且,人家有实力激活镇魂桩,那实力肯定不低,也不是他们可以随便欺负的。

    不过,眼尖的发现了刚刚到现在,颜君的眼神看向这位时似乎有些微妙,于是试探问道:“颜君,莫非这位就是……”

    其他人也在此望来,多了丝好奇。

    颜君被九殿阎王同时盯着,也落落大方,点点头,算是承认了什么。

    九殿阎王听后立刻又看向林怀安,眼神夹着一丝审视和醒悟,还有惊叹。

    “没想到啊,这真是定数啊,天命果然不可违啊,颜君,这种事居然都能让你碰到,这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最后唤醒你的居然是他……”

    九殿阎王和颜君之间说得到底是什么,林怀安听得是一知半解,也懒得去更深层次的思考,只见到颜君听了几位阎王的话后用力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她本身就对因果定数很执迷,如今更是认同了。

    轰————

    几人议论之间,那黑云层中传来一声巨响,像是一道霹雳落下。

    伴随着巨响,黑云再次翻腾,一条黑色长龙似乎出现在了云层中,那黑龙目光血红,吐着红色信子,一身黑色鳞片,散发着点点寒光。

    显然,刚刚那轰声是从黑龙嘴中发出来的,它又发了几声怒吼,不断响起霹雳声。

    “这灾劫果然强大,我在面前,居然一点反抗的想法都没有……”

    几位阎王默默看着黑龙,神色阴沉,语气也极为低落。

    颜君也同样如此,不复之前的自信,或者说,在灾劫出现后,她的自信就没了。

    “先生,我送你离开阴间,再过不了多久,阴间估计就没了。”

    颜君看了眼林怀安,眼中闪过一丝不舍,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显得很自然,没有什么矫情感,就好像一个认识的朋友,随口说了几句罢了。

    林怀安默默将颜君的神色尽收眼底,随口道:“既然去阳间能躲避灾劫,你们为何不去?”

    这话其实有些明知故问,不过他还是想亲口问一遍。

    颜君听了立刻道:“这灾劫是因果定数中的一环,我们就算去了阳间,这灾劫也会跟着去的,到最后,害得还是阳间那些无辜人,既然都躲不了,那又何必再去祸害其他人?毕竟阳间那么多生灵,若是因我们而死,我们死后也会不安的……”

    颜君说这话时,其他几位阎王也神色无异,似乎很认同她的观点。

    林怀安微微点头,随即看了眼黑龙,笑道:“你们好歹也是统御阴司的十殿阎王,如今一条黑龙就让你们束手无策了?”

    秦广王听后立刻转过头,板着脸:“年轻人,就算你能激活镇魂桩,实力不一般,可是我们十位,随便拎一个出来也能轻松激活镇魂桩,所以,这不是你骄傲的资本,我劝你听颜君的,老老实实回阳间,毕竟这灾劫没有盯上你,你不在这因果之中。”

    林怀安没有在意秦广王的脸色,只是若有兴趣的打量了眼那黑龙,道:“我虽不在因果之中,但是我可以主动跳入这因果。”

    颜君一听立刻急了:“林先生为何要主动跳入这因果?这和送死有何区别?你不如留着大好的前途,若真有心……来年在替我……们报仇便是……”

    林怀安看了眼一脸急切的颜君,道:“你之前说过一切都在因果定数之中,都在天命之内,没有人能逃脱的了,那我今天就告诉你,我不信天命,因为我从不认命!”

    语毕,没有在搭理颜君等人,直接踏前一步,御空而起,一身衣袍随风舞动,黑色长发飘逸,好像一位谪仙人,对视着那黑龙。

    黑云下那黑龙似乎感觉到林怀安身上那挑衅的味道,它张牙舞爪,怒吼一声,身边涌起无数黑雾,这些黑雾变化多端,每一道黑雾都是致命的武器。

    黑龙发出惊天一吼,随即身边那些黑雾纷纷朝着林怀安而去!

    黑云下,林怀安额前发丝被吹拂到耳后,他微微抬手,语气漫不经心:“屠龙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