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从一拳打爆大宗师开始 > 第一百五十章 门派开放,古佛寺
    “哥哥,你有点凶哦……”

    那精致小女孩转眼变成了一个怪物,语气也不再柔弱甜美,转而变得粗鲁暴躁,声音带着一丝怨毒,一双眼珠子也凸了出来,正恶狠狠看着林怀安。

    林怀安不为所动,抓着那脖子一样的怪物,一拳打出。

    虽然是阴间,可是灵气并不缺少,这一拳下去,所牵引而来的灵气,足以轻松毁灭这个怪物。

    “在这里,我是不死的!我可以永生!”

    那怪物瞪着眼珠子,用嘲讽的目光看着打过来的拳头,也不躲闪,就站在远处,迎接着那拳头。

    拳头到肉,一声扒拉声响炸开,那怪物的身躯直接被一拳打得四分五裂,整个身体都被强劲的罡风撕裂成粉末。

    不过它被撕裂之前嘴里还喊着我即将重生……

    林怀安听到这话,一拳下去之后,想了想选择了等待一下,不过等了片刻,也依然没有见到那怪物所谓的重生……

    怪物没有重生,林怀安也没有多想,脚底下,那片黑红色土地里面,有更多的邪祟隐藏在阴影之中而来。

    天空上,那轮血月已经再次出现,空荡荡的阴间,四处传来轻轻的低吟,偶尔还会有那么几声尖锐的尖叫声响起,甚至,有时候,好像有人站在背后吹着气,撩动着发丝。

    林怀安静静而立,不为一切所动,只是默默看着,四周此时到处都是邪祟,虽然没有显形,但是血腥味已经越来越浓烈,无数冰凉怨毒的呐喊在嘶鸣着。

    终于,一只手破土而出,一把抓住林怀安的脚裸,那只手的皮肤表层已经腐烂不堪,各种裂缝清晰显现,里面残留着一些黑色迷雾,淡淡飘散。

    这只手只是开始,就像是吹响了进攻的号角,接着,一只只手破土而出,整个黑土地上,放眼望去,密密麻麻不计其数。

    天空上,四面八方,一群群黑影披着黑袍飘来,黑袍下,一双双死鱼眼泛白着绿光,手中拿着镰刀,一滴滴鲜红血液从刀刃上落下。

    鲜血滴入地面上那一只只大手,像是无穷的补品,那些大手们更加兴奋了,形态也变大了几分,疯狂向林怀安涌来。

    抓住他脚裸的那只手也更加用力了,想将他拽入地下。

    林怀安一脸淡定,抬起脚,然后对着那只手就是一踩……

    大手四分五裂,再无刚刚的叫嚣。

    那一瞬间,整个空气都安静了……

    四周的一切邪祟似乎都在那一刻停滞了,默默停留在原地,所有的一切也都跟之凝固。

    接着,更大的怨毒惊悚呐喊响起,掺杂着愤怒。

    地面上那些手,一起抓来。

    天空上那些黑影挥舞着镰刀,也一起落下。

    林怀安没有墨迹,抬起手,一拳朝着前面打出。

    这一拳,看似打在了空气上,前方一面平躺,空荡荡。

    但实则,那聚集而来的灵气,直接暴躁的将四周那些邪祟撕裂个四分五裂。

    一拳将四周的邪祟打得魂飞魄散,林怀安并没有停止,归纳整个阴间灵气为己用,继续朝前踏去。

    远处,不断有邪祟出现,个个面相可怖,气质阴冷,出现时,伴随着各种阴风和来自地底深处的呐喊。

    林怀安无视了这些或许丢出去能震动一方的邪祟,双眼在里面扫视着,凡是不能入眼的,都直接一拳打去。

    最终,倒是有一个穿着黑袍,看上去和常人无异,并没有一般邪祟那般丑陋的‘男人’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个‘男人’一直静静站在远处,一动不动。

    林怀安盯住了那个与众不同的邪祟,直接朝着他而去。

    那邪祟似乎也发现了林怀安的目的,开始掉头逃窜,这个从阳间来的男人,太强了。

    “你再跑我就弄死你。”

    林怀安朝着那邪祟喊了句,此时周边的邪祟已经被清理的差不多。

    那正准备逃跑离去的邪祟身子一震,走了三步,又停留在原地,然后回过头,看着林怀安,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林怀安上前,无视了那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你们这谁做主?”

    男子眼珠子一转,立刻道:“我们这里,归天邪鬼魅大人掌管……”

    林怀安点头:“带我去见它。”

    男子想了想,没有犹豫,点点头,便在前面带头。

    他所说的天邪鬼魅是属于这片领地最强的邪祟,而他属于其下几位统帅之一。

    本来这次阴阳桥大开,发现到了来自阳间的气息,地狱各地邪祟震动,它们离这里最近,便由他带人抢先赶来,结果看到了这个可怕的男人,来自它们一直视为弱小的阳间。

    一路无言,由男子领头,很快,林怀安便见到了那所谓的天邪鬼魅。

    明显也是一个实力强大的邪祟,和男子一样,身形和正常人无异,正端坐在一处血池面前,双眼冷漠的看着他。

    林怀安不想废话,上前一步:“这里既然是你的地盘,那我有件事交待你,以后,我不想看到有任何的邪祟从你这里踏入阳间。”

    其他裂缝林怀安管不到,但是这里他可以管,阴间邪祟这么多,他没心思去一个个解决。

    天邪鬼魅坐在血池前,脑子有点懵,它已经很久没有接触过来自阳间的生灵了,当年地狱大劫,神邸陨落,它们这些孤魂野鬼什么的也就出来肆意游荡,还有许多去了阳间。

    它不喜欢阳间,所以一直未去,也不知道和阳间的人怎么打交道,就是之前听别的领主说过,说阳间的生灵很弱,很好欺辱。

    每次去的时候,能毁灭一个又一个世界,能得到极大的快感,最关键的是,那么多生灵,那么多阳气和精气,正是地狱这些邪祟最喜欢的。

    如今,它这里出现了通往阳间的气息,直接惊得四方而动,它自然也被惊动了,便让人去打探,结果得到消息,说是那个来自阳间的人,很强……

    有多强它不知道,也没有在意,但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居然来主动找它。

    它不想谈,只想从这个男人嘴里稍微了解一下阳间的情况后在弄死他,所以便让他这样一路畅通无阻的来了。

    结果,来了后,这个男人一张口就是这种命令式的语气,它听着很不爽,突然决定先弄死这个男人。

    想了很多,思绪一瞬而过,天邪鬼魅张口道:“我乃天邪鬼魅……”

    下面,林怀安也不知道上面那坐在血池前的怪物说着什么,直接朝着侧面一拳打出,猛烈的拳风直接将那一座座奇奇怪怪的,类似于墓地一样的建筑夷为平地……

    顺便说道:“做不做得到?”

    天邪鬼魅看了眼那化为平地的场地,张了张嘴,到嘴的话没有说出口,它想了想,接上之前未说完的话,道:“愿为大人效力……”

    林怀安满意的嗯了一声,邪祟也不是不讲道理的,而且还相当好交流,并不像九千秋说的那般残暴。

    没有废话,林怀安直接转身离去,这次来的目的就是这么简单,一是想见识一下所谓的阴间,二就是秦家大院是闲来无事逛逛的院子,而不是邪祟们通往阳间的通道。

    林怀安走后,先前那带着林怀安过来的统帅看着天邪鬼魅,支支吾吾道:“大人,如今各地统领都闻风而动,我们不让它们进去,怕是不好交代啊……”

    天邪鬼魅阴着脸,想了半天才道:“先走一步看一步,能拖则拖。”

    统帅眼珠子转了转,小声道:“要不联合下其他几位大人,以您们的能量,加在一起,未必就怕那奇怪的人。”

    天邪鬼魅脸一黑:“他要是再来阴间,不找其他人,一心就要弄死我怎么办?你出的这馊主意,究竟有何居心?”

    统帅哑口无言,不再说话,旁边有黑袍护卫握着镰刀,漂浮走来,斜睨着它。

    ……

    滴!群体任务完成,已成功解救赵玄子,五年寿元奖励发放,机缘之地古佛寺开放!

    赵天一身鲜血,站立在悬崖峭壁之上,旁边,是一具具尸首,有他们这些异人的,也有南蛮将士的,很多,随处都是可见的小山头。

    赵天听着提示,眼中并无喜悦,眼神有的只是麻木和一些劫后余生的迷茫。

    就在刚刚,看着一具具尸体倒在面前,再无生机,那瞪大的眼睛,无一不再告诉他,这真不是游戏,死了就真的死了,命真的只有一条……

    异人联合赵玄子那些徒子徒孙,趁着南蛮那些大萨满不在,硬是靠着人数上的优势,强行横推,将赵玄子解救了出来,不过代价自然是很重大,死伤惨重,无数之前还笑着交谈的人,此时都变成了尸体。

    滴!开放新门派,古佛寺!若得长生法,可前去古佛寺寻求机缘!

    又是一道消息在赵天耳边响起,这一次,他眼睛终于有了光芒,门派?可拜师?很多人和赵天一样,内心激动,因为这意味着,他们不用再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寻找着什么仙术了,若是拜入门派,那很多东西,自然都比较容易到手。

    随着那道声音,天际一道金光突兀而起,化作金色光柱,冲破云霄,天空上,一朵朵白云间,无数金光佛像出现,这些佛像栩栩如生,千姿百态,云层被金光照耀,各种梵音响彻长空。

    同时,秦府那颗古树也同时发生了变化,古树之上,异象再现,那金光虚影也浮现而出,那双金色大手朝天做出一个托扶的动作。

    第一次,有苍老的声音从虚影里传出:“何必再回来……”

    ……

    深山之内,丛林环绕,一眼不见头尾。

    百里越带着数万跟随自己的农家弟子出现在山间小道上,这些人,个个带着一些特殊装备,整齐一致。

    “侠魁,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此处必有大墓!”

    一瘦下男子走到百里越身旁,轻声说着话。

    百里越点点头,声音粗犷:“那让兄弟们在加把劲,我可是在林爷面前立下了军令状,这次非要给他找一处机缘不可,若是成了,大家回去后都会得到林爷庇佑,好好干!”

    “好!”

    身后,无数人齐齐呐喊,精气神十足,个个摩拳擦掌,看着四周的环境。

    根据他们的经验,此处地理位置确实很特殊,而且对应的星辰方位也不一般,必然是大墓。

    “上家伙!”

    百里越大喊了一句。

    身后农家弟子立刻动身,熟练的将各种工具一一拿出,然后端着星罗盘,开始测量划线。

    他们手中拿着很多刷了红漆的铁钩,以中间为支点,直接在一块平整的土地上开出一道地门。

    一整块沙土被掀起,露出了厚重的青石板砖。

    百里越一脸兴奋,立刻让人撬开,这果然是大墓,光这地门便可以看出点名堂。

    农家弟子也热火朝天的撬着板砖,板砖厚重,长久和地面贴合,严丝合缝,想弄出来,极不容易。

    他们费了一番功夫,终于将板砖彻底清除,随即,一条阶梯大道出现在他们面前。

    百里越立刻喊道:“上火,排好队,下墓!”

    农家弟子立刻应声,点着火把,沿着阶梯而下。

    百里越走在人群中间,身旁是贴身护卫保护,他是主心骨,自然不能有失。

    不过,除了一些守在暮外的农家弟子,等其他人全部踏入大墓之后,那阶梯外面,突然多出了一层淡淡的结界,彻底隔绝了内外!

    守在外面的农家弟子看到这一幕,连忙试着敲打这层结界,像是一块镜面,软绵绵的,但是仍他们如何敲打都没有一点作用!

    “这可如何是好?!”

    有农家弟子急切道。

    立刻有人说:“侠魁是受了林爷托付来此,我们派人去告知林爷!”

    ……

    大墓内,百里越不知道外面的情况,继续接着昏暗的柴火前行。

    突兀,一阵暗风吹过,柴火熄灭,黑暗中,无数嗖嗖声传来。

    百里越凭借耳里,敏锐的感觉到,这是冷箭!

    “趴下!”

    黑暗中,百里越发出了大喝,提醒着众人。

    无数农家立刻一一爬服在地。

    然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