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从一拳打爆大宗师开始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另类的神技
    秦天很少看到自家大爷这般严肃着脸,以往,大爷始终都是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他立刻乖巧的走出小院,去喊阿姐。

    秦画穿着淡白色长裙,从大灾劫出现,鲲降临开始,她就一直在安抚着秦府众人,对于府上大部分人来说,面对这样的异象,那肯定都是心乱如麻,慌慌张张。

    秦天经验不足,暂时还不能主持府上大事,关键时候,还是要靠她来。

    如今大灾劫不复存在,鲲也消失了踪迹,天空重见光明,府上的人也渐渐恢复了安静,纷纷开始小声议论着刚才的事,刚刚那一刻,面对这种天地异象,很多人都是绝望的,他们以为,这是神明降下的怒火,要惩罚他们。

    听了秦天的话,秦画立刻和众人告别,转身去了内院。

    起初看到那金光古树时,秦画双眼瞪大了一下,最后又很快恢复了平静,主要还是看到自家大爷一脸淡定的站在那里,什么表示都没有,她自然也就安心了。

    “大爷。”

    秦画上前,小声念了句,眼珠子好奇的看着林怀安,不知道自家大爷知道些什么。

    林怀安知道的也不多,都是普元告诉他的,他所做的,就是把话传达一下,姐弟俩,肯定是有资格知道这些的。

    秦画和秦天默默听着自家大爷的话,刘宗言他们已经离去了,留下来的九千秋默默站在一旁没有一点动静,他是外人,面对这些家事,他能做的就是没事悠哉悠哉的溜达到墙角,抬头望天,装作什么都没听到……

    金色虚影好像也没有兴趣去听什么家常,古树轻微摇晃,虚影转瞬便消散不见,院中再次恢复了平静,只剩下林怀安一个人的声音。

    林怀安长话短说,姐弟俩听得很认真,一个字都没有漏掉。

    随着自家大爷最后一个字落下,俩人立刻沉默了。

    十万西凉军,老娘居然是大元帅,爹爹居然是御林军大统领,后来被人加害,最后到了小小木阳县……

    这些话,姐弟俩听得有些懵,若不是说话的是自家大爷,他们肯定是不会信的,毕竟听上去太过离奇了。

    若非遇到大爷,他们这一辈子可能就这样待在木阳县,慢慢发展着家族,慢慢去壮大,最后消逝在茫茫红尘之中。

    现在听到这样的密辛,两人都很复杂。

    秦画抬起头,眉眼一簇,看着林怀安,神色温柔:“大爷,谢谢您告诉我们这一切,我和天儿都还小,很多事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做,大爷这次喊我们来,那肯定是有准备的,您直说便是,我和天儿听着,肯定不会插嘴的。”

    林怀安听后点点头:“这事本来是不想告诉你们的,因为我能解决,不过想到你们身为人子女,那自然是有资格知道这些,所以便喊你们来说了,至于我怎么做,我想了想,你们还是不用知道了,到时候,你们只需要知道最后的结果便够了,等替你们爹娘报了仇,答案到时候自然会告诉你们。”

    看上去,林怀安喊他们来,好像就是说了一些废话,但是表达的意思很简单。

    告知,了解,结果……

    就这三样,其他的,你们不需要知道。

    秦画和秦天对视一眼,也没有多嘴,做为长姐,秦画微微屈膝躬身:“大爷,您怎么做就怎么做,就如您说得,我们也帮不到什么,最后您直接告诉我们就可以了,谢谢您和我们说了这么多。”

    秦天在一旁抓了抓脑袋:“对,阿姐说得对,大爷,您想怎么来就怎么来,我们没有意见。”

    远处的九千秋听到这话,嘿嘿一笑,也好在这位是你们家大爷,否则哪里会和你们这群小家伙说这么多废话。

    “大爷,百里越求见!”

    院外,这时有护卫通报。

    百里越?

    林怀安愣了一下,上次百里越送来长生门钥匙,他替农家说了话,帮他们在东州拿下了一块地盘,此事也算了结,本应该不在有交集,他这次来又是何意?

    林怀安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拒绝,直接挥挥手示意通传。

    吩咐完毕后,林怀安又对秦画秦天道:“如今天降机缘,世界必将大变,这些日子,尽量小心谨慎些,免得某些蝼蚁自以为得了机缘,跑出来耀武扬威,误伤了你们就不好了。”

    知道自家大爷是关心之意,姐弟俩立刻点头应诺,秦画又道:“大爷放心,虽然这天下乱了,但是秦府不会乱,一切我都会妥善安排的。”

    秦画很自信,不符合年纪的成熟出现在她脸上,对于修炼一事她可能不通,但是说到管理,秦府上下,可没人能比得了她,哪怕就算现在情况发生了突变,对她来说,该怎么来还是怎么来,当然,这一切还是依靠背后有大爷撑腰的情况下。

    秦画和秦天退了下去,离开时百里越也在护卫的引导下进了内院,看到秦天时,百里越还热情的喊了声老弟,秦天也笑着应付了下。

    一边的九千秋听到后立刻老脸一抽,感情自己不是唯一一个?

    随即他看了眼百里越,立刻笑了,呵呵,一个普通不能在普通的凡人而已,哪怕气血雄厚些也是无用,毕竟,他可是已经修成了金丹啊。

    而且,这凡人身上没有仙气,就算和秦天结拜,也不能提供一点帮助,不能反哺都是无用的,所以要是哪天出了事,非让林爷或者秦天选择他和这位凡人只能活一个的话,肯定都会选择自己啊……

    九千秋在一旁疯狂脑补着。

    林怀安注意到这老头眼神不太对,立刻斜睨了他一眼,然后也不避嫌,直接看着百里越:“何事?”

    百里越立刻笑道:“林爷,如今我已经成了丧家之犬,特来投靠,还望林爷收留!”

    林怀安面无表情,百里越这话,若是说给其他人听,可能会引起震动,毕竟堂堂农家侠魁,居然变成了丧家之犬。

    不过他听了倒是没有啥感觉,只是想了想,懒得去理会这些事,摇头拒绝:“秦府最近不缺人,你换个地方看看吧。”

    百里越被哽了一下……

    他有些郁闷,虽然自己在这林爷面前不够看,可曾经怎么也是堂堂农家侠魁,多多少少还有点作用吧?

    他想了想,觉得应该是自己还没有表现出价值,立刻补充道:“林爷,农家先不仁,我才后不义,他们为了巴结大楚刑部尚书姬安,准备卸任我侠魁之位,甚至还有加害之心,我被迫无奈之下只好叛出农家,这一次因为东州主导的是我,在东州基本都是我的亲信,这一次,他们都愿意跟着我一起离开农家,重新发展,这手下多多少少也有数万弟子,皆是精锐,以后愿意听从林爷调遣!”

    百里越一口气说完,然后神色严肃的抱了抱拳,表明了他对这件事的诚意。

    林怀安听后却摇了摇头:“数万人对其他势力来说,或许是一番不错的机遇,若是你们早些来,我也许有些兴趣,可现在……”

    林怀安说着指了指上方的天空,继续道:“你来时想必也看到了,如今世界异变,各种异象降临,你手下那数万人,不过是凡体肉胎,在这次大变化中,其实和普通人没有任何的区别,此时大势之下,唯有掌握仙气才是至关重要的一步。”

    百里越认真听着,听完之后,他回味了一下,然后再次抱拳道:“林爷,您说得我自然都懂,这次来秦府的路上,那些异象我也都亲眼目睹过,异象消失之时,天上那些陨石化作流光降落,分往各地,这些我也都看在眼里,当时我也极为心动,也想寻一波机缘,不过想到此行的目的,所以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没有去追寻那些机缘,而是依旧坚定的赶到秦府,就是想向林爷表达我的信念!”

    “还望林爷看在我的诚意份子上,能赏一口饭吃!”

    百里越一番话说得情真意切,一边的九千秋都有些感触,确实,这机缘降临,任何人都应该摆脱不了这份诱惑,可眼前这人,居然能忍得住?依旧坚持来秦府。

    不过,等下这位爷若是答应了,那这个人也是赚大了,毕竟目前应该没人能比他更了解这位林爷的强大之处。

    百里越确实说的诚意满满,不过,林怀安不是容易被什么所谓的真情打动的人,这个地方,能让他挂念的只有秦画和秦天姐弟俩,其他人,是死是活,都和他无关,更没有兴趣了解太多,所以,面对百里越,他依然摇了摇头,没有直言,但是态度已经表明了一切。

    看到这位爷再次拒绝,百里越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但是他没有气馁,反而脑子开始转动起来,想着其他办法,秦府,他是一定要加入的,不说叛出了农家,以后日子难过,就刚刚来的路上,他可是和一群人一样,看到了那大灾劫、那鲲,所降落的位置。

    有些人或许对那位置有些迷茫,只知道在江州,但是他不一样,因为他去过秦府,而且之前在江州时,一直在潜伏,对江州的地形掌控的也是极为熟稔,自然知道那降落点就是秦府。

    秦府有谁?当然是有林爷啊!

    再到后来,这古怪的异象,居然消失了,那是不是足以说明,要么被林爷降服了,要么就是被林爷给干掉了?

    所以,这么多理由,这样的大腿,他百里越为什么不抱?

    心思百转,一个个想法快速从脑海中划过,百里越很少想这么多,但是现在,他不得不想这么多。

    念头通达之后,百里越立刻道:“林爷!我在东州那些兄弟,虽然都和我一样,是普通人,不懂修炼,不懂仙气,但是,我这数万兄弟,也有个优点,就是最擅长探宝寻险,干一些挖地见不得光的活儿……”

    说到后面,百里越声音小了许多,但是他的意思,林怀安能听得明白,差不多属于发死人财的一种……

    百里越见林怀安有了些兴趣,他立刻道:“林爷,我农家这些年靠什么生存养活底下这么多兄弟?靠的自然就是这见不得光的活儿,不说其他,就单单这江州地底下,早些年基本就已经被我们挖空了……”

    “当然,不光是那些见不得光的活儿,后来,我们也开始尝试着去开采那些未发现,埋在深地下的资源,说到这,恐怕整个天下都没有谁能比我们农家更擅长此道了,我们要东州的地盘,除了需要栖身之所外,更多的也是因为东州一直是荒芜之地,但是地底下却有许多未开采的资源,这也是我们的目的之一……”

    “而当时跟着我一起去东州的数万兄弟,在这方面,都是精锐中的精锐……如今异象降临,四处而落,有的深藏于山间老林,有的深埋于地底,需要很多人手去挖掘去发现,这些机缘,林爷您也不可能自己一个个去找,就算您派出了这秦府众人,一年下来,也许还比不上我们十来天的效率……”

    说到最后,百里越笑了笑。

    接着又道:“林爷,我们这些人,并不是无能的米虫,是能帮到您大忙的,只要您肯收留我们,我们一定效犬马之劳!”

    百里越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算是找到了自己的定位,一旁的九千秋这时都插话了:“这小子干的活儿像极了仙门中一些三教九流的宗门,确实,这绝活,一般人也干不了,算是一种另类的神技了,需要日积月累的经验,还有一代一代的传承,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世间机缘很多,却不是每个人都能找到,而他们这些人,找到的概率要远远大于其他人。”

    见九千秋帮自己说话,百里越立刻高兴的朝着他抱了抱拳,表达了谢意,这时候,外人说一句话,说不定就能影响到这位爷的判断。

    确实,九千秋的话还是有份量的,至少,林怀安承认一点就是这老头懂得肯定比自己多,连他都这样说了,那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林怀安仔细想了想,如今天降机缘,他虽然看不上,但这些传承,白白浪费了也确实不好,光靠刘宗言他们几个,也不知道要找到猴年马月,若是百里越这边有这样大的优势,确实是一个机会,于是,他点点头,道:“可以试试,不过你们需要拿出一些真本事让我瞧瞧。”

    百里越是人精,一听就明白林爷这话的意思,这位爷,语气已经松动了,有些心动了,而他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递上一份完美的投名状,告诉这位爷,他之前说的话,不是信口雌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