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从一拳打爆大宗师开始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年轻人不要意气用事
    “可惜啊,你们那位先祖,倔强的很,还怀疑老夫的诚意,说什么他若是打开了长生门,老夫这个不怀好意之人就会夺走大秦的气运,呵呵,真是可笑至极,一群凡夫俗子,也配老夫来夺气运?”

    “不过老夫大人不记小人过,也没有责怪他,反而告诉他,只要他拿着钥匙,想通后可以随时来找我,不过想来过了这么多年,他应该已经化作黄土了,你应该就是他的后辈了。”

    老者脸上洋洋自得,说了很多,最后他看向林怀安,笑道:“来吧,拿着你手中的玉钥,放到这里,老夫便可以帮你们秦国渡过此劫,而你们这一脉的,老夫也可以做主,收你们入内门,学那长生之术。”

    老者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他面前那个槽口,大小刚好和玉钥一致。

    林怀安没有搭理,道:“我不是什么秦皇后人,你嘴里的秦国也早就亡国了。”

    老者一听再次愣了一下,然后一张老脸紧皱在一起,道:“秦国居然亡了?呵呵,亡了也好,他当初要是听老夫的,也就不会亡,秦国亡不亡不重要,重要的是那钥匙在你手中,你打开它,老夫对你的承诺绝不会改变。”

    老者迫切的姿态有些明显,就好像一只被关在牢笼中的猛虎,急切的想出来。

    林怀安淡淡问道:“你给我说说,这所谓的成仙问道究竟是什么?”

    老者看了眼林怀安,想了想,放缓了语气,道:“成仙问道,自然是追求长生之法,不老不死,也是你们这个世界凡人最终所追求的目标。”

    “我们这世界?”林怀安敏锐的听到了这句话。

    老者呵呵一笑:“对,像你们这样的凡俗世界,有很多,可明明只是一个凡俗世界,却偏偏有着许多数不尽的资源,最为明显的就是那些灵石,可吸入体内,再转化为仙气……”

    “灵石很重要?”林怀安知道灵石重要,但是没想过灵石在这所谓的仙人眼中也很重要,还有一点就是之前徐前缘他们所命名的元气,在这些仙人口中,那叫仙气。

    老者点头:“当然重要,如今各界灵石矿贫乏,天地灵气稀薄,每年都会有许多矿洞被取之用尽,而偏偏你们这些凡俗的世界,里面有许多未开采的矿洞,那些资源,对所有人来说都很重要。”

    “我敢和你说这么多,也不怕你最后不妥协,我能感觉到,你们那个世界,灾劫降临了,用不了多久,将会有天大的灾难降临,倒时候,你们所有人都要死,据我观察,你们所在的那个世界,数万年前,应该降临过一次灾劫,不过后来有渡劫人去了你们那边,斩断了你们和大千世界的联系,才没有祸害到其他世界,但最后你们那方世界崩塌毁灭,所有生灵都死了。”

    老者很自信,说出来的话和林怀安心中的猜测对应了几分。

    林怀安想了想继续问道:“渡劫人可是指一个拿剑的?那灾劫是什么?是那只鲲?”

    老者有些惊异,仔细看了林怀安一眼:“按理来说,灾劫降临时,以你们凡俗界的修为,所有生灵都应该会死去,你是如何知道这些的?除非其他门派在你们这留下了通道,然后你们有人通过通道联系了那边?是他们告诉的?可也不对啊,若是真的联系了他们,那现在你们这世界早就被那些人给占了,哪还轮到老夫和你说这么多……”

    老者一番话说得清清楚楚,一点遮掩的意思都没有,林怀安听到也是真真切切,按照这老者话里的意思,他们留下这个所谓的长生门,真正目的就是想掠夺一方世界的资源,这灵石不管在哪,都是极为珍贵的存在。

    老者自言自语之后,又继续说道:“灾劫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场灾难,没有谁知道它们出现在哪里,从何而来,不管是你们凡俗,还是这大千世界,我们所有人,都在抵御着灾劫的降临。”

    “凡俗世界在未出现仙气波动时,就不会和大千世界产生联系,自然也就不会有灾劫降临,可一旦出现了仙气波动,那灾劫就必定会降临,至于灾劫出现的强度,那就要看你们的运气了,反正之前那一次,你们所在的世界,出现的灾劫可是惊动了很多人,最后有一位渡劫人去了你们那里,斩断了你们和大千世界的联系,这样那些恐怖的灾劫自然就不会从里面那里溢出而祸害其他世界。”

    “当然,若是你们运气好,出现的灾劫只是最弱小的,那自然不会有渡劫人去管你们,而你们,也因此可以接触到大千世界,学习更多的东西,但同样,你们所拥有的丰富资源,会遭到无数人掠夺,最后,这个本属于你们的世界,也就成了其他大派的猎物。”

    “而老夫,当年在你们这里留下长生门,为的就是在灾劫降临之前提前到达你们这里,尽量拿走一些资源,毕竟,等那些大派降临后,能分到的可就没有多少了;像老夫这样在茫茫虚空中寻找凡俗界的人可不少,不过老夫运气好,早早就遇到了你们这个世界,这么多年,也没有其他人找到这里,甚是庆幸。”

    老者说了一大堆,所有的话都吐露给了林怀安,他很自信,不觉得眼前这个人在知道这么多消息后还不想着自保,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秦皇那个铁憨憨……

    但是,被当年秦皇怼了一次的他又再次被怼了。

    林怀安笑看着他:“你为何觉得会是庆幸?又为何觉得我会打开这枷锁?”

    老者傻眼了,他说了这么多,许了这些好处,这小子特么还不打算开锁?难道和秦皇一样,一根筋?

    他怎么老是遇到这种人?看看其他凡俗界,遇到的那些门派开拓者,都是恭恭敬敬,老老实实打开枷锁,怎么到了他这里,就这么难?

    老者气急,但还是压住火气,尽量使自己的语气温和些:“呵呵,年轻人,不要学秦皇意气用事,否则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了。”

    林怀安斜睨了眼老者,微微一笑:“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