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从一拳打爆大宗师开始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最大的靠山
    百里越想了很多,越想心中越是悲愤交加,表情也渐渐狰狞起来。

    一旁的寸语山看到他这副模样,知道这位肯定是看了信中的内容,现在很不甘心,他跟随这位这么多年,自然知道他的一腔抱负,于是打算开口劝一劝。

    “你跟随我多年,我也待你不薄,为何要背叛我!”

    百里越冲着寸语山发出一声怒吼,同时一拳打出。

    百里越乃是小宗师境界,这突然一拳打出,不止是境界上的差距,更多的是寸语山本就没有半点提防,反应都来不及,直接被一拳轰杀在当场。

    下面的农家弟子本来听到一声怒吼时好奇望来,然后就看到了这一幕,个个胆战心惊起来。

    百里越虎目圆睁,怒目扫视着下面的弟子,大声道:“如今农家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农家了,如今的农家,内有奸邪之辈,外有无数树敌,此时此刻,诸位有谁愿助我一臂之力?”

    声音很大,在风中回荡的很远,下面一群农家弟子听后也差不多猜到了百里越的意思,这次跟着来东州的,大部分都是百里越挑选出来的亲信,少部分虽然不是,但是看目前这局势,也没谁站出来唱反调,于是,下面一群弟子纷纷发出呐喊,表示会以侠魁马首是瞻。

    看着诸多的附和声,百里越的心情稍微好了些许,他为了农家抛头撒血,结果到头来却弄了个这样的下场,他不甘心,他要证明自己,证明自己才是农家最适合的侠魁,他要带领农家走向强大,他想好了,这次暂且先在东州这里驻扎养息,然后便向江州那位林爷靠拢。

    当初农家那群老东西找了姬安做靠山,这明显是错误的,他要找,那就找最大的靠山!

    ……

    天剑山和摩崖刀宗位于幽州和冀州交接地带,两大门派也算得上历史悠久,不过派内至今都未出过大宗师,这点和九州之内那些大派都有共同之处,毕竟想晋升大宗师,太难了。

    两大派的仇恨不是一日两日而起的,而是这么多年,无数次大仇小仇,一步步积累起来的,两派弟子,基本看到哪一方落单都会毫不留情的冲杀上去,不给对方一丝反抗的机会。

    当年他们在一座洞府内各自得到一枚玉钥,本来那枚玉钥他们没有在意,只是看到和玉钥摆放在一起的都是一些稀世珍宝,他们才特意去打听了下关于玉钥的消息,然后也知道了一些和长生门的事件,虽然,他们不信居多。

    就算不信,可毕竟也还有价值,便一直存放在库房之后,一待就是这么多年,直到这次,听闻江州那位林爷在收集玉钥,他们便立刻主动拿了出来,刚巧不巧的是都起了同样的心思,弄死那个老对手……

    林怀安到达两派交界处时不过花了数日的时间,没有墨迹,直接让人去传唤两派掌教。

    地点就定在交界处的大禹山。

    大禹山山清水秀,风轻云淡,站在山顶之上,大可将四周一切景色尽收眼底。

    林怀安一身黑袍,立于崖口边,四溢的风儿吹来,掀起了他的长发和衣袍。

    天剑山和摩崖刀宗的掌教一开始听到传唤时心里还有些高兴,这位林爷要见自己,莫非是答应了他的请求?可等他们到山顶,分别看到了彼此的老对手时,心情瞬间不好了起来,但是看到那位爷背对着他们,也不敢发声埋怨,便老老实实站在,然后一起上去打了个招呼。

    林怀安转过身,看了眼这两派的掌教,都是糟老头子,一身便装打扮,一个背剑,一个挂刀,两个老头吹鼻子瞪眼,互相怒视着,恨不得将对手咬一块肉下来。

    “你们都说自己手中有玉钥,都说要给我,而且求我办的事也都是一样,你们说我该怎么办?”林怀安看着两人,一脸淡定的说了句。

    两个糟老头子听到这话,先是一愣,然后想了想自己的要求,便立刻反应过来,相互同时用更凶狠的目光对视着,心里想着这老家伙果然狡诈,居然想借外人的手弄死自己……

    林怀安看了眼两个老头子在瞪着眼,道:“你们的要求是一样的,刚好今日又在此相会,不如我同时帮你们实现一下?”

    实现一下?

    两派掌教眼皮一跳,立刻反应过来,神情变得慌张起来,这位爷,可是动一动手就能弄死他们的存在,这实现一下,他们怕是要尸骨无存了。

    天剑山掌教立刻道:“林爷,是老朽无知,不该乱说话,之前您就当我放了个屁,我啥都没说。”

    天剑山掌教吃不准这位爷说的话是真还是假,但他不敢赌,对面的摩崖刀宗掌教也跟着说道:“对,林爷,之前您就全当我是在放屁,那些话做不得数,我们这就下山,不打扰您了。”

    两个老头子慌慌张张的,没有一点一派掌教的威严,林怀安听了却面无表情的摇摇头:“你们大老远把我喊来,现在跟我说你们就是随口说说?你们是在玩我?”

    听到这话,两个老头子连忙摇头:“林爷,借一百个胆子我们也不敢啊!”

    林怀安摇头:“这不是敢不敢的问题,你们让我来,我给你们面子,便来了,现在你们又说不干了,这不等于我白跑一趟?”

    两个老头也不傻,听到这话,突然好想明白了点什么,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同时各自从怀中掏出玉钥,恭敬递了过来。

    “林爷,这个您收好,就当做我们一片敬意,之前的话,就当我们没有说过,您大人有大量,不要介意。”

    两派掌教弓着腰,好生说着话,生怕惹恼了这位。

    林怀安看了眼两个老头,还算识趣,一把接过玉钥,放在手心打量了一下,确认没有问题之后才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我便告辞了。”

    两派掌教连忙点头,一脸示好,嘴中道着请便,点头哈腰的时候,渐渐地,他们露出吃惊的表情,一脸震惊的看着林怀安背后。

    林怀安若有所思,扭头望去,只见那天空之下,一颗颗类似于陨石一样的存在划破长空,每一颗陨石里面似乎都有一副画面,但是距离较远,陨石旁边又有云雾作伴,很难看的真切,即使如此,这青天白日之下,这般异象突然出现,似乎在示意着,要变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