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从一拳打爆大宗师开始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群老贼欺人太甚
    秦画歪了歪脑袋,想了想,然后笑了笑:“大爷自己决定就好了,我也不懂。”

    林怀安没有回话,只是心里思量着这件事,天剑山和摩崖刀宗,一个用剑的,一个用刀的,两个门派仅隔着一个山头,为了一些资源,争了这么多年,从未停止过,只要有机会弄死对方,他们都绝对不会留手。

    “燕国那边玉钥在谁手里?”林怀安想了想暂且没有去管这两派的事情。

    秦画立刻回道:“大爷,燕国那边的消息是晏布传来的,他说玉钥在燕国令嬛君手中。”

    晏布,此人自从上次离开秦府之后便再无踪迹,没想到这次会出现在燕国,还顺便带回了关于玉钥的消息,林怀安好奇:“按理来说,晏布去燕国也没有多久,这么快就打听到了玉钥的消息?”

    秦画摇头:“晏布说他带着手下几个兄弟,在燕国得罪了令嬛君,令嬛君手握燕国军政大权,燕王基本都被他架空了,晏布几个兄弟在被令嬛君追捕的途中全部死了,所以他想报仇,刚好之前夜闯令嬛君府邸时探查到玉钥的消息,便想借着大爷的手去杀令嬛君。”

    林怀安一听,立刻笑了:“这晏布倒也是直接,没有遮遮掩掩的,不过,我想要玉钥的话,完全没有必要去杀令嬛君,他和我无冤无仇,我为何要杀他?若是我想要玉钥,直接告诉他便是,你觉得他会送给我吗?”

    秦画水汪汪的眉目内一亮,笑道:“大爷这么厉害,令嬛君肯定要给大爷面子,只是,这个消息毕竟是晏布告诉我们的,我们要是撇开他直接去找令嬛君,是不是不太好啊?”

    “我就是觉得大爷得了玉钥,却撇开了晏布,怕以后传出去对大爷名声造成影响……”

    听着自家小侄女的话,林怀安面无表情,许久才微微一笑:“晏布此人刚刚才到燕国就得罪了燕国权势最重的令嬛君,显然,是个不安分的主,惹了大麻烦,现在他背了一身祸事,想借着玉钥的事情让我出手杀令嬛君,他既能躲避追杀后置身事外,又能替自己手下一众兄弟报仇,这般算计本也没有错,可千错万错不该算计到我头上来,若不是因为这个消息确实是他提供的,我现在就可以以这个理由杀了他。”

    “况且,对于晏布这些人,我一直看不上眼,一群关山悍匪,这些年手中血债累累,却偏偏嘴中还拿着义气说事,总有种立牌坊的感觉,殊不知,他们嘴中的那些义气,都是多少无辜之人的血堆起来的,我这些年来,也杀过人,但至少也算得上有理有据,可他们,呵呵……”

    后面的话林怀安没有说完,秦画也没有接话,道理都听得明白,就是自家大爷看不上晏布那伙人,甚至还想宰了他们……

    林怀安摇摇头,道:“算了,我先去一趟天剑山和摩崖刀宗,然后在去燕国找令嬛君,等收齐玉钥之后,我倒要看看,这长生门到底是什么,至于什么晏布,哪凉快哪呆着去。”

    林怀安很快做了决定。

    ……

    东州,百里越最近带着一批农家弟子天天都在自家划分出来的地盘上日夜鼓捣着。

    在东州的农家弟子基本每个人状态都显得很振奋,毕竟是自家意义上的第一块地盘,不用像以往那样躲躲藏藏的,想怎么弄就怎么弄……

    百里越赤膊着上身,魁梧的胳膊在阳光下挥舞着,一边大声嘶吼着,一边指挥着农家弟子开荒,挥洒着汗水,场地里到处都是他的声音在回荡,身上毫无半点侠魁的味道。

    片许,一袭快马入了境内,踏入农家地界,来的正是百里越的心腹寸语山。

    寸语山送信回农家之后便又带着农家内的几位长老亲笔信归来。

    “侠魁……”

    寸语山神色复杂的看了眼百里越,对于这位,他跟随了许久,自然是万分敬重的,不过这次农家内部那些长老们的决定,对百里越来说,实在有些残忍,遥想百里越这一生,为了农家尽心尽力,在门内更是深受弟子一致褒奖,结果这次,却因为姬安的一句话,就要卸任侠魁之位。

    百里越察觉到寸语山神色不太对劲,不过他个性豪爽,拍了拍寸语山的肩膀,粗声道:“怎么了?愁眉苦脸的?”

    寸语山将书信递了过来,到嘴的话他不知道怎么开口,也不想开口,一切都只能让侠魁自己去看了。

    百里越翻开书信,确认了下真伪之后才认真翻看起来。

    信很长,乌黑黑的字体密密麻麻,都是那些农家长老们的劝慰之言,说的最多的自然是希望百里越以大局为重,先卸任侠魁之位,然后回来后最好亲自书信一封给姬老道个歉啥的,另外寸语山又是你的心腹,东州这边,你离开之前就帮忙下,教教他怎么弄,毕竟,一切都是为了农家。

    看似大义凛然的话,无不表明着一个意思,就是现在农家为了获取更多的利益,需要牺牲你百里越,你是农家侠魁,为了农家,受点委屈也是应该的,没有什么。

    “一群老贼,欺人太甚!”

    百里越看完书信上的内容之后直接大怒,愤怒的他当场将书信撕了个粉碎。

    一旁的寸语山看得目瞪口呆,他很少看到侠魁这般生气,更别提这样大庭广众之下辱骂派中长老。

    “侠魁,你莫冲动……”寸语山准备劝阻一下,毕竟现在人多眼杂,谁也不能保证哪个宵小之辈将这些事告诉那些长老们。

    百里越冷眼扫了眼寸语山,心中疑惑起来。

    这个寸语山是他的心腹,这一次看上去好像也没做什么,可实际上,在东州这一块,若是他真的卸任了侠魁之位,那获得最大利益的似乎就是他了?

    而且,他本来就没有得罪姬老,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很多的经过他也都写在了书信里,还有些话也让寸语山代传达,莫非寸语山并没有如实相告,甚至还在里面煽风点火加害自己?

    莫非他一直就在窥觊自己的位置?这次自己若是真的就这么回去了,那还能活命吗?如果寸语山在那群老家伙面前说了自己什么坏话,此行归去,怕是要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