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从一拳打爆大宗师开始 > 第一百零八章 仙人会飞不很正常吗(4000字)
    他们在幻想着派出去的弟子能诛杀那位姓林的大宗师,同时扬他们圣教的威名,五十年前被王珏压了一头,五十年后,他们不想在被压了。

    至于仙人门徒给的玉筒,他们没有怀疑过真假,毕竟这位实力可是实打实摆在那里,当年初到时更是一招秒杀了他们的教主。

    台上那仙人门徒目光冷漠的看着七位魔教长老退去,随后,十位魔教精英弟子走了进来,他们平日里在外面凶神恶煞,可是到了这里,个个乖巧的不得了,双眼好奇的打量着这位仙人门徒。

    对他们来说,这次能被挑选到,那就是机缘,是运气,这些话都是长老们说的,而且其中还有些是长老的后辈,所以对于成仙一事,他们就算有疑惑,可同样也没有怀疑,毕竟十个人中,有四个就和长老一辈有些血缘关系。

    “什么都不要问,也不要东张西望,进那扇门便是。”

    仙人门徒语气冰凉,漠视着台下十人,同时指了指身后那扇黑乎乎的门洞。

    说是一扇门,仔细看就好像一座洞府的大门,在那展开着。

    来之前就得到过嘱咐,这十位魔教弟子不敢多嘴,立刻抱了抱拳,然后老老实实,排着队,依次走进那扇门内。

    一个个人影踏入门内到消失,不过十几息的功夫。

    等所有人进入,整个大殿再次恢复了宁静之后,那高高在上,一脸冷漠的仙人门徒好像松了口气一样,之前那严肃的眼神也变得浑浊起来,一张紧绷的脸也松弛下来,身上哪还有半点仙人门徒的气质,瞬间变成了一个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小混混。

    “说好的一年两年、最多四年五年,现在都五十多年了,这特么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气质陡然转变,一脸散漫颓废的王今生毫无形象的趴在石台上,嘴里不断嘀咕着。

    五十年前,他遇到了一个神秘玉筒,那个玉筒里面居然还有说话的声音,他当时以为见鬼了,后来慢慢了解才知道,这个玉筒里面居然住着一个人。

    他不能理解为什么玉筒这么小还可以住人,但是听里面的声音说,他只要按照要求去做,就可享尽荣华富贵,以后任何人都不敢瞧不起他。

    他也是有野心的,于是,他就听信了玉筒里面的声音,一直走到至今。

    当时玉筒让他去找一些擅长修炼外功,对体魄要求较高,同时心思狠毒的门派,于是,他找到了魔教。

    魔教里的人主修的就是体魄内功法,个个身强体壮,气血雄厚,心思更是狠毒,动不动就灭人满门,他来魔教之前,那个玉筒临时提升了他的修为,说是可以维持十二个时辰,一身修为同等于大宗师。

    不过十二个时辰之后就会自动散功,所以他必须要在十二个时辰内完成玉筒交待的任务,如果敢反抗,那就要被弄死……

    他不想死,虽然这玉筒里面不知是人还是鬼,但为了活着,也只能老老实实去听命。

    他到了魔教之后,强忍着紧张,装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一招斩杀了当时的魔教教主,震惊了整个魔教上下。

    因为之前从玉筒话里听到了一些神乎其神的传说,说是有什么仙人啥的,他就谎称自己是仙人门徒,由于展现出来的实力过于强大,当时魔教上下没人怀疑他的话,在弄死几个硬茬子后,纷纷俯首称臣。

    正式入驻魔教后,玉筒开始要求他打造一座洞府,需要选择一个偏僻阴暗的环境,于是他就在自己主卧后面挑选了一块阴凉之地,打造了一个洞府,同时将玉筒放入,没有命令,不得踏入。

    以后每隔一段时间,玉筒就会要求他挑选十个气血雄厚的魔教弟子入内。

    他自称仙人门徒,为了让魔教上下信服,就谎称可以引领魔教弟子去仙界。

    当时魔教长老们自然是争先恐后的主动请缨,不过他拒绝了,因为他害怕,担心这些长老们要是都没了,哪天有人打上魔教,他没有修为,岂不是要被人直接弄死?

    所以他需要这些长老们保护自己,哪怕玉筒说过,等需要的时候,可以再次传功给他,帮他维持住十二个时辰的修为,同等大宗师。

    可这毕竟只有十二个时辰,而且每次传功都需要耗费一定的时间,不稳定因素太大,所以长老们不能有事,于是他就谎称长老们的机缘未到。

    这个谎言,一说就是五十多年……

    像极了玉筒内的声音当时告诉他,最多一两年……最多四五年……然后就是五十多年过去了……

    这五十多年来,他就像一个行尸走肉一样,不能离开魔教太远,整天提心吊胆生怕被魔教的人发现了他的致命弱点。

    他的致命弱点自然就是这个玉筒,没有玉筒,他什么都不是。

    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他只能继续和玉筒合作,哪怕对方经常提出一些奇怪的要求……

    像让魔教弟子去寻找古册一类的,这还属于正常要求,不过对魔教的人来说这个要求挺奇怪的,你是仙人门徒,想要什么,自己去就是了,为什么要我们去?

    他当时就一句仙家不能轻易插手凡尘事务给搪塞过去了。

    后来魔教的人去找了王珏,有些头铁,送了一波,回来还找他哭诉,求他主持公道,他又继续搪塞了过去,并且让魔教的人自己想办法。

    他可不敢离开魔教,先不说那一身修为只能维持十二个时辰,这路途上时辰一过,会发生什么,谁也不能保证,而且这玉筒现在暂时离不开这洞府,他要是走了,若是有人发现了这里,想取代自己,巴结这个玉筒,那他对玉筒来说是不是就没有利用价值了?

    他不傻,他绝对不会离开这里的,玉筒好像也知道他的心思,也没有强硬要求他离开过,反正一直这样僵持着。

    直到五十多年过去了,到了这一次,王珏外出,江州空虚,机会终于又来了,但是,这一次去的人,又死了。

    这一次魔教长老们没那么好忽悠了,个个一脸愤怒的埋怨着,他也懂得这泥人还有三分火气,便想到了玉筒,于是又编造了一个谎言,模仿那玉筒的样式弄出了一个玉筒,递给了魔教的长老,说是十步之内可诛杀大宗师,但是只能用一次,并且用完之后自己也会被反噬而亡,而且这个宝贝极为珍贵,自己暂时只能拿出这么一个。

    同时又传授了几个动作,说想成功发动这个玉筒,那任何一个动作和细节都不能错。

    于是,魔教这些长老们就把这个玉筒当做仙家宝贝一样看待,同时招来对教内忠心耿耿的死士,天天训练着那几个动作,就是为了去江州杀那个姓林的大宗师……

    王今生已经想好了,这些死士先不说有没有机会接触到大宗师,就算接触到了,最后下场也是必死无疑,到时候魔教长老们问起来他就一口说这些弟子资质不行,太过愚昧,浪费了仙家宝贝,将责任推卸的一干二净,同时之前说过仙宝的珍贵性,自然不会再拿出第二件……

    至于那个被挑衅的大宗师,他也不担心对方会找到魔教来,反正魔教和扬州大宗师白如是有些渊源,每年都会孝敬不少,有大宗师庇护,自然也不会担心那个姓林的。

    白如是这个人有些原则,不会插手其他门派的事务,不管内部发生了什么,他都不会插手,只要这个门派还在,他都会遵守诺言,一直提供庇护。

    况且,如今仙人门徒在此,魔教这些长老们更加不会去联系白如是了,不怕别的,他们怕白如是抢了自己的仙缘……

    和大宗师抢仙缘,他们肯定抢不过啊,而且他们也不觉得白如是就算再有原则,面对成仙的诱惑还能坚持得住底线。

    王今生继续趴在高台上,脑子里回想着种种过往,一幕幕画面从他脑海里闪过,魔教这边他暂时能稳住,就是不知道玉筒这边,什么时候是个头,他现在所行之事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要干什么,只能像个傀儡一样听从吩咐。

    他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可是又放弃不掉这荣华富贵,于是第无数次陷入了纠结之中……

    嘭————

    门板被人蛮力的推开了,王今生一愣,他的这间屋子,是没人敢这样强行闯入的,来的人都要老老实实敲门,得到他的应允才能进入。

    所以,门被撞开的瞬间,他还保持着那个趴在高台上的不雅姿势……

    王今生瞪大着双眼,发现撞开门板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离开的魔教长老,不过此时已经死了,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瞪大着双眼,死不瞑目。

    王今生又看到,一个白衣男子走了进来,默默望着自己。

    今天貌似还没有传功……

    王今生心里贼慌,在这里安逸久了,也不可能每日都跑去让玉筒传功,一开始还有些谨慎,后来每天面对一群魔教长老,装着装着就习惯了,就算身上没有修为波动,对方也觉得他这是仙家风范,大道至简……

    可现在,这个闯进来的白衣男子既然能轻松斩杀魔教长老,那肯定是真牛批啊……

    王今生越想越慌,不过好在这么多年的伪装,他还是有些心得的,立刻坐直了身子,双眼变得冷漠起来,一身气质也陡然发生了变化,又恢复了那一副仙家气派,妥妥一世外高人。

    林怀安踏入屋内,他不喜欢这种阴暗的地方,看了眼坐在高台上的男子,没有在意,就是有些好奇,此人身上没有一丝灵气波动,毫无修为,居然还能坐在这魔教看上去最为重视的屋内?

    林怀安也懒得去问台上人,直接无视了此人,更多的目光被后面那座洞府给吸引了。

    黑漆漆的洞府看不到里面的状况,但是却透露着一股熟悉的气息。

    这股气息林怀安感觉得到,和自己从那本古册学得的修炼法同出一撤,只有学习过那本修炼法才能做到化灵为元,里面有元气波动。

    这洞府内有人学过这个?修炼法是在王珏那里找到的,那此人和王珏又有什么关系?若是有关系的话,又为何派遣魔教的人鬼鬼祟祟去乾坤居偷功法?

    这里面太过扑朔迷离,林怀安想不明白,也懒得去想,直接冲着洞府喊道:“是你自己出来还是我进去?”

    坐在高台上的王今生一脸懵逼,他发现,自己好像被人无视了,这个男人进来后,看都没看他几眼,就直接去寻那洞府。

    关键是,他还不敢动嘴呵斥,现在他没有一点修为,生怕多嘴一句就被这个男人给弄死……

    这五十多年来,他习惯了被人奉承,习惯了高高在上,这一瞬间的落差,他还有些不自在,不过看到那男人站在洞府面前大言不惭的时候,他又忍不住笑了,这个人,简直就是在找死。

    洞府内是什么情况,没有人能比他更了解,那个玉筒,是好招惹的吗?能瞬间将自己修为提升到大宗师境界,是普通人吗?这玩意,他猜了五十多年,已经基本肯定了,不是仙就是魔,虽然这个猜测说出去肯定没几个人相信。

    如今,一个普通人却在这里大放其词,那和找死又有什么区别。

    王今生脑海里已经出现了许多画面,都是这个男人怎么死的,一幕幕遐想从脑海里闪过。

    然而,接下来让王今生大吃一惊的一幕出现了,他发现,那个一直在洞府内,从未踏出一步的玉筒,居然出来了。

    更神奇的是,它居然会飞?

    王今生张大着嘴,第一次吃惊于这玉筒会说话,这是第二次吃惊了,这玩意特么居然还会飞?但是惊讶完后发现又没啥好奇怪的,之前不就推断了这玩意不是仙就是魔吗,这仙人啥的,会飞不是很正常吗……

    林怀安此时也望着那从洞府内飘出来的玉筒,一开始,他想着是不是什么隔空取物,洞府内应该还有大宗师境界的高手,可仔细观察,发现洞府内并未有其他气息,之前感受到的那股熟悉气息也正是从这个玉筒上传来的。

    所以,他看到的没错,这玉筒,这玩意,居然会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