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从一拳打爆大宗师开始 > 第一百零五章 就这么碎了?
    对武人来说,面对危险的到来,他们提前都会有种天生的敏锐性能感觉到,就像林怀安,虽然走在长街上,不去看两侧,但是谁对他有善意,谁对他有恶意,这些都能感觉得到,哪怕在怎么掩饰也无用,不过他也没有在意,只是继续往前走着,直到走到一处靠街的屋檐下停住了身子。

    “大爷,怎么啦?”

    秦画好奇着眨眨眼,看了眼旁边的屋子,大门敞开,里面坐着四个壮汉,围着一张方木桌,也不知道在嘀咕着什么。

    林怀安扭头望去,直觉告诉他,这屋子里的人敌意很重。

    围拢在桌前的魔教四人也都发现了停在屋外的林怀安,心中一惊,领头汉子没有犹豫,粗糙的手掌猛然一拍桌面,嘴里大吼道:“动手!”

    另外三个魔教死士听后条件反射的站起身,分三面,朝着屋外扑去。

    林怀安一把抓住自家小侄女的胳膊,往左侧轻轻一拉,另一只手捡起一根靠着门栏的木棍。

    圆润的木棍在手中好像一把锋利的长剑,遥遥指向来敌。

    面对大宗师,这必死无疑的局面,三位魔教死士却是无所畏惧,眼神里透露着狂热,口中吼道:“那日乾坤居你杀我圣教兄弟,今日便让你偿命!就算是大宗师也得死!天王老子来了也没用!”

    古兰街上,先前还来往的人流也散去了大半,隔着远处观望,对于长街上突然冒出杀手刺杀大宗师,他们可谓是惊叹不已,直言这些人怕是活腻了。

    刺杀大宗师,也不记得是多少年前发生的事情了,反正下场一个比一个凄凉,若是再让追查到后面的主子,那更是牵连甚广,一家老小差不多都要交待进去了。

    林怀安持棍而立,随手舞出一个棍花,对于魔教人嘴里的话他选择了无视,以棍作剑,无数棍影闪过,依次点在三名魔教死士的心口处。

    木棍触身,一声声闷哼响起,还有骨骼碎裂,五脏六腑分裂的声响同时响起。

    三名魔教死士同时向后倒去,挂在屋檐下的布条随风掀动,从他们眼前划过。

    “受死!圣教弟子刘三刀今日在此诛杀大宗师林怀安!今日之后,天下人皆须记住老子的名字!”

    远处,那领头魔教弟子已经走到十步之内,他通红着眼,手握玉筒,面朝林怀安,高举起玉筒用力一喝。

    随着大喝,他眼中闪过一丝快意,得仙人赐宝,今日若是能诛杀这位大宗师,必将千古留名!

    玉筒随着他的舞动,不断变化角度,白昼下,属于玉石的光芒在上面流动着,但是却没有显现出任何其他异象。

    刘三刀傻眼了,他忍住惊恐,差点没直接破口大骂,拿着玉筒又试着鼓弄几下,却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这特么怎么回事?说好的仙人赐宝呢?说好的仙家宝贝呢?说好的十步之内诛杀大宗师如屠狗般简单呢?

    这一刻,刘三刀有些崩溃,整颗心好像落入了万丈寒渊般,他眼中闪过迷茫,刚刚的疯狂和快意一去不复返,这到底怎么回事?

    难道是圣教内有高层看他不爽,想借此机会除掉自己?所以诓骗自己这是仙人的宝贝?

    时间不容刘三刀多想,林怀安已经出现在他面前,近距离面对号称天下最顶尖层次的大宗师,他咽了口涎水,整个人都傻了。

    近身后的林怀安没有废话,手中棍影连连,直接敲断了刘三刀四肢。

    围观的人虽然早就猜到这一幕,不过还是有些失望,本以为魔教这群疯子多多少少应该有些手段,结果现在看来,就是脑子有病,没事跑出来送死,还以为有什么后手……

    “这玩意给了你们自信?”

    林怀安蹲下身子,随手捡起玉筒,这玩意看上去挺精致的,不过也只有好看这一个作用,刚刚见刘三刀拿着这玩意鼓弄了半天,显然很重视,不过他仔细看了看,并没有什么特别。

    刘三刀被敲断了四肢,只是脑子有些乱糟糟的,也顾不得疼痛,他眼神呆滞,看着林怀安手中的玉筒,嘴里不断自言自语:“怎么可能?这可是仙人赐宝,十步内能诛杀大宗师……”

    十步内诛杀大宗师?

    林怀安一愣,再次拿着玉筒翻看了一下,可不管怎么看,依旧没有半点特别之处,想了想,手中稍微加了些力道,结果玉筒应声而碎……

    仙人赐予的宝贝碎了?

    刘三刀终于清醒了一点,呆呆看着林怀安手中断裂成两半的玉筒,整个内心再次崩溃了……

    他领着三个兄弟,意气风发,拿着这所谓的仙人宝贝,千里奔袭而来,本打算扬名立万,结果,就这么碎了……

    “我好恨啊!”刘三刀朝天大吼,怒急攻心,嘴中一口鲜血喷出。

    林怀安斜睨了眼情绪崩溃的刘三刀,想了想一巴掌拍了过去……

    “大爷,您打死了他,还怎么问话啊……”

    身后的秦画小声说着,小心翼翼的看着刘三刀死不瞑目的样子。

    林怀安站起身,问道:“问什么话?有什么好问的,不过是魔教的人要杀我罢了,我直接去找他们便是。”

    秦画想了想,又小声道:“可是您杀了他们,没有活口,就没有证据……”

    林怀安笑了笑:“别人要杀我,我还必须要有活口证明?呵呵,这个真不需要,直接打上魔教,剁了他们教主的头便是。”

    小画儿顿了顿,想了想貌似好像是这个道理,于是点点头,也不再多嘴,只是神情有些沮丧:“本来好不容易陪着大爷出来逛逛,结果这般扰了兴致……”

    林怀安微微一笑,随手拍了拍自家小侄女的脑袋瓜子:“以后有的是机会,只不过现在我要去魔教走一趟了,这江州刚刚才立就有人来杀我,未免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秦画听后也鼓起小嘴:“没错,大爷整日都待在府中,谁也没有招惹,他们还想刺杀大爷,这些人坏得很,要好好惩罚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