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从一拳打爆大宗师开始 > 第九十六章 数百万灵石(求订阅10/10)
    “林爷,现在整个江州都在传言花月楼有大宗师,这群女人心思最为歹毒,不得不防啊!”

    朝天宫那边,霍溪突然站出来发声,对于这群娘们派人在木阳县刺杀他的那件事,他一直耿耿于怀,如今有机会,占着自己怎么说也和秦天是结拜兄弟,这个时候请林爷做主,他多多少少应该也会帮自己一下吧。

    花月楼没想到霍溪这个时候还在大宗师面前诋毁自己,楼主司南歆气急败坏,声音变得有些尖细:“林爷,朝天宫最近处处争对我们,就是想将我们从三大派的位置挤下去,他们好在扶持靠拢他们的门派上位,以此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他们狼子野心,林爷应该防范他们才是。”

    司南歆自从经历了上次被朝天宫造谣自家门派有大宗师的事情后,她也学会了很多,反正实情谁都不知道,张口就来谁不会,朝天宫诋毁诬陷她们,那自然就要反击了。

    一边的越剑宫倒是老老实实地,两不相帮,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唯独一向喜欢开地图炮的侯瑾补了一句:“乌合之众,蛇鼠一窝。”

    侯瑾说话时目光望着两派的人,眼神深处充满了鄙夷。

    越剑宫的几位长老听后脸色都是一变,心中后悔把侯瑾带出来,若不是宫主侯万天执意如此,他们是真不希望侯瑾跟着他们一起,这小子在自家门派到处得罪人也就算了,现在出来了还到处招惹是非,平白树敌。

    侯瑾说话时没有遮遮掩掩,朝天宫和花月楼的人听后都看了过来,神色不善。

    面对无数注视过来的目光,侯瑾一脸无惧,握紧了手中的剑,他渴望成长,剑者,当无惧一切,有着一往无前的气魄才可以真正成长起来。

    不然,岂不是玷污了手中这把名剑?

    侯瑾低头看了眼当初林怀安给他的剑,这把剑,他很喜欢,也幸好,这把剑现在是他的。

    林怀安看了眼三大派,猜得到他们的鬼心思,以前王珏在时,他们就不太对付,只不过碍于王珏的规矩,希望江州稳定,三大派也不好太过放肆。

    但是如今王珏死了,林怀安取代乾坤居,而作为这次的最大功臣朝天宫,那自然是自信满满的认为他们向花月楼发难,林爷肯定是会站在他们那边的。

    “三大派立足江州百年,手握无数资源,下面还有许多人整天盯着你们,你们若是想打,我也不反对,还能帮你们画个场地,让你们一较高下,打死了自然也会有人顶替你们,若是不愿意打,那就老老实实地回去,少放些狠话,一切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林怀安没有心思去管三大派的破事,就算是朝天宫内有自家小侄子的四位结拜兄弟他也没有放在心上,更不会去偏袒,最初的时候,朝天宫就是一个工具,秦家想上位,就要借着这个跳板,不过现在乾坤居被取代了,这个跳板自然也就不需要了;而且一开始朝天宫就是来搞事的,不过自身实力太弱,反而赔了许多灵石,林怀安不秋后算账,已经够让他们感恩戴德了。

    甚至一开始他还想过让秦天做朝天宫的宫主,不过现在也一样,朝天宫格局太小,完全没有必要让秦天去那里浪费时间。

    林怀安这话一出,朝天宫那边也明白过来,霍溪等人都低下了头,心里嘀咕着,这结拜啥好处也没有啊……

    虽然心里嘀嘀咕咕,还有些不满意,责怪林爷没有给自己撑腰,但是嘴里却不敢有半点不满,依旧笑呵呵的抱着拳,不再提刚才的事,花月楼有没有大宗师他们不关心,这是这位林爷该关心的,他们只是提出来而已,现在林爷发话了,让他们不要借机搞事情,他们也就老老实实闭嘴。

    朝天宫能在江州雄踞百年,这点眼见还是有的。

    朝天宫这边不说话,花月楼那边自然也不会再得寸进尺,她们不知道朝天宫和这位林爷的关系,反正她们安逸久了,也只想稳住目前的局势,不管江州谁掌权,她们花月楼还是那个花月楼。

    越剑宫的侯万天也呵呵一笑,一句话都没有多说,很多时候,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你就算心思再多,机关算尽,还比不上人家大人物嘴里的一句话。

    或许大人物某句话就是轻描淡写,都没有动过脑子随口一提,但你却要小心翼翼对待着,不敢有半点怠慢。

    “若是无事,那就回去吧,朝天宫这边,以后就有你们二人做主吧。”

    林怀安再次看了眼三大派的人,又把目光放到闫永元和孟天佑身上。

    闫永元和孟天佑听后心里一怔,随即有些欢喜,他们本来都做好了准备,等着秦天来朝天宫担任宫主,自己继续做那万年老二,结果这位林爷这么一说,似乎是在把权力交给他们自己啊?

    和闫永元还有孟天佑的高兴不同,霍溪还有张万堂心里也是一突,俩人之前就猜测过闫永元和孟天佑是不是也和自家那结拜兄弟秦天有什么联系,如今听到林爷把权力交给这两个老家伙,他们心里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这两个老家伙,一把年纪了,真的不要脸,居然还和秦天结拜,人家做他们孙子都可以了……

    霍溪和张万堂心里暗骂,本来还想借着和秦天的关系在朝天宫上位,现在看来,是泡汤了,啥都没变,就是死了个杨靖,不过杨靖死了,下面除了那些弟子,他们这些人也应该都算得上官升一级了吧……

    “林爷放心,我们二人一定会好好看管门下弟子,不让他们给林爷增添麻烦的。”

    闫永元和孟天佑表态了,至于其他人,不管愿不愿意,这个时候,面对大宗师,也没人敢表达不满,纷纷老老实实应着。

    没有过多停留,三大派开始一一告辞离去,一州之地换了个掌权人,这样的大事,此时看上去,好像显得极为平淡,没有一点波澜掀起。

    许多人下意识看向那位林爷,之前很多人都不认识这位,只是看到他展现出了大宗师的实力,加上亲口承认杀了王珏,又和自家门派高层相熟,心里潜意识的就认可了这位的存在,好像莫名其妙的就接受了管辖。

    现在仔细想想,发现,除了实力,他们好像对这位啥都不了解……

    年龄?婚配?喜好男女?

    多想终究无用,诸派最终还是散去了,无数人离开之前都好奇的望了过来,这位新接管江州的大宗师,底细什么的,他们是一问三不知,只有个别人知道,好像出自木阳县秦家,前几年一直不显山不露水,自从一个叫海河帮的帮派出现后才开始崭露头角。

    有些人听到这话,都记在心里,决定回去好好查查真相,若是真的,那不说秦家,这木阳县以后最好都还是少踏入为妙……

    林怀安目送着人流渐渐散去,他在等秦天。

    好在秦天也没有让多等,过了片刻,便一脸兴奋的冲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大包袱,兴奋喊道:“大爷,这王珏手底下的宝贝真不少啊,我挑了几件不错的亲自带了出来,其他的都让人运回府内了。”

    这叫几件?

    林怀安听到这话,斜睨了眼秦天手中那差不多有他整个人三分之一大小的包裹……

    秦天紧紧抱着包裹,然后放到林怀安面前,一边说着话一边打开包裹,最先露出来的都是一些武功秘籍。

    很多,都是王珏的家底,其中一本林怀安就认了出来,王珏的成名绝技,大十三奔雷拳,当初和自己硬碰硬,结果被他一招基础拳法活活打死……

    “大爷,这些功法可以放到书阁内,以后供族内弟子学习,还有这些宝贝,也都是价值连城,拿到市面上去,能兑换到许多灵石,够大爷需要的了……”

    秦天笑呵呵说着,然后语气一变:“也不对,如今江州都在大爷的管控下,这么多灵石矿可以源源不断的提供灵石,这些玩意还是留着吧,家里摆着也挺好看的。”

    “对了大爷,我刚刚去了乾坤居的库房瞄了一眼,少说也有数百万灵石,怪不得人人都说大宗师视灵石为粪土,我要是有这么多,我也无所谓啊。”

    数百万灵石……

    林怀安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算是秦天磨磨唧唧废话一堆后他唯一听到后感到欣慰的消息。

    不过一说到灵气,林怀安就想到怀里那本神秘修炼法,立刻对秦天道:“你现在自废武功。”

    秦天一愣,茫然的抬起头:“大爷,我做错了什么吗?”

    林怀安摇头:“没事,就是想实验一下,对你来说,应该是个好事。”

    对于那本神秘修炼法,林怀安肯定是要传授给秦天的。

    不过秦天确不明白,他怀疑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大爷居然要他自废武功,而且还说是好事,自己从小到大,习武十几年,吃尽了苦头,最近好不容易大器晚成,感觉有一飞冲天之势,正鼓着劲准备更上一层时,大爷居然让他自废武功,这开什么玩笑。

    就是你是我大爷,总也得给个道理吧,这自废武功算哪门子好事?

    几息之后……

    秦天捂着被敲肿的脑袋瓜子,老老实实开始散功……

    他觉得,大爷是长辈,自己作为一个晚辈,肯定是要听长辈话的,族老们以前就教过他,要懂得敬老。

    不过是自废武功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算大爷不说个明白,他也是相信大爷的。

    秦天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散功……

    练功难,散工易,秦天忍着心痛,老老实实照做着,体内的内劲开始不断往外散去。

    旁边很安静,只有来回搬运箱子的声音,没有说话声,大宗师在此,没人敢多废话一句。

    源源不断的灵石还有各种财物从乾坤居往秦府帮运着,秦家的人也来了,担起了监工,在旁边盯梢,负责搬运的都是三大派的弟子。

    替大宗师搬运,三大派弟子也不觉得丢脸,以后喝酒吹牛时还能说自己给大宗师帮过忙,牛皮哄哄的……

    “大爷,好了……”

    秦天这边,也终于停止了散功,感受着空荡荡的体内,没有一丝灵气波动,秦天语气有些幽怨,默默看着自家大爷。

    林怀安瞄了眼,没有废话,直接将神秘修炼法递了过去。

    秦天刚刚自废武功的时候也听大爷说了,他散功的目的就是为了修炼这个什么修炼法,大爷说很厉害。

    虽然十几年的苦修转眼间烟消云散,可大爷说这玩意厉害,秦天心里还是抱着期待的,散功后带来的负面心情也散去不少。

    修炼法记载的内容很简单,秦天看得很快,发现这玩意学起来太简单了,就这么简单一个玩意,大爷居然让他自废武功?

    若不是大爷要求的,秦天肯定打死也不会这么干,毕竟实在太不靠谱。

    秦天默默记下功法的口诀,开始尝试着修炼。

    看的时候简单,等上手了,秦天突然发现,这玩意讲的内容和以前所学的功法走得路线完全不一样。

    他细思极恐,这玩意就和基础功法一样,就是最基础,最普通的东西,可同样,也是最重要,旁人最难以观察的东西……

    说白了,不是功法简单,而是编写功法的人把一部极为繁琐功法经过了无数遍的简化,才传到了他们手中。

    他们拿着前人辛辛苦苦的成果说这个简单,似乎有些太过于讽刺。

    秦天神色渐渐严谨起来,他就算不是什么天赋异禀的天骄,可是好东西和坏东西还是分得清的。

    这修炼法看上去简简单单,可修炼时,才发现,每个字,每句话,体内每条灵气游走的经络,都能让人回味无穷。

    这玩意并不简单,怪不得大爷让他自废武功了……

    秦天内心震惊,修炼的越久越觉得这玩意的诡异,很多修炼的路子前所未闻,对于后面的未知,那更是一片空白。

    “好了吗?”

    林怀安看着秦天变化莫测的表情,也没有多想,这玩意在他眼中,学起来确实要比那些什么劳子功法容易的多,估算下时间,秦天应该也学的差不多了。

    听到呼喊,秦天回过神来,刚刚灵气已经在体内游走了一圈,立刻扭头望向自家大爷,点头道:“大爷,好了,就是这功法走的路子和别的功法完全不一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