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从一拳打爆大宗师开始 > 第七十八章 好酒是给人喝的
    章南礼心思复杂,越想越多,加上最近发生的各种怪事,他甚至都不由自主的把这些事合拢到一起,他在屋中来回走动,最后出了屋,他要去找这位林爷探探口风。

    等章南礼去之后,却只见到了秦天。

    秦天直接告诉他,自家大爷要离开几日,过几日便回。

    这个时候出去?

    章南礼微微低头,不让秦天看到他脸上怀疑的情绪。

    过了片刻,他一脸和蔼笑容,抬起头,看着秦天:“老弟,不知能否告知林爷去向?”

    秦天眼珠子一转,思考起来,大爷没叮嘱过他,他也不知道能不能说出大爷的踪迹,不过他仔细想了想,还是稳妥起见,立刻摇头:“大哥,我也不知道,大爷走得匆忙,走之前什么都没有交代,就说过几日便回,还说这几日他不在的时候,需要麻烦大哥你照应下秦府。”

    章南礼一眼就看出秦天在撒谎,不过他也不好追问,怕问烦了,这位跑去找那林爷告一状,以那位林爷护短的性格,他就是有苦也说不出了。

    他随即转移话题:“老弟,侯瑾还关着吗?”

    侯瑾早就被大爷给放了,秦天当然知道实情,不过他不能说实话,直接道:“关着呢。”

    章南礼点点头:“越剑宫宫主侯万天和我有旧,他托我赎回他那不成器的小子,林爷之前也说了,赎回侯瑾需要一千灵石,刚好老夫身上够这个数,麻烦老弟将侯瑾放了。”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袋子灵石,刚好一千块,递到了秦天手里。

    秦天拿着灵石,脑子当机了一下,他反应的慢,脸上有些纠结,侯瑾早就被大爷放了,他现在收了灵石,去哪放人去?

    见秦天支支吾吾的样子,章南礼心中顿时有数,再次肯定了侯万天给自己那份书信的真假,他笑呵呵的没有在继续追问秦天,挥挥手告辞了,只留下一脸错愣的秦天。

    和秦天告别,章南礼直接回到屋内,手写信件,同时留下暗记证明身份,让越剑宫暂且按兵不动,同时为了让侯万天安心,他大胆的写出了自己的猜测,就是你们家那愣货小子侯瑾,搞不好和这位林爷有些关系,甚至,他特意将林爷是大宗师的事情也写了上去。

    最后又叮嘱了一句,侯瑾既然回来什么都不说,那肯定是为你们好,肯定和这位林爷有什么瓜葛,他既然不说,那你们就别问,安心等着便是。

    确认完书信的内容,没有遗漏之后,章南礼一边吩咐人送往越剑宫,一边整理了下衣着,对一边的老仆道:“走,出去逛逛,拜访一下老朋友。”

    老仆没有废话,立刻跟上。

    出了屋,见秦天还在院内,章南礼笑着指了指隔壁的戏班子,道:“去听听大戏,不会离得太远。”

    他说这话就是让秦天安心,他和老仆不会离得太远,若是有人侵犯秦家,老仆赶得及。

    秦天没说话,点点头,继续练武。

    章南礼领着老仆,朝着戏班子走去,路过太白楼时,那掌柜李老头正躺在太师椅上前后摇摇晃晃,一双老眼眯在一起,仔细盯着他。

    章南礼冲着李老头笑了笑:“掌柜的,送几壶好酒过来。”

    李老头呵呵一笑:“好酒是给人喝的。”

    章南礼笑着回应:“那就送几壶不是人喝的过来。”

    李老头:“那等着。”

    戏班子很大,章南礼和老仆一前一后踏入,就一个大堂,大约同时坐得下百人,今日还没有到开戏的时间,偌大戏台上只有班主陈姜旦熟练地舞着花枪。

    看到堂下的章南礼,陈姜旦握枪的手微微一抖,目光也渐渐凌厉下来。

    感受到台上的敌视,章南礼也不介意,随意找个角落位置坐下,老仆站在一旁,警惕四周。

    陈姜旦收起花枪,挥退台上的人,随意跳下戏台,朝着章南礼走去。

    隔壁的李老头拎着两壶酒从外走了进来。

    章南礼笑着冲俩人点点头。

    陈姜旦和李老头围着八方桌落座。

    李老头放下两壶酒,给自己和陈姜旦倒上一杯酒,又打开另一壶替章南礼满上。

    “喝了这杯酒,安心上路吧。”

    李老头端起大碗,一口干下,他年迈的身子此时看上去却是精神矍铄,好像年轻了许多。

    陈姜旦也一口干下,喊了声好酒。

    章南礼端起面前的大碗,酒水入口,眉头一皱,确实不是人喝的,味道很刺鼻。

    老仆默默站在身后,一言不发。

    一碗酒下肚,章南礼看着对面俩人,道:“老夫一把年纪了,迟早会上路,不过不是今日。”

    李老头眯眯眼:“怎么?今日来找我们,不是认罪的?”

    陈姜旦也看向章南礼,更多的余光是盯着那老仆,一副随时都要动手的模样。

    章南礼笑道:“我来找你们,是有事相求。”

    李老头和陈姜旦同时不屑一笑,陈姜旦:“背主之人有脸来求我们?”

    章南礼摇头:“此事以后再谈,只是秦画和秦天是秦战的子女,你们守着木阳县秦府多年,也不想看到他们出意外吧?”

    陈姜旦和李老头眉头一皱,同时道:“说。”

    章南礼点点头:“我来江州之前,胸有成竹,自认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可实际到了江州之后,却发现这盘棋我一点都看不透,比如秦府这位林爷,他是大宗师,你们知道吗?”

    李老头和陈姜旦同时一惊:“大宗师?”

    看着两人惊异的模样,章南礼笑了笑:“对,你们没有听错,这位林爷,在秦府不显山不露水,他到底想干什么,谁也猜不到,如今江州局势混乱,王珏未归,江州除了这位林爷外,疑似可能还有另外两位大宗师,我怕以后局势控制不住,秦画和秦天想脱身都难了,所以这次来找你们,就是想请求你们,若是秦府有危机发生,你们立刻护着两个小家伙离开这里。”

    陈姜旦沉默片刻,冷冷一哼:“这个需要你来说?我和李老头待在木阳县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保护两个小家伙吗?若真有意外,又用得着你来提醒?何须跑这来假慈悲?”

    章南礼摇头:“我就是担心你们反应太慢,比如这位林爷是大宗师,你们之前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