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从一拳打爆大宗师开始 > 第五十一章 计划提前
    一巴掌拍死司徒剑的林怀安心中毫无负担,从刚刚他轻描淡写一句我就算灭你秦家满门,你们也要老老实实受着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

    虽然司徒剑的死会带来很多麻烦,但是重新来过的话,林怀安还是会这么做。

    从最初开始,林怀安就一直想着保全秦家上下百口人,行事的时候,很多方面都要考虑一下这些人,所以一直以来,他都不会把事情做得太绝。

    第一次杀王珏的时候是反击,这次是因为司徒剑出言威胁,林怀安不喜欢被威胁,有威胁的因素在里面他就会想办法除掉。

    王珏因为是大宗师,经常闭死关或者远游,他死了,一时间还真没有多少人能查到,但司徒剑不一样,他经常出现在大众视线中,现在他死了,乾坤居大宗师其下的徒子徒孙人肯定迟早都会知道。

    乾坤居是王珏的大本营,里面住着的都是他最信赖的人,但这不代表整个江州,王珏其下只有乾坤居这一处势力,事实上,在江州,到处都有大宗师底下的人,有名有暗,这其中牵连甚广。

    若是司徒剑的死讯传回去,整个江州必然会动乱,到时候各路的目光都会聚集向木阳县秦家,来自乾坤居的报复也会到来。

    林怀安不怕,但是秦家这百口人就不一样了,林怀安只有一个人,最多保住秦画和秦天,其他人,他也照顾不过来,这就意味着,若是真的发生冲突,这秦家百口人都要死。

    若是只单纯保住秦画还有秦天俩人,那这意味着最初他的行事还有谋略就都要付之东流了,他自然不想白忙活一场。

    让秦天和那么多人结拜,和人家称兄道弟,虽然有一部分因素是为了保护秦天,但更多的还是在为以后更大的目的铺路。

    正如他当初随口吐露给秦天的话,天下灵石这么多,凭什么都让几位大宗师拿去分了?

    没人反抗是因为他们弱小,知道反抗会死,但林怀安不一样,他比大宗师更强,逼急了,死的肯定是大宗师,但是他有牵挂,这两个小家伙就是他的牵挂,而这两个小家伙的牵挂就是这秦家上下百口人,身上流着同样的血脉。

    林怀安可以不顾他们,但是这姐弟俩不行,他们是不会放弃这些秦家子弟的,甚至,极有可能,秦画到时候会和他说,大爷,您是做大事的人,不要让我们拖累了你,你先走,以后若是可以,那就为我们报仇,不行的话就别强求。

    这是个死结,有些无解。

    因为解不开,所以,林怀安之前的所有行事就是想着保全秦家,让秦家快速发展,变得强大,但是又不能操之过急,他就把目光放到了朝天宫身上,准备以朝天宫为跳板,让秦家晋升,最后将江州掌控在自己手中。

    本来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有个规划,会慢慢来,最后稳稳拿下朝天宫,拿下江州,但是司徒剑的到来是个意外,林怀安是没有想到的。

    这司徒剑和别人不一样,他有自己的骄傲,长久待在大宗师麾下,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害怕,林怀安可以不断拿捏朝天宫的人,不断让他们用灵石赎人,不断去蚕食,但是司徒剑不行。

    司徒剑是自负的,赎回去之后,他肯定会号召更多的人来找秦家麻烦,来找回场面。

    乾坤居可不像朝天宫,撑死就那么几尊小宗师,他们自家小宗师恐怕至少也有十几人,下面的门徒更是布遍江州各地,事情闹大之后,这些人会一起来找秦家麻烦。

    最后的结果就是,林怀安会将这些小宗师再到下面的一流高手一个个弄死,但是同样的,整个秦家除了秦画还有秦天姐弟俩,其他人也都会被对方弄死。

    司徒剑的到来就已经可以预测到结果了,不管结果怎样,都会结怨,所以他死了,而且因为他的死,林怀安很多计划都要提前实行了。

    司徒剑这次是独自前来的,就算外面有人接应,一时间也不会联想到在江州敢有人杀大宗师的首徒。

    所以林怀安暂时会有一段时间做准备,来布局。

    他要利用这短短的时间,将利益最大化,让自己和秦家成为最大的赢家。

    林怀安想了很多,他拎着司徒剑的尸首,站在院子内,没有顾忌旁人的异样,下人们远远站着,不敢说话,更不敢上来询问,大爷这个样子,他们有些害怕。

    有人去找小姐。

    秦画到来时看到林怀安的样子,也愣了一下,不过她没有害怕,而是走上前去,替林怀安理了理额前凌乱的发丝,神色平静,道:“大爷,在一起这么久,从未见过你这般模样,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相信大爷之前说的话,您会顶着这片天,不让它塌下来,所以接下来,不管您要做什么,我们都会听着、跟着、做着。”

    “好。”

    林怀安没有和秦画细说,也没打算和秦家人说太多,到时候,他们只需要跟着做就够了。

    他拎着司徒剑,走向了关押闫永元还有孟天佑的偏房。

    一直被大鱼大肉伺候着极为舒适的俩人看到林怀安进来立刻打了个招呼,但看到林怀安手中的尸体,他们吓了一跳,这拎着个尸体来见他们,有些瘆人。

    偏房光线很暗,闫永元和孟天佑半天才适应下来,借着外面的光,他们终于看清楚了尸体的面貌和特征,再次吓了一跳,这个人他们自然认得,在江州高层这个圈子里,能上台面的,谁不认识此人,他们之前就打过多次交道。

    大宗师王珏首徒,司徒剑!

    “林爷,这是?!”

    闫永元和孟天佑惊疑不定,虽然被铁索绑着,但是这一刻他们很想逃,他们知道,司徒剑的死肯定和林怀安脱不开关系,但林怀安却这般光明正大的让他们看到这一幕,是不是意味着林怀安不想让他们继续活下去了?

    因为他们都清楚,只有死人才能永远保住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