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从一拳打爆大宗师开始 > 第四十二章 钱货两清,互不干扰
    广场中央,站立着三位男子,都是天炉剑庄的人,看到红莲走来,他们立刻下意识低下头,不敢直视,额头上不断有汗珠流落。

    就在昨夜,天炉剑庄耗费十年打造的十把名剑被人劫了……

    这十把名剑本来是准备献给大宗师红莲的,以此感谢她对剑庄的照顾。

    十几年前,天炉剑庄偶得天外陨石,这种陨石本就难求,是上好的炼器材料,而且当时经过估算,这块陨石体型庞大,可打造出十把剑器。

    天炉剑庄本就最擅长铸造,只是这些年来苦于没有上好的材料,一身技艺难以发挥,这次得了天外陨石,天炉剑庄便商议,要用这天外陨石打造出十把名剑,然后献给大宗师红莲,既能获得大宗师的护佑,又能扬我天炉剑庄的威名。

    下了决定之后,天炉剑庄便开始花费了十年时间来铸造名剑。

    转眼十年,十把名剑定型,按照天炉剑庄的规定,有名剑成型,至少需要放入剑庄九层塔摆置一晚,然后在自行决定名剑是否出塔。

    昨夜,天炉剑庄一边派人通知大宗师红莲今日来取剑,一边由庄主亲自引领,带着十把名剑入剑庄九层塔第九层。

    可就在打开九层塔的地门时,黑暗中突然冒出一群蒙面高手,天炉剑庄庄主和剑庄内数十位护剑人当场惨死,蒙面人带着十把名剑直接离开了剑庄,再无踪迹。

    剑庄这边第一时间把消息告知了红莲,大宗师震怒,一边下令严查,一边派人封锁剑庄,不得将消息传出。

    十把名剑流落江湖,若是这个时候传开,恐怕整个天下人都会闻风而动。

    今日,红莲亲临剑庄,就是为了此事而来。

    看着领头的男子,红莲语气慵懒:“说说看。”

    领头男子脸色发苦,又要说……

    这短短一夜时间,他已经和大宗师底下的扈从说了好几遍了,他只是山庄的一个执事,昨夜护剑人中他都不在其中,只是后来听到喊杀声赶到时才发现一群黑衣人执剑而去,而庄主他们都身死当场。

    但是大宗师问话,他不敢质疑,只是苦着脸道:“回大宗师的话,昨夜之前发生了什么我确实没有看到,只是后来赶到时已经人去楼空了,庄主他们都死了……”

    听着诉苦,红莲用手拨弄着鬓发,红唇轻起,咬住一撮黑发,贴近领头男子,鬓发的边角触碰着男子的肌肤,她上半身微微往前倾斜,嘴角离男子的面颊仅仅一发之隔。

    领头男子心跳一阵加快,鼻间传来阵阵清香,让他一时间有些意乱,差点忘了眼前人的身份。

    直到他耳边传来一句妩媚之音,整个人才清醒过来,呆立在当场。

    “你这般没用,何不去死?”

    ……

    江州,庆安府,木阳县。

    伴随着晨曦的第一缕红光洒向大地,一辆马车踏入城内,马车四周有数位白衣剑客护持。

    马车内坐着一位衣冠似雪的年轻男子,腰间挂剑,目若朗星,男子眼神冷冽,目光随着马车两侧波动掀起的卷帘看向窗外。

    酒肆、客栈、花楼,叫卖的小贩,来往的人流。

    “一县之地,当真是破旧…”

    年轻男子嘀咕了一句,神色间有些不满。

    他叫侯瑾,江州三大派之一的越剑宫少宫主,宫主侯万天之子。

    侯瑾这一生注定与众不同,据说他出生之时,越剑宫上空无数云朵化作剑云,霞光万里。

    他六岁开始学剑,到至今,越剑宫内所有剑法剑诀在他眼中从未有瓶颈之说,他就是为了剑而生的,他天生就对剑有莫名的亲和力,只要和剑法有关的存在,他都一悟既通,被越剑宫称为唯一可以超越祖师爷的天才。

    他从小到大,顺风顺水,没有受到过任何挫折,同龄人中,每次比斗,也从未败过,他这样的人,注定不凡,整个越剑宫近乎把大半的资源都投到他身上,尽心培养,就是希望他以后能引领越剑宫更上一步。

    他没有让人失望,如今二十余岁的他,已经入了一流,这样的人,放到整个大楚都是顶尖天才。

    他每天大半心思都花在练剑上,可就在前些日子,侯万天告诉他,让他去木阳县接个人。

    侯瑾不想去,他不喜欢下面的县府,只想待在江州城,待在宫内,可侯万天说,是上面大人物指派的,而且还必须要他去接。

    越剑宫是江州三大派之一,什么样的大人物能要求越剑宫办事?侯瑾不知道,侯万天也不说,没有办法,侯瑾只好老老实实赶往木阳县。

    他不知道谁叫自己接人的,也不知道自己要接谁,从小到大一直依着他的老爹这次都没有帮他,他心中有些不满,看着这木阳县的一切都觉得碍眼。

    侯瑾坐在车内,按照上面给的地址,让一位越剑宫弟子提前去告知,让对方早做准备。

    秦府,阿离站在院墙下,看着墙头上的林怀安,告诉他,接自己的人来了。

    林怀安双眼一亮,这个小阿离算得上奇货可居,毕竟能知晓大骑主的许多事情,动不动就把造反挂嘴边的人,能不值钱吗?

    “很好。”林怀安笑了笑,看着底下的丫头,觉得她混吃混喝这么久也没有什么错。

    小阿离看到林怀安那诡异的眼神,只觉得浑身不自在,不过她还是道:“谢谢你这些日子里的照顾,以后若是有需要帮忙的话,可以联系我。”

    林怀安摇摇头:“不用帮忙的,钱货两清,互不干扰。”

    钱货两清?

    小阿离皱了皱眉,好看的五官紧锁在一起,没有明白林怀安话里的意思。

    林怀安也没有多说,只看到长街那头,一辆马车飞驰而来,旁边跟着几位白衣剑客,都是好手,始终和马车保持一个速度,不急不躁,显然体内灵气极为雄厚。

    马车最终停在秦府门口,一位白衣剑客拉开卷帘,里面走出一位偏偏公子,面如冠玉,神情冷峻,深邃的双眼望向了林怀安和阿离。

    小阿离双眼在林怀安和这位白衣公子脸上来回扫视了下,心中想到,嗯,都挺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