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这只妖怪不太冷 > 第二百七十八章 五月二十号
    车外阳光灼人,酷热难耐。

    车内温度却很凉。

    前方的大卡车冒出滚滚黑烟,楠哥一边念叨着对方可能烧的是蜂窝煤,一边加速超过,同时扭头对副驾驶昏昏欲睡的周离说:“你别睡啊,你要陪我说话解闷的!”

    “我怕影响你开车。”周离没什么精神。

    “我都是老司机了。”

    “高速都不能上的老司机么?”

    “你这个人……”楠哥觉得这个人一点当老司机副驾驶的觉悟都没有,“你要给我解闷,而且还要在适当的时候夸我开得好,明白吗?”

    “楠哥开得好。”

    “……”楠哥吸了口凉气,按捺住危险驾驶的冲动,“咱们种的花怎么样了?”

    “我每个星期都会回去浇水的。”槐序的声音从后座传出,他拿着一支甜筒吃着,“我觉得我们还可以在家养一盆玫瑰花,自己弄鲜花饼。鲜花饼好像就是玫瑰花弄的。”

    “你就只会吃。”周离无奈。

    “玫瑰花还可以用来做玫瑰酸奶,做玫瑰冰粉,是个好东西。”槐序继续说。

    “花开得好吗?”楠哥问。

    “开得好。”槐序说着顿了下,“每个月都开,开了又谢,谢了又开。我想着可惜了,就把它们拿到楼顶干晒泡开水喝,说可以美容,结果一点不好喝。”

    “我怎么不知道?”周离疑惑。

    “我没给你说,怕你舍不得拿给我造。”槐序说得倒是理直气壮。

    “要加蜂蜜才好喝。”楠哥说,“再加点桂花。桂花的香味实在太好闻了。再往里面加点蜜枣和枸杞之类的,估计就好喝了。”

    “然后你发现,把月季花去掉也对口味丝毫没有影响。”周离打岔。

    “就你懂!”楠哥不满的道。

    “……”

    周离看着前方不吭声了,下边的手一直无意识的扣着团子的脚心,捏着肉垫玩,而睡梦中的团子似乎对他的玩弄毫无察觉。

    接下来的一段旅程中,他们深刻见识到了某妖怪是如何仗着自己本领高强为所欲为的。

    “蓬!”

    槐序手中出现了哈根达斯。

    “蓬!”

    过桥米线。

    “蓬!”

    香酥板鸭。

    “蓬!”

    热气腾腾的十三香小龙虾。

    “蓬!”

    刚烤好的昭通小肉串。

    “蓬!”

    左手一个还有蜜蜂在爬的蜂窝,右手一杯放了月季花、柠檬、枸杞和蜜枣的水。

    周离都要崩溃了。

    楠哥也忍不住路上停了几次车。

    就是睡着了的团子大人,也一边耸着鼻子一边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间责怪槐序。

    幸好今天的目的地快要到了,不然周离怀疑再开下去,他会在车里吃上火锅。

    ……

    前方城市隐隐在望,这一段在修路,行车速度因此受到了影响。

    楠哥打开了车窗,将手搭在窗边,还真像个老司机一样,一边耐心的等待着,一边以指点江山的语气点评着别人:哪个车开得不好,哪个车起步磕头,哪个车好看哪个车真丑,那些走对向车道插队全是一群傻逼云云……

    周离则一边敷衍的应付着她,一边拿出手机查询着前边城市的住宿。

    忽然,槐序凑到了他面前,嘴里还带着烧烤和小龙虾的味道:“今天是什么52o呢,我看网上好多年轻人都把今天当节过……”

    说着他把手机伸到周离面前,屏幕上是一条垃圾文章,营销号发的那种。

    周离挪开目光,不想看。

    槐序丝毫不介意,收回手机继续说:“你应该主动一点,把楠哥哄好,再把我哄好,然后你们今晚上就可以一起出去吃烛光晚餐,睡一个屋子,晚上聊聊天,牵牵手亲亲嘴,不会有一个性别不分的小妖怪当电灯泡……”

    周离充耳不闻。

    倒是楠哥好像听见了些许声音,转头说道:“什么?什么52o……哦对!”

    她一拍脑袋:“今天是5月2o号呢,我说怎么我出门的时候我妈看我的眼神有点怪呢,她肯定以为我是故意挑的一个日子!”

    周离沉默着,他忽然想起,姜姨和老周似乎也有点不对劲。

    这个时候已经天黑了,前面是一排猩红的尾灯,楠哥随手拿起手机,喃喃说道:“我看别人今天好像都能收到一个红包。”

    暗示?

    周离思索了下,很懂事的摸出手机。

    正巧,他的手机响了。

    支部包转账。

    周离愣了。

    与此同时,楠哥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不要太感动,别人都有的,我男朋友也要有!”

    周离稍作思索,点头道:“谢谢楠哥。”

    然后他马上跳转到槐序的聊天界面,打字说:你想吃什么?

    槐序:我要红包

    周离:【红包】

    槐序:我要吃清汤鹅

    周离:好

    槐序忽然皱起了眉,说道:“哦豁!给忘了,我在雁城好像还有事做!你们先走,不出意外的话我明天早上来找你们,也可能是中午!”

    楠哥疑惑的扭头:“什……”

    “蓬!”

    槐序直接从车里消失了。

    楠哥满头问号,转而看向周离。

    周离也不明所以,不确定的说:“可能是他和那边的妖怪有什么饭局吧?”

    楠哥点点头,恍然大悟。

    周离又试探的说:“我定个标间?”

    “昂!”

    楠哥忽的想起了什么,说:“听网上说,渣男渣女出去开房,都定标间。”

    “为什么?”

    “不给你讲!”

    “嗯?”

    “怕把你教坏。”

    “哦。”

    周离下了订单,选择导航,并用自己的手机将楠哥的手机替换下来。

    八点半,到达酒店。

    进入房间,周离有些局促。

    现在槐序也不在,团子大人也不算人,等于是他和楠哥单独共处一室,并且是酒店,即使不睡在一起也称得上开房了吧?

    “滴!”

    门被刷开了。

    跟在楠哥身后走进房间,光线有些暗,踩在软软的地毯上,他心中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反倒是楠哥很随意,将背包往床上一扔,扭头对他说:“出去吃饭?”

    周离应了一声。

    烛光晚餐是没有的,只有烤串、小龙虾和啤酒。

    两人一猫吃得很过瘾。

    回到酒店。

    周离默默躺在床上给姜姨发消息,边上的浴室里传出哗啦的水声。隔着一层磨砂玻璃,他只能看见完全没有轮廓的虚影,而楠哥似乎也不怕他看。

    周离:我们到昭通了

    姜姨:吃饭了吗?

    周离:吃了

    姜姨:路上还安全吗?

    周离:安全

    姜姨:你们住的哪?

    周离:酒店

    姜姨:小楠开车累着了吧?

    周离:嗯

    姜姨:这么晚了,早点睡吧,对了小楠睡了吗?

    周离扭头瞄了眼浴室内的灯光,打字对姜姨说:不知道,应该没睡吧,她爱熬夜

    姜姨:要得

    周离放下手机,长呼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