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这只妖怪不太冷 > 第二百章 八卦的一家
    周离端了一盘草莓和一盘零食回房。

    槐序坐在上铺啃着鸡腿,一条腿晃啊晃,脚上没有穿鞋子——这老妖怪知道在家无论是谁都不会轻易进周离的房间,他也有恃无恐。

    注意到周离的目光,他立马说:“楠哥给我的!”

    “我又没说是偷的。”周离小声说。

    “你的眼神说了。”

    “你们怎么操作的?”

    “我消息给楠哥,楠哥就跑到厨房里拿了个鸡腿,我再过去拿。”槐序边说边吃,他会将骨头也嚼碎并吞进去,懒得吐,“楠哥家大。”

    “……”

    周离拿了个草莓放嘴里,还挺甜,随即他将果盘和零食放在桌上,也在床上坐下来。

    他不是个爱拍照的人,可这一路下来,他相册里的照片也新增了几百张。其中过七成是从群里下载的楠哥的照片,剩下三成中有两成是他自己拍的,指光明正大拍的那种。

    还有一成在某私密相册中。

    周离挨着挨着翻看,也算是清理。

    那些当时一时脑热觉得好看但后来被新的同类型的照片比下去的,就要删掉。留下来的也要分门别类的放进不同相册、拷贝到移动硬盘里,还要选择性的上传到云相册。

    版纳的风景当真不能打。

    他和楠哥国庆出游的时候,他保存的照片就以风景照为主,就算是拍人的,往往也是以好看的风景做背景的。这次拍的照片则更贴近生活和烟火。

    大多照片都有人或团子入镜,要么是在吃饭的照片,要么是在车上的照片,要么是在某个有趣的或具有标志性的地方前的合照。

    倒也别有一番味道。

    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

    周离看得认真。

    趴在上铺探出头的槐序同样看得认真,并且放在书桌上的草莓一颗颗减少。

    “你为啥没保存我拍的照片?你是不是把我内个啥了?”

    “屏蔽。”周离为他补充。

    “对对对,你是不是把我屏蔽了?”

    “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屏蔽?”

    “我不傻。”

    “我也不傻……”槐序一边嘀咕着一边摸出手机,他要检查一下,是不是自己没出去。因为他用的是月租卡,他舍不得流量费,长期是将数据网络关着的,他怀疑自己的时候没连IFI或者连的IFI网络不好,导致没出去,周离没看见。

    外边隐隐传来老周和姜姨的对话,好像是姜姨打算带周离和祝双出去逛街,买套新衣服。老周一方面委婉的提醒她周离和祝双衣服非常多,一方面委婉的建议她先观望两天。或许是觉得老周说的也有那么一点道理,姜姨放弃了这个打算。

    这也让周离松了口气。

    他不喜欢出去逛街。

    把照片整理完,周离刚准备找楠哥说说事,竟率先收到了楠哥的消息——

    李呆毛:吃完了?

    周离:早吃完了,你呢?

    李呆毛:我才刚吃完

    周离:适当饮食

    李呆毛:【菜刀】

    李呆毛:我跟你讲

    李呆毛:我开着车回去,你猜我家那老两口什么表情?

    周离:很惊讶?

    李呆毛:错,他们一点不惊讶

    李呆毛:他们只对视了一眼

    周离:这样啊

    周离猜应该是姜姨和老周去楠哥家的面馆吃过面了,想想真是可悲啊,老祖宗的美德‘食不言寝不语’被现在的人丢得一干二净。

    周离:你这两天有什么安排吗?

    李呆毛:找我玩嗷?可惜我明天上午就要跟我爸妈回我外婆家拜年了

    周离:我明天要去拜访郑芷蓝

    李呆毛:你是该去拜访人家

    周离:我想你跟我一起去

    李呆毛:我跟你一起去?

    周离:对

    李呆毛:昂知道了,我想想……

    李呆毛:她是住鸣啾山上是吧?

    周离:离鸣啾山也有点距离

    李呆毛:那也不远,我看我能不能抽空去呆个一天,再不济也玩个半天吧,你去多久

    周离:3o一早回来

    李呆毛:小郑姑娘一个人呆在深山里也可怜

    周离:嗯

    李呆毛:那就这么着吧,你什么时候出?干脆也上午走吧,就跟我一块儿走,正好我开车可以直接将你送到鸣啾山脚下,你懒得去坐车了,可行?

    周离:好

    李呆毛:那你明天早上过来吃面么?

    周离:来

    李呆毛:好嘞,我给你留着

    周离:嗯

    周离完突然意识到,楠哥一家明天就要回去拜年了,岂不是得闭店歇业?

    李呆毛:你吃什么面?

    周离看着消息愣着,也在思考——

    自己还去吃个什么面?

    犹豫了下,周离道:明天你们还开店吗?

    李呆毛:不开

    李呆毛:等会儿就关店了,今下午店里的员工就放假了

    李呆毛:咋啦?

    李呆毛:但是今天的臊子故意做得很多,会剩不少,明早我们一大家子人吃面用,吃完基本我们一大家都要回老家过年了

    李呆毛:嘿嘿……

    李呆毛:按照惯例,我爸妈一大早就会开车回去,我起不来,我后走,往年也都是他们先走我自己坐大巴车去赶午饭的,你八九点来,就没人了

    李呆毛:是不是被吓惨了?

    李呆毛:哈哈哈都不敢回消息了?怂!

    周离:……对的

    他被吓得一愣一愣的,一边看着楠哥不断来消息,一边胡思乱想着,打了字又删掉。

    既思考如何委婉的拒绝楠哥。

    也幻想明早他和楠哥一大家子坐在一起吃面的场面,简直想想都可怕。可这就像恐怖片,明知道不可能生,但就是抑制不住去想,越想越害怕,越害怕越想。

    周离脸都憋红了。

    看着楠哥最后的消息,他简直长舒了一口气。

    周离:剁椒臊子面

    听见头顶传来的声音,他又了一条:槐序说他要吃牛肉面,还要加卤蛋

    李呆毛:没问题,我多给你们留一点,让你们体会一下臊子将面铺满是什么样的感觉

    周离:【ok】

    关掉手机,他仰起头,和槐序的目光对视,好奇问道:“偷窥是不是特别好玩?”

    ……

    农历28,早晨。

    今天新闻里‘疫情’出现的次数明显增多,并体现在各种网络传媒平台上。

    周离难得要去找朋友玩,虽然听起来有些特殊,姜姨也只在心里暗自猜测,并未多问。只是很贴心的为周离思考着,拜年总不可能空着手去。

    “你同学家里长辈抽烟吗?”

    “不抽。”

    “可惜了,家里这么多烟送不出去。”姜姨又拿了两瓶酒,一瓶白的一瓶红的,“带瓶酒,过年肯定是要喝酒的,带两瓶酒总没错。”

    “不用了。”

    “要,要带,再带什么呢……”姜姨犯起了难,“提一件牛奶吧?大家都这么带。”

    “够了够了。”

    “好吧好吧。”

    姜姨露出无奈之色,又叮嘱:“不过还是要听你爸一句,少去人多的地方,以防万一……不过农村倒是可能比我们城里安全些。”

    周离点着头。

    姜姨又问:“好不好拿?要不我送你?”

    周离连忙表示好拿,穿好鞋子,一手提着酒,一手提着牛奶,很轻松的就出门了。

    下楼,往楠哥家面馆走。

    槐序跟在他身边,回头往天上看,咧嘴笑着:“姜姨在窗子边看着你呢,还有老周,哦你弟弟也在另一个窗子口偷瞄,好有意思……”

    周离:……

    楠哥面馆离他家不远,要转两个弯,再往前走一截才能脱离自家窗口的视线。然而这条路几乎已是笔直的通向楠哥家面馆了。

    周离真是无奈啊……

    楠哥家面馆的门关着,他没好意思敲门,只站在门口给楠哥了条消息。

    很快门就开了。

    楠哥穿着毛衣、棉睡裤和毛线拖鞋,还没有换衣服,把他拉进去后,又将门关上了:“我现家里比春明冷好多,春明太暖和了……你咋不敲门?胆儿也太小了吧!”

    周离只点着头。

    关着门的屋内很暗,虽然确实比窜着冷风要暖和些,他却莫名觉得有些怪——只是简单的去开面馆的同学家蹭碗面吃怎么弄得偷偷摸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