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这只妖怪不太冷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放假啦
    “下午考微积分呢。”周离说,“你复习了吗?”

    “没呢。”

    “那你怎么办?”

    “不知道。”楠哥也露出苦恼之色,“我吃完饭回去看看题吧,一直看到下午考试。”

    “你是该好好复习复习。”

    微积分毕竟不比英语,选择题拢共也没几道,楠哥的运气实在不好派上用场。

    周离犹豫了下:“常小祥从其他系弄到了他们老师漏的题,我给你吧,你好好看看,要是挂科了下个学期补考得多费不少功夫。”

    “不用。”楠哥摆了摆手,“你们寝室有常小祥,我们寝室也有绵绵和千千。”

    “好,反正你好好看看。”

    “知道了知道了……”

    随后楠哥又开始抱怨周离的啰嗦。

    慢悠悠走到商业街,已是九点半了。周离和楠哥一边走一边思考要吃什么,忽然,他在一家炒菜馆门前看见一道熟悉又意外的身影。

    “你看。”他戳了戳楠哥。

    “啥?”

    楠哥扭过头,只见包子一个人坐了一张小桌子,桌上摆着两菜一汤。

    “你表妹大早上吃这么好?”她乐了。

    “是啊。”

    “走!咱们过去看看!”

    “嗯。”

    周离和楠哥向包子走去,而包子专心吃着饭,似对他们毫无所觉。临得近了可以看清,她桌上摆着一盘番茄炒蛋,一盘平菇肉片,和一个黄瓜皮蛋汤。店家还为她掺上了茶水,这家店用的是那种最便宜的滇红,有几分粗茶的意思。

    真是悠闲潇洒,还很壕。

    周离抿了抿嘴。

    大多数学生都算不上富裕,吃饭主要以食堂为主。偶尔到商业街下顿馆子,也须得邀上三五个人以保证菜品多样化并分摊成本,要么就是吃卤肉饭烤肉饭之类的。一个人来商业街点个小菜都已经算奢侈了,两菜一汤简直是土豪标配。

    这还是上个月吃土的表妹吗?

    这时楠哥已经走到小表妹身后,成功的将小表妹吓了一大跳,随即她笑嘻嘻道:“怎么一个人跑这里点这么多菜?”

    包子回过神,迅恢复淡然,不急不缓的向她解释:“心理学上,这叫报复性消费。”

    “你妈给你打钱了?”周离也问。

    “我最近赚了几笔钱。”包子目光轻飘飘的瞄了眼楠哥,“你们也是来吃饭的?”

    “对。”周离说,“你早上吃这么好又吃这么多,中午怎么办?”

    “中午不吃。”

    “两顿一起么?”

    “对。”

    “要不我们一起吧?我再加两个菜。”楠哥忽然提议,“反正你也吃不完,你那个肚子,点一个菜你都只能吃一半。”

    “这个……”

    包子看看周离,又看看楠哥,脸上满是不想答应又不好意思拒绝的纠结。

    “不方便吗?”

    “请坐。”

    于是楠哥拉着周离坐下来,向老板要了菜单,点了个奇味酸酸鸡和一个干烧全鱼,接着她一边吃一边和包子聊起了今下午的考试。

    包子的数学很好,每一句话都带着属于学霸的从容,对比得楠哥俨然一个垃圾。

    周离觉得奇味酸酸鸡真好吃。

    一小时后,三人往回走。

    楠哥已将事情安排好了:“我叫绵绵占了位置,周离你挨着我坐。我回去就开始复习,万一还有不会做的,就得麻烦你了。”

    周离连连表示应该的。

    然后两人又聊起计划许久的买车。

    包子和他们保持着大约两米远的距离,耳朵上挂着耳机,双眼直视前方,面无表情。

    下午考试两点开始。

    周离一点五十才到教室,坐到绵绵给他占的位置上,约五分钟后,楠哥才到。

    只见楠哥一脸惺忪,表情呆滞,头顶的呆毛也焉赳赳的,周离不由问:“你刚睡醒?”

    “啊~~”

    “你不是要复习吗?”

    “对啊,我不是要复习吗?”楠哥一边眨巴着眼睛一边自言自语。

    “……那你复习了吗?”

    “复习了。”

    楠哥语很慢,感觉整个人还在睡梦中,她一边回忆一边说:“我随便看了几道题,然后你那个槐序非要找我打游戏,打着打着,我就好困……”

    周离无语。

    楠哥继续在边上自言自语:“完了完了……”

    “还有我呢。”

    “万一监考老师很严格呢?而且我堂堂……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考试做过弊呢,你说万一我被老师逮住了,那得多丢脸?”

    “你带小抄了吗?”

    “带了……”楠哥扭扭捏捏,“我怕我不好意思拿出来。”

    “活该。”

    周离不再和她说话了。

    考试开始。

    楠哥拿到卷子,低头审视良久,然后默默抬起头,看着监考老师呆。

    这不是难不难的问题了……

    有些题她都读不通!

    “唉……”

    她长长叹了口气,又翻到另一面。

    “诶?”

    楠哥眨巴了下眼睛。

    监考老师在讲台上直盯着她:“不要东张西望,做自己的,也不要出声音!”

    这个老师似乎比早晨的严格许多。

    周离一边做自己的题,一边抽空偷瞄边上的楠哥,见楠哥闷头苦写,他着实惊讶了下。而当他将选择填空写完,楠哥已将背面的大题写得满满当当。

    反倒是他,有两道大题明明复习的时候看过,可忽然一下又想不起来了。

    两人互相对视,都瞄向了监考老师。

    正巧这时包子又站了起来,直接交卷走人,楠哥不由睁大眼睛:“这么早就交卷,变态吧!”

    周离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

    等到他们两个也交卷时,恰逢交卷高峰,大家一起出门,一路讨论这套题有多难、吐槽着一道题都不肯漏的老师,或者讨论哪道题是书上的原题之类的。好多人都表示肯定要挂,这里面起码有百分之八十都是会被打脸的。

    “学婊!”

    楠哥小声嘀咕了句,然后问周离:“咱们俩不会挂吧?你有把握吗?”

    “多半不会,但我们平时分好像很低。”

    “对哦!”

    “都怪你带着我旷课。”

    “嘿嘿……”

    “不过挂也是一起挂。”

    周离微微一笑,余光瞄了眼楠哥,见楠哥也是一脸傻笑,蹦蹦跳跳的,呆毛摇晃。他强忍住伸手去摸的欲望,说道:“明天没有考试了,后面的考试好像都不是大教室了。”

    “后面我们两个班分开考了。”

    “那你怎么办?”

    “没事,我还有表妹呢。”

    “……那是我表妹。”

    “哦?是吗?”

    “……你想要就拿去吧。”

    五号没有考试,六号只考一科物理,然后七号也没有考试……这几天的生活都很单调,到饭点了周离就和楠哥一起约着吃饭,有时候会叫上他的室友或楠哥的室友。除开去考试,大多时候都是在寝室想办法消磨时间,不到关键时刻是不会复习的。像是楠哥就组织了好多场两个班的LoL对抗赛,总体来说楠哥班输得更多,周离猜想也许是每场她都上场的缘故。

    至于考试,各显神通。

    遇见过很严格的监考老师,也遇见过完全不管的,更有甚至你摆着抄他都不管。而神奇的是同一个监考老师在不同考试科目时也会有截然相反的表现。

    通常来说专业课的监考都很严。

    期间楠哥还和周离一起出去看了车。

    楠哥选车目光依然很迷——她好像看上了一辆国产车,理由是她看车的时候脚滑了,在往旁边摔倒时一把扶住了这辆车,所以她认定这辆车和她有缘。

    这是一辆准新车,18年的,才跑几千公里,价也不贵,并且很符合她的条件——

    外形不错,车内有大屏幕。

    对,就这两个。

    她回来便开始和车贩子谈价。

    9号。

    考试的最后一天了。

    今天考生科导论,老师还是很严,而且很变态的打乱了大家原本的位置,改按学号坐。这让许多紧抱学霸大腿或报团取暖的学渣措手不及。

    这一科周离学得一般般,半吊子水平,不过他毕竟有了些考试经验,一直呆在下边。

    考试时心态还是很重要的。

    下学期补考毕竟划不来。在实在不会做的情况,有急躁者选择乱做一通交卷走人,这实在不是个明智的选择,也有人急得不可开交,而周离则选择保持冷静。果不其然,等到绝大部分人都交卷的时候,监考老师便逐渐放松了,周离成功收到一位同学的纸条,并且胆大包天到在上台交卷时趁老师不注意,直接拉过班长钟欣的卷子,抄了一道选择和两道填空。

    交卷走人,楠哥依然在楼下等他,还是蹲着用小木棍撬着土玩。

    树下已经有了个脸盆大的坑了。

    楠哥扔掉小木棍,拍了拍手:“今天怎么这么晚?难道你们那边的老师也很变态?”

    “对。”

    “难怪。”

    “那你怎么交这么早?”

    “我们班团结得很。”

    “这样啊。”

    楠哥班确实比周离班团结得多,不光同学们关系好、团结,班委也是一样,所以明明她们班旷课的人数比周离班上多,但他们班的缺勤率就是远低于周离班上……想来在考试时,这种团结也能起到不错的作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