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仙瑜无瑕 > 第89章排名
    但是,离殇界将令行禁止,尤其是与荒兽生战争之时,更是容不得一丝一毫的差错。

    对于心存侥幸,不能按照规定时间及时赶回来的,将来上了战场,也一样会起幺蛾子。

    这样的人,不如不要。

    所以,连一丝一毫的机会都不会有,直接取消候选资格,从他们晚归的那一刻起,就再和此次扩招没了一点关系。

    看着那些人黯然神伤的模样,季含瑜也是心有戚戚。

    她们好悬也成为了那些人中的一员。

    人全部到齐之后,一众道童迅的登上飞舟,向着离渊城方向飞了回去。

    接下来,等待他们的,便是择洞天的关键时候。

    同样的飞舟,同样的人,心境却大不一样。

    分数高的,胜券在握,谈笑风生。

    分数低的,忐忑不安,惶惶然不知所措。

    还有那成绩不合格的,被踢出候选资格的,连忐忑的机会都没有,垂头丧气。

    季含瑜也看到了李泽风,他和李家人呆在一起,并没有看向季含瑜这边,此时此刻,试炼时的那点恩怨情仇,早就被未来的迷茫冲的一干二净。

    “我打听过了,那李泽风最后只有十三分。

    这小子,还挺厉害,不声不响的竟然得了三十多分,这成绩,要不是被扣了二十分,怎么也能在中上游。

    去归一洞天那简直是板上钉钉的事,真可惜,运气不好。”

    郁茶言凑了过来,给季含瑜通报她刚刚八卦的结果。

    郁茶言想到自己与李泽风一般,被五彩气泡所困,若不是有季含瑜送了她那么多荒兽,她的成绩顶多只能算是不错,恐怕要丢个大人。

    同时心中又暗暗生气,这李泽风这么不地道,却占了他家小愚儿的便宜。

    心中别提多憋屈了。

    “有现在的成绩,还能活者回来,也不能说运气不好了,简直运气不要太好,哼。”

    “言姐姐,你不是说,雷蛮子家中子弟,若是不能去自己家族所在的洞天福地,宁愿留在家中修炼,也不会有别的选择吗?

    李家同为望族,是不是也这样?

    我听说李家长辈都在归一洞天,李泽风的成绩,怎么看都不可能,他为什么还非要赶回来?”

    “望族和望族那能一样吗?

    胡家可刚从豪门掉下来没多久,族中虽没了元婴大能,可金丹修士不知凡几,有两个更是已经金丹大圆满了,随时都有可能结婴,重归豪门指日可待。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资质够好,有资格考取洞天福地的,若是没能考上,留在家中受到的教导供给,可比去一般的福地强得多。

    李家有什么?

    不过两个金丹,家底子薄的很。

    若是嫡系出身也就罢了,那李泽风他亲爹不过练气二层,还是旁支,因着会钻营才得了你们镇子万宝阁的差事。

    也早就到他的极限了。

    就指望李泽风出人头地,一飞冲天呢。

    在家族,可没他的出头之日。

    必然会选择一个福地的。”

    季含瑜默然,最后只感慨一句,“只要不拜在同一处就好,省得日后见了尴尬。”

    “你又没甚对不起他的,有什么尴尬不尴尬的,小愚儿就是心地太软。”

    “那郁可苑呢?她怎么样?”

    季含瑜知道郁茶言心中有了芥蒂,心中不厚道的有些期待对方成绩不佳。

    不然,她进了归一洞天,郁茶言得多呕啊。

    “她啊,听说试炼之前她娘变卖家产,给她准备了不少好东西,就指望这一次一举进入归一洞天。

    她还算争气,足足二十五分,估计着,很大可能能够得偿所愿。”

    看季含瑜那同仇敌忾的样子,郁茶言补充道,“当日之事,我会和家族说明,不过,我常听族人说,她惯会装可怜。

    我和他们接触不多,她在我面前,又一直很是恭敬讨好,我本对她没什么偏见,这一回,就当认清她的真面目了。

    她当时拽着我不放,随后又不管不顾弃我而逃,完全可以用害怕来搪塞过去,家族想来也不会给她什么严重的处罚。

    再者,她马上就要离开家族,拜入洞天福地,天高皇帝远,顶多断了她家族供给。

    到底都是同族,我又安全而归,要是我揪着不放,反而显得我气量狭小,容不得人。”

    “那就任凭她逍遥?”

    “小丫头,你是不是傻,你信不信,我什么都不用做,就把这件事透露给族中几个兄弟姐妹,便会有人上赶着为我出气?

    真当你言姐姐是泥捏的啊。”

    季含瑜这才醒悟过来,是啊,郁茶言可是觉醒了天赋神通的族中骄女,还没入归一洞天,便是连师父都找好了。

    她这样的身份,多的是人巴结,哪里需要她亲自动手。

    要是旁人,她或许还会吐槽一句仗势欺人,可这是自己的好朋友,她只为好朋友不会白白受人欺负高兴。

    在他们这群小道童飞归去的同时,在几个试炼场来回巡视的洞天福地之人,也同样启程,向着离渊城赶去。

    一架架飞舟,再次降落在仙堂广场之上。

    广场四周,人山人海,挤满了围观的修士。

    那些成绩不合格,以及被剥夺候选资格之人,一下飞舟,便钻进了人群,消失不见。

    广场正中,当即冷清了下来,竟只剩了三千多人左右。

    季含瑜咂舌,“言姐姐,不是说扩招吗,怎的还有如此多人被淘汰了?”

    “这还不算扩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