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仙凡同修 > 第三百零七章 合体机缘
    魏香丘曾经几次用信力与道印进行修炼,最清楚用信力进行修炼的诸多坏处与不足:“估计是圣火教在功法上作了些手脚,大家不要着急,小涯已经有办法来处理,我们赶紧把流香夫人找来!”

    水轻盈也明白了柳空涯与魏香丘的具体思路:“以毒攻毒,这倒是个办法!”

    上官雪君倒是扫了一眼:“倒是让流香夫人她们占了大便宜!”

    只是她嘴里虽然这么说,动作却是比谁都要快:“我去说服流香夫人!”

    几个月之后。

    对于流香夫人来说,这几个月生的一切都如梦如幻,让她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这其间生的一切。

    流香夫人作为一名元婴修士有着上千年的寿元,而且作为留叶圣君的正室夫人的她,曾经的生活舒适而安逸,每天都讨论着一些极其精致的话题,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生活也是一成不变,往往是几个月、几年甚至几十年都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偶尔听到了一些遥远的重要消息。

    可是这几个月生的一切却是比过去几十年生的变化都要大,先是他的前夫留叶圣君死于死狱圣尊之手,接着又是她成了死狱圣尊府中的女俘虏,而现在她不但成了死狱圣尊的女人,而且还成为他圣府中主持日常事务的女管家,甚至还知道死狱圣尊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

    回想这些往事,连流香夫人都大吃一惊,不明白自己怎么能适应这样惊天动地的变化,但是事实上就是生了这么剧烈的变化,而且圣府之中的每个女人都成功适应下来。

    现在的流香夫人还是那个琉璃城最高贵的贵妇,虽然背地里有很多女人与男人在说着自己的坏话,但是她们从来面对流香夫人的时候不敢有任何不敬的表现,谁叫他们的命运都掌握在流香夫人的手里。

    毕竟现在的流香夫人不但是死狱圣尊圣府的女总管,而且也是一位元婴后期的女修士,如果任何一个身份都已经让人畏惧,那么两者的结合让她成为琉璃城最高贵也有权力的女人之一,特别是她不可思议地晋阶元婴后期更是让很多人对她敬畏异常。

    没错,大家都没想到在经历了这么多磨难之后,流香夫人的修为不退反进,居然在几个月之中成功晋阶元婴后期,虽然私底下也有人说她“以色事人才得以晋阶”,但是流香夫人可以骄傲地告诉他们:“有本事你们也晋阶元婴后期,琉璃城有几个元婴后期!”

    即使是琉璃城这种掌握着十个行省的地方,元婴修士也是少之又少的存在,何况是一位有机会晋阶元神的元婴后期修士,因此无意中听到这样的风言风语之后流香夫人反而是下定了决心。

    她确认是这些人背后说得确实没错,这段时间她确实是以色事人,只要死狱圣尊有需要,她不但随时满足这个魔头的一切需求,而且还帮助这个该死的魔头宠幸了整个圣府之中的所有女性,她甚至还帮死狱魔尊解下了很多人甚至包括云珊的小衣,但是她收获的可不仅仅是一个元婴后期那么简单。

    虽然圣府的许多女人都觉得自己是死狱魔尊的女人,但是现在流香夫人却很清楚自己男人的真正身份绝对不是死狱魔尊,恰恰相反他十有八九是一个夏人,甚至可能是一个夏人奸细。

    但是柳空涯虽然解除了她身体上的禁制,但是她心灵之中的禁制反而是越陷越深,她现在很清楚柳空涯对自己很好,两个人的关系不仅仅是纯粹爱欲的结合,恰恰相反两个人都找到了心中最柔软最需要的地方。

    自己的男人是个夏人又能怎么样!这段时间她所经历的丑陋、悲剧与背叛比过去几百年加起来还要多,正是认识到这一点,所以明明知道这个死狱魔尊对于魔蝗教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人,她反而是义无所顾地投入了柳空涯的怀抱,甚至毫不犹豫地把整个家族的女人都拖下水。

    想起自己的那些姐妹妹妹们,流香夫人越定下神来,现在在圣府之中她就是名符其实的女管家,是柳空涯实符其实的贤内助,只是想到这他又不由想起了这些时日经历的恩爱场景不由心中一荡:“圣尊,我觉得你不必在那座紫泉宫上花费太多心思,琉璃城本来就很美!”

    柳空涯听得懂流香夫人的暗示,而且他也知道现在圣府中有好几位女人已经怀疑到自己的身份,毕竟大家坦诚相见的时候是没有任何秘密?在的,但只有敢这么暗示自己的也只有眼前这位流香夫人,毕竟这位流香夫人可是曾带着她的家人们与自己一起双修,不但把所有的体位都试了一遍双方之间甚至有着更为禁忌的关系:“流香姐,琉璃城本来就很美,但是我想带你们到处走走!”

    流香夫人没想到柳空涯居然会带自己一起走,她心中暗暗窃喜的同时也放不下这琉璃城的基业:“圣尊,虽然咱们天皇圣洲历史上有过不少爱江山更爱美人的故事,但是眼下琉璃城这种局面还是不大适合走动,毕竟这段时间这样的好运气不可能一直伴随着您!”

    说到这她也觉得柳空涯的运气太好了,一个初来乍到的夏人凭借蛮干居然搅得整个天皇圣洲天翻地覆,过去的琉琉城只有五个行省,而现在琉璃城却有着十个行省,而且事实证明柳空涯就是有这么好的运气。

    比方说这一两个月时间柳空涯几乎什么事情都没干,就只顾着宅在圣府中通过双修来化解体内残存的信力,但是他不但征服了圣府之中的每一个女人,而且这段时间整个天皇圣洲的形势又生了极其剧烈的变化。

    琉璃城任命一位圣火教出身的行省总督可以说是让总教暴跳如雷甚至一度考虑将死狱魔尊开革出教,虽然琉璃宫内都认为这是十分明智的决定,但是琉璃宫外都觉得这是天翻地覆的变化,甚至认为一切责任都应当由柳空涯具体承担。

    但问题在于虽然近百年都没出过非魔蝗教出身的行省督军,既然柳空涯任命了第一位,所以有第一位就会有第二位、第三位……

    大家都没想到魔蝗教之外天皇圣洲居然还有这么多的潜势力,而且不仅仅是反叛的总督们任命了若干位非魔蝗教出身的行省督军,就连那些号称忠诚于总教的总督们也任命了好几位异教出身的行省督军,但最令人震惊的是前几天居然出现了一位异端出身的行军督军。

    对于总教来说,非魔蝗教出身的行军督军绝对是万恶不赦,但至少有拯救的余地,但是同样出身于魔蝗教却属于其它支派的异端却是连挽救的余地都没有,但问题在于这个任命又出于一位总教长期以来特别信赖的总督之手,这让总教越觉得进退两难。

    毕竟现在已经有一半的总督卷入了这股动乱或者与动乱有所牵连。

    而这段时间柳空涯干了什么?外面流传着许多关于死狱圣尊如何运筹帷幄决策于万里之外的传说,但是这段时间流香夫人几乎每天都是与柳空涯睡在一起,自然知道柳空涯这段时间就是通过持续不断的双修来化解体内残存的信力而已,根本没有时间处理这些琐事,结果反而让所有任命了异教与异端督军的总督们都团结起来。

    一想到这两个月的迷离时光,流香夫人心情也迷离起来,这两个月生的场景仿佛就在眼前,她从来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欢乐、信任、机遇,她的好姐妹们也是同样的感觉,而且柳空涯的双修道法也似乎太神奇。

    她的好姐妹百合夫人坚持了半刻钟就彻底沦陷甚至不得不开放一切才能多坚持了一会,但是她亲手把百合夫人抱下来的时候,百合夫人却觉得这样的欢乐时光至少持续了三个月,而且让她们欢呼雀跃的是每个人都在这样的双修之中获得了极大的好处。

    流香夫人固然从元婴中期晋阶元婴后期,其它好姐妹的情形也差不多,有这样的欢乐与机遇再加上流沙圣尊的先例大家自然是做出了明智的选择,但现在流香夫人最担心的问题还是那座随时可以起飞并离开天皇圣洲的紫泉宫。

    虽然柳空涯已经答应一定带上自己,而且这么一座紫泉宫恐怕不是三五位修士能够操纵,但是流香夫人还是希望柳空涯能一直留在琉璃宫做他的总督大人,现在公开窃取信力进行修炼的总督可不仅仅只有一个柳空涯,柳空涯甚至是非常保守克制的一位,总教也是突然现整天宅在琉璃宫不出门的柳空涯实际是非常好的合作对象,毕竟其它总督的操作是越来越激烈,把总教所有不能突破的底线都彻底突破。

    在这种情况,柳空涯留在琉璃城继续作总督似乎会让所有人都满意,只是旁边的魏香丘却是提醒柳空涯:“流香夫人说得很好,但是问题是呆在琉璃城找不到合体机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