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仙凡同修 > 第三百零一章 直指大道
    那边十只灵皇剑姬都对这枚储物戒指虎视耽耽,她们恨不得这枚储物戒指设置了强力禁制能借机多要一盒糖,只是让她们失望的是广陵道君自视甚高,认为自己绝对不可能陨落或是败在其它修士手上,所以这枚储物戒指上根本没有任何禁制,柳空涯轻轻松松地就打开了这枚储物戒指并在一个非常显眼的位置找到了自己最想要的那册玄霜宝录:“就是这个!”

    魏香丘也对这部玄霜宝录很感兴趣:“少执掌,我们一起看看这本道书是怎么回事!”

    柳空涯打开了这册玄霜宝录看了两眼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虽然这十卷写着“玄霜宝录第三十一至四十卷”,但这门功法绝对不是玄霜道君的原创,而且柳空涯估计着前面十卷应当也不是玄霜道君的原创,而是出自一位炼虚、合体级别的大修士。

    这是一门最顶尖的合体双修功法,与普通的补阴补阳功法完全不是一回事,魏香丘红着脸看了两眼就说道:“这门双修功法足以直指大道,难怪广陵道君会不惜一切代价拿到这部功法!”

    柳空涯也有同样的感觉,这门双修功法确实与普通双修功法不一样,普通双修功法即使男女双方都能获益,最终收益终究有限不能直指大道,更不要说那些损人利已的双修功法到了金丹、元婴之后就已经是无路可走。

    可这门双修功法却是极其讲究,不但要借助男女双方的太阳太阴之力,而且还要借助丹药、灵床、灵府之力,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大路妖艳货,而对于广陵道君这种散修来说,这等直指大道的道书最为珍贵甚至可以说是直指大道的唯一希望,难怪他不惜一切代价总是想弄到其它几册玄霜宝录。

    而水轻盈也恍然大悟:“难怪玄霜道君专精灵植,这门双修功法还真专精灵植、炼丹与医术不可!”

    柳空涯看了好一会才明白水轻盈话里的意思,这门双修功法能最大程度炼化许多珍贵丹药的药力,但是先得有一身医术才能确认什么样的丹药最合适,而炼丹就必须顶尖的炼丹术,而没有一手过硬的灵植术自然就没有足够多的天材地宝作为丹药的材料来源。

    不过上官雪君也自信地说道:“虽然没有玄霜宝录的第二册,但是我们这边绝对没问题!”

    水轻盈是涂州第一女神医,上官雪君的炼丹术也绝对是顶尖水平,而柳空涯的灵植也同样不弱,这部双修功法绝对是有了用武之地,甚至能达到玄霜道君都没能达到的顶尖水平,只是柳空涯看下去却突然说道:“这部道书似乎缺了点东西……”

    魏香丘一下子就紧张起来:“缺了什么?”

    而那边的灵皇剑姬们对这个话题也非常感兴趣,她们七嘴八舌地说道:“要不要我们帮忙,要一盒糖,每人都要一盒糖!”

    “糖很好吃,但是其它好吃好喝好玩的宝贝还有吗?”

    “对啊,圣尊答应过带我们好吃好喝好玩,我们都想试一试!我们也可以帮忙的!”

    而柳空涯给十只灵皇剑姬散了一包零食才说道:“没事,如果我猜得没错,这上面缺少的辅修功法就是梦蝶姐替我选的那部双修功法!”

    现在柳空涯已经修炼过一部双修功法,而且还是庄梦蝶在梦里凭直觉帮柳空涯选下来的,事实证明庄梦蝶的选择近于完美。

    这部双修功法有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作用,那就是柳空涯自己获益有限,现在这个金丹中期还是四位元婴级的姑姑姐姐硬生生推上来的,但是与柳空涯一起双修的雁回峰师姐们却是获益良多,不但每一个都凝结了双金丹,而且她们刚一结丹就离金丹中期不远。

    而现在主修功法与辅修功法都有了,柳空涯突然觉得自己的成就或许会越那位赫赫有名的玄霜道君,而上官雪君已经用她的一对傲人雪峰淹没了柳空涯:“那等会我们就试试,这一回小涯的修为终于有机会赶上我们了!”

    水轻盈同样缠住了柳空涯:“对,先试上七天再说!”

    七日之后。

    重新出现在琉璃宫的死狱魔尊越让大家觉得高深莫测,有些修士甚至觉得死狱魔尊大难不死之后修为可能大有长进,甚至有可能越炼虚境界,这或许就是死狱圣尊无视总教自行其是的底气。

    若是死狱圣尊能够晋阶合体的话,他确实可以不把总教放在眼底,在想到这一点之后在场的这些魔修心思就活络起来。

    但是柳空涯很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虽然有上官雪君与水轻盈一起帮他合体双修,但是玄霜宝录里记载的双修功法要求非常严格,甚至可以说是对“财侣法地”都有严格要求,因此最后的结果是他虽然一口气晋阶金丹大成,但是上官雪君与水轻盈的收益反而比他更大,齐齐晋阶元婴中期。

    看到上官雪君与水轻盈的收益这么大,那边魏香丘也彻底心动就准备放下身段帮助柳空涯突破元婴境界,但是水轻盈反而提出了不同意见:“香丘道君应当在准备突破炼虚境界的时候再同小涯双修才同!”

    魏香丘觉得自己成就元神已经心满意足了,根本没想到水轻盈会提到晋阶炼虚境界的问题,而且晋阶炼虚似乎有点太遥远,她恨不得现在就跟柳空涯真刀实枪地成其美事。

    但是水轻盈仗着自己是涂州第一女神医还是说服了魏香丘:“现在都这种情况,炼虚境界还会太远吗?说真的,现在这种情况,咱们这边必须有个炼虚修士坐镇我们才能安枕无忧,现在我可是心惊肉跳!”

    而那边柳空涯也赞同水轻盈的看法:“香丘姐,咱们这边总得有个炼虚坐镇吧,我觉得良辰美景不会太远了,毕竟这圣府中的一切我都交给香丘姐使用了!”

    魏香丘觉得柳空涯说得大致没错,她对于自己突破炼虚也充满了信心,柳空涯已经把死狱魔尊的一切收获,包括随身储物戒指与圣府中的一切珍藏都交给了魏香丘,而且死狱魔尊可不是一般的炼虚魔修,而是整个琉璃城总督区的总督大人,手上的资源是普通炼虚修士的数倍之多甚至还能源源不断地得到补给。

    更为有利的是柳空涯吞噬了死狱魔尊的记忆之后,对于这些宝物的使用方法可以说是了如指掌让魏香丘大开眼界,光是这一点就省去了魏香丘至少几十年的探索时光,因此魏香丘终于答应下来:“那行,少执掌可要加倍努力,香丘姐就等着你帮忙晋阶炼虚了!”

    但正因为要帮助魏香丘晋阶炼虚,所以现在的柳空涯只不过是个金丹大成而已,连元婴真君都不算,之所以能在诸多魔修面前表现得高深莫测,完全还是初步吞噬死狱魔尊记忆的缘故。

    死狱魔尊不愧是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他的记忆绝对称得上浩如烟海,如果不是这些日子天天与上官雪君还有水轻盈双修,柳空涯脑海之中全是畅美至极的回忆,或许柳空涯会被这些近于无穷无尽的记忆异化成又一个死狱魔尊。

    正是因为整天与上官雪君、水轻盈还有魏香丘腻在一起,所以柳空涯不但初步消化了死狱魔尊的海量记忆而且还是那个柳空涯,现在他更愿意作柳空涯而不是死狱魔尊:“我给你们七天时间,你们事情都办得怎么样了?”

    对于柳空涯关心的这个问题,刚刚被提拔起来的元婴魔修马际明第一个站出来说道:“禀圣尊,这七日之中咱们琉璃城内外总共生了七十三起叛乱,但现在已经全部平定下来,乱党已经尽数铲除,虽然有几位圣尊与圣君对圣尊颇有异议,但流沙圣尊听说了圣尊的义举之后愿意共襄圣举!”

    柳空涯知道自己的动作很大直接重建了整个总督区的格局,肯定会引此起彼伏的骚乱,而且附近几位总督肯定会深度介入,但是听马际明的意思居然没出大乱子,甚至还有一位炼虚魔修站出来支持自己。

    不过他很快就从死狱魔尊的记忆找出了这位流沙圣尊,如果说柳空涯是准备在魔蝗教的地盘上煽风点火,那么这位流沙圣尊就是一位标准的麻烦制造者一直被魔蝗教总教打压,正常情况一位炼虚圣尊足以执掌一个总督区,很多总督区甚至是由元神圣君来主持,可是流沙圣尊身边除了一群弟子与依附的散修之外却什么名义都没有,但是总教再怎么打压也弄不死这位流沙圣尊。

    因此柳空涯当即问道:“马际明,总教那边是什么意思?”

    马际明当即回答道:“总教的意思是只要我们不要跟流沙圣尊合作,那什么问题都可以谈!”

    柳空涯现在是唯恐天下不乱:“既然总教这么说,我们只有跟流沙圣尊合作一条路可走了,不然拿什么作为资本跟总教去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