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仙凡同修 > 第二百九十六章 新生的剑姬
    今天这一仗可是把他郁闷坏了,而现在终于看到了一线转机,而魔蝗教幸亏的诸位元婴、元神们一个个也是打了鸡血一般开始协助死狱魔尊展开全面攻势,而这个时候伐天真君与赵百乐这两位失去战斗力的俘虏心胆心惊之余恨不得魏香丘下一刻就能大展神威击败死狱魔尊,虽然前不久还与魏香丘是生死大敌,现在却第一时间成为了魏香丘的强力支持者,毕竟他们很清楚只有魏香丘活下来他们才能有一线生机。

    而现在三百六十把空霜冻星剑都在空中胡乱飞舞已经完全脱离柳空涯的掌控,死狱魔尊越看越开心:“通天灵宝又怎么样,遇到我这灵皇剑姬,照样是死路一条……”

    只是她话刚说到这,那边十位剑姬中已经传出一声盈盈笑声,接着死狱魔尊突然觉得对十位灵皇剑姬的掌控似乎出了大问题,接着十位灵皇剑姬已经出了一阵阵盈盈笑声。

    他很快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柳空涯固然是失去了这三百六十把空霜冻星剑的掌控,但是他也同样失去了对这十位灵皇剑姬的完全掌控,如果说之前的灵皇剑姬只有着无穷无尽的杀戮之意,一心只想着在死狱魔尊的掌控之下把对面的这群大夏修士杀得干干净净,现在她们却是在操纵着空霜冻星剑嬉闹个不停,十组空霜冻星剑刚好每人一组,而且她们明明被彻底抹杀的本性都突然回到了自己的身上。

    柳空涯一眼就看到自家师祖穆千琼现在正在操控着一组空霜冻星剑,虽然以柳空涯的实力现在也能勉强操控一组三十六把空霜冻星剑,但是他操控空霜冻星剑的水准跟穆千琼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现在这三十六把空霜冻星剑落到穆千琼手里才称得上“出神入化”这四个字,连柳空涯都没想到空霜冻星剑居然还能这么用,他甚至觉得自己真要与穆千琼同场较艺恐怕一个回合就要被穆千琼斩落剑下。

    柳空涯之所以失去对空霜冻星剑的掌握就是因为现在穆千琼她们现在在操控着空霜冻星剑不断飞舞回旋,现在十位剑姬每人都控制着一组三十六把空霜冻星剑上下飞转不停美不胜收,盈盈笑声一阵接着一阵,看到这么多位美人剑姬玩得如此开心柳空涯是完全看呆。

    虽然不知道除了穆千琼之外其余九位灵皇剑姬的具体来历,但是柳空涯觉得她们当年也是响当当的女剑修,至少不比自家师祖逊色,而且这十位灵皇剑姬各有各的风情,有的是沙漠风情甚至连肚脐都露出来了,有的虽然也是异域风情却是碧眼金,有的是一脸标致却故作凶相拿着空霜冻星剑来吓自己的邻家小妹,她们现在全部的心思都放在手上的空霜冻星剑上,这把空霜冻星剑很快被她们挖掘出越来越多的新花样。

    而现在最难受的就是死狱魔尊,虽然灵皇剑姬并不是死狱魔尊的本命法宝,但是现在十位灵皇剑姬完全脱离他的掌控之后,他觉得自己连续遭受十重惊天连击,连吐了三口黑血之后还是意犹不足又吐了一口暗黑色鲜血出来。

    他完全没想到事在必得的全力一击居然变成了与对面这位金丹小修士相互拔河的局面,虽然死狱魔尊觉得自己一定能胜得过对面这位金丹小修士,但柳空涯的背后却有着上官雪君与水轻盈两位元婴修士全力协助,而且这次拔河比赛似乎并不以境界来论高低,死狱魔尊觉得灵皇剑姬们对这三百六十把空霜冻星剑越来越有兴感对于空霜冻星剑的主人也越来越好奇。

    这样下去可不行!

    毕竟江雁筠、庄梦蝶她们看到柳空涯与死狱魔尊莫名奇妙地陷入了僵持之后立即转移了攻势,开始屠戮起魔蝗教在战场上仅存的几名幸存者,而死狱魔尊不由怒气冲天,他终于想明白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他朝着天空大声怒喝道:“陈慧娘,有本事就别玩什么阴谋诡计,你好歹也是炼虚道尊,有本事站出来与我正面对决!”

    只是他的惊天怒吼没有任何回应,恰恰相反,空霜冻星剑这边又有了新的反应,虽然柳空涯修炼的是玄霜宝录,但是作为白玉凰的弟子,他修炼的许多辅修功法自然是与穆千琼一脉相承,而现在穆千琼一边操控空霜冻星剑在空中飞驰不定一边对好奇地看着对面这个陌生的男子盈盈一笑。

    而柳空涯抱以同样温柔的笑容,他觉得自家师祖或许已经失去了全部记忆,但是白玉凰刚才那一声“师傅”肯定唤醒了什么,而且这套空霜冻星剑就是白玉凰为自己炼制出来的通天灵宝,穆千琼肯定能感觉得到这其中隐藏的白玉凰味道,他甚至特意运用起百炼峰的独门心法。

    虽然水轻盈与上官雪君都觉得柳空涯这一切毫无意义,但是穆千琼却是整个人神情一滞,有一些刻骨铭心的回忆似乎又被唤醒,虽然这些记忆很快就被身上封印重新抹杀,但是穆千琼却是莫名奇妙地说出了“玉凰”两个字。

    伴随着这一声“玉凰”二字,诸位灵皇剑姬都同时停止操纵空霜冻星剑,她们也跟穆千琼一样想到了许多不应当存在她们心底的记忆片段,而且她们对于柳空涯也由好奇变得和善起来。

    既然柳空涯是空霜冻星剑的主人,那就不应当是坏人才对,而且他应当知道更多关于空霜冻星剑的秘密!

    那边的白玉凰没想到穆千琼居然会叫出“玉凰”二字,整个人差点连上元玄真剑都抓不住,她没想到穆千琼居然还记得自己的名字,虽然现在穆千琼只是无意识地念出自己的名字,但是白玉凰泪如雨下,她大声叫道:“师傅,我是白玉凰啊,那是小涯啊,千万别伤害小涯!”

    穆千琼似乎没听到白玉凰的这番话,而且她根本不知道白玉凰口中的“小涯”到底是什么,她只是好奇地追逐着空中自动飞舞的空霜冻星剑,然后出银铃般的笑声,只是那边的死狱魔尊却觉得自己是两个甚至更多的炼虚道尊围攻一般。

    现在十位灵皇剑姬已经彻底失控,她们把操纵空霜冻星剑当成了一种极其有趣的游戏甚至还与柳空涯进行着近于脸贴脸的亲热交流,而对于死狱魔尊来说,最大问题在于彻底失控之后他还不能断开与灵皇剑姬之间的联系,每一位灵皇剑姬的失控都带着毁天灭地的反馈不断涌入死狱魔尊体内,仿佛是十位准炼虚级别的女剑修同时对他动围攻,偏偏他不但不能还手甚至不知道怎么断开与灵皇剑姬之间的联系。

    他从来没遇到过这种局面,即使是最险恶的战场都比不上现在这种诡异局面,明明都是失控的局面,那边的柳空涯已经是手舞足蹈与灵皇剑姬玩闹不停,还时不时说上几个笑话,而他却是不知道该如何摆脱这种该死的情况。

    糟了!

    死狱魔尊突然现情况变得更恶劣了,因此由于灵皇剑姬的失控他对战局已经完全失控,而趁着这段时间江雁筠、庄梦蝶她们已经完成了对魔蝗教残存修士的彻底清除,现在整个战场上只剩下他一根独苗而已!

    这怎么可能?这一百六十七个亲信死党居然全灭了!

    只是死狱魔尊甚至来不及考虑接下去该怎么办,就现灵皇剑姬们的反噬越来越强,再这么下去不用大夏修士动手他就要活活死在战场之上,因此他大吼一声:“你们都要死,看我将你们尽数灭杀!”

    看到这么一位炼虚魔尊要使出最后的绝杀,不管是魏香丘还是白玉凰都是聚精会神准备与死狱魔君一决胜负,只有柳空涯因为同穆千琼与诸位剑姬交流比划得非常开心,根本没察觉到死狱魔尊准备与三家联盟一决胜负,所以继续手舞足蹈地交流着,而且他已经现对面的灵皇剑姬不但对自己充满了好奇而且在交流之中已经释放出极大善意。

    虽然双方是因为空霜冻星剑而尝试着交流,但是柳空涯与她们交流的内容很快就越了空霜冻星剑,柳空涯表示除了空霜冻星剑有很多好吃好喝好玩的东西可以与剑姬们一起分享,而对面的剑姬在理解柳空涯的意思之后立即兴奋起来,她们一致表示愿意尝试一下柳空涯所说的东西,毕竟她们之前什么都不知道,睁开第一眼看到的对象就是柳空涯。

    柳空涯觉得这似乎有点夸张了,毕竟穆千琼失踪可是上一次魔蝗之劫的事情,这四五十年内自家师祖难道什么记忆都没留下来吗?

    但是这也让柳空涯花更多心思在与诸位剑姬的沟通上,他就提供了一些之前已经尝试过的吃喝玩乐方案甚至还比划着用御虚凌云舰来度假,而诸位剑姬对柳空涯的说法虽然半信半疑,但越觉得这一切都可以尝试一遍,就是不知道柳空涯所说的一切有没有那么神奇!

    因此现在柳空涯是心醉神迷,一门向诸位剑姬介绍自己的吃喝玩乐经验,根本没注意死狱魔尊准备乾坤一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