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影视先锋 > 240:倪永孝
    “范爷,里面请。”

    简单的打了个招呼之后,倪永孝招呼着林耀二人进了别墅。

    三人来到客厅坐下,有佣人前去沏茶,倪永孝则趁机开口道:“范爷,我听上面的朋友说,政府有意拆除九龙城寨,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

    “恐怕是真的,九龙城寨一直是政府心中的一根刺,早在73年的时候,就派出过3ooo警力想要把城寨推平。”

    “只是那次行动,因为泄密被盘踞在城寨内的坏分子提前知道了,他们鼓动了三万多人上街抵制,因为要顾忌港岛繁荣,这次行动最后不了了之。”

    “从那以后,拆除九龙城寨的呼声越发高涨,所有人都知道上面是下定决心了。”

    “这不,前几天又进行了一次投票,议会通过了有关九龙城寨的拆迁安置问题,现在只要老家那边同意,随时都可能会对城寨下手。”

    范爷说到九龙城寨要被拆一事,自己也是满面惆怅。

    他是九龙城寨内的叔父级大佬,半生戎马都在城寨之内,怎么会对城寨没有感情。

    只是九龙城寨的位置太好了。

    九龙城区北部有一条界限街,它将九龙半岛横向一分为二,街南部分称九龙,街北为新界。

    界限街东街口通往启德机场,启德机场北面就是著名的中港英三不管的九龙城寨。

    眼下,港岛的发展日新月异,九龙城区早已高楼大厦林立。

    九龙城寨占地面积足有2.67万平方米,居民人口超过四万五千人。

    这么大的面积,这么多的人口,随便做点什么也能大赚特赚。

    可是因为九龙城寨的特殊性,什么也做不成不说,反而让它成为了港岛的藏污纳后之地,警员都不敢进入,你说那些当权者怎么睡得着。

    “照这么说,九龙城寨是一定会拆了。”

    倪永孝结合着范爷的话和自己的情报,对九龙城寨的未来有了预判。

    范爷叹息着点头,直言道:“依我看,就在三五年之内。”

    听着二人的对话,林耀与记忆一对应,发现事实和二人说的真差不多。

    83年港岛通过了拆迁预案。

    明年,也就是84年,英、唐两国就会签署联合声明。

    87年开始初步拆迁,转移居民。

    93年全部拆除,港岛再无九龙城寨之名。

    综合起来,还真跟二人估算的一样,三五年内就要有动作了。

    “范爷,关于拆除九龙城寨的问题,你是支持还是反对?”倪永孝问道。

    “反对?”

    范爷报以苦笑:“反对有用吗?我们这些老家伙就是不同意,撑得了一时,难道还撑得了一世?”

    “依我看,九龙城寨是留不住了,若不是如此,我今天也不会把阿耀带来,以我在城寨内的威望,想让他跟谁不是一句话的事?”

    聊了几句,范爷话音一转说到了林耀身上。

    倪永孝好似没听懂一样,故作不知的问道:“阿耀怎么了?”

    “九龙城寨现在就是个火坑,我怕他陷得太深,拔不出来。”

    “我这次把他带来,就是想让你看一看,如果能看得过去,我想让阿耀跟着你干,鞍前马后,给他一口吃的就行。”

    “当然,要是太为难的话,就当我什么也没说,现在九龙城寨都要不在了,你也用不着卖我这个老家伙的面子。”

    范爷以退为进,用自己和倪家的关系做赌注,赌倪永孝不会袖手旁观。

    果然,倪永孝一听这话,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都难以拒绝,只能点头道:“范爷,您这是什么话,我现在正招兵买马,你把阿耀这样的人才推荐给我,我感谢您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不给面子?”

    说完,倪永孝换上正色,对林耀说道:“阿耀,范爷的事就是我的事,以后你塌下心跟我干,我不会亏待你的。”

    “谢谢孝哥!”

    林耀露出欢喜之色,心想打入倪家的第一步算是成了。

    而且,有范爷的面子在这,倪永孝不看僧面看佛面,也不可能让他从小喽喽做起,不然那是打范爷的脸。

    只是怎么安排他,倪永孝没有立刻吩咐,而是又跟范爷聊起了别的。

    等到快中午了,佣人来询问用餐问题,倪永孝才止住闲聊,开口道:“范爷,中午留下来一块吃吧?”

    “今天就算了,中午我约了老朋友,咱们还是改天吧。”

    范爷看了看时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说着看向林耀:“阿耀,在倪先生身边好好做事,别给我丢脸。”

    “是,范爷。”

    林耀点头应下,送范爷上了车。

    目送汽车远去,倪永孝慢慢收回目光,开口道:“阿耀,中午和我一起吃吧,我们边吃边聊。”

    这句话倪永孝说的不容置疑。

    倪家是吃偏门饭的,涉及的行业很多,很杂,有些地方不是很合法。

    林耀作为新员工,倪永孝觉得有必要了解一下,这不是怀疑林耀的身份有问题,而是为了更好的安排他。

    “谢谢孝哥。”

    林耀笑着点头,知道自己不能拒绝。

    很快用餐的时间到了,因为他们有事情要谈,二人是在二楼的书房里吃的,并不能算作家宴。

    当然,林耀也不在乎这些,他知道自己初来乍到,不管是谁推荐来的,都不可能直接被倪永孝当成自己人。

    倪永孝外热内冷,除了倪家人以外,他不信任任何人。

    别说他了,就是五位堂主之中,唯一一个摆明车马支持倪永孝上位的韩琛,也没有被他当做自己人过。

    最多,只是可以利用的工具。

    工具这东西说白了,用你的时候你是顶呱呱,不用你的时候看到你都嫌碍眼。

    “范爷这些年来,从没有老家来的后辈找他,你应该不是他的亲侄子吧?”

    倪永孝一开口,就问了一个很刁钻的问题。

    幸好林耀和范爷早就商量过对策,当即便回答道:“您说的没错,我并不是范爷的亲侄子,只是父辈上跟范爷有些交情。范爷抬爱,认我是他的侄子,说这样别人会给面子一些。”

    “哦,怎么认识的?”

    倪永孝继续道:“范爷六十年代初期就来港岛了,要是你父亲跟范爷有交情,你父亲的年级起码是五十岁以上吧?”

    林耀回答道:“我父亲当年和范爷是一个地方的知青,说起来,这都是一九五六年的事了,要不是这次跑来港岛,我都不知道父亲在港岛还有朋友,而且还混的这么好。”

    “为什么来港岛?”倪永孝又问。

    “穷怕了,想多赚点钱,以后吃好的,穿好的,老家那边机会少,于是就想来港岛碰碰运气。”

    倪永孝问,林耀回答。

    一连七八个问题,他都对答如流,应该没有露出破绽。

    谁成想,倪永孝听完后哈哈一笑,突然道:“说的真好,真工整,跟背过答案一样!”

    林耀闻声心中一突,心想:“坏了,不会弄巧成拙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