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影视先锋 > 222:什么叫危险
    夜晚...

    “刀仔,你认不认识一个叫毛向阳的人?”

    回到出租屋,林耀主动找上了刀仔。

    刀仔听到这个名字恍惚了一下,脸色微变:“耀哥,你从哪听到这个名字的?”

    林耀回答道:“今天在大街上,我遇到了一个从老家来的陌生人,他跟我借火的时候,被我看出了跟脚,于是就聊了几句。他说自己叫毛向阳,是特派到港岛的治安调查员,顺便在追捕一个叫李长江的通缉犯,我听着觉得像你。”

    “毛向阳是上面派下来盯着严打的人,也是押送我去法场的执法队长。还记得我身上的伤吗,就是逃跑的时候被他用枪打的,这个名字我做梦都忘不了。”

    刀仔脸色难看,拳头紧了又紧。

    小凤站在旁边听了听,心有余悸的问道:“耀哥,他们是不是要抓刀仔回去啊?”

    “抓肯定是要抓,我听毛向阳的口气,不像是要放过你的样子。”

    “当然,我没有跟他表露身份,更没说跟你的关系,他如果自己调查的话,短时间内也查不到你身上。”

    林耀说到这里,他又想到了一件事,急忙道:“小凤,你去给麦诚打个电话,问问他在不在港岛,在的话让他小心点,这几天可能有老家的人去找他,要是问起刀仔的事,让他口风紧一点,就说下了船人就走了,其他的一概别说。”

    “好,我这就去。”

    小凤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要知道,毛向阳这种人手段通天。

    他既然知道刀仔来了港岛,应该也知道是麦诚将他们送过来的。

    一直以来,林耀跟麦诚都有联系,麦诚知道刀仔现在跟着他。

    港岛很大,几百万人的大城市,找一个人绝对很难。

    同样它也很小,只要将几个点串联起来,也就没有所谓的秘密了。

    毛向阳通过麦诚可以找到他们这帮人的偷渡名单,同过这个名单可以看出鸡心是通缉犯,通过鸡心可以找到财狼,通过豺狼与三湘帮又可以找到他们。

    那段时间,林耀跟鸡心走得很近,与豺狼也见过好多面。

    明眼人一看,就算不敢肯定他们和劫案有关,起码也会有所怀疑。

    毛向阳这种人,并不需要证据。

    他怀疑你,你就有大麻烦了。

    “耀哥,我们怎么办?”

    刀仔一时间没了主意。

    林耀认真的想了想,回答道:“有句话叫灯下黑,如果我没有遇到毛向阳,让他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你和我可能会死的很惨。现在嘛,我知道他的身份,他不知道我的,我觉得是个机会,可以跟他接触一下,要是处理的好,这些事不是没得谈。”

    林耀有信心跟毛向阳周旋,是因为眼下的通讯信息不发达,没有那么多证件照。

    众人熟悉的身份证,与身份证上的照片,是84年实施身份证试行条例之后的事。

    现在的人还没有身份证,林耀也是如此。

    他回忆了一下前身的记忆,发现他从小到大都没照过相,除非有同乡出来指认他,不然只要他不说,谁能证明他就是他?

    林耀跟刀仔不同,毛向阳没见过他,也不认识他。

    对于毛向阳来说,他可以是张三,可以是李四,也可以是王五或者赵六。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躲着走?

    不但不能躲,反而要迎上去。

    毛向阳来港岛是带着任务来的,抓捕刀仔归案只是搂草打兔子,绝不会放在第一位。

    如果让他觉得林耀二人很有用,或者攀上交情,很多事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不信可以看看,八九十年代的项家有多嚣张,几个主事人身上谁没有几条命案,后来怎么样,还不是洗的白白净净。

    李家源说过一句话,归来之时,死的人,都是不被需要的人。

    有人需要你,你就可以不用死,所以他拼命的往上爬,就是想让自己看起来更庞大,捏蚂蚁的时候下手的人会有顾虑。

    毕竟蚂蚁大了,你想捏死它,也要小心被它咬到手。

    林耀眼下走一步看一步,要说规划未来,只能惹人发笑。

    但是不管怎么样,毛向阳这种人认识的越多越好,关系越近越好,你不会吃亏的。

    第二天,林耀的传呼机上,多了一个陌生的呼叫号码。

    他猜测,这个号码可能是毛向阳的,因为昨天分开之前,他给了毛向阳自己的传呼号。

    当时毛向阳对他说,不想麻烦港岛这边的同志,只想用自己的眼睛去下面看看,还问林耀有没有兴趣给他当向导。

    林耀当然同意了,这是很多人求之不得的事。

    “向阳哥,你今天气色看上去很差啊,没睡好吗?”

    一见面,林耀发现毛向阳今天虽然依然彪悍,可目光中是掩盖不住的疲惫。

    他烦躁的摆了摆手,有些气闷的开口道:“是这边的人太让我失望了,我不求他们的能力能赶上战争时期的先辈们,起码也不能做的太难看是不是?结果可好,拿出来的所谓情报,全是一些报纸上的东西,看这个,我还不如看报纸呢!”

    八十年代,因为姓社还是姓资的问题,造成了很严重的思想冲突。

    再加上已经渡过了困难时期,国力在富强,贪腐之风吹遍大江南北,奢华之处,21世纪的人都难以想象。

    有人说,这个时间段的唐国,腐败之深仅次于前苏联。

    如果不是91年苏联解体,给了我们当头棒喝,引起了某些人的深思,保不准就要步老大哥的后尘了。

    听毛向阳的意思,港岛这边的交通站,看起来也是不堪大用。

    不堪大用好啊,他们要是太有本事了,林耀还怎么表现自己。

    “向阳哥...”

    “你还是叫我向阳吧,哥前哥短的我不习惯,听上去别人还以为我是古惑仔呢。”

    毛向阳不等林耀在说什么,便斩钉截铁的说道:“就这样决定了,你叫我向阳,我叫你阿耀,听上去还亲切些。”

    “向阳,今天你准备去哪看看?”

    林耀也不想比人矮一辈,自然乐得平辈论交。

    毛向阳想了想,回答道:“我要写一份关于社团的报告上去,哪的社团最厉害,最凶,你就带我去哪,咱们多走走,多看看,要是能拍上几张照片就再好不过了。”

    林耀看了眼他的文件包,里面鼓鼓囊囊的还以为装着什么,原来是照相机。

    不过这年头,相机也算是稀罕玩意。

    别说老家那边,就是港岛之中有相机的人也不多,谁也不会随随便便拎在手上。

    “港岛之中,有大小社团数百家,大的能有几万人,小的也就三五十号,分散在十八个区域中。”

    “既然你想看真实的,闹得比较凶的,我推荐你去西贡看看。”

    “西贡前段时间,有一个叫天乐的社团死了老大,天乐帮有几百号人,管着西贡三条街的生意。”

    “老大死后,其他公司的人纷纷过来插旗,五天一大打,三天一小打,已经闹了半个月了,如果你愿意过去,绝对能让你拿到第一手资料。”

    林耀说到这里,语气微顿:“可能有危险。”

    “有多危险?”

    毛向阳目露冷光,说的霸气非常:“越战的时候,我在山顶上架机枪,扫过几百人,有那个危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