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初恋狠暖你很甜 > 第140章 初见慕爷气势(1)
    安瑶和她交换了眼色,“我觉得外面也需要放几个花篮。”

    卲瑜谄媚笑了笑,“好的,我立马让人去办。”

    安瑶双手抱臂,讥诮一笑。

    “老板娘,我看那个女人存心就是想刁难我们,这些花篮都移来移去搬了好几次了,他们分明就是故意的。”小琪递了个纸巾递给她,愤愤不平地道,“这些花篮我们来搬就好,你歇一歇吧。”

    姜玉擦着汗,安慰道,“算了,也就这么一次,花篮都送来了,赶紧弄完我们赶紧走,今天早点关店,额外加你们奖金。”

    “那个姓卲的女人真讨厌,难怪这么老都嫁不出去,她就是仗势欺人嘛。”一起来的小柳嘟喃道。

    “诶,那个人好像是慕小姐。”小琪放下花篮,抬头间,看到远处走过来的人,有些吃惊。

    小柳追着她的视线看去,“什么叫好像,本来就是。”

    “晚晚怎么来了?”姜玉也怔了下。

    “慕小姐手上那束花……”话说一半,小琪默默噤了声,她有种不祥的预感。

    姜玉迎了上去,瞬间被她手上拿着的花束吸引了视线,“晚晚,你怎么拿……”

    慕晚晚扫了眼摆在门口的花篮,淡然的眸子划过丝丝渗人的狠戾,声音温和地打断她的话,“妈,你们先回去。”

    “可是这些花篮还没有弄好。”姜玉还是云里云雾的,不明白自家闺女怎么在这时候来这。

    她的表情突然变得紧张,“晚晚,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这些交给我,其他的我晚上回家再和你解释。”慕晚晚扯唇笑了笑。

    虽然没弄清是怎么回事,但是姜玉对她的话一向是深信不疑,“那我先回去了。”

    慕晚晚嗯了声,“路上注意安全。”

    看着姜玉三人离开,慕晚晚嘴角的笑意淡去,转身走进宴会厅。

    奢华的水晶灯折射出璀璨的光华,一道黑色的身影突然闯进,精致的面容轻而易举地吸引着周围的目光。

    “那个人看着好眼熟啊。”

    “你傻不傻啊,最近杂志社的新闻你没看吗,那是M·E杂志社的副主编,听说还是陆氏集团总裁的女朋友呢。”

    “对对对,就是她。”

    众人低声议论着,提到陆离时,看向慕晚晚的眼神有些变了。

    嫉妒、羡慕、还有好奇。

    “你们看她手上那束花,白菊诶,今天是集团发布会的日子,她拿一束白菊花来这里,怎么看都像是来砸场子的。”其中,细心的工作人员看到慕晚晚手里抱着的花束,眼底难掩惊愕。

    大家都沉浸在慕晚晚突然出现在这的惊讶中,回过神来看到那束“不容忽视”的白菊,表情抽搐。

    额,白菊……

    这和花圈有什么区别?

    慕晚晚脚步一顿,眸色淡淡地看向离她最近的工组人员,“安瑶在哪?”

    似乎没想到慕晚晚会突然开口,工作人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好意思,你找谁?”

    “安瑶在哪里?”

    温凉的声线,毫无起伏。

    这次,所有人都听了清楚。

    找他们总经理的。

    工组人员打了个寒颤,“总经理好像在休息室,往那边走。”

    慕晚晚收回视线,抬脚离开。

    待她走远了,宴会厅里炸开了。

    安瑶喜欢陆离,这件事在S市可不是什么秘密了,陆家和安家联姻的呼声可是很高的,这下慕晚晚来找安瑶,难道要进行情敌间的宣战了?

    众人抓心挠肺地好奇着,却没人敢跟过去看看。

    毕竟好奇不能当饭吃,工作要紧。

    休息室

    “总经理,记者媒体们快到了,您看是要现在就让他们进宴会厅吗?”卲瑜问。

    安瑶拿着口红补妆,“再等十分钟。”

    “是。”

    “那些花篮摆放得怎么样了?”安瑶抿了抿唇,红艳的唇膏衬得她更加美艳。

    卲瑜意会一笑,“这个您放心好了,我已经安排好了,后面的尾款一分钱我都不会付的。”

    安瑶扬唇,露出满意的笑。

    “砰--”

    休息室的门被一脚踹开。

    巨大的响声,突兀而吓人,

    “怎么安排的,不如说来我听听。”

    清冷的声音不疾不徐地传来,卷着一股戾气。

    安瑶看着从门外走进来的人,脸色一变。

    该死,她怎么会在这?

    “你是什么人,谁让你进来的,这是你能进的地方吗?”卲瑜怔愣过后,顾着在安瑶面前争表现,直接对着慕晚晚发难。

    “你知不知道教养两字怎么写,还敢踹门,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保全把你拖出去。”

    尖酸刻薄的话语喋喋不休,慕晚晚勾唇冷笑。

    想起刚刚在宴会厅外看到的画面,她敛下眼底的轻蔑,伸手抄起桌上的花瓶。

    反手一倾,水和花洒了一地。

    她掂了掂花瓶,淡淡地瞥了安瑶一眼。

    “嗬!”

    冷绝刺骨的笑声,消散在空气中。

    电光火石之间,她随手甩出花瓶,对面,卲瑜没有半分眼力劲,难听的话一句接着一句。

    “赶紧给我们总经理道歉,然后滚出去,不然……”

    “砰--”

    小巧精致的花瓶在脚边碎裂,卲瑜脸色唰地发白,冷汗爬上背脊,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慕晚晚眉梢轻挑,甩了甩手,“聒噪。”

    聒……噪?

    她竟然敢说她聒噪?

    卲瑜的脸色青转紫,紫转青,像调色盘似的。

    慕晚晚脚尖拨开地上的花,迈开步子,就在离安瑶还有一米的位置,她停下脚步。

    “慕晚晚,今天是我们安氏集团的发布会,我记得我好像没有没有邀请你吧?”安瑶看向她,面带微笑,先发制人地问道。

    慕晚晚指尖拨弄着白菊的花瓣,声音平静地问,“很好玩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