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始于权游的西幻之旅 > 172 背锅
    穿着一袭宽松长袍的黑男孩走到那肋骨下方后就突然开始面色恍惚了起来,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反应。

    起先跟在他身后的淹人们感觉这位神子可能是在观察其手边的肋骨,但随着时间渐渐变久,就有人现有点不对劲了。

    最先察觉异常的是那个跟在后边的莱安,他原本也在观察此处苍白肋骨笼罩的空旷之地,但眼角余光却突然看见身前男孩浑身上下有种不自然的颤抖,这让他蹙了蹙眉,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脸色豁然一变,遂踏步来到男孩面前。

    蹲身看去,他直接现了男孩那本该炯炯有神的双眸此时已然瞳孔扩散,目光毫无焦距,充满了茫然。

    于是这个叫莱安的淹人毫不犹豫地抱起男孩来朝着下边窜去。

    “你做什么?莱安?”

    旁边淹人对此充满诧异,更是有人警惕地拦住了他的去路,然而接下来对方的一句话却让他们直接让开了路。

    “神子病了!”

    如果蓝礼此时清醒,估计又会吐槽一句神子还能生病?但他此时却完全无视了周围的一切,一道又一道似乎属于远古海兽吼叫般的嘶鸣声占据了他的整个脑海,听不清楚,但似乎隐含什么意思。

    是什么意思?

    他内心琢磨于此,但始终没弄明白,直到感觉有外力影响而来。

    “你怎么样?神子?神子?!神子!?”微弱的声音仿佛从天边传来,却又迅靠近,最终变成了近在咫尺,脸蛋被不断拍来拍去的,感觉有点疼,恍惚晃动的视线因此迅凝聚,最终他成功看清了一张让他很是讨厌的脸。

    这莱安似乎很着急?

    脑海中忍不住闪过这个念头,但随后蓝礼就没有理会于此了,周围环境乱哄哄的,抬眼看去,现自己已经被淹人们那一张张粗糙的面孔给围了住,阳光也因此被遮挡了大多。

    不论真心还是假意,起码来说这一张张脸上的表情都充满了担忧,那位灰色长的老淹人索伦此时也处于这个阵营当中,见蓝礼抬头看过来后忙问了一句。

    “神子大人感觉如何了?身体不舒服?”

    “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蓝礼回答,胸膛当中那急跳动的心脏此时已经基本恢复了正常,但隐隐的,他似乎察觉到了一点其他的变化……

    于是他开口道:“你们去忙吧,我要再去灰海王大厅——”

    “不行!”

    男孩话音未落就被打断,侧头看去,那个瘦高的讨厌淹人正满脸严肃地盯着自己,眼神颇为强硬,让蓝礼有点莫名其妙。

    其他人对此也颇感奇怪。

    “神子大人的决定,哪容你开口打断?”灰长的盐舌索伦皱眉盯着这个叫莱安的年轻淹人,感觉他这话非常逾越。

    “我是说,刚刚大人他就是因为走到那里后才突然病的。”瘦高的淹人见此忙补充了一句:“他们都见到了。”

    经他提醒,之前跟随蓝礼的一众淹人忙点头。

    “好像是这样。”

    “还没到多久就病的。”

    “没错,等离开后神子大人就恢复过来了。”

    ……

    这些话让盐舌索伦了然,随后他不自觉皱眉。

    娜伽山丘上的肋骨笼罩之地被淹人们称之为灰海王的大厅,是传说中杀死世界上第一头海龙娜伽的初代铁群岛之王——灰海王用其遗骨所建造的厅堂,而灰海王则仰仗于此功绩深受淹神喜爱,于厅堂中统治了铁民们千年之久,最后在全身肌肤变得和须一样灰后放下王冠,踏步走入大海当中。

    学士们认为这是一个荒诞的民俗传说,而淹人们也不全都相信灰海王的存在,但不论怎么说,神圣海岸能有如今这种地位,依靠的唯有这灰海王大厅的存在。

    那是群岛中最为神圣的地方,从古至今,无数铁群岛之王在那里被加冕,无数民众赶来那里朝圣跪拜,然而如今这位淹神之子竟然会因为踏步走入那里而……

    “我听见了神灵的声音。”

    男孩的话打断了盐舌索伦的思绪,周围人同样因此而愣神。

    “我听见了,但没听全。”蓝礼一脸认真地道:“所以我必须回去。”

    实际上的原因自然不是这点,但见再不说什么,自己想回去似乎可能不大,于是他只好扯上这个幌子。

    “您父亲大人说了什么?”盐舌索伦忙蹲在其面前问。脸上表情激动,也不知道是真激动还是在配合蓝礼的话。

    “我没听清,所以我要回去。”

    蓝礼重复地道:“你们不能拦我。”

    这话让有人面面相觑,有人半信半疑,有人跟着激动,有人眉头紧锁。不过碍于与淹神有关,他们还真没敢拦着,就算那个瘦高的淹人莱安此时也欲言又止了几番后,最终什么都没说。

    于是蓝礼复又被簇拥着返回到了那肋骨笼罩下的空旷之地。

    此时正值响午,天空挥洒而来的光线非常明亮,然而当蓝礼再次走入此地后,他的视线却复又变得朦胧了起来,整个人也因此而恍惚。

    胸膛当中的心跳碰声如同擂鼓鸣奏,体内的血液流动度也逐渐加快,原本按理来说他应该对此感觉不舒服甚至痛苦,但蓝礼目前并没有感受到任何不好的情况出现。

    如同深海当中传来的古老嘶鸣占据了他的整个身心,通灵之心特性于此刻挥效果,于是蓝礼能感受到这声音当中充斥着的东西——呆板而又急切。

    不断重复着,声音当中的含义也一模一样,似乎是什么留声机正连番播放一相同乐曲,又似乎在无意识的出邀请,等待着有人能回应“它”,蓝礼无法回应,他甚至都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于是只能呆呆不动。

    不过可能倾听于这个声音本就有好处,也可能是他触了什么,不断响起的嘶吼声音当中渐渐多了一些不同的震颤,让原本思维因为吼叫而有所恍惚的蓝礼瞬息清醒了不少,同时感觉到一股股清凉于脑门浮现并扩散,就如同三伏天热得满头大汗时突然被冷水浇下,非常的舒爽。

    他渐渐有了一种情绪上的“不吐不快”感觉,就好似一个哑巴始终不能说话,突然被治愈了一般。

    只是这种感觉非常的陌生,就算他拥有了“说话的能力”,也似乎有点不知道从何开口的好。

    蓝礼因此有点着急,这种着急并非是了解什么急事的着急,而是“说不出话来”的着急,或者像是有时候他想要描绘一个东西,却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汇。

    他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话”来,因为他又被人给打断了。但此时打断他的并非是那个莱安,而是匆匆跑上来的盐舌索伦。

    “神子大人,劳烦您出手将信徒伊伦.葛雷乔伊拉回来吧!他现在还不能去往流水宫殿啊……”

    什么意思?

    被扛出肋骨区域的蓝礼本就因此而不悦,闻言后更是有点莫名其妙。

    不过随后他就了解生了什么。

    这个盐舌索伦之前为那伊伦.葛雷乔伊举行受淹仪式,结果没救回来,人似乎给淹死了……

    这你找我有个毛用处啊。

    了解这点的蓝礼无语,但随后他就反应了过来。

    合着这老东西是找他背锅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