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西幻同人文 > 286 找门队伍
    粗重喘息于空旷又寂静的阴暗隧道当中不断响起,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飞快深入而去。

    沾染着大片雪花的树叶斗篷随着奔跑而不断荡漾,肩上雪迹接连被抖落,撞在下方岩石地表化作一片片微小痕迹。

    身后明亮洞窟出口愈发细小,外头那猛烈刮着的暴雪寒风也因此而极速远去。

    岩石隧道很长,但终有尽头,奔跑中的矮小身影最终抵达了一处空旷又暗淡的地下厅堂当中,在厅堂之内,有着与她相同身材与奇异外表的几个同伴,同样也有着一位“坐”在鱼梁木王座之上的苍白老者。

    与其说是坐,不如说是融入,昏暗环境下,那有着惨白长发与一只血红眼眸的老者浑身上下长满了枝条树叶,一只无眼球的眼眶内甚至都有许多扭曲根须生长而出,爬下脸颊扎入其干瘪脖颈当中。

    他看起来很恐怖,道出口的声音也不怎么正常,很轻,轻道如同风刮树叶一般细微,沙哑又低沉。

    “黑暗是你的护盾,叶子,你无须害怕。”

    话语落下,气喘跑到其身前的矮小身影倒是真的松了口气,只是语气当中仍旧有着焦虑与紧张,“那些村子根本没有阻拦他们,人类背叛了我们!他们就快找来了!”

    “该来的终究会来。”苍白的老者回应,声音听不出情绪。

    “可是我们应该怎么办?”叫做叶子的矮小身影忙问:“您准备与那些外来者见面吗?”

    “我们很虚弱,叶子,虚弱的猎物会引来饿狼的觊觎。”

    “那您有办法隐藏起来吗?让他们找不见我们?”

    “这种手段在有些人面前是不会有用的,叶子。不过你放心,我有办法解决那些人。”

    “什么办法?”

    没回应,苍白的老者只是微微摇晃了一下脑袋,带起一阵阵树叶哗哗声响,随后就缓缓闭上了那只血红的独眼。

    ……

    叫叶子的森林之子不清楚眼前这位绿先知为什么会这么淡定,但无数年的接触让她对于绿先知非常信任,也因此稍微放下了心。

    不过她仍旧很郁闷。

    旧神与其他那些神灵不同,并没有什么统一的神灵意志或者神性之类的东西。

    旧神是森林之子死亡后灵魂融入树木当中才形成的特殊“神灵”,如同他们能够进入动物身体内那般进入鱼梁木中形成心树,等于说是每棵心树都是旧神,每棵树也都是逝去的森林之子。

    所以旧神指的并不是某个神灵,而是所有心树,也因此,旧神的信仰当中并没有牧师或者代言者的存在,也没有一个统一的教派。

    信徒们信奉旧神,更像是信仰自然之道。

    平时这种情况倒是没什么,但眼下却有些致命了,信徒散乱不成体系,遇到外来者时也很难拧成一股来敌对,偏偏长城以北的信徒们又以自由民之名自居,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想法,没有个地位尊卑,休想有人跑去管教他们。

    纵然身为森林之子的她暗地里接触过许多自由民中比较厉害的人,但这却无法让所有自由民都听从号令,乃至于当有外人跑过来时,她根本没办法号召旧神信徒来阻挡外敌。

    按理来说他们所处位置很隐蔽,也很少有人将注意力放在这里,但这段时间却偏偏总有人从另一片大陆跑到他们这维斯特洛极北偏远之地来,同时找的又是她们这些残存森林之子的藏身之地。

    叶子知晓那些人为什么要跑这边来,为的是寻找那所谓的旧日之门,但她却想不清楚为什么那些人会跑到她们这边来找门。

    难道只是名字有所相似,就能引来人调查?

    还是说他们了解绿先知有一千只眼睛?

    想想好像也不是不能理解,可调查不应该是先悄悄用少量人跑来打听的吗?怎么会一来就来了一大帮,还一副确定了什么的模样?

    叶子无法想清楚这点,但她却清楚知晓,如果那些人真的找上门来,她们这些残存不多的森林之子根本无法抵挡的住,就算加上绿先知也一样——就像绿先知刚刚说过的那样,她们很虚弱,甚至已经濒临灭亡。

    “黑暗是护盾,它会保护我们。”身旁有同伴用森林之子特殊的语言如此祈祷,叶子闻言回应了一句,但心中着实不安稳。

    只是当她瞥见岩石大厅另一侧的苍白老者时,忐忑的心情多少还是平复了一些。

    虽说想不到如何破局,但绿先知既然声称有办法,那应该就是有办法的吧……

    ……

    三日后,绝境长城以北。

    大雪弥漫的山岭之地,数百人规模的队伍正拄着拐棍朝着森林之子藏身洞窟所在的方向赶去,拖拖拉拉,脚步艰难。

    不过虽说前进速度缓慢,但这些人似乎目标明确,然而当他们抵达岩石洞窟不远处的一个峡谷当中时,当先一位裹着白熊皮斗篷的女子突然停下了脚步,皱了皱眉后,侧头朝身旁人说道:“我感受到了黑暗与邪恶。”

    “此地处处邪恶。”身旁人如此回应,一张黝黑面孔无声显露出此人来自维斯特洛之外的盛夏群岛。

    “这里尤其不同。”

    女人如此回答,一张精致的心形脸颊两侧被毛茸茸的斗篷帽边所遮挡,说话时满是严肃。

    “我们应该绕路。”

    她似乎在这支队伍当中很有影响力,话语落下后,黝黑皮肤的中年人抿了抿嘴,随后与周围其他人商议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

    于是队伍就这么果断地转身朝着原路返回了。

    然而他们最终并没有走多久就停了下来,因为前方雪堆当中突然窜出来一只发黑的干枯手臂,随后就见那手臂弯曲抓握,一具恐怖的骷髅紧接着就从雪堆中撑手而出,造型丑陋惊悚,空旷的双眼望向回身赶路的队伍,咧了咧嘴,没有眼珠子与血肉的面庞显得分外狰狞。

    这东西的出现让队伍内登时哗然四起,但他们并没有被吓倒,反而有不少人跃跃欲试。然而当四面八方不断传出琐碎声响,当一具又一具干瘪死人从雪堆中爬出后并围拢而来后,这支因为某人作假忽悠,而从自由贸易城邦敢来找门的队伍就再也没办法保持积极心态了。

    紧张的咽唾沫声音被掩盖在风雪吹荡之下,武器出鞘的清脆响动也接连不绝,四面八方不断有死尸破雪而出,或从雪幕深处跑来,没一会就聚成了黑压压的一大群,将队伍死死包围了住。

    它们并没有马上展开袭击,而是在人们紧张的注视下,一动不动的呈包围姿态。

    直到一道苍白身影破开死人包围圈策马而来。

    “异、异鬼——!”

    不只是谁尖声喊了一句,让本就紧绷的氛围更加凝重乃至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