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宋朝探花郎 > 第二四七节 辽人想和谈
    耶律隆庆有自己的自信,他确实是一位英雄人物。

    有些事情他猜对了,但未必都准。

    萧太后确实给大宋皇帝写信了,要求和谈,而且还派了人往汴梁去,想通过大宋的朝堂来完成这次合谈。

    可是,他这次算错了大宋皇帝。

    大宋皇帝此时,满脑袋都是封禅。

    夺回燕云十六州,就算不能成功也要为夺回燕云十六州打下坚实的基础。

    皇帝已经亲征。

    大宋皇帝带站七万禁军,已经到了澶州。吕蒙正与毕士安监国、向敏中人已经到了巴蜀稳定西南。皇帝还下了特旨,要求潘惟熙无论人在何处,以广州为中心,稳定大宋南方。

    然后,皇帝坐在行营中写了一封亲笔信,给刘安的。

    信中写道:辽国既然想谈,咱们大宋是礼仪之邦,安哥儿你说话温和一点,礼节上客气一点,和他们谈一谈。姑丈只有两点要求,第一就是大事要紧,第二就是别惹急了辽国与大宋死拼到底,咱们大宋拼不起。

    写完信之后,皇帝叫来随军出征的寇准和王旦。

    “寇公、王公,朕收到辽国太后的亲笔信,辽人想谈。”

    寇准上前一步:“官家,臣所知。辽人已经派出密使到了汴梁,正在游说朝中官员和谈,臣已经下令,除礼部鸿胪寺负责接待的人之外,朝中任何官员不得私会敌国,否则以通敌论处。毕公那里也有信到,毕公会监督朝中。”

    “很好。”皇帝微微点了点头。

    寇准又说道:“不过臣也以为,是到了见好就收的时候,若辽人如困兽之斗,辽宋都不可能死拼到底,就眼下战况来看,辽军已经战损接近三十万,我大宋连同盟军也战损在二十万,物资消耗无数。但,要见好才能收。”

    皇帝大笑:“寇公这话说的好,要见好才能收。这个尺度朕想听一听。”

    寇准摇了摇头:“臣没把握。”

    王旦也上前:“臣也没把握。”

    这尺度此时谁也说不清,虽然寇准并不知道战争是政治的延伸,可他却懂,战争是为国争而服务的。

    只是眼下,寇准内心确实没有把握。

    皇帝说道:“那就下旨,让刘安先去和辽人谈一谈,秘令李公在后。”

    “官家英明。”

    寇准也是这么想的,让刘安往前冲,万一有什么玩过火的还有李沆兜在后面。

    皇帝又说道:“吩咐大军先往并州,朕要亲眼看一看石炭矿区。”

    “臣领命。”寇准施礼。

    王旦这时上前:“臣有些想法。”

    “王公尽管讲,想什么就说什么。”皇帝这会心情大好,无论怎么看,这次也是大宋胜了,而且一雪前耻。

    王旦上前一步:“官家,幽州城官家怎么看?”

    这话问到核心了。

    事实上,此时所有人都很清楚,幽州城才是这次和谈的核心,大宋铁了心要幽州城那么这和谈辽国死都不会答应。

    一个幽州顶得大半个燕云,也是辽国经济的支柱。

    王旦一句话把皇帝问住了,皇帝沉思很久:“让朕想想。”王旦赶紧施礼:“臣也没有主意,所以想请官家定夺,臣失职,臣有错。”

    “不,王公你没错,你说的对,这幽州城确实要好好想一想。”

    皇帝也明白,刘安已经把幽州打下来是一回事,还没有打下来又是一回事。

    不过,皇帝没有立即回答还有另一个原因。

    在寇准与王旦离开之后,皇帝立即到了后帐,这里有一个穿着太监服的女子。

    真实的历史上,澶渊之战皇帝并非逃跑派,他愿意亲征有三个原因,一是寇准的坚持,二是禁军大将高琼的建议,三是最关键的,是有个女人为皇帝分析并且建议。

    这个女人就是刘娥。

    有些人把寇准在这次大战的作用推的太高,事实上刘娥是有很大功绩的。

    刘娥执掌大宋江山近二十年,也是一个女中豪杰。

    无数人都想不明白,事实上穿越者刘安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澶渊之战是大宋赢了,却还给辽国岁币。

    皇帝想的很简单,给点钱就可以不打仗,打仗花的钱是赔钱的十倍、几十倍。

    有人怀疑,这便是刘娥给的建议。

    确实,给了钱大宋换来了百年的和平,在皇帝晚年的时候大宋的年收入超过一亿两白银,达到了宋朝的巅峰。

    刘娥有错吗?

    刘娥被藏在宫外十五年,她孤独只有读书了,她读的书更不少。

    她更知道,大宋与辽已经打了二十五年,每年宋军死伤都有近万人,消耗的钱更是无数,能和谈不打了,难道不是一件好事。

    皇帝没有给王旦回答,就是回去找刘娥商量去了。

    刘娥听完皇帝的话之后,思考了很长时间:“官家想收回燕云吗?”

    “当然,必须要收回燕云。”

    刘娥再问:“那能打得过辽军吗?”

    皇帝有点不理解了,反问:“这不是胜了嘛。”

    刘娥摇了摇头:“官家,真的胜了吗?若真胜了,那么幽州城已经被攻下,怕是此时也有心无力。辽国动员全部国力与我大宋要决战,是虚张声势求和,还是真的有心决战。怕关键点就在幽州。”

    皇帝点了点头,这话似乎有理。

    刘娥继续说道:“刘学士已经尽力了,但幽州城先帝两次北伐都没有成功,眼下燕云半数已被刘学士攻下,幽州城若他不顾一切全力攻打,想必也能拿下,可他却停下了。想必刘学士已经想过王尚书问官家的话了。”

    “他……”皇帝没想过刘安能想这么深。

    “官家,十八岁,已经位极人臣,领军纵横千里,怕是寇相公现今也作不到。”

    皇帝点了点头。

    刘娥在为刘安说好话,因为她也不敢得罪刘安。

    刘娥面前有两条路,毕竟都姓刘,说不定可以拉一点关系,也许有机会认可亲戚。自己无子,将来还有一个依靠,在宫中能有一个好生活。

    另一条路她现在没这个实力,也没有底气。

    就是取代郭皇后,然后干掉刘安,再拉拢一票大臣。

    她有自知之明,她能拉动的大臣已经被刘安杀掉至少二十人,所以她选择找机会示好刘安,因为她没儿子,有野心也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