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小说网 > 宋朝探花郎 > 第一六二节 命中注定的对手
    此时的大宋,还是有良将的。

    较刘安岳父潘惟熙领军野战能力优秀的还有不少。

    比如康家、皇后的郭家。

    可惜的是,还有两家武勋曾经也不比当下的四大武勋差,高家与张家,可惜他们死的太早,后人能力也太差。

    比如高怀德。

    赵继隆又说道:“若安哥儿你来防御,你一定要带上一个人。”

    “是那位?”

    李继隆很严肃的说道:“现殿前都指挥使,高琼。论辈份你要称呼一样叔祖,他与你祖父有旧,虽然年龄大了些,可一但你有失,他一定会拼上性命挡下辽军。这一点老夫信任他,这并非是怀疑你,只是加一个双重保险。”

    “恩。”刘安也很严肃的点了点头。

    高琼这个人刘安在历史书看过,还有一本野史讲高家将,高家先祖就是指这位高琼将军。

    眼下这个殿前都指挥使听着名头大,名义上卫戎京城,可事实上军事指挥权在枢密院,当下事实上管的就是训练禁军新兵的事情。

    汴梁城的治安问题,也不归禁军管。

    宫内仪杖,也是殿前司中层武官在负责。

    刘安又问:“那我挡下,石二叔从西边攻打,若耶律隆庆往东边逃了怎么办。”

    李继隆很不客气的来了一句:“你当老夫是死了?”

    “噢。”刘安傻傻的回了一句。

    这下听来就完整了。

    李继隆的计划是按两年去考虑,刘安却深信,最多半年耶律隆庆就会来。

    看来,自己要命人多制作一点烟花了。

    “再说杨延昭,他有用,怎么用有两个考虑,一是助曹家兄弟北上,二是从海路直扑辽国中京,这事容老夫再考量一二。”

    “还有……

    刘安等人在秘议接下来可能发生的战争,李继隆预测一年之内,最多到明年辽国必然会南下。

    可此时,耶律隆庆离开汴梁之后头一次扎营。

    耶律隆庆没吃也没喝,只是看到手下人送上来的一份文书,上面写的很清楚,他们带来的金银,眼下连二十斤黄金都不到,银已经完全没有了。

    花的太凶,是太穷吗?

    耶律隆庆脑袋里此时只有一个念头,发兵南下,大宋的富有让他眼红。

    他需要纠结买还是不买的珍宝,有人抢着买,而且根本不考虑价格,这落差有点太大了。自己堂堂一个大契丹手握重兵的梁王,竟然比不过汴梁城一个普通的贵族。

    这一点,深深有刺伤了他的心。

    可怜他不知道,那些人当中有托,刘安安排的托。

    恩,刘安嘛,其实是个挺好的孩子。

    比如,刘安把工资全部交给了自己的夫人,对了,还有年终奖。

    耶律隆庆事实上也挺喜欢刘安的,不过前提是,刘安给过来效忠自己的。遗憾的是,他没办法当面对刘安,也不会听到刘安如何回答。

    在醉仙居内院小阁的寇准、刘安等四人已经不打麻将了。

    换成了京城扑克,也就是刘安版德州扑克。

    来玩牌的人也多了一些。

    多了阿厮兰汉、潘罗支两人,然后是一名姓米的商人,以及姓萧的商人。

    商人有资格上桌吗?

    站在屋内,两位商人瑟瑟发抖。

    “坐!”刘安轻轻一指椅子。

    两个商人动都没敢动,刘承珪脸一沉:“杂家的侄儿说话不管用,你们是不给安哥脸面,还是不打算给杂家脸面呢?”

    李继隆侧目瞪了一眼,两个人商人飞快的坐在椅子上。

    屋内炉火并不旺,两人却是满头冷汗。

    刘安一边洗牌一边说道:“上了桌,没什么相公,也没什么国舅,只认钱。”

    “本公,认为这话说的好。”寇准面带微笑,轻轻的敲了敲自己面前的筹码。“今天只有八个人,还是按九人的老规矩办,第二名拿一份,头名拿走六份,留一份是茶钱,多了给福田院。”

    潘罗支开口:“就这么办。今个三百贯一局。”

    李继隆摇了摇头:“大过年的,图个吉利,三百六十九贯一局。”

    “成!”

    没有人有意见。

    寇准指了一下两名商人:“若放水,莫怪我寇平仲不留情面。”

    “是,是。”两名商人连声称是。

    刘承珪这时又说道:“再加一个彩头,今晚上玩九局,大胜的人可得大比排名第三的物件,其余的人要帮着拿到。”

    “这个有意思。”

    大比莫说排第三,就是前十都足以列入珍宝的等级。

    刘安笑问:“叔,你看中什么了?”

    “建州窑,曜变天目盏,可惜只有一只,不过就算不是前三,若是杂家胜了,你们也要助一把力。”

    李继隆接了一句:“那就别第三了,除了大比前两个物件,其余的只要看上就好。”

    “那就行。”

    各大商都献过书,大比排名前十的一定要献给官家。皇帝也下过旨意,接受这份献礼,然后拿出来拍卖,所得的钱帛全部用于兴修水利、资助贫苦两项支出,五五开。

    大商们再上书,排名前一百拍卖所得的三成,献金,给皇帝兴修水利与资助贫苦添彩。

    刘安作为醉仙居的主人发第一轮牌,接下来单次胜者的上家发牌。

    牌走过三轮后,刘安开口说道:“并州需要百万石粮食,明年五月前,能否运到呢?”

    “学士放心,我米家作了近四百年粮商,这事若少一粒米,米家任凭处罚。”

    能作到顶级大商的都是聪明人。

    今个的牌局肯定不是为了玩牌,当然玩牌也是在玩,肯定有什么事。

    萧家是大宋最大的布商,米家是最大的粮商。

    寇准突然补了一句:“秘密给真定府送过去二十万担粮食,没钱给你,南海的香料回来,让你先补差。”

    “是,是,是。一定办好。”

    寇准又问了一句:“若别人问,为什么运粮过去,你怎么回答?”

    米姓粮商站了起来,额头的汗哗哗的流。他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可再大的场面有这地方大吗?

    在这里坐着一位不是号称,而是事实上就是一百多里长马群的大人物。

    以及,当朝相公,最大的大太监,皇帝近前第一红人,国舅。

    除了皇宫之殿之外,还有比这更大的场面吗?